[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毒疫苗家长维权艰难(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8日 转载)
    作者:王克勤 冯军
    
    “咔嚓一声,我的胳膊被拧了一下,当时就很疼,不敢动了。”
    
    “他们还掐我的脖子,想置我于死地。我的脑袋被打、膝盖被踢。”
    
     “只要是为了孩子,挨打挨骂无所谓,苦累无所谓……我还是会坚持下去的。”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毒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2010年12月25日,圣诞节这天,辽宁省葫芦岛市38岁的疫苗家长杨玉奎来到我办公室,向我们讲述了自己12月17日在卫生部门口被保安群殴的经历。讲话期间,杨玉奎思绪混乱,嘴唇紫黑,脸色难看,“他还没从挨打中恢复过来呢”。
    
卫生部门口的群殴

    
    12月17日上午,杨玉奎与山东临沂的李宝向如往常一样去卫生部门口“讨说法”,他们先到警卫室登记,然后站在门口举起标语牌。他们此举是寄希望于卫生部能给孩子做出公正的鉴定,证明孩子的病残究竟与疫苗接种有无关系。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毒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12月17日下午,杨玉奎应河南商丘的疫苗家长卢卫卫之约,陪卢一起去看病。
    
    15时许,他们在卫生部门口碰面。杨玉奎提议,干脆到卫生部警卫室去登记一下,“说明今天我们又来反映情况了”。
    
    然而,卫生部门口的保安和信访人员不让杨玉奎登记,理由是他上午已经登记过。于是,双方争执不下并发生口角。
    
    其中编号为108的卫生部信访人员骂杨玉奎:“杨玉奎,我是你祖宗,我是你爷爷。”
    
    杨反击说:“你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没有妻儿,没有父母吗?”
    
    “108”:“你说谁没有父母?”
    
    杨玉奎:“如果你敢当,我就给你跪下。”
    
    “扑通”,杨玉奎真给“108”跪下了!
    
    这时,“108”即用手推倒杨玉奎,其他五六个保安也一哄而上,对杨玉奎进行拳打脚踢的一顿猛打。
    
    杨玉奎爬起,将相机给了同行的李宝向,边退后边举起双手,以表示“我空着手,是他们先动手打人的”。
    
    然而,五六个保安又追上撤退的杨玉奎,将其推到在门口的自行车上,再一次地拳打脚踢。
    
    “他们人多,动起手来脚和拳头就都使上了。”
    
    “咔嚓一声,我的胳膊被拧了一下,当时疼得不敢动了。”
    
    “他们还掐我的脖子,想置我于死地。我的脑袋被打、膝盖被踢。”杨玉奎向我们讲述。
    
    杨玉奎先后被追打三次,两次被打倒,“前后闹了有半小时”。和杨同行的卢卫卫想去帮忙,但被其他保安拦住不能靠近。
    
    另外一位疫苗家长李宝向拨打110报警,接线员问道:“你们是不是一起上访的?”随即挂机。
    
    当时围观的人很多,有人气愤地指责卫生部保安:“你们这么多人打一个人干什么!”
    

买烟:我要贿赂陈竺部长

    
    被打后,杨玉奎顾不上疼痛,一气之下在卫生部附近的一个小卖部,花450元人民币买了一条中华烟。
    
    “想到自己的孩子成那样,因为这事(我)父亲被折腾死了,母亲被折腾残废住院了,自己还被打,我当时就觉得活着没意思。”
    
    买了烟,杨玉奎返回卫生部,在路上掏出随身携带的一瓶安眠药,一把将60粒药片全部塞进嘴里吞下。
    
    杨回到卫生部门口,双手举着中华烟跪在卫生部门口,面向卫生部大楼,要求“贿赂陈竺部长,让其帮我解决困难”。他的此举当然被保安拦下。
    
    十几分钟后,药劲上来,杨玉奎突然晕倒在地。
    
    “等我醒来后,就在医院病床上了,晕倒后我什么都不知道。” 杨玉奎不知道自己被何人、何时、如何送往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
    
    醒来后,杨玉奎不顾劝阻,又“晃晃悠悠”地返回卫生部门口。这时卫生部的保安报警,并扳断一个栏杆,反诬杨玉奎所为,说他闹事扰乱秩序。不久,来了两位民警,声称要把杨玉奎带回派出所。
    
    18时20分左右,杨玉奎又折回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希望拿到自己的病历。然而,医生说病历被民警拿走了,但是民警否认。
    
    碰巧,杨玉奎跟着卫生部保安走进医生办公室,看到了自己的病历,一把夺了过来。
    
    门诊号为01577551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病人记录表》上记载:患者因意识不清由120送来我院抢救室……同时患者家属电话通知患者曾口服药物,考虑药物中毒,遂立即给予洗胃治疗,但患者拒不配合治疗,大喊大叫,扰乱病房秩序……诊断初步印象“药物过量?”
    
    在这份《记录表》上,还有一段手写字迹如下:“该人情况已电话上报值班所长谢刚,谢刚副所长答复,关注医院情况,杨玉奎再到医院去现场,杨玉奎自己不配合治疗,咱们没有什么办法。”(杨玉奎介绍,是派出所警察写在医院记录表上的。)
    
    拿到病历后,杨玉奎离开医院,返回自己住处。
    
    “只要是为了孩子,挨打挨骂无所谓,苦累无所谓……我还是会坚持下去的。”杨玉奎最希望儿子能够得到及时救治,同时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够给予的一个公正合理说法。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毒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祸起人生第一针

    
    2006年6月23日,对杨玉奎来说是一生中最高兴的日子,因为这天儿子在葫芦岛市广霁医院降生。然而令他和家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厄运也从这天降临。
    
    6月23日14时许,儿子刚出生,广霁医院护士就给其注射了卡介疫苗。卡介苗是预防结核病的疫苗,婴儿出生后,最先要接种的就是卡介苗,是“人生第一针”。
    
    儿子接种卡介苗的一个月后,杨玉奎发现儿子左腋下有一个黄豆大的淋巴,并且一直不见消散,反而向全身扩张。因为查了相关医学书籍,并询问专科医生,杨玉奎开始怀疑儿子得病是由接种卡介苗引起的。
    
    目前,杨玉奎儿子全身淋巴结肿大,血管扩张,不能脱离药物治疗,4岁的人生全部在医院度过。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毒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卡介苗引起的异常反应有两种,一种是良性的淋巴扩张,一种是恶性的淋巴癌。”为了救治儿子,杨玉奎不仅奔波于各个医院,也开始钻研卡介苗的知识。
    
    四年来,杨玉奎为儿子治病花去了约24万元人民币,用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为了孩子的事,我家都被害惨了,我父亲被折腾死了,母亲被折腾残废了……”说这话时杨玉奎有点哽咽。
    
    杨玉奎认为儿子得病是由医院不正当接种造成的。“接种人员并没有经过培训上岗,很可怕。”
    
    自从意识到这点后,杨玉奎便找到广霁医院,希望医院给个说法并救治儿子。但医院答复说:“没有义务为孩子救治,比你家孩子情况严重的多得是。”
    
    随后,杨玉奎又向葫芦岛市卫生局疾控中心结核防治所求助,对方说卡介苗是国家免疫规划内的,政府强制接种,他们也没办法,出了事情只能自认倒霉。
    
    卫生部门口被群殴 毒疫苗家长维权艰难


    
    一边救治孩子,一边向各部门申诉“讨说法”。杨玉奎不仅跑了无数趟各大医院,而且也先后找遍龙岗区卫生局、葫芦岛市卫生局、辽宁省卫生厅、国家卫生部等所有级别的卫生部门;他还逐级向县信访局、市信访局、省信访局等行政主管部门反映情况。
    
    但令他失望而愤怒的是,“皮球被踢上踢下”,问题一直无法落实,不仅孩子的事情没解决,自己还遭受“严重打击报复”。
    

累遭周期性打击报复

    
    今年6月26日,杨玉奎第一次进京上访向卫生部反映情况,半年以来他经常到卫生部门口去“讨说法”。像他这样长期滞留北京的疫苗家长还有几十位,他们有时候会喊“我们要见陈竺部长”的口号。
    
    然而,杨玉奎算是其中“最倒霉”的,因为他经常被打,而且“都是周期性的”。
    
    6月26日,第一次去卫生部门口“讨说法”,杨玉奎就被带往北京展览路派出所进行训诫。
    
    7月19日,杨玉奎和其他八位疫苗家长在卫生部门口用铁链将自己捆绑在一起,手举“关注疫苗受害者”的标语,高唱国歌,并且要求见陈竺部长。家长们与40多位警察发生冲突,之后被拘留五天。其中杨玉奎被打成胸骨骨折,左膝、左小指软组织挫伤,左小指末节指骨骨折。
    
      由于此前出现过上访家长被当地劫访者抓回事情,为不被劫走,他们购买了铁链将自己捆在一起。
    
      不到一周后的7月25日,杨玉奎在地铁北京火车站被四位黑保安拦截,被打得多处淤血。
    
    10月11日,杨玉奎在卫生部门口抗议,被以扰乱秩序为名带至北京展览路派出所,后被移交给辽宁葫芦岛市驻京办。在驻京办,杨玉奎即遭到四位特警和一位司机的群殴,头发被扯掉,胳膊、大腿、腹部多处受伤。10月12日,他被押回老家。
    
    11月17日,杨玉奎又一次进京到卫生部门口登记反映情况,他刚到不足五分钟,辽宁葫芦岛市特警队队长就带着三个特警赶来。他们说:“杨玉奎你给我们回去,你不回去我们交不了差,就把你老婆孩子给黑掉。”
    
    杨玉奎没有听从告诫,旋即遭到特警们长达20分钟的暴打。被打后,杨玉奎还是被带往北京展览路派出所。在派出所,杨玉奎又被打多次,其手腕被铁链别在凳子上,差点导致骨折。
    
    一个月后的12月17日,杨玉奎在卫生部门口又遭卫生部保安群殴。
    
    “我现在浑身没劲,头重脚轻,记性差,容易困乏。”“你看这里还淤肿,这里还是青紫的,头上被打的包还在。”
    
    在办公室,杨玉奎为了证明自己的伤势,撩起衣服让我们观察。38岁的他满脸沧桑,其左小指被打骨折后因未得到及时治疗,目前不能伸直,弯曲成了90度。
    
    “只要是为了孩子,为了死去的父亲,为了病残的母亲,为了所有的亲人,为了关心我的朋友们,我还要继续讨说法。”
    
    “同时我劝告疫苗家长们,维权的同时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以免遭到非法打击报复。”
    
    “哎……”杨玉奎最后长叹一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盲人访民、毒疫苗受害儿童家长联合卫生部前喊冤/视频(图)
  • 毒疫苗受害儿童家长继续在卫生部示威抗议(图)
  • 江西、河南毒疫苗受害童家长到卫生部门口喊冤/视频(图)
  • 山东临沂毒疫苗受害儿童家长史玉凤被关天安门派出所(图)
  • 山西毒疫苗受害者家长易文龙因进京上访被洪洞县公安局拘留(图)
  • 辽宁警车到卫生部大门抓毒疫苗家长/视频.(图)
  • 辽宁警车到卫生部大门抓毒疫苗家长/视频(图)
  • 中秋节,毒疫苗家长在卫生部门前展横幅(视频)(图)
  • 视频:各地毒疫苗受害儿童家长齐聚卫生部喊冤(图)
  • 不让立案不让上访 毒疫苗受害家庭的生路在哪里?(图)
  • 辽宁毒疫苗家长在卫生部门前用电喇叭控诉(视频)(图)
  • 山西毒疫苗受害家长易文龙在看守所绝食绝水两天
  • 毒疫苗受害儿童家长、击鼓升堂主角易文龙为抗议非法拘留绝食绝水两天(图)
  • “7.19链子门”事未了 毒疫苗受害家长再遭打压(图)
  • 山西毒疫苗受害家长易文龙夫妇天安门被抓
  • 快讯:毒疫苗家长易文龙妻子在卫生部前被抓
  • 毒疫苗受害家长“7.19链子门”事件后续报道(2)(图)
  • 毒疫苗受害家长“7.19链子门”事件后续报道(1)(图)
  • 毒疫苗受害者家长河南卢卫卫给博迅网等的感谢信
  • 毒疫苗问题:山西省卫生厅一定没问题/李承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