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乡村红丝带行动第一站:1628次列车上的祝福/叶海燕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南宁,我们踏上了1628次列车,前往信阳。

     我们将在这趟列车上,停留28个小时才能到达目的。我们将有很长时间可以跟同车厢的乘客交流。因此,我临时又有一个新的计划。我们准备了两个签名本,我拿出其中一本,让旅客们帮我们签上一些给艾滋病人的关怀与祝福。 (博讯 boxun.com)

     我和晃晃在22号下午上车,车厢里很挤,我们也很疲倦。我们拿出准备好的缎带,开始制作红丝带。做了一卷之后,就觉得累了。这个晚上实在太难受了。因为只有座票,晃晃没有休息好,我还是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就拉晃晃开始制作红丝带,并跟他讲了我的计划,他欣然同意。做了两卷缎带之后,我开始站到车厢中间向大家招呼,晃晃帮忙做记录。

     “大家好,我是来自武汉的叶海燕,他是我的同事,来自四川的邓传彬。我们俩是志愿者,最近要进行一个乡村红丝带的公益活动,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

     接下来,我告诉大家,我会去走访一些艾滋病村。谁知道提起信阳的时候,一个信阳的旅客非常生气,“我们信阳怎么会有艾滋病?我们信阳是一个旅游城市,你说信阳有艾滋病,以后还有谁会去?如果桂林有艾滋病,有人会去吗?”

     我跟他沟通了很久这个问题,他都没有办法平复情绪,在他的世界里,还是容不下艾滋病人。我更加感受到,我们的工作,是非常有必要的。

     我把红丝带发给大家,有一些人拒绝。我告诉大家,这是一个关爱艾滋病人的标识。希望大家把对艾滋病人的关心,还有日常生活在一起,相互不会感染,不应该远离艾滋病人的信息告诉身边的人。

     发完了红丝带,我希望大家签名时。一个年轻人,看来只有20岁左右,让他签个名,写一些祝福的话。他居然一本正经地质问到,“你说你是志愿者,你有证件吗?”

     我既好笑,又觉得悲哀。

     我只是一个草根,一个没有办法注册的草根组织负责人,是没有身份的NGO。虽然我没有证件,但我所作所为,不能是最好的证明吗?那些红十字会的NGO,都有红本子,铅印的证件,他们就是可信的吗?更何况,我并没有要你付出太多,只是让你写一句祝福的话,你怕我骗了你什么,年轻人!

     我说,那些证件是可以做假的,我的真诚,就是最好的证明,你可以不相信。

     他说,哪怕假的,有个证明也好啊!

     为什么他这么在意,为什么他不认为,做公益,为他人付出是每一个人的责任,而不是一些特定人群的专利?

     除了他,再没有旅客有这样的质疑,我很明确的告诉大家,我们是自发来做这件事情,没有政府支持,只有网友捐助。

     不过是跑了六节车厢,我们的签字本已经不够用了。

     有四对情侣,也许已经是夫妻的男女在签名本上留下了祝福。还有一对母女,留下了祝福。

     这些祝福分别来自:湖南,湖北,河南,广西,山东,山西,海南,甘肃,安徽,江苏等地。

     最后,签名本只有几页的时候,我到餐车里,找到了列车长,讲明了我的意图后,列车长,还有他身边的列车员,都热情支持了我。列车长代表签名,为我们写上了祝福,我把上次在会议上拿到的红丝带送给了列车长,那是艾滋病友亲手做的。

     这个列车上的红丝带签名宣传活动,跨越了六节车厢,关于艾滋病还有艾滋病人的讨论立刻热烈地展开了。我想,我们的行动,给他们的旅途,带来一些郑重的话题也不错。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