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欢迎“民主小贩”杨恒均的新书《家国天下》(图)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作者:鄢烈山 (著名的时评家、杂文家,公共知识分子)
    

杨恒均来了。
    这个在文友和作家聚会场合自我介绍身份是“写博客的”人,来到了纸质出版媒体。他的博文选集,终于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上市了(2010年12月第一版,定价26元)。
    
    2008年12月在接受《南都周刊》采访时他说:“有名的报纸没有不约过我的,有的约了七八次。我的博客虽然上不了报纸,但是改一改,还是可以的。可我就是不想改,作者的观点是不能修改的。”不想改,节选可以吗?在中国,你万事不能太较真,人家欣赏你,你还跟人家去上版权课?于是,有的报刊打声招呼从他的博客上转载文章,有的“皇军要当你的家”就直接从网上专栏里扒了。《杂文选刊》算是很规矩的,选载他的博文一篇又一篇,都寄了样刊和稿费(这我最清楚,因为他行踪不定,委托我代收),不久前还给他搞了一个专题配写作谈。报刊不说,其实,他也不是没有印过纸质的书,而且印过不少大部头,比如“致命”三部曲(《致命弱点》、《致命武器》和《致命追杀》),但那多是些间谍题材的虚构故事,影响的是那些有此偏嗜的“小众”。他这回出版的书,是面向大众的时政和社会评论文选,即便是谈父忆母述往事记见闻的散文随笔,也与当下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心心相印;换言之,他的这本博客文选,除了题材侧重公共的社会生活,目标读者也主要是关心时事而习惯于传统阅读方式的群体。
    
    杨恒均无疑是很“自我”的人,因而大言不惭“你约稿我不写,给钱我不要,我就写博客”。只为表达,这是最纯粹最高段位的写作,正孔夫子所谓“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夸饰于)人”,林妹妹所谓“我就为了我这颗心”。在2008年冬天的一个网志年会上,他谈起自己的博客写作缘起,“就在我母亲病危和我最六神无主的时候,我于2007年4月,在互联网上开了我的第一个博客。从此我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博客写作”。原来,他的博客写作触发于自我解脱。但是火花不能点燃水,博客之于他有很多意义,他强调的是“博客是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桥梁,是连接母亲、我和子孙后代的桥梁,博客是我的精神家园”。
    
    其实,博客于他还有宗教意味上的“为己”功能,即对“人寿几何”的超越。他在为荣获 2010腾讯博客十大致敬人物而写的博文中说:“对于我来说,这一辈子迄今为止最宝贵的不是房子、车子和票子,最值得珍惜的是一种叫‘思想’的东西。那是我唯一‘生不带来,死却能带走’的东西,而我,并不想把它们带走……
    
    同时,杨恒均“为己”又是与“为人”统一的,这里的“为人”,就是颜之推所解的“古之学者为人,行道以利世也”。他不愿把自己的思想成果“带走”,他要“让思想插上翅膀”传播,证明“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同时,“总算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尽到了些微之力”。事实上,他出版这本书,也是他与网友与社会互动的产物。他不仅在社交礼仪上有绅士风度,有博客写作上也尊重读友和“粉丝”的意愿,比如,有家长让他少用涉性比喻,以便推荐给孩子读,他就尽量采纳了。这回出书一方面是出于网上“杨粉”的怂恿。他们说,周围还有很多人不上网,或者不习惯在网络上阅读,而他们希望这些朋友能分享杨恒均的博文,他们要杨恒均出版博文,以便他们买了选集送身边的亲友,增多共同的话题和语言。另一方面,是出版界的一些赏识之士鼓动,以致有四五家出版社的编辑说服他出书并报了选题,终于有一家老总签了PASS。
    

杨恒均的博文有多火?
    他写博客时间并不长,三年多一点。其博客(微博)点击量,固然没法跟女明星徐静蕾、姚晨们比,与兼有青春偶像特点的韩寒也同中相异,就严肃题材话题而言,他的影响力应该是最高的吧。我在凤凰网贴博客,看他的“凤凰博报”专栏是2008-07-09开张的,到今天2010年11月4日上午点击量达1912万2957条,而且跟帖讨论的居多。于建嵘是个研究社会问题的硬汉学者,又是一个雅兴不浅的“文艺青年”,写论文之余写小说画画,近日在微博上作世说新语式的“画家村记事”记杨恒均云:“恒均兄,小说家,名人,常有路人相识,献花签名,乐也。某会上,就有一小男生用生活费买花示爱,众似喝了陈醋。某日邀三朋四友游小堡,见一美女捧花,急迎,接花称谢。女子伸出手来,拿笔就在女子玉手上签上大名。女子言:您这位先生,买了花不给钱,打白条也不能写在手上啊。”这是文学创作或叫编派,故事虚实不可考但颇传神,一表现了杨恒均粉丝众多,签名成了条件反射似的动作;二是其为人态度潇洒。
    

杨恒均的博文为什么这么火?
    这个现象值得研究,至少攻读新闻评论、传播学和新媒体的博士生都可以选作论文题。我觉得,最值得研究的是,他在哪些方面触动了中国社会有独立思考追求者的心弦?从他的“议题设置”及众多读者的关注,我感到在看似麻木冷漠拜金的中国,具有公共精神,关心祖国与民族命运的人并不在少数;在当下中国,借用鲁迅的话说,是“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这是令人欣慰和鼓舞的。
    

杨恒均是怎样修成的呢?
    顺便说一下,我不喜欢套用那部斯大林时代创作、毛时代风行的苏联“经典”小说而用“炼成”一词。我们中国人讲“修行”、“修道”,白蛇修成精也是贤淑的美妇人。杨恒均的修行,集中表述在他那篇题为《老杨日记:知识、常识、见识、胆识、赏识》里,大家可去看他2010-10-03的博文,这里就不重复了。杨恒均穿行体制内外的经历,游走世界各国的阅历,是大多数写作者不可能具备的,但成就他最根本的,除了天赋的悟性,我以为是两点:一是坚守真诚善良正直的良知。他多次深情地回忆起儿时母亲朴实的教诲,“不要撒谎,不要欺负弱小,不要拿别人东西。”他说:“我直到开了第一个博客,才突然意识到,也许该回到母亲教诲的时候。”二是勤勉。不仅勤于思考,总在想事,也勤于写作,他的大部分博文都是在旅途中写就的,比如近日关于美国中期选举、朝鲜的党代会和台湾“五都选举”的文章。我曾与他同游俄罗斯,在飞机上在旅馆里,得便他就拿出电脑开始写作了。这是事业心还是嗜好,抑或兼而有之?真令人敬佩又妒羡——对他好像不存在“时差”这回事。
    
    不妨把杨恒均与韩寒、李敖、龙应台等几位有影响力的作家比较一下。韩寒在博客中写道:“说到底是我们国家虽然很保守,但G点太多,一碰就高潮,还不允许你乱叫,你一点办法也没有。”这“坏小子”的才气没得说,他七荤八素的调侃话语杨恒均也会说,只是“老杨头”有所收敛而已。韩寒博文有影响力的多是直接针对具体人和事的,“老杨头”的以思辩性为主,立意在于启迪民主宪政观念,主题比较宏大,虽然也是从具体事件入手。李敖以知识渊博傲视韩寒,却不知他与韩寒对大陆“国情”的感受完全不是一个层次,对民心民意的体察不可同日而语。杨恒均对大陆的体验比韩寒更多历史纵深,而李敖在知识层面也没有多少傲视杨恒均的资本,他的书本历史知识多一些那也不过是“术业有专攻”而已;至于杨恒均行亿里路的阅历更是以不出门自诩的李敖不可同日而语的;虽然在大陆的语境中杨文不可能有李敖的恣肆,但杨文也没有李敖佯狂中的商业营销算计,即文品比李敖要高。杨恒均的博文与龙应台、林达的笔法倒有颇多相通之处。龙应台的杂文与时评是随笔写法,有较多叙事,理性融于感性之中;林达的海外题材文章,“以案说法”,借他山之石攻玉。杨恒均的博文也多有感性的叙述段落,并打通中外扩大读者视野,特别是发表在网上时贴些自拍照片,图文并茂,感染力与说服力更强。
    

杨恒均最可贵的是什么?
    有人慨叹中国当下的知识界有一种怪现状,(自我标榜的)“自由主义者”不宽容、“国学家”不儒雅、“基督徒”不谦卑。我看有些以“民主斗士”姿态出现的人,骨子里仍是“红卫兵”的那一套,划分敌我,“唯我独革”(不过把标榜“革命”改换成标榜“体制外”,将“改良主义”的旧帽子换成了“体制内思维”),以布道者口吻散布最大的恶意和仇恨。杨恒均不是这样。他欣然接受了“民主小贩”的蔑称。小贩是“个体户”,游走于街市,与“城管”斗智寻找生存与生意空间,贩卖人们需要的物品并不可耻,何况贩卖的是“民主”?
    
    这个“民主小贩”,与其说是态度谦卑,不如说是秉于善良和博爱。他懂得一个人需要有人赏识和加油,而也需要赏识他人,包括赏识那些比自己强和不如自己的,赏识表扬者与批评者,甚至自己的敌人。当他把博文当成刺向黑暗的标枪之时,竭力避免伤害无辜与弱小。他说,在我“出离愤怒”的时候,也常常先找到爱的目标,而不仅仅是盯住仇恨的对象;爱与恨当然是交织在一起的,然而,你的心在哪一边,却能够决定你文字的重量。——因此,读杨恒均的博文,你会觉得这个人是为你好,即便不是“好话”,他是讲理的,而且讲的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当然,他的话不可能叫顽石点头。
    
    杨恒均盼望着他的博文早点与大家说再见,就像鲁迅盼他针砭时弊的杂文“速朽”。为了这一天早些到来,那就让杨恒均的书广泛传播,让他讲的道理尽早成为中国人不言而喻的常识吧。杨恒均期待着,我也期待着。
    
    
欢迎“民主小贩”杨恒均的新书《家国天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和广州保安的新闻失实
  • 杨恒均呼吁:请把你们的月饼送给他们!(图)
  • 杨恒均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图)
  • 采访杨恒均:温总理为什么谈普世价值?
  • 港大惊现“民主小贩”杨恒均演讲的雷人广告(图)
  • 杨恒均:普世价值难产,中国特色阵痛
  • 杨恒均: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图)
  • 杨恒均:在CCTV和CNN上检阅国庆大阅兵有感
  • 杨恒均:谁是共和国的敌人?(图)
  •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杨恒均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专访杨恒均:你是不是在鼓吹暴力?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 民主与经济危机、暴力流血的关系/杨恒均
  • 杨恒均:民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 百年困惑:民主与素质/杨恒均
  • 杨恒均:不要把追求民主的人当做偶像
  •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 杨恒均: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 杨恒均:中国的中心在哪里?——从刘亚洲“西进论”谈起
  • 民主小贩杨恒均被“城管”张朝阳没收了家什很有“趣”/李悔之
  • 杨恒均:我为何对新推出的反腐措施忧心忡忡?
  • 杨恒均:用“公民社会”对付“黑社会”
  • 杨恒均:戈尔巴乔夫的“胜利”
  • 政府都“从善如流”了,我咋还嫉恶如仇/杨恒均
  •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图)
  • 回应杨恒均与张三一言
  •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 杨恒均: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
  • 杨恒均四论民主:贿选的本质是官员贿赂民众
  • 杨恒均:富士康有错,但“国家”与“社会”在哪里?
  • 杨恒均二论民主:民主与“面包”的关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