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朱家台:通向鸟人路、通胀路的红军路(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0日 转载)
    
    
     仅仅半月政府就惊慌失措改口
    
    2010年12月5日,进入百度搜索,可见到“发改委专家刘福垣说中国不存在通胀,涨40年也赶不上美国(2010年11月15日)”、“ 樊纲说中国不存在大规模通胀的基础(2010年12月4日.)”等“专家说中国不存在通胀”的新闻提要,但都突然打不开了。为何这些极力为政府鼓掌的主流经济学家的文章也遭到网管封杀?人们怀疑,这与当天(12月5日)各大媒体皆报道3日开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承认中国已出现严重通胀有关——
    “新华述评”惊呼: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 2的规模已近70万亿元,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货币供应国(而中国经济总量只有美国三分之一),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连创新高,一轮“物价冲击波”悄然而至,目前通胀已经成为政府面临的最大问题!
    一向不直接出面谈高房价的胡锦涛,也借“中共中央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越过温家宝在前台赤膊上阵急叫:“加快保障房建设! 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这分明在批评温家宝的房地产市场调控失败!
    仅仅半月时间,政府就由坚决否认“中国通胀”,变为惊呼“通胀已经成为政府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原因让中央惊慌失措地匆匆宣布结束自2008年以来的“货币宽松”,实行“货币稳健”?是什么原因让中国出现了通货膨胀?
    
     “通胀路”来自“红军路”
    
    百姓认为,今日中国的“通胀路”来自“红军路”。
    据11月29日《新京报》透露,中组部今年早就下发通知,要集中全国4万余名司局级干部走“红军路”——在7月至10月期间对全国4万余名司局级干部在井冈山进行党性教育的培训。
    以走“红军路”来提高干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能力和决心,主要是胡锦涛、习近平的主意。胡主政以来多次要求各级领导“上井冈”,“回延安”、“拜西柏坡”;习近平早在2002年10月主政浙江时,就提倡以到嘉兴南湖瞻仰红船、到井冈山走“红军路”根除干部腐败问题,深信瞻仰一次红船,重温一次“红军路”,就一定可以公正廉明。
    按说,这个计划是颇体现“科学发展观”的,当年长征到延安时,只有二万人走了走“红军路”,结果就打败了小日本,消灭了蒋匪军,建立了新中国;而今有4万余名司局级干部走“红军路”,人员翻番,难道还不能对付仅仅几个“油你涨、豆你玩,蒜你狠、苹什么、玉米疯、辣翻天”?任你“2010年涨声一片”,也必然向我“红军路”投降。
    不料,从7月至10月,不但房奴没有减少,而且每况愈下,还发展出“车奴”、“菜奴”……全国山河一片奴!以至于连樊纲那样的四小龙经济学家出来帮中南海辟谣“中国无通胀”,也不管用了!
    “红军路”为何失灵?有报道提供细节:9月11日9时许,井冈山西北面的黄洋界朱毛红军挑粮小道旁,第三期中青年干部党性教育专题培训班的112名学员们身穿红军服装,头戴红军帽,重走当年红军百里挑粮的部分路程。平均年龄约为45岁的学员们在3.1公里的山路上,汗流浃背。但是,如此“汗流浃背”,112名司局级官员多只能想到,“红军路”犹如家中的“跑步机”,可以让人痛快地出汗。公款走“红军路”,可以让家里的“跑步机”节约用电,实现低碳生活,其乐无穷;也有人说,打腻了高尔夫、保龄球,确实需要体验一下“红军路”的新鲜味……但是,却没有一人通过公款重走“红军路”真正增加了帮助百姓走出通胀路、腐败路的决心和智慧。
    这其实是早已注定的。“重走红军路”的体验式教育必然失败,不要说是前几年曾名噪一时的“小崔重走长征路”——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带着许多志愿者从江西瑞金出发“新长征”,结果只落个“真人秀”、“游山玩水”的批评不绝于耳,就是伟大领袖也如是。文革前夕,毛泽东、林彪可都是先后“重上井冈山”了,可结果,统帅与副统帅,皆双败于文革,既没有“万寿无疆”,也没有“永远健康”。 “重走红军路”只是让“毛泽东同志”走向了“晚年错误”!
    既然连伟大如“红太阳”也不能因“重走红军路”而得胜,那么今日一些“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中”的“辅导员”、“延安知青”和4万司局级,又岂能逃过“重走红军路”的注定悲剧?
    许多百姓认为,如若不让4万司局级将三个月的宝贵光阴浪费在“重走红军路”,而是让他们走一走“鸟人路”,体验一下通胀路上百姓的水深火热,可能今日已不会有“糖高宗”、 “姜你军”、“粮疯了”带来的CPI冲破警戒线!
    
     “鸟人路”遍布中国
    
    所谓“鸟人”,就是无钱买房租房的贫民在树上搭棚居住。仅仅从百度上粗粗搜索几分钟,就可见“广州鸟人”、 “海口鸟人”、 “成都鸟人”、 “华强北鸟人”、 “厦门鸟童”、 “宝安鸟人”、 “深圳鸟人”、 “广西鸟人”、 “郑州洞穴人”、 “奉节鸟人”、 “贵阳鸟人”、“北京蛋人”……改革三十年后的中国,名为盛世,实为世界第一“鸟人国”!
    请看看这些摧人泪下的白描新闻——
    “广州鸟人”——广州一阿伯在广州大道南一棵榕树上搭窝居住长达两个多月(2004年11月28日 信息时报)。
    “海口鸟人”——海口市一30多岁男子在新港天桥和海景大酒店之间的树上搭窝居半年(2005-09-13 南国都市报)。
     “成都鸟人”——成都大慈寺路一药店门口距离地面10米高的树中间有个巨大的窝,一个流浪汉把自己的“家”安在了树上面住了一个月(2008年9月22日 网易 新闻中心)。
     “华强北鸟人”——深圳闹市华强北群星广场门口的一棵大树上,一名流浪汉在树上搭建一个“鸟巢”安家,已有两个月(2008年12月6 日南方网)。 
    “厦门鸟童”——四川流浪孩子曹娃在厦门穆厝公交站附近一棵树4米多高的树杈上搭建了简单的窝,在树上睡了一个月(2009年1月9 日 馒头贝贝网) 。
     “宝安鸟人”——深圳宝安区公路局附近的绿化树上,两名拾荒男的“巢穴”搭在一棵老树的茂密树梢上(2009年7月28日 深圳新闻网)。
    “深圳鸟人”——深圳一些打工者为了省钱,用集装箱在路边搭个房子或者在树上搭个棚(2009年7月30日辽宁电视台)。
    “广西鸟人”——广西玉林市一贫困学子吴万杰树上搭窝居住半月, 为上大学四处凑款(2010年8月27日中国新闻网)。
    “郑州穴人”——郑州市秦岭路北段一院落, 64岁的陈新年在六米深的地下给妻女挖地下居室,整整4年已挖掘出50平方米空间(2010年9月1日大河报)。
     “奉节鸟人”——重庆奉节六旬老人陈茂国抗议拆迁补偿金相差22万元,爬上一棵15米高的桉树搭建窝棚居住,3个半月下树后被刑拘(2010年10月20日 华西都市报)。
     “贵阳鸟人”——贵阳市朝阳洞路木工厂附近,一户低收入的三口之家,因为无钱租房,只得在一棵大树上搭棚蜗居(2010年11月3日 贵阳晚报)
     “北京蛋人”——北漂大学生戴海飞在北京一小区楼下绿地搭起4平方蛋形小屋(用竹子造出)蜗居,期望以六千余元的代价顶替一年二万元的房租重负(2010年12月3日南方都市报)。
    ……
    
     潜规则已上升为一种潜体制
    
     这12类“鸟人”,将其地点连线成图,就是一条有中国特色的“鸟人路”——其背后的腐败与黑幕压力,远远大于当年的“红军路”!
    “鸟人路”说到底就是通胀路——它是官商联手逼出高房价后百姓的淹淹一息!它是政府抬高地价牟取土地财政制造形象工程政绩的血淋淋!
    再麻木不仁的官员,如果亲自在“鸟人之巢”住一晚,其感受一定会脱离“跑步机”!而对百姓的通胀感有所体验。
    可惜,现有的“口上喊民生,手却逼民死”之潜规则已上升为一种潜体制,媒体刚一报道哪里有“鸟人”,官员马上就去无情毁掉“鸟人之巢”。这实在太浪费“体验式教育”资源了!
    政府何妨做个实验:让一些“司局级”“重走红军路”,让一些“司局级”“新走鸟人路”,然后比较一下,看看到底是“红军路”通向“通胀路”,还是“鸟人路”通向“通胀路”?
    
    
    2010年 12月6日 于深圳 早叫庐
    
     (《动向》2010年12月号)
    
    
    
    朱家台:通向鸟人路、通胀路的红军路
    
    “郑州穴人”图
    
    朱家台:通向鸟人路、通胀路的红军路


    
    
    “海口鸟人”图
    
    
    朱家台:通向鸟人路、通胀路的红军路


    
    
    “深圳鸟人”图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家台:胡錦濤力捧《張居正》的政治目的
  • 朱家台:灾民敬温的政治含义 政治危机与改朝换代(图)
  • 朱家台: “中秋恨”压倒“中日怨”
  • 朱家台:胡锦涛治国“漆而优则仕”
  • 朱家台:“伪大特区”想干什么?
  • 灾民敬温总的政治含义/朱家台
  • “神七”如彩衣“三鹿”似老脸/朱家台
  • 朱家台 :胡锦涛四面楚歌了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