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干预与对抗---- 对“金瓶抽签”制度的一点历史思考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白玛旺杰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0年12月17日讯):活佛转世制度是藏传佛教独有的特色,它是基于佛教因果思想与大乘佛教菩萨利世济人等思想而产生的,活佛转世灵童的认定,本属于藏传佛教信仰内的宗教事务,不应该由政治干预。但是,一向以“无神论”自居的北京政府,在第十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上,却扮演了与自身政治信念格格不入甚至相抵的角色。
    
    自一九八九年底十世班禅去世后,无神论的北京政府罔顾藏传佛教的传统依轨,强行认定一位男童为“班禅喇嘛”,企图取代达赖喇嘛认定的十一世班禅。北京政府如此一意孤行,是因为北京政府错误地认为,当年“封建皇帝”乾隆的治藏路线最能体现中央权威,因而坚持所谓的“金瓶抽签”原则,导致十多年之后的今天,其所认定的班禅仍然不被藏人接受,所到之处,无信徒争相膜拜的场面,北京政府在树立其宗教威望上用心良苦,步履艰难,究其原因,都是所谓“金瓶抽签”惹的祸。
    
    金瓶抽签制度的由来是这样的:公元一七八五年,尼泊尔的郭卡尔人入侵西藏,将后藏班禅喇嘛的主寺扎西伦布寺洗掠一空,进而攻打日喀则城堡。 当时,第七世班禅喇嘛只有四岁,第八世达赖喇嘛请求乾隆皇帝派兵,作为第六世班禅喇嘛的学生与格鲁巴的施主,清朝乾隆皇帝立刻派清兵大将富康安领兵入藏赶赴后藏日喀则,赶走郭卡人,保护班禅喇嘛,西藏政权得以恢复与加强。但是,清朝政府借此企图干预西藏内政,以协助达赖班禅治理西藏为名,派遣“安班”驻藏,并于公元一七九三年送“金本巴”或“金瓶”于拉萨大昭寺(后移放在布达拉宫内)。说是用来检验“达赖与班禅”转世灵童的真伪。此即所谓金瓶抽签制度的由来。
    
    实际上,西藏的活佛转世制度,开始于公元十三世纪的西藏佛教噶玛噶举派系,距今八百多年的历史,活佛转世的传统,在西藏佛教史上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转世活佛是西藏佛教的领袖,开悟的思想家,献身于佛法的圣哲,备受藏族社会的尊崇与景仰。公元十五世纪初,宗喀巴大师创立了西藏佛教格鲁派的宗派体系,其两大弟子克珠杰与嘉曹杰,分别转世为达赖与班禅,形成西藏佛教最著名的两大活佛体系。从公元十五世纪到现在,达赖与班禅的活佛系统已经延续了六百多年。
    
    中国官方报道一直强调“按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金瓶抽签式认定达赖与班禅转世真身的必经程序”。常言道:“事实胜于雄辩”,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历史就会明白。清朝乾隆皇帝给西藏送“金瓶”用作“认定达赖班禅转世真身”的时间是公元一七九三年。但达赖与班禅的活佛转世系统,早在公元十五世纪就已经开始。也就是说,所谓“金瓶抽签”制度开始时,达赖与班禅的活佛转世,已经在西藏历史上延续了两百多年了。
    
    让我们继续沿着历史的踪迹来分析与思考,我们刚才提到,达赖与班禅的活佛转世系统,自开始到现在已经历六百多年的历史,达赖喇嘛已经是第十四世,班禅喇嘛十一世。汉藏历史资料显示,在六百多年间,达赖喇嘛的世系至今共传十四世,其中只有第十世,第十一世,第十二世达赖喇嘛,是通过“金瓶抽签”的制度被认定的。班禅喇嘛的世系,到现在已共传了十一代,其中只有第八世与第九世,两位班禅喇嘛是通过“金瓶抽签”来认定的。
    
    历史资料显示:从第十世达赖到第十二世达赖,三位达赖喇嘛被认定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四十年。从第八世班禅认的被认定到第九世班禅的被认证之间,也不到三十年而已。可见,通过“金瓶抽签”制度认定的达赖与班禅在世的时间都相当短。这说明“金瓶抽签”是清朝政府对西藏佛教信仰的一种政治干预,然而,这种干预必然引起藏人的对抗,“金瓶抽签”在西藏强行实施不到四十年,就完全夭折了。
    
    通过强行的政治手段干预宗教信仰,是必然会引起反抗的。在对历史的考察中,我们会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清朝政府在西藏设立“金瓶抽签”之前,达赖与班禅,寿命都很长,第一世达赖喇嘛根登珠巴享年八十四岁;二世达赖享年六十七岁;第五世达赖喇嘛享年六十六岁;二世班禅六十六岁;四世班禅九十六岁;五世班禅七十五岁。
    
    但是,通过“金瓶抽签”选定出来的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一个个都在早年་时代就不明不白地突然暴死。第九世达赖喇嘛十一岁病逝,尚未亲政;第十世达赖喇嘛年近二十二岁时,在布达拉宫暴亡,尚未亲政。十一世达赖喇嘛在十八岁亲政,不到数月暴死在布达拉宫内。十二世达赖喇嘛,十八岁开始亲政,但不到两年,也没有逃过爆亡在布达拉宫的厄运,病逝时也刚到二十岁。
    
    再看看班禅喇嘛的世系,在历代班禅中,最短命的要数第八世班禅丹贝旺秋,他在六岁时,按照“金瓶抽签”的制度被认定为第七世班禅的转世灵童,并在后藏的扎西伦布斯坐床,还没到三十岁,就病死在扎西伦布寺,享年仅二十九岁。第九世班禅,也是通过“金瓶抽签”的形式认定的,虽然,他没有像上面提到的那几位通过“金瓶抽签”认定的达赖班禅那样短命,但是,一生坎坷,自一九二三年逃离西藏后,一九三七年死于青海,过了整整十五年之久离乡背井的动荡生活,临死时也没有实现返回扎西伦布寺的愿望。
    
    通过“金瓶抽签”选定的这几位“达赖”与“班禅”,一个个都在尚未成年时就突然爆亡,正好反映了清朝颁发的“金瓶抽签”制度,在西藏的完全失败。也反映了藏人对外来政治势力对宗教信仰的干预的强烈反感与对抗。今天,比之满清政府开明许多的北京政府,在选定班禅灵童问题上,为何不以史为明鉴,而是重蹈满清政府失败的覆辙,非要顽固地坚持所谓“金瓶抽签”的原则呢?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