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天安门母亲”抗议丁子霖通讯被截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7日 转载)
     因支持刘晓波而被强行带走隔离或软禁监控的人士,虽然在和平奖颁奖礼后陆续获释,但部份人仍被截断通讯或受警告。六四遇难家属组织 “天安门母亲”发表声明,抗议当局切断组织发起人丁子霖的通讯。而获刚获释的北京维族教授伊力哈木指,被软禁期间不断被 “洗脑”。(自由亚洲姬励思报道)
    
     被非法软禁一周,刚于周三晚获释的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力哈木表示,他及家人被带到海南,期间他不断遭监控人员“洗脑”。 (博讯 boxun.com)

    
    他说:跟以前不一样,没有审讯,就是给你做思想工作,不应该做甚么,包括媒体,演讲,批评当局有关民生、文化、人权的政策,还有我跟一些汉族朋友、律师走得较近,还有我给释放刘晓波的事签名。
    
    伊力哈木表示,他9个月大的幼子,由于水土不服,一周内消瘦了很多。伊力哈木说,他过往虽曾多次被带走问话,但今次当局选择在和平奖颁奖礼前夕,把他连同家人带走,相信与他跟刘晓波妻子刘霞相熟有关,当局不希望他在这期间内,与外界接触。
    
    遭当局软禁长达个半月的北京维权人士李海,亦于周三傍晚返会家中。李海表示,当局对他提出多种限制作为获释的条件。
    
    他说:要求我不要参与活动,不要跟朋友见面,我当然不喜欢,但这是他们放我出来的条件。
    
    李海说,在个半月中,他先后被软禁在地下室及宾馆内,24小时被看管,不容许他跟外界联系。
    
    此外,六四遇难家属组织 “天安门母亲”周四发表声明,抗议政府切断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对外的通讯。”
    
    成员张先玲表示,自从刘晓获和平奖后,当时身在无锡老家的丁子霖,就被切断与外界的通讯。张先玲说,丁子霖夫妇都年逾古稀,健康欠佳。他们敦促当局立即撤消对两人的通讯管制。
    
    她说:他们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蒋先生的身体不好,有心脏病,丁子霖身体也不好。可能他们被政府视为影响较大的人,所以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另外,北京家庭教会负责人范亚峰自上周四被双榆树派出所传唤后,至今没有任何消息。其妻吴玲玲亦遭严密监控,其手机及家里的电话都无法联系上。家庭教会成员冉亮周三下午前往探望吴玲玲时,被在住所外监控的国保带到派出所问话并搜身。
    
    冉亮对本台粤语组表示,国保查问他此行的目的,同时警告他不要再到范亚峰家。冉亮说,吴玲玲的行动自由受到限制,通讯被截断,无法与外界联络,处境非常孤立,承受很大的压力。国保并无向吴玲玲交代范亚峰的情况,同时更威胁会扣留她。
    
    他说:问我为何过来,还说这段时间,别来他们家,来了他们有麻烦,我也麻烦。吴玲玲面对这么大的压力,加上范亚峰一直没消息,她肯定很焦急。同时遭警告如果不配合,把她也抓进去。
    
    冉亮说,家人及朋人都担心范亚峰的处境及人身安全。他估计今次当局会找些借口,将范亚峰判刑。
    
    记者致电双榆树派出所查询范亚峰的情况,但工作人员表示不知情,拒绝回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在京天安門母親嚴正聲明:必須立即恢復丁子霖夫婦的人身自由
  • 丁子霖夫妇与外界通讯中断多时
  • 天安門母親運動2010年10月17日聲明__停止對「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軟禁要求中國平反六四、釋放所有良心犯
  • 丁子霖无锡住所被切断对外通信联络
  •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 丁子霖:2010年6月3日夜晚木樨地路祭纪实(图)
  • 视频:丁子霖到兒子慘死的現場拜祭及福建長樂市的悼念六四事件的标语
  • 丁子霖木樨地公开拜祭哭晕 警察封锁
  • 丁子霖:最龌龊的政治审判(图)
  • 丁子霖:致函奥巴马总统(图)
  • 丁子霖 蒋培坤:呼吁各方,营救刘晓波
  • 丁子霖楼外有便衣监守:还我们自由,还我们悼念的权利
  • 丁子霖:还我们自由,还我们悼念被害亲人的权利
  • 丁子霖等被要求离京 多位民主人士遭监控
  • 天安门母亲六四廿周年悼念 丁子霖夫妇被限无缘
  • 丁子霖促美国务卿帮助解救刘晓波
  • 丁子霖:紫阳先生,您的身影与我们同在(图)
  • 丁子霖 张先玲 徐珏:请放下你的鞭子
  • 德国外长约见,莫律师、刘晓波、丁子霖被禁止外出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丁子霖: 为李思怡之死呼吁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请大家再为丁子霖摆一张空椅子/张鹤慈
  • 寻找丁子霖夫妇--请多多少少的也在雪中送点炭/张鹤慈
  • 关于日本关西地区89-64捐款转送问题,给丁子霖老师的公开信
  • 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丁子霖 蒋培坤
  • 痛悼谢韬先生/丁子霖 蒋培坤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 蒋培坤 丁子霖:我们给奥运腾地儿
  • 丁子霖:“汶川母亲”在行动
  • 真相是一种力量 ——介绍甄铧先生文章“何须‘怕谈以往’?”/丁子霖
  • 《六四播客采访录》序/丁子霖
  • 丁子霖致全美学自联:沉重的六四、寄予希望的六四
  • 丁子霖:“为了生者与死者的尊严”(组图)(图)
  • 丁子霖 蒋培坤:“这个党救不了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六
  • 丁子霖:从获选“亚洲英雄”说起
  •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想起十七年前与汪道涵的一次会面/丁子霖 蒋培坤
  •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关于英雄/丁子霖、蒋培坤
  • 读仲维光先生两篇文章有感/丁子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