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爱知行继续被停电报复 获释维权人士被禁接受采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3日 转载)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被当局报复性停电已近一周,该研究所的日常工作受到严重影响,员工需要继续“放假”。此外,部分获释的维权人士被当局警告不得接受采访,还有人的电话仍被“单向停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中国当局对北京民间组织爱知行研究所的打压并没有因为诺奖颁奖礼结束而停止,上周被当局报复性停电,星期一仍未恢复供电,物业管理公司的解释是,线路故障。爱知行负责人黎雄兵对此也很无奈,他星期一告诉本台:“今天上午,供电还没有恢复,员工现在在办公室里面,物业还是没有供电,一部分员工在办公室里面等待,没有电基本上就没办法工作。楼上三楼和一楼都是正常供电,(唯独)二楼的电被供电局掐断了。” (博讯 boxun.com)

    
    本台曾报道,关注艾滋病权益的爱知行研究所因负责人万延海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而被当局要求公开研究所的账目,又指涉嫌违法。一个多星期以来,已经两次被停电,第一次是12月1日的世界艾滋病日,第二次则在上周三开始,导致员工无法正常工作,主要工作被迫停止。爱知行的一位职员小刘星期一告诉记者:“原来是12月8号晚上贴一个通知说停电三天,就是说9号、10号、11号,但是今天都已经13号了仍然没有电。物业的人说需要检修我们内部的线路,说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说他的电工很忙,就是以此为理由来拖延。这个楼一共三层,现在一层跟三层都有电就我们二层没有电。”
    
    记者致电物业公司,询问有关情况。但职员称,具体情况“不清楚”:“我们经理不在刚出去了。”
    
    记者:检修他们内部的电路是吧?
    职员:我还真不太清楚。
    
    记者:因为什么要停他们的电呢?
    职员:这事我不太清楚。
    
    记者:怎么其他的楼层都没有停偏偏停他们的?
    职员:您看您这事说的,我不清楚这事,因为我是刚来的。
    
    当天下午,小刘告诉记者,物业公司派来电工,将电线拉断,又在墙壁凿开一个洞,声称电路被烧:“他说今天修不好,他说是里面的线路被击穿了需要把墙壁破开,才能知道是哪儿坏了。电工也说必须要这么弄。”
    记者:他说的时候很严肃吗?
    回答:不是很严肃。
    
    员工们正在担心,爱知行遇到的各种麻烦,会否接踵而来。
    
    虽然颁奖礼结束,部分维权人士陆续回家,但仍有部分电话“被停机”、家门“被上岗”以及维权人士被警告不得接受采访。刚被解除关押的北京法律学者腾彪博士说:“这两天手机不通,被他们关到宾馆里面去了。”
    
    记者:在那个方向?
    腾彪:在郊区。
    
    记者:什么时候解除的?
    滕彪:昨天早晨。我现在在外地出差,他们就这个事情也不让我接受采访,所以也不太方便。
    
    记者:许志永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到现在都不通?
    滕彪:他前几天也是一样也是被全监侯,不知道现在解没解除,反正我是今天刚解除。
    
    记者:张祖桦有消息吗?
    滕彪:我都不知道,这两天我都在外地上网不方便。
    
    记者多次致电民间组织“公盟”负责人许志永,但电话无法接通。北京德先生研究所负责人张辉到外地暂避,他的妻子小陆说,门口的岗哨还在:“现在楼下这边的岗还没有撤,然后他现在还没有回来。王荔蕻现在还打不通。”
    
    对于当前的中国局势,山西民主人士邓太清分析:“现在对他(当局)来说,能保证一天稳定算一天,能守一天算一天,同时这次行动不仅仅是因为诺贝尔奖,那只是一个方面,更主要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社会矛盾不断激化,民间力量在不断壮大、抗争。在这个前提下,有没有诺贝尔奖,中共都会开展这些行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爱知行致信全球基金,要求调查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暂停项目目标1资金拨款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特聘彭定鼎先生为保卫科长的声明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声明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谴责北京市税务部门骚扰公益艾滋病组织“爱源”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发布《2009年中国艾滋病法律人权报告》
  • 爱知行关于召开输血感染艾滋病赔偿问题法律工作研讨会的通知
  • 北京爱知行员工进办公室被物业强制要求登记
  • 快讯:爱知行员工被堵不让进办公室,来人要登记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遭河南省新蔡县官方限制人身自由的声明
  • 爱知行起诉中宣部 北京法院拒绝立案(图)
  • 爱知行研究所谴责武汉警方骚扰性工作者健康维权组织
  • 爱知行呼吁取消对海来特15年徒刑的判决
  • 江天勇:著名NGO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再遭遇骚扰和逼迫
  • “爱知行”屡遭打压逼至绝境 无奈走上信访路
  • 爱知行员工兰玉娇今晚被北京国保威胁传唤
  •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亚太负责人来到爱知行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被逼搬迁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接收捐赠款不缴纳营业税问题的说明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机构隐私信息被当局完全掌控的声明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就刘晓波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
  • 呼吁全球基金项目关注爱知行研究所,创建艾滋病工作支持性环境
  • 万延海:关于《国家人权发展计划》,爱知行研究所的更多意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