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世界人权日来临,大批访民被关黑监狱(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08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林洋报道)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到来之际,北京大批访民被抓,被非法关进黑监狱。
    
    12月4日法制宣传日当天,辽宁葫芦岛因爬烟囱被判刑的四访民的家属进京上访,下午在北京南站被北京截访的警方抓到久敬庄,外面打电话无法接通。久敬庄雇佣黑保安,把北京南站抓去的访民送到马家堡内设的“黑监狱”关押,然后通知地方截访的接回关押。
    
    12月5日10点30分,久敬庄黑监狱车号“京PV29o3”(此车负责往从久敬庄往各个暗处的黑监狱押送访民),在8个黑保安的押车下,将江苏徐州9访民强制拉走,结果在押送途中黑保安殴打上访者,上访者被迫拨打求救电话,大喊救命!当时在路上的一些北京市民闻讯后将车拦下,将车上被押送的人救下来,其中五访民逃到北京南站,晚间住在旅店里。地方截访雇佣的这些黑势力人员,看到访民被押丢了,晚间1时又到旅店里找到住宿的5访民,对他们进行殴打,被打访民年龄最大的84岁,叫张继玲,另一位叫徐延娥的访民也已82岁,他们被打得不能动,后被黑社会抓上了汽车拉走。张继玲电话:13056299620。
    
    另外,据辽宁沈阳被关押在棋盘山“黑监狱”的访民刘华来电反映,说与他一同关押的有300多人,听关押他们的人说:必须把他们关到人权日以后才能释放。
    
    愈演愈烈的黑监狱盛行,使得各地访民们的申诉权、上访权、人身自由权被严重剥夺。
    
    世界人权日来临,大批访民被关黑监狱
    徐州被殴打访民在北京再被抓走
    世界人权日来临,大批访民被关黑监狱


    5月7日登高塔被劳教访民家属进京上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各地访民联合起来成功冲进黑监狱解救被关访民(图)
  • 安元鼎垮了 黑监狱仍在运行
  • 上海世博会期间18个月大的幼儿被关黑监狱81天(图)
  • 广西钦州失地访民集体进京上访,被关黑监狱/视频(图)
  • 13位被关黑监狱访民被在京访民成功解救(图)
  • 北京“黑监狱”盛行,各省访民被殴打关押
  • 河南访民阮开香法制宣传日被关黑监狱(图)
  • 武汉访民吴鑫发,邹桂兰从东管头黑监狱发出呼救(图)
  • 法制宣传日大批访民被关进久敬庄黑监狱
  • 险被谋杀的青岛访民林秀丽被关黑监狱19次248天(图)
  • 上海访民在北京救济站“黑监狱”绝食抗议,部分访民被送回
  • 济南天桥法院恶意中止李红卫诉黑监狱(图)
  • 浙江访民朱向红被被关黑监狱打断肋骨,报警多次,警察不救/视频(图)
  • 京浙宾馆,官办的黑监狱(图)
  • 湖北女民师张群讲述被关“黑监狱”的遭遇(附视频)
  • 武汉在京黑监狱即将被拆,访民旧地重游/视频(图)
  • 维权老人惨死在上海黑监狱“友放浴室”(图)
  • 上海“友放”浴室是本市闸北区北站街道常设的黑监狱
  • 武汉访民到央视要求调查,报道武汉黑监狱/视频(图)
  • 控告安元鼎黑监狱/戴月权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上海冤民陈宝良的控告信:陈祥云私没“黑监狱”
  • 浙江黑监狱受害者连续3天到检察院申诉遭冷遇(图)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他们是畜生!在黑监狱衣服裤子全部剥光/王玉妹
  • 一个合法公民的遭遇--黑监狱
  • 南通黑监狱迫害老人几时休?!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上海章如华呐喊:私设黑监狱搞动迁,政治迫害案一百年都要被推翻(一)(图)
  • 揭开黑监狱的冰山一角
  •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 市民被秘密关黑监狱 两会前俞正声被丑化/毕和英(图)
  • 5岁"三鹿"毒奶受害者孙女也关黑监狱,急需医治十万火急!/沈泉珍(图)
  • 取缔闵行政府黑监狱/上海维权
  • 上海市闵行区信访部门私设黑监狱/上海维权
  • 上海黄浦区75歲老妇香港喊冤十七大期间押住“黑监狱”/林继亮
  • 抗美援朝老战士十七大期间关进“黑监狱”/上海张师君(图)
  • 李国涛:谴责“黑监狱”,敦促胡温保障访民人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