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05日 转载)
     北京青年报 王薇
    ■12月1日, 对“城市下的蛋”的报道引起各方关注   
     昨天,记者获悉,几天来备受人们关注的“蛋形蜗居”已经在其驻扎的公司院内消失,至于其去向作者和公司都不愿再透露更多的信息。
    
      昨天,和“蛋形蜗居”的作者北漂小伙戴海飞同在一个大院里工作的龚先生给本报打来电话说,本周五他在下班时无意中发现几天来院子里的明星“蛋形蜗居”已经不见了踪影。龚先生告诉记者,起初小屋出现在院子里的时候,他们都当是一件艺术品,从来不知道里面能住人,被媒体报道后,他们才关注起这个不起眼的家伙,每天从它的旁边过都要多看上几眼。“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搬走的,一切都静悄悄的。”龚先生说。
    
      接到龚先生的电话后,记者马上赶到了现场。在现场记者发现原本驻扎在绿地里的小屋已经不见了,记者又在公司大院中转了几圈,也没有发现小屋搬到其他地方的踪影。当记者询问一位在大院里工作的职员是否知道小屋的去向时,他很惊讶地表示,他还不知道小屋已经离开了。
    
      小屋去哪里了?谁把它搬走的?小屋的作者戴海飞昨天接到记者的电话时表示,他正在参加同学的聚会,已经不想再谈关于小屋的事,但他透露小屋作为作品已经被公司收藏起来。
    
      戴海飞所在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则向记者表示,小屋的去留和公司并无关系,和城管也没关系,是小戴自己的决定,具体搬离原因还要小戴自己来介绍。
    
      “蛋形蜗居”被报道后,是否是私搭乱建的说法引发了人们对于城管介入的关注,本周四,海淀城管曾表示将按照法律程序进行调查。昨天,记者拨通了中关村城管分队的电话,值班人员表示他们尚不知道小屋已经搬离的消息。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突然消失


       _(博讯记者:巴黎动态)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漂男子自建“蛋形”蜗居(图)
  • 洪深:蛋形蜗居让胡温面临新一轮抗议潮
  • 历史课水倒灌洗劫家当 蜗居的几百工人无处安身(图)
  • 解读公租房:离“蜗居”别“蚁族” 租个宜居安乐窝
  • 包工头儿童节抱病儿蜗居塔吊19小时讨说法(图)
  • 湖北省随州市白桃村十余拆迁户“蜗居”近两年
  • 代表委员破解蜗居路径 地产界集体封口
  • 瞧瞧温家宝当年蜗居地 胡同照曝光(图)
  • 《蜗居》推姐妹篇《蚁居》
  • 在中国有房多重要:从“裸婚”到“蜗居”
  • 湖北天门原市长助理等25人涉黑受审 情节似蜗居
  • 《蜗居》作者被告上法庭 曾整过容还携款在逃
  • 批评《蜗居》高官被人肉搜索
  • 广电总局司长恶批《蜗居》被人肉:他有2套豪宅 (图)
  • 房奴生活 《蜗居》镜头对准了大城市中不光鲜的一面
  • 《蜗居》遭广电封杀
  • 蜗居蚁族的现实让中国今日难称富足
  •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 《蜗居》美化贪官 / 林保华
  • 蜗居真相 东亚五城蚁族窝更小(图)
  • 蜗居族回应“回家买房”:这代表不代表民众
  • 俞正声推荐《蜗居》/唐毅斌
  • “蜗居“中最精彩的两段话及我的一些感想
  • 99.99%的人没看懂《蜗居》画龙点睛的一笔
  • 城中村、蜗居、贫民窟与城市改造/章星球
  • 人情债,肉偿还--《蜗居》的道德和政治透视
  • 《蜗居》没有说一句领导的坏话/方三文
  • “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 刘逸明:“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 有些官员为何只看蜗居色情而忽视现实/王志顺
  • 《蜗居》的可怕在于真实
  • 刘逸明:《蜗居》照出了部分中国女人的丑恶嘴脸
  • 为何只看蜗居的色情而忽视现实
  • 为何只看蜗居的色情而忽视现实/王志顺
  • 《蜗居》的官场、性和腐败
  • 《蜗居》被禁的真正原因是怕要出大乱子
  • 《蜗居》:成也“房事”,败也“房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