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5)历次政治运动造成的危害/陈秉中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30日 转载)
-《尘封的抗争与呐喊》续篇之四

    【本文作者:陈秉中,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局级干部。 爱知行研究所发布】
五、历次政治运动“因言获罪”和“文字狱”造成的危害

    我国的“因言获罪”和“文字狱”的产生与形成,有久远的历史根源,每个时期又有其鲜明的时代特点,但其表象万变不离其宗,都是千方百计压制言论,限制言论自由。超出划定的范围,其言论则被追究。对我因为言论和文章以“ 因言获罪”和“文字狱”这种方式进行追究和查处已不是一次两次,而是一而再再而三,是“家常便饭”了。
    法国伟大思想家伏尔泰有句名言:“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他又说,“说出一个人真实的思想是人生极大的安慰。”
    而我们社会的情形完全不同,至今仍然令众多的直言者“因言获罪”和遭遇“文字狱”。
    当今中国最难的恐怕不是“愚公移山”、攻克科技尖端,而是说真话不说假话;当局管束最严的亦非是人们深恶痛绝的贪污腐败,而是言论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
    在现今的中国想说真话,简直是几近难于上青天。由于这种状况,就出现了种种耐人寻味的怪现象。
    其一,假话、空话、官话、套话连篇,就是不讲真话。1950年代以来数次政治运动中,上上下下不论哪一级,只讲真话不讲假话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极为难觅。在反右派运动中,凡是敢给领导提意见的那些勇敢者中,大量人士被冠以 “向党进攻”的罪名打成右派,发配到边疆荒野劳动改造,一去多年,甚至尸埋荒漠。反右倾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中亦是如此。这些政治运动让人们一再领教到,假若你不隐瞒观点、讲真话不讲假话,如果你是普通公民,那你就会成为林昭和张志新第二;如果你是官员,你就会成为另一个彭德怀。胡耀邦身为总书记,但由于他时不时直言快语,结果在类似宫廷政变的“变动”中,从政坛最高位置上被莫明其妙地推了下来。
    为了“逢凶化吉”,以防成为“专政对象”,人们只好另选对策。对决策者或掌权的领导人极尽阿谀奉承、趋炎附势、溜须拍马之能事,且被越来越多的人将其奉为处世的最佳选择。只要取得“领导”欢心,“前途”或仕途就一片光明,因而处处迎合上级领导的媚俗之风大行其道。在一些地方,如果上司生日、生病住院和其长辈丧葬,下属则必抓住时机打点和恭维,生怕落后一步而成“千古恨”。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上什么山唱什么歌,善于对上司查观色和投机钻营,成了国人最为“成功”的处世哲学,而且正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谁在这方面表演 “出色”,谁就会在官运等方面抢先一步。而敢于暴露观点讲真话、诚实守信、不吹不拍,在媚俗方面不越过雷池一步的人,则绝不会被信任,以致老实人吃亏。 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一规律深信不疑,谁还敢讲真话,拿鸡蛋去撞石头,甘做苦行僧呢?!又有多少人还能忧国忧民,把心思放在事业上?这不是社会悲剧又是什么?!
    无法讲真话、说实话,极大地扼杀了人们独立思考能力和创造力,特别是对青少年好奇心、想象力、独立思考能力和创造力更是毁灭性的伤害,其结果是社会进步的停滞。由于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巨大魅力,人们一提到创新精神,就会联想起诞生过大科学家诺贝尔、童话家安徒生的北欧。那里有诺基亚、爱立信、宜家等众多全球知名企业。在当今诸多最具创新力的国家排名中,小国瑞典、芬兰、丹麦和挪威等,已超越美国或紧跟其后。北欧人对科学技术的推崇和创新精神,可以说已融入他们的血液中。
    按照一般规律,立国30年左右会出诺尔贝自然科学奖。在这方面,美国和欧洲自不必说,文明古国埃及、罗马、印度都曾获得该奖,亚洲的一些国家亦有科学家获得该奖。迄今日本已有17位诺奖得主,其中7人获得诺贝尔化学奖。2008年日本有三位科学家摘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和化学奖。新中国立国已经60年了,却不曾得到。是我们国人的天资差吗?可是有多位华裔科学家因为在海外则获得了诺贝尔奖。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不言自明。
    自由是创造力的基础。人类最宝贵的财产是自由。没有充分的自由空间,无法讲真话和不能畅所欲言,是不会有独创性和探索精神的。一个制度如不能让公民自由呼吸,最大程度地释放公民的创造力,国家何谈自树于世界民族之林?没有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环境和土壤,要想培育出世界级大师和诞生诺贝尔奖,以及培育出世界一流大学,那只是做白日梦。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杰出人材的苗子,也会由于没有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而被扼杀在摇篮里。有没有自由和民主,不仅是民主法治国家和非民主国家的分水岭,也是有没有创造力,能否登顶国际最高科技领奖台的关键因素。可以说,实现言论自由之日,就是迸发出无限的想像力和创造力,有望摘得诺贝尔奖之时。
    讲真话,不说假话,是诚实的表现,是一种美德。令人特别奇怪的是,在我们这里敢讲真话 ,不讲假话总是屡屡遭遇“因言获罪”和“文字狱”。而说假话、官话、套话的从上到下各级官员,却极少因“假言”而被追究和倒台。对照前后两种情况,一个“从严从重”处理,一个放纵并宽大为怀,这种巨大反差是最大的不公正。也正是因为这样,自然导致了“两极分化”,说真话者越来越少,说假话者越来越多,以致“残局”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这种“险情”难道不危险吗!?
    在幸福感指数高、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不可否认的一点是,由于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和学术自由,讲真话的人远比我们社会多得多,并成为社会风尚。不讲真话,只讲假话已成为国际上受蔑视的可耻行为。我国与那些国家及地区相比,千差距万差距,我认为最大的差距,差就差在这一点上。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不讲真话,只讲假话的劣根性,下决心改变已经被毒化了的社会风气,那么中国肯定没有希望。话到口边留半句,三思而“后言”,各个领域何来思想活跃、百花齐放?那只能是万马齐瘖、死气沉沉、毫无生气、言论上处处“设防”的可悲局面。
    其二,在假话泛滥的我国社会,各种假货、假证、假学历等各种假冒行为充斥各个领域,已成为难以遏制的社会公害。由于这种社会公德严重堕落和风气败坏,把人民坑苦了,也严重损害了我国的国际信誉。
    中国现在假货充斥的市场上假药、假酒、假奶、假名牌、假古董等等数不胜数。制假者用高科技手段批量制造,逼得老老实实、讲究信誉的广大民众防不胜防。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假证件。种种假文凭,假论文、假身份证、假文件、假证据等和真证件下的假学历,在政界和相关领域掌握一定权势者中已是屡见不鲜。他们利用权钱交易,谋取信任和私利,损公肥私、买官卖官。有的高官由秘书写论文,拿到硕士或博士学位的真证书。我国这种“文凭造假”绝不是个别现象。一些国家和地区总在承认中国大陆学历上踌躇不定,不是没有缘由的。
    2007,年时任葡萄牙总理的苏格拉底被指控“文凭造假”。该国社会活动家卡尔代拉公开质疑,称“高度怀疑其在获得工程师学位时是否真正修完了所有课程”。卡尔代拉向媒体提供的根据是,苏格拉底1995年才在私立大学进修,第二年就迅速获得学位,如此短的时间内修完5门课程,必然大有“奥妙”。由此总理的学历问题迅速在该国掀起轩然大波。遭葡政府调查后,苏格拉底的简历中的“土木工程学士”学位悄悄降格为“土木工程专业文凭”。
    前几年韩国有超过15名公众人物被曝大学文凭造假。这一丑闻使重视教育背景的韩国社会一片哗然,掀起了追查假学历的风潮。各大媒体连篇累牍地揭露名人学历真相。报道称,韩国检察部门已重点锁定百余名要人涉嫌学历造假。
    美国几年前经过一年的调查与审问,调查人员确认至少135名白宫和政府部门工作人曾购买伪造文凭,其中包括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官员、国家安全局雇员、白宫官员以及美国国务院在科威特的高级官员。这起丑闻曝光后,媒体对这些官员指责最多的是,他们不但通过假文凭骗取了高职高薪,而且利用政府部门的合法福利待遇,还将买假文凭的费用由公款报销。而经初步核实的调查结果也表明,8个部门28名联邦政府高官的假文凭,确实是用纳税人的钱埋单的。
    古罗马杰出作家西塞罗说过:“没有诚信,何来尊严?”
    人们对一切造假现象,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各级政权为了控制和压制不同的声音,对敢讲真话和敢干揭露黑幕的人,实施“因言获罪”和“文字狱”的高压政策,维护少数人的既得利益,也就不足为奇了。
    美国第三任总统,同时也是美国开国时代的元勋之一的托马斯.杰弗逊有句名言:“如果人民害怕政府,便是暴政;如果政府害怕人民,就是自由。”
    我在1953年对 “共产党没有自已的私利,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已”这句话特别欣赏,于是加入中国共产党,去追求和实现民主、自由和平等梦寐以求的伟大目标。然而,57年过去了,我觉得我这一生追求的目标渐行渐远,可望而不可即了。在我有生之年,能否看到这一目标的实现已经成为悬念。这些年来“因言获罪”和“文字狱”的威胁与我一直是如影随形,犹如鱼游釜中,备受岁月的摧残。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因为再怕什么“因言获罪”和“文字狱”而沉默不语。国家兴衰,匹夫有责。我不能不发出这样的声音:
    只有解开实施“因言获罪”和“文字狱”这个“死结”,实行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和学术自由,才能众志成城,方有可能实现我们伟大的社会复兴目标。要解开这个结,许多国家的成功做法可以借鉴。我们不必舍近求远,香港特区由于坚持实行言论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令香港得以长久保持昌盛繁荣,在诸多方面领先于众多国家及地区。通过近学香港就可以得到有益的启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改革开放中,必须决心在政治领域进行深刻改革,首先革掉“因言获罪”和“文字狱”这种极为陈腐的统治手段,创造一个清新、民主、自由、平等和政治清明的政治局面,实现人民的政权由人民当家作主,与人民同舟共济。这样一切才有希望。这种无法回避的政治改革也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解铃还需系铃人。如能这样,我国民众真是“三生有幸”了。否则,其结果自不待言。
    完稿于2010年9月12日 于北京家中
    《尘封的抗争与呐喊》续篇之五 待续
    注一 已印出书稿
    1、《尘封的抗争与呐喊》
    2、 《代价沉重肝肠断 蛰伏冷宫诉衷肠》
    3、 《维护同性恋者权益 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
    4、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
    5、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
    注二 待印出书稿
     1、《有严重历史污点的高官迫害万延海难掩河南污血事件的罪责》
    2、《冲破藩蓠问苍天》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4)历次政治运动受害者/陈秉中
  •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3)历代受害者/陈秉中
  •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2)高压手段压制我是极其粗暴的/陈秉中
  •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1)我的遭遇/陈秉中
  • 退休卫生官陈秉中公开举报中央高官 艾滋病灾难源自血浆经济
  • 陈秉中教授致信胡锦涛,举报李长春和李克强失职导致艾滋病暴发(图)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8)/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7)法国案例;非典、毒奶粉的教训/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6)河北、山西等省先后发生卖血和输血导致感染/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5)河南省血祸殃及全国/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4)最初发现艾滋病疫情并“报警”的人/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3)“血液经济”的始作俑者是何许人/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2)“血液经济”最大的获利者和受害者 /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1)/陈秉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