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6)河北、山西等省先后发生卖血和输血导致感染/陈秉中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8日 转载)
-《尘封的抗争与呐喊》续篇

    【本文作者:陈秉中,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局级干部
     爱知行研究所发布】 (博讯 boxun.com)
六、河北、山西等省也先后发生了卖血和输血导致艾滋病感染的严重事件

    据《健康报》报道, 2002年12月,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表示,“我国1995年前后因不规范和非法采供血活动造成的艾滋病传播,涉及全国2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重点农村供血浆人员的感染率一般为10%~20%,最高达60%。目前发病和死亡病例已相继出现,给当地人民的生产生活和社会安定造成了不良影响。”
    另据新华社报道,2005年 1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部长高强透露,国内通过采供血渠道,包括供血人员和血友病人员,共有7万人感染了艾滋病。
    上述这些被感染艾滋病毒的患者,一是非法卖血时被感染,二是在医院输血时被感染。

1、 邢台市因输血感染艾滋病者达200余人
    河南省大多数农村艾滋病人有共同的特点是卖血时被感染,但河北省邢台市众多的艾滋病人却有着别样特点,他们是到医院看病,输血时感染艾滋病毒的。
    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河北省邢台市的艾滋病毒感染者陆续浮出水面。据有关部门统计,邢台市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者就达200余人。
    当时邢台市各市县医院私自采血十分普遍。邢台市中心血站宣传科科长李黔冀说,“遇到手术用血时,医院通常让患者自己去找血或向血头买血,医院只负责化验血型,其他一概不管。”
    邢台市中心血站工作人员把1995年9月至1997年1月,擅自从山西省南部地区买来的血液,称之为“山西血”。
    “血液运输本应有良好的冷藏绝热条件和有防震软垫,可是当时从山西运血用的只是一个薄薄的白铁皮箱子,没有任何保温减震措施,就这样一路颠簸十余小时,运到邢台有时候血都变绿了,患者输血的时候输不进去,护士只好用手挤。” 资料显示,从1995年9月20日至1997年1月10日,该市中心血站擅自购血共16759袋。
    据了解,当年河北省一些地方也把采供血机构作为盈利创收的“第三产业”,出现了“建血站、采浆站热”,医院、卫生防疫站、卫生院、甚至乡政府以及个人都在建。当年该省共有22个血站,其中3个没有手续,5个问题较多;14个采浆点,只有1个获批;10个采血点全部无批准手续;自采自供的医院血库132个,也只有1个经过批准。当年的河北省副省长杨迁曾经于1995年4月8日开门见山地做了上述这样的讲话,痛批这一违规行为。
    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王克勤进村入户,先后访问了10名患艾滋病的儿童(他们被人们称作“艾滋儿童”),亲眼见到持有河北省艾滋病监测中心艾滋病毒呈阳性报告的8名儿童。
    “生不如死!”这不仅仅是当地艾滋儿童甜甜( 化名) 的爸爸张记录的感叹,更是记者访问过的许多艾滋病患者家庭的感叹。
    接受王克勤采访中的几乎所有的艾滋病感染者及其家人都认为,是医院“害”了他们,是医院为他们输了有病毒的血液造成了惨剧。
    艾滋病患者及家属对王克勤说,“邢台的艾滋病十有八九是输血造成的”。被推上被告席的邢台当地医院有:康泰医院、显德汪煤矿职工医院、邢台市人民医院、邢台市第二医院。
    从血站拿一袋400毫升血液,得给血站460元,医院在此基础上加30元左右的血型化验费。如果是自采血,医院只支付给卖血者180元左右,其余的费用由医院分割。有的医院给卖血者支付的比这个更少。因此,每袋血医院会有约300元收入。
     “好闺女,你过来,以后娘无法给你梳头了!你爹给你梳不好,娘给你把头发剪了吧!”
    8岁的小女孩甜甜( 化名) 的妈妈是在34岁生日那天死去的,死于艾滋病并发症。正在村小学三年级读书的甜甜,也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毒。
     “造成如此严重的人为伤害事故,完全是由康泰医院在采血、输血过程中不经检验、违规采血造成的。它使我的妻子和女儿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无情地剥夺了她们的生存权,使我原本和睦幸福的家,变得支离破碎,而我本人也面临着被感染的可能,每天生活在生与死的恐怖之中。”
    埋葬了妻子后,这个曾经在老山前线荣立过集体二等功的工程兵,首先失去了在附近选矿厂的工作。“我再解释都没有用,他们也在怀疑我,谁也不愿意与我在一起工作。每月打工所挣的800元钱,本来是家里最核心的收入来源,现在一分钱的来头都没有了,连孩子上学的学杂费都是卖了粮食才交上的。”
     张记录说,他相信国家的法律会给我们一个公道,只是他现在没有任何能力打官司,“他们有权有势,我一个贫困的庄稼汉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在河北邢台,艾滋儿童并非甜甜一人。
    雪雪( 化名) ,女,8岁,一年级,母亲因艾滋病死亡。
    山山( 化名) ,男,9岁,三年级,母亲因艾滋病死亡。 之后,全家检查,结果是山山和他爸爸均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丹丹( 化名) ,女,8岁,一年级,母亲因艾滋病死亡,父亲为艾滋病毒感染者。
    丹丹的母亲是2004年农历6月3日去世的。
    浩浩( 化名) ,男,6岁,父母均是艾滋病毒感染者。
    楠楠( 化名) ,女,8岁,二年级,母亲因艾滋病死亡。
    佳佳( 化名) ,女,8岁,三年级,母亲因艾滋病死亡。
    以上仅仅是记者连续三次在邢台访问到的艾滋儿童,长期为邢台的艾滋病患者奔走和提供救助的邢台市中心血站工作人员李黔冀对记者说:“在邢台,已经发现的艾滋儿童至少有20多人,艾滋病毒感染者至少有200多人。
    记者累计访问到艾滋病人及感染者总共34人,其中已有14人死亡,许多死者的坟墓上依然培着新土。

2、 湖北大冶一家医院近百人12年前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2009年9月,武汉市江夏区湖泗镇38岁的张凯(化名)被确诊患艾滋病。
    张凯的感染的确认很无辜,—起因于12年前一次车祸中受伤,被就近送往大冶市第二医院救治,输血感染。他的被发现很偶然,如果不是次年9月一次抽血检测时意外发现,他可能至今不知道自己患有艾滋病。
    大冶市第二医院副院长徐春阳对记者介绍,这么多病人在医院感染艾滋病,与该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向患者输入不洁血液有关。
    1990年代,该院使用的血液一部分由大冶市血站供应,质量有保证;另外一部分则由该院自行向卖血者采集,几个农民常年向他们医院供血。这几个农民中有四五人曾前往河南卖血,染上艾滋病毒回家后,继续向他们医院供血。该院医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这些内有艾滋病毒的血液输给前往该院接受手术的患者体内。1996年到1997年在该院做手术时接受过输血的患者中,80余人感染了艾滋病毒,还有人将艾滋病毒传染给妻子或孩子,总人数近百人,主要分布在这家医院所在地及其周边地区。
    据大冶市疾控部门介绍,当地的艾滋病疫情,主要是1995年前后。部分贫困农民到邻省进行有偿供血浆感染,这部分供血浆者回到当地医疗机构继续提供血源,造成部分病人因输血导致感染。

3、吉林省艾滋病毒感染者卖血长达一年半
    据《华商晨报》2005年12月报道,吉林省德惠市51岁的农妇张夕霞于11月去世,死在长春市传染病院关爱病房。
    2005年9月,张夕霞被诊断为胃溃疡前往北京治疗。北京301医院检测结果是,艾滋病毒阳性。
    同月张夕霞在医生指点下到北京地坛医院认真复查,结果亦然。
    张夕霞及其家人想到,2003年3月,张夕霞在吉林省德惠市中心医院做子宫肌瘤手术时曾输血600cc,血液是德惠市中心血站提供的。
    64岁的李海盛也是德惠市农民,也曾在德惠市人民医院住院手术,接受过医院输血。
    李海盛已死亡,当晚尸体被火化。后经长春市传染病院医生李锦证实,其死亡原因包括感染艾滋病毒这一项。
    经了解,在2003年2月到2004年7月间,先后有25名患者在他们医院输入了含有艾滋病毒的O型血液。血液来源同为一人,德惠市近郊农民宋阳。
    25名患者中,肿瘤患者、车祸伤者和宫外孕患者占到70%左右,在李海盛和张夕霞之前,已有7人死亡。
    随后检测结果是,所有受血者均被确认为艾滋病毒感染者,此外,宋阳、他的两名性伙伴以及其中一人的配偶也被确认感染艾滋病毒。
    宋阳就是血站有偿采集“队伍”中的一员,每100cc血站付款40元钱。
    宋阳说,血站需要血液时就找我,我得随叫随到。活儿多的时候,一个月要抽三四次血,每次200至400cc不等,前后卖血一年半。

4、 记者对广东省揭阳卖血部落的卧底调查
    根据法律法规,献血者献一次血要等半年后才能再次献血,职业卖血人拿一张身份证只能卖一次血,下一次卖血就要用另一张。所以卖血者需要有多张身份证才能多次卖血,使用假身份证一事买卖双方都是心照不宣。一个专办假证小店位于广东省揭阳血站大门斜对面,小店最重要的“业务”就是帮卖血人办假身份证。
    有的卖血者三天两头卖血,所以打工干什么活都没劲。“还是卖血好,胳膊一伸,血一抽,钱就来了,爽得很!”
     在揭阳,由于这些所谓的献血者每次献血都能从血站或血头那里拿到不少于200元的“献血费”,于是他们乐意听从血头的“调遣”,隔三岔五就奔赴附近血站卖血。
    一个“血奴”自白道,“服药催血一个月最多能卖16次血”。 有的人9个月卖血50余次。
    “血奴”们说,他们经常要靠超量服用硫酸亚铁等药物“产血”。这类药主要是补血补铁的,比如硫酸亚铁、复方肝浸片、维生素B12、利尿片等。专家说,该药有很大的副作用,对人身有伤害,不能超量服用。“虽有说明书,但我们还是超量服用,为的是多产血。”
    职业卖血人都不愿讲他们的职业身份,而且有很强的自卑情结。据了解,职业卖血部落“辉煌”时有1000多人,当地职业卖血部落大本营也经历了数次变迁。
    卖血部落具有“老资格”的一位“酒鬼”说,最先卖血部落是在广东省韶关扎根,但大约存在了三四年之后,遭遇当地政府的取缔又辗转到广东省茂名。在茂名呆了一年多,发现广东省惠州的血好卖,因此大家又在“血头”的带领下转战到了惠州。在这个时候,一部分分支到了广州和广东省肇庆。最后才来到揭阳,历经五次易地,在这里扎下了根。有的大血头月收入数万,有房有车。 卖血者则成了卖血机器。

5、 山西省运城市的情况
    据《三晋都市报》2001年报道,记者于当年10月就此事采访了运城市卫生防疫站性病艾滋病防治科的工作人员。据介绍,当年7月以前发现的艾滋病毒感染者绝大多数是农民,都是在诊治别的疾病时因为血样检验艾滋病毒阳性而被发现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县里农民一般不到医院做检查,发现的病例都是因为拔牙、发热等症状做血样化验时测出来的,各医院怀疑他们感染了艾滋病毒,就建议患者到市性病艾滋病防治科检验,检验确定为艾滋病毒感染者后立即送省有关机构复检,然后再确定是否是艾滋病毒感染者。因此,至2001年已检出的这些感染者偶然性极大,实际感染人数应远大于118例这个数字。
    据了解,艾滋病毒感染者多数来自山西省运城市的闻喜、新绛、绛县、稷山等县,感染时间集中在1998年10月《献血法》实施前,因为艾滋病毒的潜伏期较长,所以实际感染人数难以估计。那时节上述县份的农民违规卖血现象严重,一些地下血站和非法采浆站因不按标准操作规程采集血浆和不进行艾滋病毒检测,造成有偿供血浆人员交叉感染。
    1998年2 月临汾市郊的16岁男孩宋鹏飞玩耍时,不小心被剪刀扎伤,因为一直没有愈合,宋鹏飞的父母于是把他送到临汾市二院,接受腿部伤口的探查手术。临汾市二院外科医生对宋鹏飞的父亲宋希善说,“你孩子血色素只有6 克,手术前应输点血。”医生又建议说,“中心血站的血放的时间长了,要输就不如输点新鲜血。” 宋父同意了,在医生的指点下,临汾市的一个“血头”李长胜当天就领来一个青年人,之后青年人就给宋鹏飞输了300CC 血。后来因失血过多,那位青年接着又给输了1000毫升。
    宋鹏飞的父亲从闲聊中得知,青年人叫齐国华,18岁,是临汾极其贫困的大宁县无业游民,专以卖血为生。
    手术三天后,医生查觉宋鹏飞的病情未见好转,劝家属赶紧转院。在北京地坛医院化验结果表明,宋鹏飞感染上了艾滋病毒。
    得知这个信息后,宋希善和妻子张惠在北京的大街上放声痛哭。回到家后,宋家又遭遇了另一种不幸,不少亲戚宣布与他们家断绝往来。宋家从此走上了维权路。

6、 安徽省位于河南省交界地区的卖血村
    《经济半小时》记者暗访发现,在安徽六安市叶集区,有大批河南的卖血者走进了当地采血站。
    每天清晨,从河南固始县开往安徽六安市叶集区的长途汽车几乎每辆车都满载。这些人每天一早从河南到安徽去卖血。 卖血者在当地4个血站之间轮流转。
    记者在一名卖血妇女右臂上看到,至少有5个清晰可见的针眼。
      记者问:“卖一次血给多少钱?” “七八十元。”
      记者:“上次是什么时候采的血?”“上次我记不清了,反正半个月我来一次。”
      在记者的追问下,她说出实清,“一个月可能采四次吧。”
    

7、黑龙江省北安建设农场职工医院非法采供血酿悲剧
    据报道,从1997年至2002年6年间,黑龙江省北安建设农场职工医院非法采供血导致至少19人感染艾滋病。他们都是因为输血感染上艾滋病毒的,无一因不良行为导致。其中有9人是因分娩而输血感染,还有人因为外伤、出血热输血感染的。他们大部分只有30多岁,个别是母婴传播。一家感染两人者,除了这对母子,还有两对夫妻是妻子在医院生产时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最终丈夫也被感染。还有两人,不仅感染艾滋病毒,还感染了乙肝和丙肝病毒。巨大的病痛,可怕的阴影,让这些被感染者喘不过气来。
    这些人都是被当地卖血者“孙老四”夫妇感染的。当记者来到事发地时,“孙老四”夫妇已经相继病发身故。
    孙老四夫妇是外乡人,常年靠卖血为生。1997年4月在8天时间里,孙老四的妻子卖了3次血给同一个人。在医院的“导演”下,这对夫妇成为最踊跃的“献血英雄”,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
    以上事实表明,在血液环境极度恶化的情况下,管理跟不上,对造成艾滋病毒感染就等于是呼风唤雨,推波助澜。
    
    (待续 七、法国输血引发的事件和我国“非典”及河北省“毒奶粉”事件的处理是高悬之镜
    
    有关中原艾滋病暴发采访:
    [email protected]
    1-267-988-5266 (美国 万延海)

(Modified on 2010/11/2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5)河南省血祸殃及全国/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4)最初发现艾滋病疫情并“报警”的人/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3)“血液经济”的始作俑者是何许人/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2)“血液经济”最大的获利者和受害者 /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1)/陈秉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