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刚走出黑监狱的湖北女民师连呼“我不敢再上访了”(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7日 转载)
    2010年11月16日晚上,“失踪”多日的湖北省南漳县民办教师张群终于给本工作室打来了电话,她的第一句话是:“我差一点没命见不到你们了”。 张群说,她15日刚刚从一个非常偏僻、荒凉的“黑监狱”内回来。
    
    11月3日,张群从外地开会回来后,南漳县政法委、公安局、南漳县九集镇政府的官员找到她,说让她不上访了,解决她的问题,给她低保、退还她已交纳的参保金等。张群当时说:“领导既然说得这么好,我就不去了”。所谓“不去”,是指湖北省全省民师11月15日集体到北京进行上访活动。
    
    11月4日,九集镇副书记刘宏昆(音)打电话给张群,让她带上已交纳的参保金条子到政府解决问题,可张群一去后发现气氛不对,发现乡警察等多名人员在哪儿。当她第一次要求上厕所时就被人喝止,并被人跟进了厕所。当张群第二次上厕所不久,警察、政府官员们突然将其头按住,强行往车上拉。被拉上车后,张群拚命喊救命,但根本无济于事,多名男人死死按住她动弹不得。
    
    到了中午十二点,张群被带到了一个非常偏僻、荒凉的地方,仔细一看这里是一座已废弃的乡村小学,里面长满野草。到这里后,张群手机、钱等物品即被收走。张群拚命挣扎,那些人紧紧掐住她的胳膊、按住她的腿。尽管这样,张群说她有点力气后就蹦,就从屋内往外跑。就这样,张群闹了一夜,直闹精疲力竭、口吐白沫,手、脚都淤肿、青紫。张群说在这里,她多次爬窗子想跳下去,甚至想写下遗书以死了之。
    
    这之后的几天里,张群一直躺着动不了,她就这样一直被关在这里。每天除了三、四名人员轮流在一楼看守她外,南漳县政法委、南漳县公安局国保人员、九集镇政府官员们则也常在学校二楼值班打牌。官员们还说,这是给张群办“法教班”。
    
    在这个没牌子的“法教班”内,张群多次被领导们谈话,她一还嘴,那些人就说“你还嘴硬”。十多天折磨下来,张群说她已身心俱疲,心灰意冷。她连说“我不敢再要他们解决问题了”“我还要活命”“我很害怕”“我不敢再上访了”。
    
    昨天张群还透露一个消息,她有个直系亲属是南漳县公安局的一个队长,该亲属以前就对她说过:“你这样闹会吃亏的”。
    
    张群今年44岁,是湖北省南漳县九集镇江冲村四组人,1983年9月参加民办教育工作,自修专科文凭,小教一级职称,合格民办教师。2000年,南漳县一纸文件将大批民师“切”回了家,任教已达近二十年的张群就这样回到了家里,没有养老等社会保障。更令人称奇的是,张群老师在随后的上访过程中,在教育局竟意外地查到她的民师档案多年来被人冒名项替,导致她失去参加“民转公”的机会。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10-11-17
    
刚走出黑监狱的湖北女民师连呼“我不敢再上访了”

    
    左二是张群老师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全省逾千民办教师信访局前请愿抗议
  • 安徽民办教师、代课教师持续到省教育厅静坐(图)
  • 湖北省多个县市民办教师前来探访受阻记(图)
  • 四川400多民办教师参加教师节大会呼吁解决养老问题
  • 四川三台县被截访民办教师坦言“教师节很伤感”
  • 视频:黑龙江省民办教师静坐抗议生活无着落(图)
  • 安徽省数百名民办教师到省政府上访抗议(图)
  • 四川三台县民办教师再次被截访 呼吁关注老无所养
  • 四川三台县进京上访民办教师被截访强送驻京办
  • 视频:云南民办教师的苦衷
  • 十省民办代课教师集会宣告中国民办教师协会成立
  • 安徽民办教师吴国胜在省信访局展示上访艰辛(图)
  • 安徽拘留一上访民办教师代表
  • 视频:七省民办教师到国家信访局集体上访
  • 安徽省民办教师上访要求老有所养 病有所医
  • 快讯:湖北省民办教师代表聚会被警方冲击
  • 湖北随州民办教师指因“寻根节”遭监控
  • 71岁民办教师万分乞求为我申冤的求助信
  • 湖北公安县几百民办教师集体下跪县政府(图)
  • 四川三台民办教师帮学生改申诉信错字被打成反革命33年未平反(图)
  • 甘肃陇南康县民办教师的出路在哪里?!
  • 甘肃陇南康县:民办教师的出路在哪里?!
  • 不仅仅是计划生育惹的祸——有感于邵阳民办教师上访/刘建安
  • 大陆民办教师群体绝望的呼喊/刘飞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