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2010:舆论被政改,中共被绑架/柳嘉兴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4日 来稿)
     作者:柳嘉兴
    
     中国出“大师”。“大师”一发功,信众就激动,因为可以袪病强身。温家宝就是一位“大师”,他一出场,知识分子就颤抖,因为可以民主自由了。气功大师很辛苦,要做连场报告,还得摆架式,累得贼死,很低级。温“大师”很厉害,他只要说出两个字,中国就有很多知识分子发癔症,做春梦。这两个字是“政改”。今年一年“大师”说了8次,网上就抽搐了8次。据说,连CIA那边也激动起来,可劲儿地找人分析中国网民的反映。可见整个世界都抽了,抖了。不黄不暴力,但很高潮。 (博讯 boxun.com)

    
    近读海外网站刊登的张海山《解谜“温家宝现象”》一文,就真正体会到中国知识分子的“癔症”之深入,春梦之难醒到了何种程度。张文的大意,是说面对民主的浪潮,中共高层在集体的“鞭尸恐惧”驱使下,为了留条后路,于是选择温家宝作为“中共亡党后‘化身进场’的最佳人选”,也就是充当叶利钦、普京一类的人物,担当“高层的‘后事’看守人”。因为:
    
    “温家宝的亲民形象可能是中共亡党后化身进场的最佳人选。比起胡锦涛,温应该多出一份令知识分子‘敬仰’的人文色彩。有人总结,他无论吟诗言志,还是畅谈政改;无论心系普世价值,还是体认公平;无论是看望学术泰斗,还是纪念耀邦;无论与老农促膝谈心,还是面对民间疾苦黯然落泪,都展现出他不同于其他中国官僚的人文理想。称其无论就才学、胸襟、抱负,还是理想,温家宝举手投足之间,比胡锦涛更多一份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领袖风范。”
    
    “中共或许盘算在其垮台后,温家宝由于其亲民效应,很可能就如叶利钦、普京般的被推举成新任领袖,这取决于中共对反对力量是否从现在就下功夫统战。真有那样的光景,中共不至于被彻底清算。据说,普京至今都未曾表示过正式退出其原来加入的苏共组织。”
    
    张文看似对温很否定,很贬损,但 将温家宝描述成维护中共高层利益的另类“忠臣”,估计就连老温自己看了,都会有些不好意思。但老温估计会很高兴,因为这说明他谈政改达到了效果:增加了他的复杂性,越复杂,越安全。只不过,与赞温者相比,张海眼里的温家宝,多了一些晦暗不明甚至是“不清不楚”的色彩。在他看来,温虽然很有“人文理想”、“领袖风范”,但他只不过是个利益体,只是中共高层利益集团在假设的崩溃发生后,保护中共高层不至受清算,并且仍能充当变天之后,掌握民主武器以自保的合适人选。与那些自觉或不自觉的类似枪手式的、动不动就将各种道德高义涂抹在温身上的文章,张文笔下的温家宝少了一层令人心疑的画皮。
    
    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化,温身为中共最高层领导,身为“人民公仆”的当然代表,应当是谨记毛泽东的要求,共产党要“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张海山笔下的温也很有“人文理想”。但如果顺着张海山的逻辑更进一步,我们还可以发现温家宝与上述形象截然相反的矛盾之处,甚至是有些 “不干不净”。一个有“人文理想”的“人民公仆”,一个以“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要求自己的中共党员,是根本不屑于与腐败分子为伍,更不屑于担任他们腐败成果的“看守人”的。既然张海山笔下的温家宝如此清高,如此“人文理想”,何以愿意成为中国腐败集团在未来转型后的“利益保护人”?这不是与一般的人文理想相矛盾吗?如果不是自己及家族不是从现行体制中获利巨靡,他何以愿意如此冲锋陷阵,其他八个常委都贪了,然后找个不贪的温家宝,让他在未来守护他们的腐败成果?一个高尚的温,有道德的温,却天天为了最终保护他人的腐败成果而大谈政改?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要么是温也有巨大的家族利益,才有可能出于“共谋”愿意去做自己和他人的利益看守者。要么温是一个有“人文理想”的“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不屑于与其他人同流合污。这两者之间实在无法兼容。除非张海山认为一个有多重性格分裂症的人当总理很正常。
    
    事实可能是,张海山说对了一半,温有可能的确是为了能在未来民主浪潮中“化身进场”做准备,但他“化身进场”不是为了能充当别人的利益“看守者”。说句实话,他想替别人看,别人也未必愿意让他看。对于靠特权掘取民利而到手的财富,放在谁手里,谁都会对别人不放心,万一对方来个“黑吃黑”怎么办。更何况,中共高层比张海山看得清楚,网上就有评论说,温家宝服务过的前后两任总书记都下了台,他却扶摇直上,说明温向来没有跟别人共进退过。事关个人及家族利益及未来,谁也不愿意把保票打在这样一个连网民都质疑其品性的人身上。
    
    别说给别人看家护院了,温连自己的利益都无法完全确保。因为有人对他玩政改秀不满,在“敌对势力”的媒体上揭发他儿子搞私募基金新天域的事,结果舆论哗然,害得“小松子”告别了自己创始的私募 基金,跑到国企里挂职。虽然利益可能没有受到什么真正的损失,但毕竟折腾了一下小孩子,害得小松子不能直接在前线指挥私募军团攻城拔寨,多不过瘾啊。要是总理老爸有个闪失,有个狼心狗肺的代理人再趁机向国美的陈晓学习,来个鹊巢鸠占,那还不亏大了。
    
    温若要“化身进场”,看护的也仅仅是自己的利益。观察网署名旭光的文章《温家宝政改背后的故事》,就提供了这一种分析。按照旭光的说法,温根本无张海山眼里的“人文理想”,那不过是他展示给大家的一张面具,也没有做其他利益相关者利益“看守人”的打算,他只不过就是想为自己打算打算。该文以打掉“画皮”的方式,直接分析说,温言必称政改,只是为了三件事:“一,引开公众对经济社会发展注意力,掩盖过失”,“二,掩盖因弄权而激起的官场反感,弹压反对声音”,“三,掩盖家族腐败,保护家族利益”。
    
    如果我们把两人的观点放在一起,去掉那些矛盾之处,放在张海山所言未来清算发生的背景下,我们基本上可以得到这样一幅画面:摆在温家宝面前的,只 有一条路,保证清算不发生自己身上的最好办法,是让愤怒的民众去清算他人。就像一个急于摆脱警察追赶的小偷,最好的办法贼喊捉贼地指责别人是小偷,才能引起路人的混乱,自己借机脱身。
    
    现实中也为这种分析提供了某种印证:温越是谈政改,越表现出自己的无奈,温的民主形象越清晰,包括胡锦涛在内的其他8个常委的面目在民众看来就越保守,越腐败,甚至越反动,甚至连早已退位的江泽民,也一并被“保守”、“反动”、“反潮流”了。人们浑然忘了当年他搞那个劳什子的“三个代表”,中共一帮左爷们前赴后继地大骂了。那时的江泽民,可是改革得很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虽不能像旭光那样肯定温的动机,但只要我们统观一下温的独舞,还是不能轻易就否定了旭光说法的原因。
    
    温的舞台是专制,台词是政改,他的独舞很优美,也很感人。比如借助于历史情愫,用纪念胡耀邦来提醒人们“他的言传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虽然多少有些自我表扬,在中国政治的语境下,也多少有些拿死人贴金的嫌疑,但仍不失为“有情有义”。但他一篇小文,就将胡耀邦、赵紫阳两个中共民主人物,叠加到自己身上,却引来了大家的质疑。要知道,耀邦之死是当年八九风波的导火索,赵紫阳是八九事件的悲剧结尾。如果真从党和国家的利益分析,作为中国政治核心人物,温此举的确给人以弄险点火的感觉。
    
    接着,温八谈政改,也有相当评论认为其放“空炮”,试图一举“奠定自己‘民主改革派’的形象”。就算本意有心政改,但结果只能是放空炮,那也是有代价的,即把中共现实的政治空间进一步压缩。推特上就有网友评论道:温其实是在绑架政改,其结果有可能是把中共搭进去。
    
    现在中共高层内部迫于压力纷纷表态就说明这种压力之空前,到了让高层紧张不已的程度。先是胡锦涛推迟深圳纪念活动并在出席后对政改只字不提,接着吴邦国等人发表文章,强调“决不搞西方那一套”。这与其说是对中共政改立场的强调,不如说是吴本人的政治表态,他们主要是想表达与温划清界线。这里也有一个现象,其他常委们,如吴邦国、贾庆林等人,他们越是强调“不搞西方那一套”,就越把温的形象衬托得高大无比。他们之间的互为否定,无意间制造出了温家宝的民主神话。
    
    很难把温及其其他高层截然相反的做法和言论,看成是什么“政治双簧”。因为这样 的“双簧”十分拙劣,很容易搞乱人心,搞乱党心,搞乱军心了,与中共一直努力的“稳定”背道而驰。中共高层能玩这种“双簧”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中国的老百姓的确生活得太好了,自由民主地不得了,都很开心地看政治人物的吵架,都生活幸福的懒得理政治人物的瞎折腾了。
    
    中共高层的智慧显然不是张海山类文人的纸上推演,近日《人民日报》郑青原的文章,对温家宝空谈政改造成的“麻烦”的回应,强调“政治体制改革决不能脱离实际、超越阶段,更不能华而不实、空喊口号”的说辞,其实已经回答了张海山的猜测:在中共高层看来,温的所有政改言论,当然是在料理后事,只是温料理的,不是中共及其高层的后事,而仅仅是个人及家庭的后事。所以高层对这种将事关党国前途的大事拿来为个人身家性命背书、置党国利益于不顾的行为,很不感冒,也很恼火。温“华而不实、空喊口号”地大谈政改,树立自己的民主形象,却是将整个共产党绑架了进去。所以中共高层要“正本清源”,不让整个共产党当个人形象的陪葬品。
    
    对于胡锦涛而言,这当然不能答应,因为这将折损共产党的元气。对于整个中国,除了一些不明就里天真烂漫的知识分子,尤其是以崔卫平为代表的知识女性追星般的呼应外,大多数或沉默,或质疑,因为不明就里地贸然行事,将断送民族复兴的前程。中国的政治改革,是事关民族兴亡的一件大事,也正因为它如此重要,牵一步而动全身,所以无论是中共,还是中国各界,大多都希望能在一种较为稳妥的情况下推进。
    
    有人猜测“郑青原”代表了政治局。但不管如何,人民日报的这次反应非同小可,一定是来自最高层的指示。中共高层迫于形势,与温“划清界线”,这种变化说明旭光的说法可能更接近真相。现在某些人所做的一切,只是用政改来点燃全社会的激情之火,政改是柴,全社会燃起激情之火是他的目的。谈政改是只是为了火中取栗,其中最基本的一栗,即是其家族利益。因为这把火烧得越大,他越安全,他的家族也就越安全。
    
    上述分析,可能有很多人不以为然。但判定的标准只有一个:温家宝8谈政改,除了一些名词,一直没有正面阐明他的具体主张。这是他最令人起疑的地方。如果他真心推动政改,那么他就应当阐明自己的主张,让全社会的公众来讨论。
    
    如果拿不出具体的政改主张,但的确有政改之“人文理想”,那么很简单,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就从自身做起,先把外界频烦质疑的其家族腐败问题说清楚--你说不清政改,但你家里有没有贪腐 ,有没有以权谋私,总能说得清楚吧。
    
    说清楚自己的家底,不管你有没有贪腐,就算有,温家宝也会成为古今第一人:仅仅自曝家丑的勇气,就足以让人世代敬佩。就连那些批温的人物,想必也会对温大家赞赏。
    
    但他没有。这就不能怪别人说他是在拿政治改革这个事关中华民族兴亡的最大公器在舞蹈,仅仅是为了开脱责任,掩盖家族腐败。
    
    至于有左派人物,拿温家宝谈政改与希特勒当年搞的“国会纵火案”相比,则完全是左派的神经过敏。“国会纵火案”是德国纳粹党策划的焚烧柏林国会大厦,借以陷害德国共产党和其他进步力量的阴谋事件。希特勒通过此次事件成功解散德国共产党。温这个小计小谋是有提,但还没有胆大到“放火”的程度,顶多是点点小火罢了。因为火大了,连他自己也烧了,岂不是损人不利己--白开心嘛。
    
    虽然政改有各种可能,有多种选项,但断不能仅凭某些高层人物不着边际,没有具体政改路径的做秀,我们就燃起我们的激情。政改的确是需要激情的,但只有激情是实现不了政改的,甚至可能会断送政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判赵连海因愤怒:政协委员香港登整版广告 怒吼谁不政改谁下台
  • 法广:巴黎华人张说访谈 中共不可能政改(图)
  • 中国政改为什么不给力
  • 温家宝谈政改揭开新一轮路线斗争序幕
  • 《求是》反对新闻自由 政改更加不乐观
  • 驻瑞典哥德堡前总领事高锋:政改必须动员广大农民工参加
  • 洪深:凤凰台以“宫务员”讽人民日报假政改社论
  •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
  • 胡锦涛的包容性与温家宝的政改/李平
  • 港报评论﹕政改未必轻描淡写
  • 五中全会引失望:政改被一笔带过?
  • 习近平封军委副主席稳接胡锦涛, 想政改,做梦」(图)
  • 温家宝政改论激起对立势力的纠集 五中全会暗潮汹涌
  • 洪深:新京报借河南新矿难警告五中全会勿拖延政改
  • 寻找中国政改的“金钥匙”:真正放手并交还给中国民众
  • 经济观察报:何以解忧 惟有政改
  • 大陆民主维权人士通过Skpye研讨“温家宝政改谈话及刘晓波获奖后的形势”
  • 北京改革派直起反击 大幅报道温家宝谈政改
  • 各地媒体开始吹风 五中全会要提政改?
  • 梁国雄政改公听会上公然侮辱市民谩骂同僚
  • 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
  • 期待政改“华丽转身”,却闪了谁的腰/赵进斌
  • 习近平会推动政改吗?/张华
  • 车宏年:诺奖与政改
  • 全会结束,泛谈民生,未应政改/郑荣昌
  • 抓住政改的战略机遇期/林庚申
  • 胡舒立:抓住政改的战略机遇期
  • 拖延政改,用民生代替民主是在酿造更大危机/吴祚来(图)
  • 中国政改的核心是改革中国共产党/高洪明
  • 对中国政改的微茫希望/李怡
  • 国内网站透露不寻常的政改信息/郑存柱
  • 中国政改,是时候了/冯广宁
  • 迈向“二十一世纪民主”──试论中国政改优化创新超越之路/庞忠甲
  • 支持溫總!支持政改!/万沐
  • 中国政改的希望所在/姜维平
  • 宣昶玮:温家宝放言政改,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
  •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 萬沐:社會失衡 政改不能等
  • 坚决拥护政改,关键是怎么改/李昌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