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维迎:改革停滞时间越长 爆发力量越大(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3日 转载)
    
    
张维迎:改革停滞时间越长 爆发力量越大

    
       2010年9月,距金融危机时隔两年,借着一本新书——《市场的逻辑》,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重新引起中国经济学界的关注。
    
      “这是当代中国经济思想史上的一件重要事情。”与张同属一个意识形态阵营的复旦大学教授韦森如此评价。
    
      另一方面,在网络上,只要张维迎、茅于轼等一出场就开始“骂街”的网民,仍然有增无减,即便是那些曾经将张奉若上宾的一些政府高官,近年也开始有意与张维迎保持距离。
    
      张的公众形象,是中国改革取向变化的一个侧面。
    
      1992年后,张比较彻底的市场经济主张,一度成为中国最大的显学,但2003年之后,随着科学发展观等新政策思路的提出,经过2004年 “国企改革大争论”中网络民意的明显变化,尤其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张维迎几乎在一夜之间,由一个万众倾听的改革派公共知识分子,变成了一个寂寞的学院学者。
    
      但这未能改变张维迎的学术立场和主张。在被称为1929年以来最大危机的2008年危机后,面对世界各国政府的市场干预和救市政策,也包括中国政府的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张维迎顽强地坚持批判立场。
    
      即便包括格林斯潘等大佬,在这场危机后都对市场本身的缺陷提出了批评,但张维迎坚持认为市场几乎是完美的:“没有弄清原因,就请求政府干预”,“在许多情况下,政府干预越多,问题越大;问题越大,对政府的需求就越多,结果会陷入恶性循环”。
    
      针对中国很多人认为引入市场机制会导致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说法,张认为恰恰相反,导致收入分配拉大的主要原因不是市场的扩展,而是政府强势地参与了市场,越来越多地操控市场和统御市场运行,根本没有及时退出市场。
    
      张维迎说:“财政支出占GDP比重越高的地方,收入差距就越大。市场越开放,政府干预越少的地方,收入差距越小。”——虽然这些论断与北欧的实践有悖,但张坚持认为,市场经济太容易让人们产生误解,所以需要有人去捍卫它。“一个真正的经济学家,一定是市场经济的坚定捍卫者。”
    
      尽管对眼下发生的一切,张维迎感到焦躁。“我很担心,我很担心”。一谈到中央政府的宏观调控和经济刺激政策,他急迫地说。但对中国未来数十年经济增长的前景他依然乐观,并预计21世纪将是亚洲的世纪或言“中国世纪”。
    
      更多地让企业家发挥作用
    
      南方周末:我将你的书读完,总体感觉浅显易懂,有点类似于市场经济学常识的普及读物。我留意您在书中提到,中国未来的发展取决于我们信什么不信什么,是不是可以解释一下,您现在推出这本书的用意?
    
      张维迎:影响人类发展的都是思想,都是我们的理念。信什么不信什么,在这个时候,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怎么判断市场,看待市场经济,全世界都变成一个问题,对美国这些国家,问题可能不会很大,是因为制度已经相当的稳固,但是中国属于变革期间,变革期间你可以摇摆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改革开放都30年了,现在却对市场经济本身产生了怀疑,政府控制越来越多,国有企业越做越大。如果中国企业家潜能无法发挥,中国可能就会停滞不前。
    
      如果能够充分理解市场经济,理解它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坚定不移地改革,包括缩小政府控制资源的范围,减少国有企业的规模,更多地让企业家发挥作用的话,中国经济未来的活力,我觉得仍然是很强的。
    
      南方周末:对民营企业未来的发展您持什么态度,乐不乐观?
    
      张维迎:总体比较乐观,我们还是相信,经济有一种自身的规律,国有企业到最后,把国家的资源慢慢消耗差不多了,就很难得到支撑。中国目前国有企业控制上游,上游有垄断的企业链,继续下游的价值,如果这样讲,民营企业发展不好了,国有企业也会生存不下去。
    
      这种情况这几年越来越严重。
    
      我另外有一个预测,未来中国社会福利支出口子很大,用不了多少年,亏空就会很大,谁来弥补这个亏空?只好变卖国有企业。
    
      南方周末:这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有一些经济学家预测,2012年将是再次国退民进的开始?
    
      张维迎:我不敢肯定这个,这个有两个因素,一个是政治体制本身,政府本身的态度,第二是客观上经济的变化,好比1992年之后,为什么国退民进发展那么快,因为国有企业支撑不下去,大家都亏损,亏损超过盈利,后来民营企业的发展,外资的发展,经济环境好了,国有企业才又开始反扑了。
    
      南方周末:您的意思是说以国有经济为主导的增长方式,是无法可持续的?
    
      张维迎:真正支撑我们国家增长的不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进一步民营化,中国经济就会增长得很快,如果现在民营企业国有化了,经济就会停滞。
    
      改革处在停滞期,在积蓄一种力量
    
      南方周末:这也正如您书中的归纳,改革的步伐总是会走两步,退一步?
    
      张维迎:这个有好多原因,人的认识有限,我们很无知,往哪走,只能在试探的过程中进行拓展;另外中国政治体制的格局,改革当中不同的力量,保守的力量在消减,一改革肯定会出点问题,保守的力量声音就更大了,这个时候可能就往后退,退了以后问题更大了,改革的力量又开始积聚。
    
      南方周末:现在正是这样?如同1989年到1992年的这个价格双轨改革,也经历过同样的阶段?
    
      张维迎:目前属于停滞期,也可以理解在积蓄一种力量,可能下一步又有一个高潮。现在中国改革从操作上讲,比原来要容易得多。过去国企很难民营化,但未来就要简单得多,转让股份就可以了。中国的国有大钢铁企业、石油企业,股份都可以变卖转让民间。
    
      但这两年不要想有大变动。我们改革30年,时常会有一段时间的间歇期。某种意义上说,停滞的时间越长,爆发的力量越大。
    
      南方周末:您不担心会像俄罗斯那样市场化之后又出现国有化的反复吗?前车之鉴也很多,人类也是很善忘的。
    
      张维迎:我相信中国由于整体市场的力量,包括外资,民营企业的力量还是分散化越来越大。市场越来越开放,开放对中国的改革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开放中国改革不可能成功,好几次改革面临夭折的时候,都靠开放来挽救。
    
      南方周末:通过外力倒逼。
    
      张维迎:总体来讲,现在还有一个好处,意识形态的这种力量相对变弱,而利益集团更强了。改革早期,意识问题的阻力更大,现在是利益主体的阻力更大。现在好多私利,都包装成国家利益。
    
      南方周末:现在改革的阻力和以前相比,意识形态和利益集团这两种阻力哪种更大?
    
      张维迎:我觉得可能利益集团的阻力更大一些。
    
      南方周末:与1990年代初相比,那时困难更大一点,还是现在难度更大了?
    
      张维迎:从一个角度看难度更大了,但另一方面也有有利的地方。1980年代的改革,下层的力量很弱,但现在有了市场之后,民间的、外资的力量不断增强,不断地去动摇旧的体制,跟那时候不同。
    
      但也得看到,任何一个变革不要想着短期可以完成。好多坚持市场经济的经济学家都比较长寿,他们相信有一种自发的力量和自然的规律,你就不要被短期的东西所控制。这也是我过去在国家体改委的时候,慢慢悟出来的道理。
    
      南方周末:您在文章也说到在大萧条的时候,凯恩斯和哈耶克走了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径,一个慢慢成为政府的坐上宾,一个就逐渐被边缘化,变得很寂寞,到若干年之后,真理原来是在他这一方,有的时候要选择一条很寂寞的道路。
    
      张维迎:思想的竞争是长期的,不是短期能看出来。最强的例子是孔子的儒家,几百年后才被承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维迎:未来30年主要重点是政治体制改革
  • 名校深陷培训门 中间商揭张维迎授课1天报酬8万(图)
  • 张维迎:改革初期没想到腐败会如此严重
  • 北师大珠海校长破解莫干山会议“罗生门”:张维迎投机贪功?
  • 张维迎的“精英”资格认证质疑
  • 市场的逻辑全球气候异常/张维迎
  • 张维迎的霸道与大学生的无奈
  • 张维迎:未来30年应转向县镇体制改革
  • 李强:驳张维迎
  • 李强:驳张维迎“劳动合同法损害的是工人阶级”缪论
  • 不懂行的经济学家张维迎/余斌
  • 我的榜样茅于轼先生/张维迎
  • 顾准儿子高梁等挑战张维迎
  • 张维迎是争夺双轨制价格改革发明权的始作俑者
  • 张维迎遭遇光华教职工堡集体反抗/何必
  • 陈永苗:给张维迎颁发诺贝尔疯子奖
  • 邹恒甫:张维迎撒谎欺骗的耻辱历史和现实
  • 叶檀:邹恒甫张维迎之争本质是什么?
  • “张维迎现象”和“主流”的危机(原稿)/袁剑
  • 张维迎:高学费对穷人有好处
  • 张维迎的“精英”资格认证质疑/黎阳
  • 张维迎教授“理性思考”的破绽/冼岩
  • 张维迎:理性思考中国改革
  • 眉批派:文化名人评点张维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