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门峡库区60万移民发表公开信要求撤销对谢朝平的取保候审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三门峡库区移民代表
    
     强烈要求撤销对谢朝平同志的取保候审 (博讯 boxun.com)

     ——三门峡库区60万移民致渭南市委和市政府的公开信
    
    中共渭南市委并市人民政府:
    
     今年8月19日,渭南公安闯入北京,以所渭“嫌涉非法经营”为由,将《方圆法制》杂志原记者、《大迁徙》一书的作者谢朝平同志非法拘捕关押于临渭区看守所。此后,“渭南书案”丑闻震撼国内外,社会各界把“渭南书案”称为中国现代的焚书坑儒和文字狱,成千上万家媒体争相报道和抨击渭南公安制造的这起建国以来最大的严重侵犯记者、作家正当写作权利的恶性事件。在举国上下的一片谴责声中,渭南的对外形象一落千丈,跌入历史的低谷,世人把渭南看成是恐怖、愚昧、野蛮、刁横的代名词,特别是当谢朝平在看守所遭受虐待和迫害的惨景曝光后,渭南公安在人们眼里更成了无耻的恶棍、家丁与打手。这真是渭南政法队伍的悲哀和三秦大地的耻辱。
    
     渭南公安追诉谢朝平“非法经营罪”实在荒唐可笑。《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5条对非法经营罪的解释是:“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本罪行为人在主观上需有故意,具有谋取非法利润之目的。对照上述法律条文,请问谢朝平搞的是哪门子非法经营呢?我们姑且不谈其“非法”与否,单就“经营”二字而言,渭南公安也属无稽之谈。众所周知,谢朝平同志在《火花》杂志社下发红头文件同意以增刊形式出版《大迁徙》的情况下自费印书捐赠移民,而从来就没有销售过一本书,没有收过一分钱,更没有赢利过一文钱,其行为和目的完全是出于关心移民、同情移民的一种义举,这与经营有何相干?有何关联?试想世上哪有只做赠与、不计收费的赔本经营呢?!按照渭南公安的说法,那么,全国人民给汶川、玉树等灾区的灾民捐款赠物也属于经营吗?渭南公安也应该把全国人民都抓起来吗?如果把谢朝平赠书义举定为“非法经营罪”,那么必然会使全国之众人心惶惶,深感自畏。渭南公安之说乃古今中外也没有的、睁眼说瞎话的奇谈怪论!谢朝平向移民赠书既然与“经营”无涉,何谈“非法”!根本没有经营行为,何来“非法经营”之罪呢!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渭南公安曾经向某媒体负责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每一寸土地上发生的事情,我们都有权管。”渭南公安真是老天为大他为二,穿个警服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试问渭南公安有什么资格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每一寸土地上发生的事情呢?是谁授予他们这么大的权利?是国家宪法,是国家主席,还是全国人大?渭南公安真是狂妄至极,简直比日本鬼子还霸气,日本鬼子当年叫嚣中华大地是他们的共荣圈,侵略的铁蹄踏遍我半壁河山,如今又叫嚷中国的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而现在渭南公安也宣称全中国都是他们的管区,这与日本人的霸权本性有何两样与不同?!这些警察的胃口太大了,也许某一天,他们还想主宰全世界。令人不解的是,渭南公安咋会从日本人那里学到一些横行霸道的坏作风。
    
     我们知道的情况是:谢朝平曾与移民代表马连保、董生鑫等人有过“让移民代表筹凑印刷费,书印好后赠送给移民”的协商意见。事实上,后来,谢朝平和所有当事人不但没有在移民处收过一分钱,相反,谢朝平还为写书、印书及运书花了他自己15万元钱。移民代表当初曾同意给谢筹凑印书费用,也因公安收书而无法进行。要说有“罪”,“罪”在我们移民,当初,是我们恳求谢朝平为我们移民写书的,否则怎么会有《大迁徙》的问世呢?也怎么会有谢朝平被渭南公安的栽赃陷害呢?所以我们移民才真正是渭南公安应该缉拿的“罪犯”!为此,我们想给渭南公安提个建议:请你们尽快建造一个大型监狱,像报复谢朝平那样,把我们陕西三门峡库区的60万移民也都全部关起来吧!
    
     9月17日,在全国舆论的强大压力和有关部门的干预下,渭南公安不得不把谢朝平予以释放。可是,他们为了好下台阶,在检察机关已作出“证据不足,不予批捕”的情况下,非但不撤销此案,反而强行给谢朝平办了“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以图在今后有机会继续对其进行制裁。渭南公安迫害文人墨客比秦始皇还凶恶、比清政府还狠毒、比日本鬼子还野蛮!真是张扬跋扈,为所欲为,欺人太甚,忒缺德了!实在教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举世闻名的三门峡水库是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新中国第一项大工程,刘少奇、周恩来、朱德、董必武、陈云、邓小平、习仲勋等诸多领导人曾亲临水库大坝工地视察并参加义务劳动,这足以说明该工程在当时的重要地位。为了以实际行动支援这项重点工程建设,我们三门峡库区数十万群众响应中央“迁一家,保千家”的伟大号召,积极报名加入了声势浩大、轰轰烈烈的移民队伍。此后,我们移民几代人都为这项工程作出了巨大奉献并付出了惨痛代价,有的甚至被政府迁移8次之多,其中所遭受的困苦无以言表,当时有人形容说“几十万移民泪流成河”。因此,人们把我们三门峡库区移民称为对国家水利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的功臣。
    
     不管怎么说,三门峡水库以及三门峡水库移民堪称共和国的一个重大事件,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亦是新中国发展史的一个重要内容,理当将其载入史册和史书。可是在过去由于种种原因,记述三门峡水库及水库移民的书籍较少,这也是我们移民的一大心患和遗憾。因为,半个世纪的搬迁折腾和悲壮历程对于移民来说的确是刻骨铭心的,是值得记载传世的,最起码是应该让我们移民的子孙后代知道的。试想,政府都能让人写地方志、写工作总结,难道我们就不能请人帮我们写本移民史书?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再说,我们移民50多年来的屡屡迁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和不朽的事实,过去曾有媒体报道过,今后肯定还会有记者、作家及移民的后代要写这段历史,要传这个事实,要记述那些波澜壮阔、艰难曲折和催人泪下的故事,谁想封住悠悠之口,岂不是妄想封住滔滔直泻的黄河巨流吗?
    
     可以说,在写书赠书之事上,谢朝平同志对我们移民恩重如山,我们应当知恩图报。由此,我们也与他情同手足,唇齿相依。谢朝平同志因为给移民写书赠书,而遭到渭南公安的非法制裁并在看守所受尽折磨和虐待。所以谢朝平的灾难也是我们的灾难,公安对谢的制裁,也就是对我们移民的制裁。对于渭南公安违法执法、滥用公权、残酷迫害谢朝平的暴行,广大移民愤慨不已,心中难平,我们全体移民把解救谢朝平视为己任,责无旁贷,坚决挺身而出,绝不袖手旁观,且会不惜一切代价。现在时值冬闲季节,上访也是我们移民的熟戏,为了主持正义,昭雪冤案,切实维护法律的尊严,我们代表全市60万移民,特向渭南市委和市政府呈书请愿:强烈要求渭南市临渭公安分局立即撤销对谢朝平同志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还其应有的人身自由。否则,我们移民群众将成群结队赴省、赴京上访,甚至长期为之奔波,为之呼喊,不解除对谢朝平的取保候审誓不罢休!我们不相信,在偌大的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在现代文明的社会主义中国,在大讲法制且实行法治的中国,难道就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
    
     《宋史•杨昭俭传》中有句名言:“衔冤者固当昭雪,为蠹者难免放流。”古人尚且如此告诫,难道在我们当今这个现代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度里,岂能忍心出现象谢朝平这样一个无辜受害的冤案吗?但愿通过维护法律的尊严,使谢朝平同志早日得到昭雪,拔出苦海,同时遏制迫害作家事件今后在渭南、在陕西、在全国其他地区的继续发生。
    
     渭南公安以言治罪,丧心病狂地制造中国现代焚书坑儒和文字狱事件,残酷迫害谢朝平同志,这是对法律的践踏和亵渎!对此,我们保留向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和监察部投书举报的权利,保留向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诉讼的权利,并保留邀请众多媒体进行新闻舆论监督的权利。
    
     今年8月,我们的移民代表董生鑫曾给渭南市政府呈送了一份《申辩书》,希望不要使渭南成为中国和世界的舆论焦点,但渭南的有关领导自以为是,不但不考虑我们移民的意见,反而还变本加厉到北京抓谢朝平。如今,渭南的行为已遭到举国讨伐,数千名教授、学者、记者和其他人士为言论自由、为谢朝平冤案上书中央,已使中央高层对渭南的做法极其反感和厌恶。因此,请有关领导在谢朝平问题上不要再给中央添麻烦、惹烦恼了,这对渭南没有任何好处!应该明智一点,早给谢朝平撤销“取保候审”,使渭南早安宁!
    
     最后,我们想忠告渭南公安和地方政府的父母官:请你们在谢朝平的问题上,不要人为地制造不和谐、不稳定和不愉快的局面,不要故意地成为60万移民的对立面,要顺从民意,积德行善,客观公正,依法办事。否则,天理不容,情理不容,法理也不容,我们这些冤情深重的移民就是做了鬼,也要去找你们算账、论理和讨取公道的!!
    
     陕西三门峡库区及原安置区60万移民的代表:
     吴宏昌、张绪祥、王卫平、刘川民、张应龙、梁兴旺、刘怀荣、王木昌、张冬至、吴宽学、骆绪民、赵根喜、张吉胜、杨少锋、马长林、党敬才、常好贤、李玩月、董拴民、吴建峰、王小刚、吴鹏稳、李景连、袁建斌、赵西京、杨战娃、张志宽、吴建虎、赵智民、刘一民、田华朝、王渭南、赵增亮、张鸿义、王发荣、董生鑫、冯志宏、陈思忠、程本娃、张吉胜、田春勤、张秀映、赵智民、张亚莉、张三民、刘荣国、曹双鱼、马连宝、王天水、宋道元、陈孝忠、张富坤、赵德龙、李孝玉、刘桂芬、夏福庆、刘朝明、贾德德、王根仓、程振海、郗新继、王春明、张战省、聂小二、郗继祖、刘新虎、李康治、郭志智、党军臣、赵天荣、王满池、杨太华、赵八斤、张录锁、刘刚太、庾安桥、戚忠德、常双彦、王世民、朱金定、郗继租、张展学、吴建卫、韩世巧、谢桂妮、高东歌、王麦守、李长春、张战学、朱胜祥、柳德身、曹战斌、王志存、窦天成、李章成、安文茂、何化利、姜万民、刘军喜、史兴运、周喜照、李德武、田施恩、高 峰、雷向斗、刘创民、侯建斌、李文良
    
     二0一0年十一月十一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渭南作家谢朝平坐牢记(图)
  • “渭南书案”促新闻立法,《大迁徙》呼唤言论自由--北京四十多位老中青知识人,为谢朝平归来举行餐叙(图)
  • 强烈要求开放报禁 保护言论出版自由--辛子陵在欢迎谢朝平被释回京座谈会上的讲话
  • 谢朝平:在渭南梦魇的30个日子
  • 渭南作家谢朝平:我变得脆弱,想到老婆就哭(图)
  • 对话渭南作家谢朝平:打死我也不会向他们低头(图)
  • 律师就谢朝平遭渭南警方刑拘事件再提10点质疑(图)
  • 作家谢朝平涉嫌非法经营证据不足不予批捕
  • 《大迁移》作者谢朝平渭南刑拘期间曾被频繁问话
  • 渭南检方拒绝批捕谢朝平 称证据不足已取保候审
  • 陕西警方提请批捕谢朝平 检察院尚未决定
  • 昝爱宗:强烈抗议陕西渭南警方非法抓捕作家谢朝平
  • 被陕西渭南警方抓走的谢朝平是哪门子的“非法经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