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访民余方水被政府打残上访遭拘留(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1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蒋正义报道)本网信息员应邀与重庆市綦江县石角镇访民余方水见面,听其本人讲述了他因个人工作上的问题和已出嫁的女儿没参加妇检,遭到石角镇政府工作人员搜家、抄家、抢东西,并将其左胳膊打断、锁骨打骨折的伤害案,得不到法院公正判决而上访,却又遭政府拘留、关黑监狱和停止儿子工作的报复经过。
    
    访民余方水讲述了他上访维权的人生苦难经历,他说道:“我本人是1940年2月22日出生,没有文化,1957年11月18日被招进重庆市南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分配到南通煤矿新田湾三井当采煤工,1960年的一次下矿前领矿灯时,本人就发现矿灯一亮一熄不正常,要求更换,但被负责充电的李兆芳拒绝,由于矿灯工作不正常,在当日的工作中,一脚踩滑摔下煤眼,左脚被划破一条长口子、左肋骨骨折,矿灯被摔坏,此时煤矿人保组代树云就以我摔坏矿灯,撕烂井下风筒布、组织大批人逃跑新疆的罪名诬陷,伤未治好就遭到批斗,8月份,就由代树云亲自将我押送回老家农村。”
    
    因工伤致残后的余方水,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于是就不断申诉,直到1983年3月才得到政策落实解决,但是,在解决问题时,南桐煤矿将余方水按退职处理,每月只给40%的退休金;1960年8月至1983年3月期间的工资不安政策补发;同时,将本已在岗时的四级工工资,纠错时只按三级工工资计标退休金,且不说应享有的伤残补助。
    
    余方水上访诉求的第二个问题是:早已外嫁的女儿余远怀,被石角镇政府计生办以没有参加妇检为由,于1994年10月24日半夜3时许,石角镇政府计划生育组一行16日敲开余方水房门,这一伙人强行进屋到处搜查,当未搜到余远怀本人后,这伙人就开始强拿余方水的电饭煲和电风扇等财物,余方水就阻拦,这时镇政府的计生工作人员周清海、王光艮两人就扭住余的双手拖到厅屋后,将余猛推倒在地,余当时就感到胳膊疼痛难忍,后经石角镇医院转到三江二院和綦江县人民医院检查治疗,检查结果是锁骨骨折、左胳膊骨折,事后,石角镇政府只以困难补助为名,给付500元钱。
    
    受此无辜伤害的余方水,气愤难忍,在多次找政府上访解决无果下,于2004年将石角镇政府诉讼到綦江县人民法院,而綦江县人民法院,非法更改余方水的诉案性质,将其行政诉讼案篡改为民事案审理,并且以超诉讼时效和已赔偿500元为由,枉法作出(2006)綦民初字第55号民事判决书,其后,余方水不服,提出上诉,经二审终审。都以一审判决正确为由,驳回余的诉求。
    
    被逼无奈的余方水只好背起背包,到北京不断上访,更引起地方政府的痛恨和无情打压报复,不仅对余方水非法拘留、关黑监狱,而且还以上访为由,在2008年10月28日,政府停止余方水儿子余远河的工作,逼其儿子给余方水施压,不准继续上访申诉。
    
    硬骨铮铮的70多岁老人余方水,深有感概的说:“我这一生都是耗在了追求公道的上访路上,我本人受到的伤害是小,给我的妻子儿女也带来了无尽的苦难。特别是现在地方政府的疯狂腐败,百姓上访反映的问题得不到惩治和追究,实际上都充分反映了中央政府的执政无能问题。”
    
    重庆访民余方水被政府打残上访遭拘留
    重庆访民余方水被政府打残上访遭拘留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快讯:久敬庄关押上千人 警察摘掉警号殴打重庆访民
  • 重庆访民陈兰控告法院枉法,遭报复判刑(图)
  • 重庆访民赵秀珍因公致残上访被数次关精神病院(图)
  • 重庆访民在京问路被抓回当地拘留
  • 重庆访民金庆文被绑架回当地
  • 重庆访民李秀英在京疑被暗杀
  • 重庆访民遭暴力对待 报案不获受理(组图)(图)
  • 重庆访民上访37年无果 质疑“合法上访”
  • 重庆访民何贤光疑被截访人员打死(视频)
  • 重庆访民北京离奇命案,家属指疑点重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