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34974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富贵逼人,习近平晋升中央军委副主席内幕/昭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官场观察工作室 昭明 给博讯首发

    (前言:2007年十七大闭幕的时候,所有媒体都在讲习近平开始接班,惟有本文作者强调,只有以文职身份出任第一军委副主席才是真正的接班,其它都是虚位,此一标准始为各界所接受。现在十七届五中全会,习近平增补为军委副主席,许多人又开始大讲习近平接班论,这其中有一部分人,是为太子党接班而造势的五毛党,而另一部分人,人云亦云,并没有自己的独立判断,或者说还不够了解我们的党史。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叫副主席的历来下场都不够好,尤其是所谓的接班人。高岗、 刘少奇、林彪、华国锋、赵紫阳等等,都是很好的例子。江泽民算是烧高香,但其家族的下场远未结束。文章早已写好,压了一下,待到其他声音落定,再决定抛出,现在正是时机。)
     (博讯 boxun.com)
    “我本无心求富贵,谁知富贵逼人来。”这是隋炀帝杨广,弑父杀兄,夺得皇帝宝座(军队最高指挥权)之后,以掩盖自己对最高专制集权的主观能动欲望的名句。
    
    无独有偶,十七届四中全会,习近平未能如愿接班军委,事后江系太子党主动放风,声称是因为习近平给中央写信“称自己尚不具备承担新工作的能力和条件”。十七届五中全会,习近平如愿了,被增补为军委副主席,摆出一副的姿态“我是不要当军委副主席,只是不当不行,否则党内军内的同志们不答应,江主席不答应,曾庆红同志不答应,就连军委胡主席也不答应。”这是新时代杨广名句的翻版,是习近平欲掩盖自己对军委主席一职的主观能动欲望,其“富贵逼人”的心态由此可见一斑。
    
    为何习近平四中全会接班军委未遂,五中全会就如愿以偿?以前讲过,任何事务都是多层面的,所以此次也不例外。
    
    首先,站在党内不同政治帮派(团派、江系太子党)短期利益的层面,这是五中全会前夕,团派与江系太子党之间暂时的政治折中、妥协、交易达成的结果。即江系原则同意,(1)自十七届五中全会起,江泽民因健康原因不再过问军委事务,一切有关军委事务的裁决由军委主席胡锦涛负责;(2)十八大,胡锦涛可以再连任军委主席职务两年,两年之后再将军委主席职务移交习近平。作为对江系太子党政治让步的交换,团派胡锦涛同意五中全会增补习近平为军委副主席。这一短期政治利益交易在四中全会前未能达成,而在五中全会召开前的最后一刻才达成。所以习近平四中全会接班军委未遂,五中全会如愿以偿。
    胡锦涛的打算是,只要江泽民、曾庆红不让步,习近平就绝不可以增补军委副主席。为此,胡锦涛团派发动舆论准备攻势,在距离五中全会召开前的一段时期,透过所谓的海外媒体放风,习近平五中全会仍不入军委,并从理论上找依据,“不再设军队的‘过渡期’”,“不再是‘先军政治’的思路,而是政军同步”,“也不搞‘扶上马再送一程’的‘老人干政’式作风”,“军委主席实际上是一种‘政治使命’,并不太过需要考虑提前在军中树立威信做铺垫”。胡锦涛找这些个理论依据,无非就是想在思想上、组织上给江、曾制造压力,逼其妥协、让步,最终达成交易。
    
    第二,站在维系中共一党专制,并将专制进行到底的大局层面,习近平五中全会增补军委副主席,是暂时寻求党内团结,一致对外的要求。当今的中共所处的环境,是一个内无良将,外多敌国的时代。与中国接壤的周边国家多,所以领土、领海纠纷自然就多。因此中国历朝历代的策略就是远交近攻,即与远方的国家友好交往,拉拢腐蚀,联络感情,对邻近并有领土纠纷的国家态度强硬,敢于针锋相对。但是在北韩毫无理由地击沉南韩天安舰事件中,中共对其偏袒之,使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社会明白,中共是北韩金正日政权的后台老板,中共已然代替萨达姆政权称为新的三个邪恶轴心之一,所以对中共的态度日益强硬,放弃了先前与中共中立接触的策略。随之,日本趁美国对中共态度强硬时在钓鱼岛海域制造摩擦,试探中共底线,并与美国频繁在中国近海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威慑中共。现在面临中共的国际环境是,国家不分远近,全是敌国,所以也就无法远交近攻,而是远近一块儿攻。而反观中共军队建设,军队内的军衔职务全凭花钱买来,这样的军队怎么可以打胜仗?而恰在此时,五中全会前夕,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当年正是胡锦涛点头同意重判思想犯刘晓波11年,才造就他的诺贝尔和平奖,其党内压力可想而知。现在以美国总统奥巴马为首的西方国家元首一致要求中共释放刘晓波,而总理温家宝又在高唱政改的论调,以胡锦涛为首的团派,现在是内外交困,因此也就不得不寻求党内的暂时团结,与江派妥协、交易,增补习为军委副帅,可以暂时应付过去外部危机。
    
    第三,站在党内斗争,暗中调整力量对比,以达到彻底击垮政治对手的谋略层面看,五中全会增补习近平为军委副主席,可以很好地麻痹江派,让其产生错觉,误以为胡同意交班了,然后乘其防备思想松懈时,给与致命一击。
    
    1956年的中共,深受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秘密报告的影响,中国领导人(刘少奇、邓小平、朱德等)从最初对赫的支持声态,而后叫响“集体领导”的口号,随之批评毛的“反冒进”言论等等,尤其是党的八大的召开,刘的政治报告和邓修改党章的报告中,赞扬集体领导,反对个人崇拜,删掉了“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一切工作指针”这句话,所有这一切都使得毛主席愤怒不安。
    
    为了好好整整这些不听话的中共领导人,尤其是刘、邓(邓在八大会议期间曾叫毛去休息),1957年2月毛主席发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号召民主党派人士帮助共产党整风。毛的本意是,党的干部在思想上都被刘、邓在八大上带跑了,因此共产党若重复延安时期的内部自己整风,自己整不好,必须借助党内外力量,发动民主党派人士、知识分子,来为共产党整风。
    
    1957年初的整风运动刚开始,党外人士对党的批评非常温和,而且微不足道,因此毛主席先后三次发表讲话,号召给党提意见。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给党提的意见日益尖锐,指出的错误越来越多,最后涉及到国家领导人要由各党派轮流执政,民主党派要有自己的军队的问题,攻击的势头逐渐指向毛主席本人的统治,形成了一个时期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局势。毛没有料到民主党派人士是如此的不可靠,竟群起质疑社会主义路线,挑战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
    
    遭受重大打击的毛主席,感觉到被民主党派人士和知识分子出卖了,于是被迫回头和党内反对他的同志们(以刘、邓为首)联合起来,变号召民主党派人士对党提意见的“双百”政风策略,为“引蛇出洞,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的反右派斗争策略。毛先写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在党内高级干部中秘密传阅,向党内干部解释,让民主党派与知识分子大鸣大放,是“引蛇出洞”,是为了让“毒草”露出苗头来(人是一种具有欺骗性的动物,他会掩饰会深藏,轻易不肯露头),然后要“硬着头皮顶住”,也就是“诱敌深入”,让毒草滋长出来,成为大毒草(不然的话,刚一露头就打,他还没有完全暴露,还无法抓住要害证据,所以只能斩草但却无法除根),然后再搜集好证据,抓住要害迎头痛击,也就是“聚而歼之”,这样就可以将大毒草成片连根拔起,从新保住政权二十年。以上就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发表后所讲的阳谋。毛主席真幽默,一会儿阳谋一会儿阴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迷惑党内党外对手,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中,从而使自己利于不败之地。其实什么他妈的阳谋阴谋的,其实就一条,当党外力量不对自己构成威胁时,就联合党外力量打击党内对自己政治安全构成威胁的党内政治敌手,当党外力量对党的统治构成威胁时,就联合党内对立面一致对外,以待时机再杀一回马枪,这才是毛主席斗争哲学的原始要终。
    
    在毛主席引蛇出洞、诱敌深入的反右派运动初期,党内领导人人自危,毛主席通过《事情正在起变化》与《这是为什么》两篇文章,成功统一了党内高级干部们的思想,大家枪口一致对外,出现了大团结的局面。通过反右运动,毛主席既消除了来自党外的威胁,同时又进一步迷惑麻痹了党内政治对手,让其自以为安全过关了。(毛让自己党内政治对手邓小平负责反右运动,笔者当年正年轻,曾经亲身经历过邓小平的反右报告,当有人提出《参考消息》最好刊登原文,不要老是摘要,因为摘要总是歪曲原文的意思。邓小平的即席回答是,“摘要摘要,就是摘我所要”。邓小平的强权专制者的嘴脸由此可见一斑,所以后来的六四屠杀不是偶然,是邓小平内心深处强权专制思想的一贯体现。邓在推行反右派运动时,风声鹤瘧,人人胆战心惊,相信当时经历过反右运动的人们都有同感。邓小平致死只承认,反右运动本身并没有错,只是错在扩大化。六四后党内又一元老,在应对有人对中国政治没有民主的批评的时候,讲到:“民主民主,你是民,我是主,谁说中国没有民主!”这与邓小平当年讲的话何其相似。)
    
    刘、邓自以为在反右运动中为毛主席充当打手,冲锋陷阵,毛主席会既往不咎,放过他们自己。毛主席也的确让党内讨论,并最终辞去了国家主席的职务,交予刘少奇。其实这些都是毛主席对党内政治对手的“引蛇出洞”“诱敌深入”的迷惑麻痹策略,让其误以为毛主席同意交权了,同意交班了,刘邓可以按照自己的那一套为所欲为了,其实这些都是毛主席让党内对手继续暴露真面目的把戏而已,任何一个最高专制者都不会有一天一时一刻真的想放弃手中最高专制权力,这玩意儿比海洛因还上瘾一万倍。邓小平明白这个道理是在二十五年之后,搬倒了华国锋,逼退了叶剑英,自己成为了最高专制集权者之后才明白的。希特勒、墨索里尼、金日成是这样,毛主席、邓小平是这样,卡斯特罗、金正日、萨达姆是这样,江泽民、胡锦涛也是这样,除非他自己死亡,否则是决不肯真的交出权力。
     江泽民原则同意因健康原因不再过问军委事务,以及同意胡锦涛十八大再干两年军委主席,这都是开出的空头支票,目的是为了尽快增补习近平为军委副主席。习一旦进入军委,在接下来的十八大之前的两年,就要假党外势力之手作足“健全党内接班制度”“不搞老人干政”的文章,逼胡锦涛十八大全退,否则就宣传是开历史的倒车。而胡锦涛看似在加快交班于习近平的步伐,实际这是效仿毛主席在反右运动中,以及在辞去国家主席并交予刘少奇时,实施的“诱敌深入”策略,让其继续自我暴露的策略,正所谓“将欲取之必固予之”。彼既得所欲(习接班军委副主席),自志得意满,志意娇惰,不复设备,然后胡养威伺机,一举可灭江也。
    
    如果说1957年毛主席原本设想的,号召柔弱的书生、民主党派人士给党提意见,为党整风,只是想触及刘、邓灵魂,那么在十年后专门为解决刘、邓问题而设计的文化大革命,则不仅要触及刘邓的灵魂,更要触及刘邓的皮肉,毛主席发动年轻气盛的学生红卫兵时讲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胡锦涛为最终解决江系太子党问题的“文化大革命”在哪里?不要以为胡主席的暂时妥协退让,是胡主席的伟大谦虚是疲软,胡主席在原则问题上,在权力在谁手中的问题上,从来没有退让过,反而是很坚强很坚挺的,陈良宇案就是很好的例子。 就算胡真的想急流勇退,他那帮团派干将李源潮、李克强、令狐计划、汪洋、刘延东等等这些人会同意吗,这些人曾经为了胡锦涛冲锋陷阵,手上都是粘过江家帮鲜血的人。毛主席当年在党内发了个通知,要求讨论他辞去国家主席的职务,毛主席身边的亲信就是不同意,就是这个道理。毛主席既不能明讲自己辞去国家主席的真实动机,是为了迷惑、麻痹、试探、暴露刘邓的真实面目,也不能就此放弃自己伟大的毙敌于一役的战术战略,这实在是非常人,或是大多数人所能理解的啊!
    
    文章到此,本文的作者作为一个老党员,向新任党校校长才三年的习近平同志,检讨自己的错误。因未能及时参加7月份的全国党史工作会议,所以未能及时体会会议的精神,未能及时领会领导的意图,本文作者主观上是要恢复党史本来的面貌,但是按照新任党校校长的标准,在客观上起到了“歪曲”和“丑化”党的历史的效果,抹煞了我们党及其领导人一贯高大全、红光亮的形象,无意间压缩了党和国家领导人操纵、愚弄、算计、陷害广大党员干部的权术运作空间。所以本文作者以后的文章只供向习近平这样“富贵逼人”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一人阅读,其他党员干部如要阅读,请用智慧自辨,后果自负。
    
    隋炀帝杨广,弑父杀兄,夺得帝位,踌躇满志,对外宣扬“富贵逼人”的道理,是何等的志得意满,然后是恣意妄为,天怒人怨,群雄并起。 杨广依然游幸天下,由着性子胡来,却也常常引镜自照,自言自语到:“好头颈,谁当斫之?”一旁的萧皇后惊讶其不吉利的言行,杨广倒也潇洒地对曰:“贫贱苦乐,更迭为之,亦复何伤?”杨广竟然知道安慰自己的美人。 这说明杨广读过圣人的书,也读懂了,但无奈为自身的业障所限,欲罢不能,知道自己做的许多事不应该,且自己已走得太远,难以回头,明白“货悖而入,亦悖而出”的道理,等自己折腾得快到了国破家亡,身首异处的境地,心甘情愿地接受因果定律的应验,这说明杨广知道自己的气数已尽,隋朝的气数已尽,甘愿作 自食恶果的佼佼者。
    
    现实中,在我们身边总会有那么一小部分人,无论如何,还是不可理喻,他就要撞南墙,他就要见棺材,谁劝也不行,谁也拦不住,因为他的命局已定,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也一样。两三千年前的扁鹊,年少时曾为酒店的领班,有神人长桑君经常入住,经过十年的观察,相中扁鹊,授予神药禁方。扁鹊获得透视功能,特以诊脉为名,掩人耳目,获得神医称号。经过自己多年行医的体会,无论是医治个人还是医治一国,扁鹊有个总结:使圣人欲知微,能使良医得早从事,则疾可已,身可活也。人之所病,病疾多;而医之 所病, 病道少。 故病有六不治:骄恣不伦于理, 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藏气 不定,四不治也;形嬴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有此一者,则重难治也。
    
    古代的圣人无论是医人或是医国,用的都是同样的哲学原理,《黄帝内经》就是最好的例子。反观今天的中共,一边干尽丧尽天良的坏事,一边说尽仁义道德,一副不可理喻的样子,在不开放党禁报禁的前提下,大讲什么所谓的“善治”“善政”,其实就是专制专政的代名词,这算得上“骄恣不伦于 理”了。太子党们,官二代富二代们,不择手段受贿行贿,在股市房市上设局掠夺财富,通过高通货膨胀转移坏账,任意在人民的银行存款上打折,尤其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在海外购得 首富豪宅,这可以讲是“轻身重财了”。哄抬房价,绝大多数人民的工资上涨永远超不过,通货膨胀与房价的上涨,一边 是为富不仁者的闲置房,一边是永远买不起房的老百姓,毒奶粉、地沟油泛滥,党和国家领导人只吃特供,不敢市场买米买菜,这算不算“衣食不能适”?失去了价值标准,不知羞耻为何物,全民造假,宁在奔驰车里哭泣,不在自行车上欢乐,这是现实世界中的阴阳价值观念相拼,藏气不定,内脏失去了正常功能。中共党干的坏事太多,积弊久已,早已错过医治的好时机,元气大伤,身心衰弱无药可医,所谓后人比今人有智慧,留待后人去医治吧,这纯粹是自欺 的鬼话,算得上是“形嬴不能服药”。迷信宣传愚民,迷信暴力维稳,群体暴力事件逐年翻番上升,就是不真正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是典型的“信巫不信医”。
    
    扁鹊讲话,六不治,有此一者,则重难治也。今天中共六不治全占,不可理喻至极,可谓命局已定,气数已尽。 隋炀帝杨广读过圣人的书,明白自己与隋朝的气数已尽,尚且讲句明白话,“好头颈,谁当斫之?”今天我们这位论文是《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的法学博士习近平能否有这个自知之明,能否讲得出杨广的大实话?太子党们推出习近平为党首,是为了继续掠夺财富,保护自己圈子人的政治经济利益,且暗中将妻儿移民海外,将掠夺的不义之财转移海外,一旦情况有变,立刻抽身走人,留下习近平顶雷,真正的太子党是只抬轿子不坐轿子,轿子专门留给研究农村市场化的法学博士去坐。曾庆红明里安排习近平接班,暗里安排自己儿子移民海外购买豪宅,不就是这个道理? 真是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习近平想做中国的奇奥塞斯库,谁也拦不住。
    
    有人说, 你讲了这么多党史和内幕,这不是把胡主席的策略全都泄漏给太子党了吗?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我要讲,泄漏就泄漏吧,习近平的命局已定,气数已尽,他的命局并不因我的泄漏而有任何改变,就象吴王夫差的命局并不因伍子胥的真知灼见而有所改变,隋炀帝杨广的下场并不因自己的自知之明而好到哪里去!不义的,就让他不义,天象已定,中共王朝的气数已尽,从现在起未来五年,中共政权会在任一时间垮台,一夜之间的事情而已。太子党掠夺的财富的确很多,这是上天厚其福报之,一个人、一个政党、一个朝代,都有它的福运与霉运,福运享完,霉运接踵,一切都在于时机,惟有那至高无上者知道这一时刻。

博讯独家相关报道和文章:
- 习近平为什么要泄漏江泽民给政治局的亲笔信?
- 江、曾指定的接班人习近平拉美讲话显弱智/昭明
- 昭明:军委拒绝深入检讨 中共中央弥漫军事斗争气氛
- 习近平四中全会接班军委计划流产/昭明
- 为何习近平十七大能连升三级,四中全会却接班军委未遂/昭明
- 官方辟谣:四中全会并未原则通过习近平为军委副帅/昭明(图)
- 中共再现一国二公,习近平恼羞公然亮明江系身份/昭明
- 书记处,曾庆红的强势与习近平的弱势/昭明
-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一)/昭明
-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二)/昭明
-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三)/昭明
- 江推迟交班,曾取代未遂,习提前接班,妄图架空胡/昭明
- 吴仪高调“裸退”逼曾全退,习接班军委未遂内幕/昭明
- 习出任国家副主席,胡、曾完成十七大政治交易/昭明
- 兵不厌诈 谁信不折腾 谁信习近平接班 谁傻!/昭明
- 习近平 江氏军委的救命稻草 胡锦涛的心腹之患/昭明
- 成功围歼江氏军委的关键在于打掉其对习近平的政治幻想/昭明(图)
- 习近平一定喝酒了,讲话尽显一个大国的自卑与恐惧/昭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10/3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习近平进军委首度亮相显锋芒 比胡锦涛强硬
  • 习近平讲话自惹麻烦:北朝鲜人怎么看“抗美援朝”?
  • 习近平接班骤然加速/李平
  • 习近平当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 习近平首次穿军便服公开亮相(图)
  • 韩国公开驳斥习近平 批其抗美援朝言论
  • 习近平抗美援朝讲话:主张维护大局稳定!
  • 胡锦涛提名习近平为国家军委副主席
  • 习近平强调:马克思主义是克敌制胜的根本法宝
  • 习近平姐姐成房地产大亨 姐夫是电信大亨
  • 习近平聂卫平是发小:武斗时险些丧命(图)
  • 太子党习近平上位 不会带来政治改革大变局
  • 快讯:习近平上台的背后交易
  • 习近平文章忆往事 称上山下乡影响深远
  • 习近平面临的挑战/李平
  • 习近平自述揭秘:曾被共产党拒绝了十次
  • 习近平李克强有望提前接班?
  • 韩媒: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与其他第一夫人很不同(图)
  • 习近平有可能採取比胡锦涛对日更强硬的态度
  • 上海陈建芳人权日给习近平的信(图)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习近平书记请你关注瑞安市的一起行政官司
  • 习近平会推动政改吗?/张华
  •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姜维平
  • 习近平升军委副主席,开始了“太子党”接班大幕/史学
  • 解龙将军:习近平高鼻隆准,有帝王之相
  • 曹长青:习近平接班“有利”台湾
  • 中国大变革可能出现在习近平接班之后/何频
  • 习近平提“权为民所赋”,能让“牛官”收敛些?/周蓬安
  • 辛子陵:最低限度,希望习近平以先父为榜样
  • 习近平:“四有”干部与“十种”官
  • 习近平的“四有”论令谁失望?
  • 习近平面临的罢工大潮和独立大潮/草虾
  • 何怀宏:唐骏和习近平的博士学位问题
  • 商界骗子唐骏,株连政界习近平
  • 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陈维健
  • 歡呼太子习近平,率眾侵略新西蘭/草蝦(图)
  • 父亲贾甲失去音讯,致习近平公开信/贾阔
  • 习近平接班行动已经开始——简谈胡锦涛二次中风给中国政局带来的新变化
  • 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牟传珩
  •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