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扶贫官员涉嫌受贿 电脑中搜出大量色情图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31日 转载)
    
    来源: 重庆晨报
     (博讯 boxun.com)

    谭朝攀的案子,还要从2008年1月份说起。“发现谭朝攀的问题,是一个意外收获。”张昆说,当时职侦局正在调查一起社保案件。在调查时,一名被调查人无意中说到:“其实扶贫技能培训那一块问题才大,整个培训就一个人垄断了在搞,都好几年了。”
    
    这个垄断了石柱扶贫就业技能培训的人,叫王彪(化名),开了一家培训学校。检察机关初期调查发现,负责这个项目的官员就是扶贫办综合科科长谭朝攀,而谭王二人的私交十分好。
    
    最重要的是,在对培训学校的调查中,职侦干警们又有一个重大的意外收获,证明了这中间肯定有猫腻。
    
    “当时我们调查一份该校的表格,是反映其师资力量的。”张昆说,这其中出现了一个张昆很熟悉的人名,此人是张昆的一个朋友。但是张昆知道,这位朋友早就到外地去工作了,怎么可能摇身一变成了这所培训学校的老师?
    
    “要证明这个很简单,一个电话就行了。”张昆笑着说,结果远在外地的朋友在电话中骂了他一顿,对方说自己很久没回过石柱了,这个表格的内容肯定有假。
    
    接着,干警们又在就业率表格中发现了问题。“扶贫就业技能培训对于贫困民工来说是免费的。国家对扶贫就业技能培训学校也有要求,只有达到80%的就业率,才能领到国家为参加培训的民工发的300至500元不等的学费。”张昆介绍,这家培训学校的就业率很高,在表现其就业率的表格当中,留有用人单位的电话。
    
    “我们按电话打过去,确实,对方说这些培训人员都正在上班呢。”但是,干警们还是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就是那些留下来的电话,座机全是石柱本地的,多半是县城的,另外一些手机号码中,有几个号码就是学校工作人员的手机号码。
    
    “一个培训学校乱成这样,这中间肯定有问题。”经过调查后,张昆下了结论。
    
    原是三方勾结
    
    为谋利缩短农民工课程
    
    调查接着往下进行,已经到了该把王彪找来问一问的时候了。王彪很快就向检察院说出了实情。
    
    早在2004年,国家有了这样一个民生项目,当时在石柱是把这个项目拿给一个正规学校做的。但是,王彪却通过该校的校长,找到负责这一项目的谭朝攀,并达成三人来分国家为贫困农民工支付的学费的共识。
    
    只要有钱可赚,谭朝攀欣然同意,王彪就成了石柱唯一能拿到这个培训项目的人。为了感谢谭朝攀,王彪分四次给了谭19.3万元,都是从国家支付的款项中分出来的。
    
    为了得到更多的利润,王彪将培训时间大大缩水,国家规定的培训时间是29天,但是在王彪的培训学校里,只有4天。这4天里,谭朝攀的任务就是来检查一下上课情况。而对于王彪报上来的各类表格,谭朝攀基本上是看都不看就大笔一挥,直接签字搞定。
    
    更可笑的是,为了多开课,王彪还想出一些莫明其妙的培训课。比如教农民工把黑白猪鬃分开的“技能”。但是在农村,这根本就是一项常识,哪里还需要开班讲课。
    
    检察院的回访表明,由于谭朝攀受贿,这3年多来没有负起监督职责,导致了大量参加培训的贫困农民工,没有学到真正有用的技能。
    
    搜查科长电脑
    
    文件很少黄图倒有一堆
    
    搜查谭朝攀的办公室,让张昆记忆深刻。“进入其办公室的第一个印象,这不像是一个以写各种文书、材料而闻名的人的办公室。”
    
    谭朝攀案发后,张昆带着职侦干警去谭的办公室搜查。一进办公室,就感觉到一个字:乱。各种各样的文件堆得到处都是,有一些文件上的灰都积得很厚了。搞办公室工作的人都应该知道,文件和材料每天都应该及时处理。
    
    “收拾这些文件就费了我们大半天时间,因为这些文件和材料里面,有一些就是谭犯罪的证据。”张昆说,好不容易收拾好这些文件后,整个办公室都好像变大了。
    
    接下来的搜查更让办案人员们感到吃惊。谭朝攀的电脑是这次搜查的重点,因为现在已经实行了电脑办公,因此电脑里可能会存储有大量的材料。结果却令办案人员们失望,在谭朝攀的电脑里,材料只有很少一点点,而大量存放的是黄色图片以及黄色网站的地址。
    
    “看得出来,他根本就没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张昆说。
    
    庭上辩称无罪
    
    
    其实已构成合作性受贿
    
    谭朝攀案件还牵出了一个新型受贿方式:合作性受贿。谭朝攀在法庭上辩解,自己并非受贿,而是与王彪合作办学。比如学校的名字是自己想的,自己提供了办学的一些软资源。
    
    “这些其实并不能成为谭朝攀没有受贿的借口,而只能说明他的受贿行为是一种新型受贿方式,这在最高检以及最高法都有司法解释。”张昆说。
    
    谭朝攀没有参与王彪学校的实际管理,更没有实际的入股投资。他的行为只能说明其在受贿时,主动与王彪合作,提供各种方便,是一种合作性受贿。现在合作性受贿的案例也越来越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