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沈佩兰因控告政府圈地恶行屡遭绑架、监控(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沈佩兰
    
    上海沈佩兰因控告政府圈地恶行屡遭绑架、监控
    图一:4名壮汉在汽车内24小时守候监控
    
    上海沈佩兰因控告政府圈地恶行屡遭绑架、监控


    图二:马桥镇信访办副主任朱敏勇亲自上阵
    
     国庆六十一周年,贪官的节日,我的难日。那天我又遭到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信访办对我暴力恶性绑架,违法关押我黑监狱四天,造成我手指骨折,至今未愈。关押的四天是我绝食绝水的四天,以此强烈抗议对我人权的侵犯和捍卫我做人的尊严!
    
     这次是马桥镇政府今年第三次对我的法西斯恶性绑架!遭遇多次的魔难、侮辱、折磨,我的身体也垮了,看病服药一直没有间断,健康也未恢复。
    
     世博会临近结束,政府对访民新一轮打击再次开启,我又一次失去人身自由!从本月25日开始,我住处的楼下每天都有四个壮汉躲在汽车内24小时守候,寸步不离,阻扰我外出。居委副主任打电话对我说:“汽车已经停在你楼下,不要外出,出去又要和上次一样,你不要出去,免得吃苦头……”
    
     我举报马桥镇非法圈地一万三千亩基本农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维护我的财产权,何罪之有?!何错之有?!政府制造了不安定因素,却嫁祸与我,把我当成“不安定因素”打击报复七年,荒唐不?!可耻不?!
    
    
    附:国庆61周年,我遭绑架关黑监狱经过
    
     国庆61周年,我遭绑架关黑监狱
    
     举国上下庆祝国庆61周年,亲朋好友欢聚一堂。10月1日,我遭马桥镇信访办主任董樑指挥的四个城管绑架在马桥宾馆内。以下是我在十一期间光天化日之下,被政府非法绑架的经过。
    
     9月30日下午,我在逛商店,马桥镇居委主任何六妹走过来和我说镇信访办副主任小朱(朱敏勇)找我。这时看到小朱向我走来,小朱一起随我到家坐下后,小朱开门见山就说:“沈阿姨,现在上面有命令,你不能去北京,不能去世博场馆,现在是一级稳控,你是上黑名单的人,在市里在中央都有你的名字……,你如果执意去北京的话,区里、镇里等官员他们的饭碗就要保不住……,只要你承诺不到北京去,不到世博场馆去,我们也不会采取什么行动,你如果不承诺,外面车已经等好了,从现在起你不能出去,出去就要被关进去……”。我告诉小朱,我没有这种承诺的义务。小朱又说:“10月4日你们有什么活动你是知道的,但不能去,这些都是上面的命令,不是我们要搞你,是市里面的人要搞你,这话都是我们领导叫我告知你的,听不听随你,到时候吃苦头的也是你。反正我把我们领导的话都带到了……。”
    
     1日那天快到中午了,我家的亲戚都已经来了,我还没买菜,丈夫不在家。到了快12点钟了,亲戚们都到齐,我打算请他们去饭店吃饭。事先,我还特地打了个电话给信访办的小朱,免得有什么麻烦,说我和亲戚们一起去饭店吃饭。我当时手里拿着一马甲袋,里面有300元及手机钥匙等私人物品,我们一行人刚走出楼道口,被等在门口车上的城管拦住不让走,我也和他们打招呼说:“我们去饭店吃饭”。那些人不由分说,几个人就把我拖上车,我极力反抗无济于事,我丈夫和我亲戚马上打110报警,拼命挡住汽车不让走,110警察来了帮助他们汽车开道,那些绑架我的人打电话叫了许多人来增援他们,里面有便衣警察,丈夫他们眼睁睁的看我被绑架走。
    
     我被他们硬塞进汽车,头倒在汽车门口的踏步上,坐在前排位子上的人用手紧紧的扭住我的一只脚,用脚用力踩住我的另一只脚。坐在第二排位子的人,用手紧紧扭住我的手腕,穿着运动鞋的脚狠狠的踩住我的脸。我当时手里提了个马夹袋,里面有手机、钥匙、300多元钱,绑架上车马夹袋被他们抢走。听到他们说:“今天很顺利,那两个老头还没反应过来呢”。(他们指我丈夫和亲戚在我遭绑架时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把我绑架上汽车了)。手脚被他们扭的撕心肺裂的疼痛,我喘着气说:“你们这样做是要遭报应的”!那个用脚踩住我脸的人在我脸上用力碾了几下,恶狠狠从牙缝里并出说:“我—让—你—看—我—遭—报—应”!我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大汗淋漓,一阵剧烈疼痛,顿时失去了知觉,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时发现已经身体躺在床上,两条腿荡在地上,那天我穿的连衣裙,下半身全都暴露在外面。我听得居委主任何六妹说:“怎么搞成这样呀”!一边说着一边把我衣服拉好,把我的脚放好,让我睡觉休息,何六妹是信访办让她来“陪”我的。还有一位是工农村派出的也是“陪”我的,她们每天轮换,何六妹是长期的。说是“陪”,实际上是监管守候,生怕我逃跑。我问“陪”我的人:“这是什么地方”?她们说:“是马桥宾馆”。
    
     马桥宾馆在马桥俞塘村,离家很近。乘公交车只有一站路。解放前是国民党元老钮永建的住宅,1949年钮永建全家去了台湾,钮老先生住宅解放后属马桥镇政府所有。现在修建后成了马桥宾馆,2010年的10月1日成了关押我的黑监狱。
    
     我浑身骨头象散了架一样酸痛,脸上被脚碾的火辣辣的烫,开始发高烧,右手无名指拗的肿胀青紫,疼痛厉害。好像是骨折了,我把手指给何六妹看,何六妹也说好像骨折了,她看后去向信访办的头头汇报了,他们说:“我们没打她,怎么会骨折,不可能的”!就这样不了了之。被抢走的马夹袋他们拿来了,我打开一看,手机在里面,但手机电池板被拿走了,袋里放了300元钱整票,发现少了一张,他们谁也不承认拿。
    
     带着满身的伤痛、羞辱,我满腔怒火,晚饭时我开始绝食绝水抗议!在1日的早晨7点左右吃了一个玉米后什么也没吃,直至4日放我出来后在10点钟左右开始吃一点东西,实足有75个小时没吃东西。绝食抗议来捍卫我的人权,抗议这种法西斯暴力野蛮的绑架迫害。马桥政府信访办在2010年中三次对我野蛮法西斯的恶性绑架、侮辱,变本加厉!
    
     10月4日早上8点多,信访办副主任小朱把“陪”我的人都打发走,说要和我谈话。他说:“不是我们要搞你,是市里面,还有区里面,……那天我把话都讲完了,叫你不要出去,你非要这样做,现在你吃苦了吧……!还绝食不吃饭,你以为绝食就把你放了?今天是要放你出去,不是你绝食了才放你的,再绝食的话,就把你绑起来灌食……你整天的说胡锦涛、温家宝他们怎么怎么说,如果按照他们说的做,共产主义早就实现了,这是不现实的事,可能吗?!……本来市里面的领导意思要把你关到别处很远的地方去,我们考虑到这里近点……”。
    
     九点半左右,我被他们送回家,昏昏沉沉地躺了两天,8日才去医院,打了两天吊针。受伤的无名指拍片后报告有骨折的可能,到现在碰上去还是很疼,导致现在我什么活儿也干不了。
    
     以上是我被非法关在黑监狱4天的经过。
    
     沈佩兰:13764885120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访民沈佩兰“十一”遭绑架虐待 绝食绝水三天
  • 上海维权人士紧急呼吁沈佩兰的下落
  • 基督徒沈佩兰的感人赴义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国庆节被抓走
  • 上海拆迁上访人士沈佩兰被软禁
  • 沈佩兰:向冯正虎先生学习,我也要立案(图)
  • 沈佩兰给闵行区人民法院郭俭院长的信
  • 视频:上海访民沈佩兰等在京上访、访民排队伸冤
  • 名医焦东海和上海访民沈佩兰等自中纪委访民接待室抗议,控诉黑监狱(视频)(图)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女士已被解除软禁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拘留期间被施酷刑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拘留十五天后获释
  • 上海沈佩兰今天获释、北京周莉12日再审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被殴打并遭拘留
  • 上海访民金月花就医遭警方阻挠 沈佩兰再度被政府绑架
  • 快讯:上海访民沈佩兰被从家中抓走
  • 上海上访维权人士金月花、沈佩兰被软禁
  • 沈佩兰被解救回家,却遭遇世博前的掠夺(图)
  • 世博前:沈佩兰家强拆、詹荣妹家物品被抢
  • 上海信访科长实施绑架沈佩兰行为:严重触犯刑法/詹荣妹
  • 申请立案 法院不给收据凭证/沈佩兰 (图)
  •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是这样办案的/沈佩兰
  • 上海访民沈佩兰申请立案被闵行区法院忽悠之全经过
  • 上海沈佩兰被绑架殴打反被罚款拘留 闵行区公安分局纵容违法事件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杨慧文律师、刘培福律师成功援救出基督徒访民沈佩兰
  •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 沈佩兰到北京找人大代表(图)
  • 在一片违法强迁声中给区长的信/沈佩兰
  • 紧急呼吁:敬请国际人权关注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的被捕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我贺奥巴马得诺奖/沈佩兰(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 紧急求救/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沈佩兰
  • 沈佩兰:上海政府凭什么诬告我是“法轮功”分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