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天津被拆迁户苗秀芳拆迁及上访的经历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8日 转载)
    我是天津市河东区居民苗秀芳,我家2003年9月25号官商勾结打着危房改造、改善百姓住房条件的旗号被河东区法院违法强拆,把我们祖辈居住几十年百姓赖依生存的土地拍卖(在强拆前一个多月,就停水、停电、拆厕所、堵路。)强拆前拆迁办和法院从没有一个人找过我们当事人,法院就下了栽定书。我早上起床时发现在我家窗台上,此房我们家已住六十多年四代人,原是日本人在时的油厂库房,刚解放时改为东风油厂。
    
     当时油厂扩建搬走了,就给百姓居住。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有企业产改为公产房,让自己去办本,我们家没办本;一是家庭困难,二是房管部门也没人找过我们。在拆迁办和河东法院没人找我们协商的情况下,法院就突然来强拆(我当时还不知道他们是法院的人,他们都没穿制服)我就问你们是哪儿的?他们说:是法院的,来强拆,我说:我们没有地方搬,我们就这一套住房,法院的人说:这个我们管不着,我们就管拆房子,说着法院的人就叫一帮人进入我家去搬东西,我一看法院的人跟本不和你讲理,也不管我们的死活,我就进屋不让他们搬我家东西,可是他们人多我根本阻止不了他们,被逼无奈我只能与我的房子共存亡,我拿起汽油就浇了一身,刚要拿火,就被他们抱住,因他们都进了我们家,他们害怕把他们一块烧死,法院的人不由分说就把我扭着胳膊拉了出来往他们准备好的警车上拉,我一看有好几百人,好几辆警车,(就这架势….) (博讯 boxun.com)

    
    这时我丈夫从他妈家回来,看到这情况不知怎么回事,上去问他们没人理他,他就拿出随身带的摄像机拍下来,法院庭长李研学(后来知道他名字)过来就把我丈夫扭着胳膊拉到警车上,到了法院他们把我夫妻往关犯人的大铁笼子里推,我们不进,法警120133、120134就用暴力手段连踢带踹,当时我被他们踢倒,我丈夫的手被他们打裂,鲜血直流,我们喊救命,一个在前面正开庭的一个法官过来制止了他们的暴力行为,他们还是应把我夫妻关了进去。后来又把我夫妻送到天津市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在车上我就昏了过去,他们还把我们铐在他们车上,我丈夫求他们才把我放了下来,到拘留所门口,我丈夫报了110 ,110问了情况后就没来。给我们的拘票也没盖章。
    
    等我们出来后,我们家没了,财产也不知去向,我们住的房子是解放前的房子,市联系办的周处是打听过粮油公司的,任何人都可以把别人的房子定为违章吗?拆迁办书记张春荣说:不管你们房子住多少年有多少平米,没本就是违章。就因为拆迁单位对我家的抢夺和掠取,我们不同意,我们就遭暴力野蛮对待,当时我夫妻身无分文,衣裳单薄,出来后就借钱找房子,买衣(快到冬天了三口人还都没有衣服)买生活用品等等,只能重新再制个家,我们还得过日子还得凑合着活着,我们又多次找到河东法院要我家财产,执行厅长李研学说:财产是拆迁办拉走的。我说:当时是你们法院去执行强拆和拘留的我们,我们家财产你们应该负责,李研学说:我们只管拆房子,别的我们不管,财产找拆迁办去,我再找到拆迁办,拆迁办人说:你们家财产在农村的一户人家存着,我们给你们钥匙你们自己去看,我说你们把财产清单给我们,把财产给我们拉回来就行,得先让我们活着。拆迁办人说:不看拉到,就在也没人离我们了。
    
    没办法,我们多次找政府,可政府也告诉我们,法院执行强拆就是法院拉走的,他们管不了法院,我只好又去找河东法院执行厅长李研学,在我多次和他交涉后,2004年8月他才把拆迁办书记张春荣叫到法院,经我们三个人多次协商打成协议,财产赔偿二十万元,可是一直没兑现,至今我家财产没有人负责。
    
    房屋不安置,财产不归还,我们多次向市有关部门反应,一年多来没有任何回应,我们负债累累,面临冻死饿死,无家可归,我们多次向市里提出困难补助,到2004年年底市信访和区信访提出给我们按特困补助15万元,没人对我们提房子和财产的事,我夫妻当时对他们说:这就算到财产损失里吧,你们不可能给我们特困补助这么多,可他们还是说财产让找法院。我又找到法院,法院说拆迁办已经答应给你们,你不要再找法院了,法院不可能给你们一分钱。就因为我们拿了这特困补助15万元,(我们当时不拿这15万元我们三口人就面临冻死饿死,借的一屁股债人家也多次摧要,还帐后就已经所剩无已。孩子还要交学费,我们还在租房还要生活。我夫妻天天上访,什么也干不了,从市信访和区信访找我们协商以来,我们从来没说我们家房子我们要钱,我们一直要房子,内环给我们中环就行,拆我们多大给我们多大,财产没有了他们就应该赔偿),后来就出现了他们伪造的具结书,而且具结书上没有任何我们保证的对象和公章,我们也从来没见过具结书这三个字,而且后来还出现了三份具结书。
    
    我第一次见到的具结书是2005年10月份,我去建设部上访,天津市拆迁办在建设部驻点的工作人员拿出来的,是手写的具结书,我当时让他给我复印,他说:人家不让给你复印,你可以把里头内容写下来,我只好把内容写下来。里头写到拆我们家104平米的两间违章房,当时他们都说是我丈夫写的,我就开始要求他们给我们一份做鉴定,他们一直不同意,第二次见到的是2006年9月份在市拆迁办主任那里见到的,就变成了电脑打出来的,给手写的那份内容不一样,当时市拆迁办主任说:拆你们家12平米的房子,你们还想要什么?我也让她给我复印,她也说:人家不让复印,第三份具结书就是我被劳教后,我丈夫向法院提起诉讼时拆迁办给的第三份具结书的复印件,也是电脑打出来的,里头就不在提平米数了。
    
    当我和我丈夫看到第三份具结书时,我们就想:不知道以后还要出现多少份不同版本的具结书,内容不一样可三份具结书的签名和手印却是一样的,我出来后多次问他们要原件,拆迁办的说是河东区信访给他们的复印件,他们也没见过原件,我又多次找区信访要这份具结书原件,区信访又说他们没有,这份具结书到底是谁伪造的,这份具结书上说是市秘书长刘宏声给解决的,他们以这个理由说:市领导解决的问题,我们怎么能推翻。我们从没见过这个人,我们家什么情况他都不知道,他是依据什么给我们解决的。河东公安分局就以这份伪造的具结书劳教的我,(劳教决定书上有具结书里的内容)以他们伪造的具结书往上汇报我们家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可是到现在他们没给我们任何文字东西手续,拆迁办的说我们家房子没有本,所以不能给文字东西和手续。抢了我们房子抢了我们财产,房子不安置,财产不归还,我们多年无家可归,一无所有,就因如此,我公公一直看我们到此地步,一气之下病倒,05年病逝。拆迁弄的我们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没给我们任何手续,还说给我们解决了,我们至今还在外流浪,无家可归。可是区政府和市政府也从没见过任何文字手续,也跟着说给我们解决了,我现在就要给我们解决的手续,到现在就是不给,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从我上访以来,我被河东区政府指派河东公安分局和原河东和平村派出所十几次超过24小时的软禁,两次拘留,2008年8月25日,我去中央人大信访上访(中央人大信访有簦记)被中央人大信访集中送到北京久经庄,被天津市政府接回送到天津大沙河的分流中心,到晚上11点多有河东政府命开发商和一位我不认识的警察当天晚上送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关押4天,在关押期间,他们派的看管我的工作人员张国靖(男)晚上十一点左右对我长达半个多小时的流氓骚扰,经我奋力反抗和呼叫,(有二个和我一样被非法关押的上访人员刘姓(女)和一位高姓(男)作证,他们说当时听到喊叫想进房子阻止但有不敢,那个地方无人烟,弄死几个人都没人知道)才来了一位值夜的工作人员强行把他拉走(当时他们俩都醉醺醺的)转天我找到在我被关押的地方驻点的区政法委书纪(崔)和区信访主任(石)(音)反应此事,他们说:这事他们管不了,让我向一个姓史(音)我一个大个姓张的警察反应,可是他们两个连笔录都没作。我是被政府无理由关押在此,我的安全却没人保证,我反应了此事后。
    
    第二天就有河东公安分局法制科的主任(孙)和何昆等人,把我送到了天津拘留所拘留十天,当时在拘留所门口,河东公安分局法制科的何昆,还拿出他们伪造好的假材料让我在上面签名,我不签何昆说:你要是不签,拘留决定书就不给你(当时他让我看了拘留决定书)我为了能拿到拘留决定书,我就在上面签上:以上所属不实,刚写了这几个字,还没签上我的名字,何昆一下就抢了过去说:你别签了,拘留决定书不会给你,我当时就说:你们拘留我不给我决定书,你们这是违法,何昆说;你就等着倒霉吧。过了几天分局来了几个人,我都不认识,他们来后又是让我在他们写好的假材料上签名,我不签,他们就走了,到了拘留十天的日子却没放我,到了9月17日那天,河东春华派出所一个姓史(音)的还有一个我不认识两位从拘留所把我接出后就带上铐子拉到一辆金杯车上,车上还有拆迁办的几个人,我问他们去哪?他们却说:到时你就知道了,到了天津女子劳教所我才知道我被劳教了,是队长告诉我被劳教一年半,我9月17号被送进劳教所,10月份我婆婆听说我被劳教当时就挺了过去差点没命,经医院全力抢救才保住生命,可是落下全身瘫痪。
    
    弄到我们家破人亡还不够,现在又迫害的我们无法生存。我丈夫什么也干不了,天天得伺候我婆婆拉屎拉尿,喂饭喂水。我在劳教所时,我全权委托我丈夫替我复议和申诉,市政府维持原决定,后来我丈夫到二中院申诉,二中院推到和平区法院,和平法院不受理,说是天津高院有个口头文件,只要是上访被拘留和劳教的,全不受理这类案件。(我丈夫又把申诉材料寄到和平法院作为证据,一直没有回音)我们多次找到有关部门反应此事,一直没有音讯。2010年2月4日在我从劳教所出来当天,有两位去接我的警察让我在他们打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名,保证以后不再去北京上访,我不签,他们说:只要上访还劳教你。我就不明白,国家开着信访部门让百姓去上访申冤,为什么下场却都进了监狱,对我的劳教是对我上访的镇压、打击和迫害,上访7年来问题没得到解决却一次次被拘押、拘留、劳教还有被送进精神病院送到偏远山区关押和判刑的。在中国还有让百姓讲真话和伸冤的地方吗?
    
    我们老百姓还能得的权益和利益的保障吗?中国还是法制社会么?我们百姓上访是在保卫国家、维护党,是那些腐败分子在害国、害党、害人民,而且拆迁办书记张春荣和区信访人员多次对我说,你们天天去北京告有人给你们解决吗?有本事去联合国上访,他们一直在向我们示威和挑衅。而且拆迁办从拆迁到现在一直没给我们下达裁决书,没有下达裁决书就证明我们不在拆迁范围。法院更没理由给我们下达裁定书和对我家强制拆迁。2010年9月6号,我们从河东法院挡案室复印了一套对我家裁定的档案材料,这是8月25号(左右)国家信访局接待人员提醒我们要裁决书,之前我们跟本不知道裁决书的事。当我们从法院复印拿到裁决书第一条就规定: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定拆迁协议,至今也没给我们任何文字东西,更别提拆迁协议。做为政府官员应该知道拆迁问题的解决应该以什么手续为依据。没有对被拆迁人办理拆迁协议怎么会以净地出卖?(据我所知,我们华昌北四期还有大盖一百多户没签拆迁协议的)。
    
    自从拆迁以来,我们就被彻底踢出法律的保护,无论是法院裁定还是劳教决定以及拘留决定都被法院以“拆迁纠纷不予立案”为由拒之门外,开发商和公安局的一些人也正是在法院的保护下,对我们肆意欺辱打击报复。
    
    如今开发商又以房屋没本不给拆迁手续为由将我们彻底踢出社会保障体系,申请住房补贴和申请廉租房申请经适房等等,房管局都需要我们出示拆迁协议书,他们扒了我们的房子却又不提供任何手续造成我们多年无家可归到处流浪。
    
    房屋改革我们从来没有享受到任何实惠,拆迁又将我们驱赶得到处流浪,当我们提出异议又对我们打击报复肆意伤害。法院对我们的冤屈从来不立案逼迫我们长年累月的奔波于上访,几乎没有半点正常生活,公安局的一些人还对我以造假的手法故意伤害,导致我身心受到极大的创伤。我不知道老百姓想要恢复自己的正常生活为什么这么难。
    
    在老教所,我们上访的被打成政治犯(队长找我谈话时对我说谁让你们上访的粘上政治呢,在我出所之前,劳教所的所长亲自到我们街道要求610的去接我)受尽折磨和凌辱,不让吃不让睡,活还比别人干的多,手累伤累残,回到号房还要坐板登(连床都不让坐,也不允许活动)屁股坐烂坐出严重性的痔疮,还让那些吸毒、卖淫、盗窃的看着我们,不许你乱说乱动,不准任何人跟你说话,还经常让你罚站,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等等的折磨手段全用在了上访人的身上。我不明白,我们上访说小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说大了是为了国家的命运和前途不允许那些腐败份子给毁了,我们非常爱国,我们上访就是一种爱国的表现,就这样却进了共产党的监狱,我一直想不通,上访多年无果,却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打击和迫害。为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和法律的尊严,会受很多魔难和痛苦,上访的百姓还在坚持,因为他们相信,中国不会永远这样,总有一天会见天日,冤案总会被昭雪,各位领导们,老百姓在看着你们,在等待着你们的答复,我们想信国家领导不会都是腐败的。所以我们还会坚持。
    
     2010年10月28日
     供稿:民生观察访民关爱之家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津仅有789名儿科医师 儿童医院看病就像"打仗"(图)
  • 实拍:天津解放桥有人要跳桥(图)
  • 五中全会开幕,天津访民天安门前点燃私家车抗议(图)
  • 天津出台商品房限购令 每户只能新购一套房
  • 青天白日国旗吓跑天津工业大学篮球队
  • 实拍:天津西青李七庄的村民抗议拆迁(图)
  • 天津反腐维权人士张建中被软禁
  • 网曝天津副教授性爱日记 与多名女学生有染(图)
  • 女律师王宇被天津铁路运输法院判刑二年半
  • 天津职工张建中因举报贪腐被开除(图)
  • 天津日本人学校遭袭击涂鸦(图)
  • 天津达沃斯未开 维权人士先受控
  • 天津访民齐聚一堂,怀念毛泽东/宁津霞(图)
  • 天津红桥区一拆迁户服毒自杀抗议强拆
  • 快讯:天津红桥区一拆迁户服毒自杀
  • 北京律师董前勇被天津法警殴打全程/杨学林
  • 天津西青区高尔夫球场一男子中枪受伤
  • 王宇案3日在天津铁路法院继续开庭,起诉意见建议重判(视频)(图)
  • 郭德纲称德云社要开天津分社 面向社会招贤纳士
  • 一小时看病致人死亡!天津武警附属医院收费长达五天/张文艳
  • 天津市给我家属下达的我的劳教决定书/苗秀芳
  • 天津市访民苗秀芳问中国政府访民的路何时是尽头
  • 天津维权人士张建中仍被软禁中
  • 致天津市五个政府部门的控告状/张建中
  • 天津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营业执照/宁津霞(图)
  • 天津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国家公文/宁津霞(图)
  • 被天津河北区法院法警殴打骨折/张建中(图)
  • 行政诉讼不给立案,依枪治民到何时?/天津张建中 (图)
  • 悲哀,在党的生日,我又被天津开发区法院强奸了/张建中(图)
  • 天津北辰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宁津霞
  • 天津北辰法院、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宁津霞
  • 天津黑社会 盗用拆迁人身份入户抢劫/丁建新
  • 联名举报腐败的后果/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张建中
  • 原天津日报万里海外呼吁:还我公民权!期望揭开天津蓝天集团梁玉树涉嫌数千万腐败大案!
  • 给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天津北辰法院抢夺公司/宁津霞
  • 天津法院,破坏当今社会和谐的罪魁祸首/宁津霞
  • 天津红桥区邵公庄派出所都是大爷
  • 女孩讲诉发生在天津红房子洗浴中心的罪恶
  • 谁来监督天津市河北区副区长崔志勇/冯茂亭
  • 天津:受催泪弹残害的毋秀玲现无家可归(图)
  • 致天津市政法委书记的一封信/宁津霞
  • 致天津市南开区万兴街黑建的一封信/宁津霞
  • 天津劳工抗议取得胜利,政府赔偿十二万
  • 受天津政府催泪弹残害的访民毋秀玲(图)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天津市公安局到底是在维护什么人的利益/李建声
  • 强烈谴责天津市公安局的野蛮恐吓行为(图)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 天津市黑暗的小学教育
  • 天津天然气价格听证会是欺压人民的无耻工具/远方
  • 天津市友谊商厦如此——混帐管理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天津市津南区村民透露鲜为人知的内情
  • 天津大学房管科长卢绍棠说:在天津市没人告得了我,没人管得了我。
  • 请网友帮助,紧急救援天津的SARS病人
  • 中国人不得入内:天津一酒吧只招待日本人?
  • 北京81%的用水、天津93%的用水都来自河北
  • 中国特色的十大矛盾/天津张建中
  • 辽宁、 北京、 天津三角区暴大地震的可能/杨智敏(图)
  • 是仇视社会让天津男子撞死伤20人吗/单士兵
  • 天津汽车奖励给2009年的纳税大户/鲁国平
  • 天津访民宁津霞的申诉信
  • 为天津检察长李宝金喊冤/盐巴
  • 1937年日军铁蹄下的天津(图)
  • 举报:天津开发区泰达公交公司腐败
  • 天津市和平区副区长冯绍宽私自令他人抢劫
  • 天津新开河水臭烘烘,交通秩序混乱 耗资年年治理不成功
  • 天津的管理,服务型人才何去何从??
  • 应该大力提升天津形象
  • 中国的农民有没说理的地方?天津宝坻区政府无任何手续强拆民宅
  • 天津特权路、市长街啥时取消?
  • 评选天津最拥挤的公交车
  • 星耀五洲=星耀集团,骗完云南人民,现在轮到天津人民了
  • CCTV关注天津公路乱收费
  • 天津市会馆村民依法罢免村干部 民意代表被判刑/李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