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女子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医生"目测诊断"定病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5日 转载)
     来源:华声在线

     2009年,湖北气象局职工邱小卫因多次上访被强行送往精神病院,入院之前,医院并没对其进行详尽的检查,而是对其进行了"目测诊断"即判定邱小卫患有精神病。在精神病院期间,邱小卫健康状况恶化,曾经试图自杀。

     华声在线10月25日报道 42岁的邱小卫思维清晰、逻辑缜密、语言表达能力强。很难想象,她是一个刚从精神病医院逃离的“患者”。10月18日,电话那头的她对《新周报·周末版》记者说:“我以前根本没有精神病,如果说现在有,那也是住院造成的。” (博讯 boxun.com)

     这是一段错综复杂的过往,对邱小卫来说,这是她人生永远难以愈合的伤痕。

     有病没病,纠缠不清。这个弱女子一年多的经历,改变了她一生的轨迹。我国精神病收治制度仍处在被大众诟病的风口浪尖。

     噩梦般的记忆

     时间回到一年多以前,2009年7月21日。

     这一天的早上7点多,湖北省气象局下属武汉市防雷中心职工邱小卫,接到单位同事的电话:“国家信访局的领导找你谈话,你今天早上一定要赶到办公室去”。

     噩梦就此开始。

     在位于汉口胜利街的办公室里,“国家信访局领导”对她进行了一番询问,随后将她带上一辆车。她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等到下车后,她发现自己来到了武汉市优抚医院——一家精神病医院。随即,她想逃走,但所有的挣扎都显得徒劳,5名身强力壮的男护士走过来,把她架进了医院。她意识到,自己要被强制进行精神病治疗了。“我根本没有精神病,以前单位组织的每一次体检,都显示很正常。”邱小卫说。

     而邱小卫的妈妈张自然在接受《新周报·周末版》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女儿并没有精神病,只是性格上有些偏执,“她一直没有结婚,大部分时间是跟我生活在一起。她从小很聪明,学习成绩也很好,以高分被南昌气象学校录取,但不太善于处理人际关系。”

     之后的日子,邱小卫发现,那位“国家信访局领导”原来就是这家医院的医生,自己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圈套。她被强行打针、喂药,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渐渐地,她发现自己的月经长期不来,肚子巨疼却经常拉不出大便,要蹲上几个小时用手指抠才能勉强排出一点,报纸上的字也看不清了。

     “我偷偷地把衣架拿回病房,想用衣架里的铁丝划破我的手腕,也想过把背心挂在厕所中的龙头上,把脖子放上去死掉。”封闭的环境萌发了她死的愿望。

     反映问题被殴打

     在被送进精神病院之前,邱小卫因为工资福利待遇不公的问题,多次向当时是武汉市气象局副局长的汪金福反映,并要求解决。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还演变得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发生了让邱后来不断上访的两次打人事件:

     2003年8月上旬,邱小卫到办公室因工作的事恳求汪金福,受到汪金福下属的拉扯和掌掴,汪虽没动手,但在旁边不予阻止;

     2004年2月4日,为被扣发2003年下半年奖金和工作问题,邱小卫登门找汪金福。而之前打电话不接、约谈不赴,其办公室也进不去。这次,打邱小卫的有汪金福本人及其家人。“打人时有很多人围观,除了有身体上的伤害,还有精神上的屈辱。”邱小卫说。

     此后,她多次到武汉市、湖北省和北京上访。

     时隔数月,湖北省气象局组织专人调查打人事件,但对邱小卫的口头回复是“没有证明人,此事不能处理……”

     优抚医院给出的病历显示,邱小卫入院时“思维粘滞,诡辩,存被害幻想,缺乏内心体验,意志活动减退,生活懒散,不讲究个人卫生,反复上访,偏执”,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邱小卫的病史提供者、时任武汉市防雷中心副主任的何兵在病史中描述:邱小卫工作能力下降明显,与来往单位亦不能保持合作关系,怀疑单位领导、同事全都欺负她,经常因为要求未满足,深夜骚扰领导,若领导不满足她即上访。

     而邱小卫则认为,自己恰恰是因为工作能力强才会被原来的单位调到一些核心部门,因为单位的工资福利分配不公,她在反映和要求过程中遭受殴打,被逼采取了上访的形式,多年上访给单位和领导造成了压力。

     10月20日,记者电话采访汪金福,他对打人事件、邱小卫被精神病院收治等问题一律称“不知道”。

     “目测诊断”

     优抚医院院办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是武汉市气象局的几个人和优抚医院的医生将邱小卫送到医院,而精神病相关法规规定,只有监护人和近亲属才有权送治精神病人。对此,记者向何兵和张自然进行了求证。

     何兵说,当时张自然写了一份申请书,委托武汉市气象局将其女儿邱小卫送至精神病院治疗,连优抚医院都是张自然主动联系的。张自然则向记者表示,她虽然在申请书上签了字,但并不是出于自愿——何兵对她说,如果不签字就开除邱小卫。她不愿女儿失去工作,而且单位承诺担负除医保以外的所有的医疗费用。

     张自然表示,在知道女儿在精神病院的遭遇后,她曾多次跟医院交涉,希望尽早接女儿出院,但医院以“谁送来谁接走”为由不让其出院,“医院想要赚取单位支付的医疗费用而不放人。”张自然说,因为自己态度坚决,“如果邱小卫不来月经、眼睛看不清、拉不出屎引起任何后果,你们都愿意负责任的话,就给我写个保证书,不愿意的话就让她出院。”最终,医院才让邱小卫出院,但是将治疗时间由原来说好的一个疗程(3个月)延长至12月4日。

     而何兵却有另一种说法:不让邱小卫出院的人是张自然,张自然出现这样反复的行为是因为她的矛盾心理——她一方面希望女儿能得到治疗,另一方面又怕女儿在精神病院受苦。

     邱小卫在入院之前,是不是确实先被诊断有精神病?何兵告诉记者,他们曾先请医生对邱进行了 “目测诊断”(即为2009年7月21日的询问),发现她确实有精神病。

     不合法的行规

     从去年7月到现在,邱小卫的这段遭遇给她的生命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以前的我能歌善舞,写得一手好文章,虽然外表不漂亮,但有人格魅力,很受领导喜欢。”邱小卫说,许多同事一定没想到她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从精神病院出来后,邱小卫身体发胖、月经不调、视力减弱、记忆力减退……最明显的是,每次步行经过天安门广场时,保安都会拦住她盘查,理由是她神情异常,而以前从未发生这样的事。她认为,一个陌生人都能看出她前后的变化,尊严受到极大的摧残,而这一切都是被强制住院造成的。

     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对疑似病人进行 “目测诊断”之后强行收治,这种做法合不合法?

     深圳律师黄雪涛表示,在国内的精神病行业里,确实有这样的“行规”:疑似病人在被介绍病史后,医院可以强行将其带回医院检查,有病则住院治疗,没病也要住院观察。也就是说,像邱小卫这样的人,一旦被强行入院就必住院无疑了。

     黄雪涛说,按照国际的标准,任何一个成年的人都有医疗的自我决定权,即使是精神病人。只有在威胁自己或者他人生命的情形下,精神病人才能被强行收治。尤其是一个人没有经法院认定为限制或者无民事行为能力之前,均不得随意为其指定监护人,借此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医院的这种做法虽然是他们的‘行规’,但却是与现行的《宪法》《刑法》《民法》当中有关人身自由的法律规范相冲突的。”她说。

     黄雪涛认为,此次治疗对邱小卫来说是伤害大于疗效,即使是为了治病,若治病本身带来的伤害大于疾病,那么治疗本身就要受到质疑。

     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

     今年10月10日,深圳律师黄雪涛牵头并执笔的《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下称报告)发布,该报告揭示了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现存缺陷,并提出了改革建议。

     报告称我国精神病收治乱局更为深层的原因是,把“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收治”看做“纯粹的医疗行为”,医生僭越法官的权力,给予当事人的近亲属或者送治人以“监护人”的地位。这使得任何人被精神病院强制收治成为可能。

     报告发现,大量不该收治而收治的案例显示,送治人与本属正常人的被送治人有明显的利益冲突,隔离治疗使送治人获利,而医疗机构也从中获取商业利益。

     黄雪涛表示,精神病行业的标准被默许的行规无限扩大,到令人恐惧的地步。某个行业不应该仅仅依靠行规行事,有病没病应该拿出来大家讨论,制定出一个公共标准。她表示,他们写报告的原因之一也是想引起社会的关注,因为只有社会的声音才能抗衡一个行业的话语权。

     报告指出,确认住院精神病患者的诉权或是解决我国精神病收治问题的关键。对此,黄雪涛希望实现这样一个愿望:精神病患者能够有权指定律师对抗监护人。即提供一个平台,让精神病患者有说话的机会,有病没病谁是谁非,交给法官来裁定。对于这类案件,应该有一个独立的地方力量介入,及时地干预和阻断被强制收治的行为,保障被收治人的人身自由。

     北京市鑫诺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仁兵表示,邱小卫的案件很恶劣,但这不是第一例,也不是最后一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丈夫精神病院内度春秋 为夫申冤赵桂荣被关押 (图)
  • 江苏无锡精神病院受难者蒋国萍遭拘留
  • 武汉精神病院受难者胡国红数年成“黑户黑人”
  • 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山东主治医师、党委委员马登兰(图)
  • 湖南吉首访民张治再次被强制关精神病院
  • 十堰彭宝泉拍摄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状告警方滥用职权
  • 黑龙江一批被关精神病院访民情况
  • 男子拍摄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状告警方滥用职权
  • 精神病院受难者名单寄世界精神病学国际大会促关注
  • 姚晶继续被关精神病院,家人无法打听到任何消息
  • 重庆访民赵秀珍因公致残上访被数次关精神病院(图)
  • 精神病院说姚晶已被转移
  • 湖北金氏姐妹爆光一批精神病院受难者
  • 云南昭通为强拆非法拘禁市民送精神病院(图)
  • 上访者遭遇“内参”骗局续:赵桂荣的丈夫被关精神病院4年了(图)
  • 山东平邑女访民姚晶被送精神病院,家人不准探视
  • 山东民警贺冠山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割脚筋
  • 武汉精神病院受难者胡国红夫妇再次被堵家中
  • 北京精神病院超负荷运转 半数病人不能及时入院
  • 人命关天!紧急求救!核污染受害被关精神病院7个月/钟亚芳
  • 一个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核受害女子的求救信/钟亚芳
  • 被哈尔滨副市长张桂华关进精神病院的女教师(图)
  • 女原告邓钦惨遭法官毒打致残,祁阳县法院竟多次绑架关押进精神病院(图)
  • 女音乐教师被强行绑入精神病院 靠编故事出院(图)
  • 中国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民生观察工作室
  •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西安市新城公安分局把一无辜妇女孟晓霞白白关在精神病院长达十年!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政府总说谎,指出其问题就送精神病院/季建民
  • 精神病院可以成为整人或者害人的工具
  • 中国精神病院已成为整人或者害人的工具
  • 上访者的归宿可能是精神病院 可怕/羽戈
  • “精神病院监狱化”是中共迫害人民的一种手法
  • “送访民进精神病院”,胡锦涛的锦囊妙计?/老访民
  • 当精神病院成为“契约型监狱”,还有什么不可以?
  • 将上访群众送精神病院是法西斯暴政/李朝灿
  • 当代最可恨的人排行榜 中国精神病院
  • 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看还敢上访不?
  • 杨佳母亲有幸见识了中国的全免费精神病院/林云海
  • 为何将杨母送精神病院治疗?
  • 上海中共党员颜芬兰向海内外急切求救:因奥运遭暴力被关精神病院!/上海维权
  • 呼吁释放因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原海军试验基地工程师谭林书
  •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