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言论自由,从我做起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0年10月24日讯):天地生人皆有口,有口说话才算人。 (博讯 boxun.com)

    
    口的作用有二:一吃饭,一说话。吃饭为了活着,传宗续代繁衍子孙;说话为了表述是非爱憎,张显美丑善恶,树正气仇肖小,精忠报国,振兴民族!
    
    前30年的中国是利剑高悬,锋刃逼项,运动不断,摧花残蕾,风刀霜剑,寒冷彻骨。整个中国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少,都是你盯着我,我盯着你,人相治,人相恶,人相斗,人相残,连咳嗽都不敢放开喉咙。30年后的改革开放,由于政治利益所趋,毛泽东被赶下神坛,中国经济有了长足发展。但旧有的毛氏体制丝毫未动,“家天下”变成“党天下”,自上而下的权力代替一切,统治一切,成为“真理”的化身。这个“真理”是金钱结成的纽带,利益打造出来的“神圣同盟”,缺失公正公平,不具备民授的合法性。故被毛泽东体制打断脊梁骨的中国人,至今不敢对当权者说:不!
    
    由于官员是层层指定,社会一切资源、财富为权贵把持,老百姓只能俯首贴耳任其摆布。他们缺失公心,利益至上,黑箱操作公器,私欲指挥民意,把权变成了一个至高无尚的神具,成了“有权就有一切”。权,能使鬼推磨,驴下崽;权,能把丑变美,善变恶;权,能把傻瓜册封为将军,妓女升为局长;权,可以把警察变成护院家奴,法官转换为“听用”;权,可以强拆民房,霸占农民土地,受了害还不能诉说;权,可以抓捕访民,到处设立黑监狱;权,还可以封住说话的嘴巴,掩盖历史真相,让70后、80后出生的中国人,不知道中国曾发生过的事情。“十年文革”不知道,“反右斗争”更不知道。权,就是中国;权,就是社会;权,就是当今中共治理的国家。“我爸是李刚”!官二代阔少何处不是?
    
    试问:这样的社会现实,拥有这样权力的政党,愿意“政改”吗?“政改”,于他们失去的不但是权力,更最要大的财富。所以,我们不能坐地等花开,要促、要推、要呐喊!促他们前进,推他们“政改” ,呐喊要民主自由!
    
    既然“权为民所赋”,赋权的我们--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千万万万关心国家富裕,民族昌达的知识人,就要挺起腰板,理直气壮地唱“政改”的主脚!我们不唱谁唱?
    
    窃以为“政改”从民开始,从我做起!怎么做?就是敢于说话,敢于说真话、实话,敢于起来批评政府,指责各级官员,要我们纳税人的权利。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我们是官员的父母,我们是养活这个政权的纳税人!要切实地、自觉地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35条赋于我们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如果我们的说话官媒不刊,我们就发在手机上、博客上、网络上,甚而自办山寨版的民刊上。我们不要再有恐惧感,一定要像主人公的活着,站立着。自由是争来的,民主是呼来的,不说话不言串哪有“政改”?关键是我们有无主人公的责任感,有无发表言论的勇气?匈牙利诗人裴多芬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言论自由”是“政改”的发端,是天赋人权不可省的东西,不是谁的恩赐施舍!如果仍是“天下有口皆无声”,中国将永无“政改”!故言论自由从我做起。此文在伫笔时,收到四川小老乡余杰发来邮件,顺便贴在这里:
    
    “各位:今天是我被软禁第七天:十分钟前,我准备去教会做礼拜,被三个警察堵住,他们甚至拼命拉住我的车门,说上面命令你不能出门。我要求他们出示证件,为首者出示证件,为朝阳分局警察郝琪。我说,你们根据什么法律这样?他说,我是在执行命令,反正你不能出门。我说,命令跟法律哪个重要?他说,我拿工资,也没有办法。我说,你拿的是纳税人的钱,不是共产党的钱。他说,我也是纳税人啊。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也没有办法。请传播此消息。”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不准人聚会饭醉,是哪家的法律?
  • 铁流:向廊坊市长王爱民讨债
  • 于浩成:没有出版自由,其他的一切自由都成了泡影——喜闻铁流捐资设立新闻基金,促进新闻立法
  • 铁流:再说访民“告洋状”(图)
  • 铁流:北京堵车怎么解决?
  • 铁流致东莞市长李毓全先生的公开信-就东莞市警察抓网络作家元平一事
  • 铁流捐资100万元设立“铁流新闻基金”(图)
  • 强烈抗议对刘晓波的非法判决/铁流 叶光庭
  • 铁流:“构建和谐社会”首先政府必须守法
  • 铁流:我们为什么没有言论自由与通信自由
  • 就《往事微痕》五七老人铁流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第八封公开信
  • 铁流:我为什么敢冒风险协办林希翎北京追思会?
  • 铁流:60年大庆说“反党”,民主宪政何是期?
  • 铁流:六十年,中国大陆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在哪里?
  • 铁流:重走“土改”路
  • 铁流:莘莘学子有何罪?十万“太阳”成“贱民”
  • 茅于轼、杜光、铁流、徐景安、胡星斗等倡议书
  • 铁流:致出席全国十一届二次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 铁流:“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忌是庸才”--痛悼名记者刘衡大姐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 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温总理:请关心一下中国孩子的教育状况
  • 铁流:在死牢里与殉道者的对话-献给21世纪中国的知识人
  • 铁流 :五十五年的这一天-写在恶魔斯大林的死亡日1953年3月5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