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北村民不满拆迁补偿拟上访 被控敲诈政府(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2日 转载)
    
    河北村民不满拆迁补偿拟上访 被控敲诈政府
     10月14日,村民贾文背后的3个自然村已被拆除。他曾因和政府协商补偿,于去年被以敲诈罪起诉,现被取保候审。
    河北村民不满拆迁补偿拟上访 被控敲诈政府


     张家口榆树沟管理处的部分村民,他们的房屋3年前被拆迁至今未领到补偿款。
    河北村民不满拆迁补偿拟上访 被控敲诈政府


     张家口村民贾文拿着逮捕通知书,他因涉嫌“敲诈政府”被抓。
    7村民“敲诈政府”背后拆迁乱局
    
     河北张家口有7名村民被以“敲诈勒索罪”起诉。他们被指控,组织村民假上访,以此施压政府,“多领”拆迁补偿款。9月30日,他们被取保候审。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是一起含义深刻的“敲诈”案。
    
    2007年,张家口塞北管理区招商兴建奶牛养殖基地,需要拆迁农户。村民不满评估后的补偿价,要求按照市场价格进行房屋补偿。
    
    为了在限期内完成任务,拆迁小组组长马江和村民逐一协商补偿,最终支付的补偿钱款超出预算500多万元,但仍无法付清承诺的补偿款。最后村民上访,马江被调查,并以“滥用职权罪”获刑。而且其中率先和马江协商补偿的村民也被刑事起诉。专家认为,即便是过度维权,也不能简单以敲诈罪定性。
    
    9月30日,国庆的前一天,贾文走出张家口看守所。这天距离他从床上被带走,过去了10个月零1天。
    
    贾文是河北张家口塞北管理区的奶牛养殖散户。2009年11月29日,他和村里的另6名奶牛养殖户被警方带走。
    
    随后,他们7人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沽源县检方批捕。检方指控,贾文7人于2009年10月中旬,组织村民假上访,给政府施压,“多领”60余万元补偿款。
    
    今年1月22日,7人在河北崇礼县法院受审。
    
    8个月后,贾文等人得知,他们被取保候审。
    
    贾文认为自己冤枉。他说,当初塞北管理区政府进行拆迁,给予的补偿款太低,协商后,管理区政府同意增加补偿款。而如今在起诉书中,这些钱款则变成了贾文的“不当得利”。
    
    “乱到不可收拾”
    
    3年前的拆迁,有村民至今未获补偿,有村民则获“超额”补偿,拆迁负责人被举报后获刑
    
    这宗扑朔迷离的案情,源于3年前的一个拆迁项目。塞北管理区管委办副主任宋帝铭介绍说,“当时的拆迁程序几乎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当时,管理区政府引进一个现代牧业企业,欲建立一个数千亩的奶牛养殖基地。其中的二期工程需要征地,涉及管理区下辖的榆树沟管理处内114户村民。
    
    村民的房屋很快被推平,而在两年后的2009年,仍有60余户村民没领到拆迁补偿款。2009年8月,他们向张家口市信访局反映问题。
    
    村民列出拆迁5大乱象:1、拆迁不张贴公告;2、欺骗群众签订空白补偿协议;3、资金不到位哄骗群众搬迁;4、管理区领导在群众搬迁后反悔承诺的补偿条件;5、故意推托拒付补偿费导致群众流离失所。
    
    张家口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调查发现,在114户村民中,已有贾文等41户村民领到补偿款,且补偿款高于评估价。
    
    宋帝铭说,这些已经领取拆迁款的村民,少的超过评估价数千元,多的超过10余万元,是评估价的2~3倍。以被诉的村民贾文为例,评估价3.1万元,实际拿了补偿款16万元。
    
    据此后的《榆树沟管理处拆迁遗留问题处置结果公示表》显示,除了贾文在内的7户村民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事起诉,另有桑文龙等5户村民被民事起诉,起诉理由是“不当得利”和“捏造协议冒领拆迁补偿款”。
    
    对于另29户已领到补偿款的村民,宋帝铭说,管理区将视判决结果,陆续对他们提起民事诉讼。
    
    2009年11月29日,就在贾文7人被带走当天,塞北管理区管委会副主任马江也被带走调查。
    
    马江在拆迁领导小组任组长。同他一起被调查的还有,拆迁办主任田玉春,他是塞北管理区建设局局长,以及负责具体拆迁工作的榆树沟管理处书记兼处长王清海等人。
    
    宋帝铭说,调查发现,拆迁组主要负责人滥用职权,没向领导请示,擅自决定答应贾文等村民的要求,拆迁费用超预算,项目整体评估价总共578万元,而实际支付的补偿款为1100余万元,还不包括尚未兑现的口头承诺。
    
    今年5月,马江因犯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王清海被判刑一年缓刑两年;田玉春被行政撤职。
    
    他们只是炮灰
    
    知情者透露拆迁背景,小县城招商大企业后,不谙拆迁工作的干部被推上拆迁岗位
    
    马江,47岁。10月14日,记者电话联系到他。他说,自己身背刑期,无论如何辩解,都是一个“罪人”。
    
    电话中,马江说得最多的两句话是:“我是沽源牧场出生的。”“我没有拿过沽源牧场任何人一分钱。”
    
    塞北管理区前身是河北省国营沽源牧场,总人口有24000多人。马江、王清海和贾文都曾是沽源牧场职工。
    
    2003年,沽源牧场改制成塞北管理区,成为张家口市的一个县级行政单位。马江出任管委会副主任,分管工业。原是牧场基层干部的王清海,任管理区下辖的榆树沟管理处书记兼处长。
    
    而贾文则成为了当地的“奶牛养殖散户”。
    
    马江他们的命运再次被改变是在2005年,一家奶业企业计划在当地投资11.46亿元,兴建奶牛养殖基地。
    
    这个项目成为管理区招商引资的重头。河北媒体报道,“塞北管理区主要领导范亚平满怀诚意与希望,多次积极、主动地上门商谈。”
    
    河北省省领导曾指示,要将塞北这个万头奶牛现代化养殖基地项目列入2006年省级农业产业化“111”工程项目,该项目成为全省农业领域的标志性工程。
    
    张家口的主要领导还曾带队,到塞北管理区,召开项目现场办公会,要求全力抓好项目的实施。
    
    从现在来看,该项目确实迅速带动管理区的经济发展。
    
    管理区财政收入70%~80%来自于这个已部分投产的养殖基地。以2009年为例,塞北管理区全区财政收入4200余万元,其中3000余万元来自该养殖基地项目。而这一贡献还在增长,保守估计,今年截至10月,管理区财政收入已过9000万元,该项目对管理区财政的贡献已超过7000万元。
    
    而在改制当年,管理区的财政收入只有300万元。
    
    一位参与当时拆迁的政府人员说,基层政府付出了“血的代价”,给企业换来一块项目用地。
    
    据他介绍,马江原是沽源牧场副场长,王清海原是牧场二分场场长,还曾是有一大堆荣誉在身的河北省劳模,他们根本不懂拆迁,“他们就是炮灰。”
    
    仓促拆迁,限期3月
    
    据介绍,拆迁中,评估公司只实地评估少数农户,其余则根据资料完成,造成许多漏项
    
    塞北奶牛基地项目一期工程进展顺利,因为拆迁的只是坟地。2007年4月,项目二期工程将要开工,此时,情况开始变得复杂,因为拆迁涉及村民农户。
    
    当时拆迁范围是,榆树沟管理处辖区内的3个自然村:大榆树沟、前新房、后新房。
    
    贾文是大榆树沟村人,他家的祖宅将被拆迁。那是一栋三间砖土混合的平房。房屋已空置多年,玻璃被小孩砸了。贾文听说要拆迁,去换好了玻璃,以指望补偿价格高些。
    
    那次拆迁被认为是仓促而紧迫的。
    
    一位参与拆迁的政府人员说,拆迁前的工作准备不足。要拆迁的时候,才找到管理处。此前,既没有商量,也不事先通知,更不要说什么培训了。
    
    而规定的拆迁期限为3个月,从2007年6月9日到2007年9月8日。榆树沟管理处公布的拆迁方案共4页,上面没有具体的拆迁补偿标准,也没有村民的生活安置方法。
    
    拆迁前,评估公司来村民房屋评估。评估公司是张家口市房管局下设的张家口垣天房地产价格评估公司。
    
    据知情人介绍,评估公司也没有对每户都进行评估,只是上门实地评估了几户村民,绝大部分是按照此前管理处调查摸底材料做评估。
    该知情人说,那份材料形成于拆迁前几年,因此造成很多漏项,比如,村民建了新房,但评估报告上没有,这为拆迁带来阻力,也是增加补偿款项的一个因素。
    
    贾文那三间经过维修的土房,被估价1.7万元,加上其他补助总共可补偿3.1万余元。
    
    据当地村民说,若新盖一间房需花2万元,三间房则要花6万元。
    
    贾文对补偿款不满意,认为那点钱根本无法再盖新房。他说,更让村民不满的是,拆迁问题还没解决,施工队就已进了村庄。
    
    2007年7月的一天,马江找到贾文,说,拆迁户在附近小区买房,享受11%优惠。
    
    这天上午,马江开车,拉着贾文到小区看房。
    
    “前后也就半个钟头,等我回到村里,房子已被推掉了。”贾文说,那时,双方并未签订任何拆迁协议,他也未拿到一分钱。
    
    参与当时拆迁的干部告诉记者,当时拆除贾文房屋是因为发现其在新搭建房屋。贾文对此否认,称其只是在维修。
    
    被策划的“假上访”
    
    村民不满补偿打算上访;村民贾文称此举属于自发,司法调查则称贾文从中组织,以此要挟政府
    
    看着进驻村里的施工队,村民的不满情绪在日益积蓄,当前新房村的村牌标志被施工队拆除后,不满的情绪找到了出口。
    
    据崇礼县检方起诉书描述:2007年10月中旬,“现代牧业养殖基地”施工期间,拆除了前新房村村标,贾文等借此事纠集前新房村村民手持铁锹、木棍等物,闯入施工现场,阻止施工。
    
    贾文并不否认上述经历,但他称,自己并未组织,均为村民自发。后来村民商议决定到张家口市政府反映问题。
    
    而塞北管理区管委办副主任宋帝铭对当时的上访,则提供了另一种版本的叙述。
    
    他说,据司法部门调查,村民在史桂军家签字后,贾文7人又开了一个小会,策划“假上访”——其中,贾文安排张录向马江报告,说村民要去上访;杨春国找班车;王国柱和冀国等组织村民上访,“为脱离干系,贾文当时并未到现场。”
    
    对此,贾文予以否认。
    
    2007年10月17日,村民聚集在前新房村委会,准备前去张家口。马江带人赶到,将班车拦下,与村民协商补偿款。
    
    村民代表要求每户统一补偿20万元。他们参照距塞北50多公里的内蒙古多伦,当地拆迁每户村民补偿20万元。
    
    拆迁办没有当场答复。
    
    贾文说,次日,马江找他,希望他能动员几户村民带头搬迁,并保证,“当时马江还说,补偿的事找王清海,一切好商量。”
    
    随后,贾文7人和拆迁办协商,最后商定每户得补偿款16万元。2008年五六月份,7户村民补偿款全部到位。
    
    贾文不认为向政府多要了补偿款。虽然盖三间房只需6万多元,但因为拆迁,他不能再养奶牛。他认为政府应该安置他们今后的生活。
    
    对于16万元补偿的决策,塞北管理区管委办副主任宋帝铭说,贾文等人向马江施压,必须给钱,否则就去上访,“马江未经请示,擅自拍板。拆迁工作也从最初的评估补偿,转变为随意承诺。”
    
    拆迁缺资金,向村民借
    
    知情人介绍,因财政收入少,马江向银行、向个体户,甚至向被拆迁村民借拆迁款
    
    在宋帝铭看来,贾文7人以上访之名多要补偿款成功后,成了当地拆迁乱象的导火索。
    
    其余村民也开始逐个协商拆迁事宜。
    
    原本规定2007年9月须完成的拆迁项目,到2009年3月,还没有完成。
    
    在拆迁快接近尾声时,出现了大量的口头协议。村民称,当时这现象非常普遍。拆迁之前,村民几乎所有的要求和条件,管理处统统答应,但全是口头上的。
    
    44岁的吕明义,是最后搬出前新房村的两户村民之一。他有大房2间,生产房和牛舍共7间。后来王清海上门协商拆迁。“两次就谈成了。”
    
    吕明义说,他的房屋评估价4.07万元,王清海承诺,补偿各项费用总共23.83万元,“但这只是口头承诺,没有书面协议。”
    
    有村民说,当时还出现无房产评估报告、无房村民领到补偿款,有房村民领不到补偿款等乱象。
    
    2009年5月10日,当地开始了最后一批拆迁。后新房村村民关艳丽的房子在那天被推倒。虽然拆迁小组承诺给她18.5万元,但在那天,她并未领到钱款。
    
    拆迁小组原本承诺在2009年4月24日付清吕明义的23万余元补偿款,但那天,他只拿到了3万元。
    
    当时一名参与拆迁的政府人员回忆说,拆迁办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拆迁资金,每次去管理区的财务拿钱,几乎没有一次性付完的例子。“甚至有人向上面领导反映,说没钱拆不了。领导回答,有钱还要你们拆?”
    
    据该知情人介绍,当时塞北管理区的财政收入少,拆迁资金都得靠四处求借。他说,马江安排人员,以个人名义、甚至管理处的名义去借钱,向银行贷款、向管理区有能力的个体户借钱。
    
    “最后拆迁人员甚至还会向被拆迁村民借钱。”这名知情者说。
    
    吕明义的补偿款就被政府借去过。2009年4月,他刚领到3万元,就被拆迁人员借走1万元,用于支付给别的村民。
    
    上述知情者说,若实在借不到,就给村民打欠条。最后拆迁工作在历时两年半后完成,“如果不借钱,不要说两年半,就是20年都拆不完。”
    
    是否属于敲诈政府?
    
    不满补偿的村民贾文被以敲诈罪起诉;专家认为不能把维权或过度维权简单定为“敲诈”
    
    2009年5月,拆迁工作虽然结束,但只承诺给村民的补偿款则没有着落。
    
    到了2009年8月,吕明义只获得补偿款3万元,剩下20余万元一直无法领到。8月23日,他和村民一起开始去张家口集体上访。
    
    上访虽然引起张家口市政府的重视,但此后的处理方案则出乎吕明义的意料。
    
    吕明义没想到马江、王清海会被撤职、判刑,也没想到贾文等村民会被刑事起诉,并且还有5名村民被民事起诉。
    
    宋帝铭表示,民事起诉的决定,是塞北管理区管委会的集体决策。起诉的理由是,他们的“所得远远超过房屋本身的价值”。对其民事起诉,为了把不该给村民的钱通过法律渠道要回来。
    
    吕明义说,他最不曾想到的是,塞北管理区表示,此前村民获得的承诺无效。补偿方案做了调整,每户村民在原有评估出来的补偿价上略有提高。
    
    据吕明义介绍,若单按评估价计算,目前有80余万没有兑现。而现已支付41户村民的钱款又超过评估价124万。“管理区说,把这124万要回来,就可以补上80多万元的窟窿,多出来的40余万,再平均分给所有村民”。
    
    记者向塞北管理区核实这一说法,宋帝铭和负责宣传的官员都拒绝回应。
    
    除了补偿款,已被取保候审的贾文更关心的是,自己的“罪名”是否成立。
    
    贾文的代理人认为,敲诈罪不成立。他说,“贾文是房屋所有权人,有权提出补偿数额的要求,他要求增加补偿款的行为不违法。”
    
    此外,代理人认为,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信访制度是老百姓申诉冤屈的重要去处和形式,“即便他们实施了上访行为,正常上访也是法律允许的,是行使公民的合法权益。这不可能对政府造成恐惧或害怕,更不可能使政府屈服这种压力而交出财物,因为政府掌有公共资源和国家公权力,完全可以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或疏导群体上访事件,并非只有给钱这一种方法。”
    
    律师尹富强也认为,不能把正常的维权,或者过度维权问题简单定性为“敲诈行为”。
    
    眼下,贾文和吕明义被拆平的村庄上,塞北的这个现代牧场还在如火如荼进行,一栋栋厂房正拔地而起。
    
    吕明义不甘心,他还要继续上访讨说法。他说,“凭什么我的房子现在拆了,曾经的协议就不兑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二代"河北大学撞死女生,其父李刚哽咽道歉
  • 河北大学禁止学生就校园撞人事件接受采访(图)
  • 河北大学女生遭撞死 冷血凶手是公安副局长之子(图)
  • 保定高官“太子”酒驾 河北大学内撞飞两女生 (图)
  • 河北大学内撞飞两女生 肇事者称爸爸是某某(图)
  • 河北地裂 专家称系地下水过量开采所致(图)
  • 河北山西向京输水4000万方 相当20个昆明湖
  • 河北山西将向京输水4000万方 危机难解
  • 山西河北两省集中输水4000万立方米支援北京
  • 河北青龙县老汉孤身到东三省追寻杀子凶犯13年
  • 河北警方破获全国最大非法制售发票案
  • 河北高院院长登车检阅警察被指"不妥当"
  • 河北涉县党员胸前挂牌"我是共产党员"上岗
  • 河北规定15日前上缴08年前生产问题乳粉免处罚
  • 凭什么?极度缺水的河北向北京应急调水2亿立方米
  • 河北高院:亲属大义灭亲被告人可获减刑
  • 河北访民集体进京:“悲度国庆”(图)
  • 河北邢台政府网站答非所问:问准生证答南水北调
  • 河北政法委书记:谁和老百姓过不去就砸谁的饭碗
  • 河北省水利工程局 资产流失、未入医保、工资拖欠、拆迁户不按时回迁等问题的情况反映
  • 河北冯军向最高法院起诉大厂县政府要求征地补偿
  • 河北保定土匪村长抢占耕地
  • 向河北省张云川书记的一封求救信/陈连清(图)
  • 河北省易县甘河净乡甘河净村“4•3”聚众持械打人
  • 被天津河北区法院法警殴打骨折/张建中(图)
  • 内蒙河北警匪勾结残害妇女儿童,警方骂受害人报警有病/张凤先
  • 河北灵寿县非法强拆私人工厂,孟平云自卫反被判刑
  • 举报中石化河北唐山石油分公司等诈骗国家资产(图)
  • 中石化河北唐山分公司原领导诈骗247万元/刘玉红
  • 河北省石家庄的公安“真牛B”50元就想了解一桩命案/陈连清
  • 河北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营盘村村支书孙树森的腐败行径
  • 河北大城县黑恶势力恣意残害百姓无法无天
  • 河北冯军告污染企业案4月23日在廊坊中院开庭
  • 谁来监督天津市河北区副区长崔志勇/冯茂亭
  • 河北省二里村村民致最高检察院的公开信
  • “河北省大名县王村乡西赵庄先进党支部”仙之门
  • 河北的稳定靠打压访民换来的还是靠司法公正换来的?/王海珍
  • 河北定州:荒唐的政府,农民的尊严在哪里?
  • 河北定州:公检法不要沦为专政人民的工具(续)/庞兴杰
  • 河北保定完了 黑社会枪声再起
  • 河北大名县不作为非法监禁信访人
  • 河北大名县王村乡西赵庄“扶贫变成了富分”
  • 河北省大名县不作为非法监禁信访人
  • 河北徐水县高林村镇政府司机酒后驾车肇事逃逸
  • 河北唐山65岁老人重病缠身仍被非法劳教三个半月(图)
  • 河北居民陈国建及徐跃欣控告官员勾结残害百姓
  • 河北省南宫市釆取假破产假关闭逃废金融债务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河北:蒙冤女检察官张晓丽被制造错案呼吁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河北保定钞票纸厂管理者明目张胆的捞钱
  • “欲减之罪,何患无词”——评河北民警掐死歌女案/叶建明
  • 妈的!政府也会骗人/黑龙江海林长汀镇河北村富源屯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控告书/邢景生(河北)
  • 光远:河北保定第二医院误诊两天两夜,切除少女卵巢
  • 河北石家庄:谁制造付华良冤案?
  • 河北石家庄:8年冤案,谁还我公道?(图)
  • 5少女神秘死亡 河北栾城县政府想隐瞒什么(图)
  • 河北老板将童工活着送去火葬闷死,警察庇护凶嫌
  • 河北蒙冤狱警无罪释放失声痛哭 40岁已头发花白
  • 河北邯郸康波继续杀人干坏事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 河北也曝“处女嫖娼案” 少女惨遭警方折磨(图)
  • 北京81%的用水、天津93%的用水都来自河北
  • 一夫四妻的河北高院副院长刘宏死有其所
  • 一夫四妻 河北高院副院长刘宏死有其所
  • 河北承德教育局长坠楼身亡 堪称时代楷模/乔志峰
  • 陈秀芹致党中央国务院各位领导要求查处河北省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腐败问题的公开信
  • 评“昌平与河北怀来交界处发生M2.3级地震”/王克勤
  • 青年作家冯建林致河北省委书记张云川、省长陈全国的公开信
  • 录音:河北唐山工行买断员工谈维权感受和体会
  • 河北省的工资为什么这么低
  • 河北廊坊黑社会保护伞何时打破?
  • 河北石家庄假药致癌受害人的血泪控诉/李淑珍(图)
  • 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内情,隐居河北/江迅
  • 李吉明:河北道德模范评选“掺水”?
  • 河北红棉袄致河北省张云川书记/王雅新
  • 河北红棉袄至河北省省委书记、省长、省纪检委书记的公开信
  • 河北艺术职业学院院长彭文民的十大旧闻:半夜泡妞
  • 河北省清河县破坏民主程序选村官
  • 河北保定乐凯大街水碾头“钉子户”抗议偷拆打伤人
  • 河北保定代庄村民紧急呼吁,请中共政府重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