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士辉:遭遇疑似黑社会人员追迫事件经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士辉更多文章请看刘士辉专栏
     2010年10月17日下午两点半,我出得租住的楼门,准备到外面购物。刚走了约20米,忽听身后一个声音在叫:“阿叔!阿叔!”我回头一看,发现一个20岁左右、身高约1.6米(感觉比我略矮)、上衣穿黑色紧身半袖T恤、右侧臂弯内有一道十几厘米长醒目刀疤的陌生男青年把我叫住问道,“阿叔,你是住在**街**巷1号这个楼的6楼吗?”
     该青年操广东口音的普通话,我当时就非常警觉,感觉这个人形迹可疑,于是随便应付说:“不是,我住在5楼。”说到这里,有必要插一句话。一个多月以前,有一个陌生人打我手机,要约我出来一下,自称老朋友,这个操广东口音普通话的男子不肯报出姓名,经我再三追问,还是不肯作答,最后挂掉电话。2010年9月12日晚上10点40分,又接到相同口音陌生男人的电话,还是不肯自报家门(电话是137**947604,经查归属地是茂名,我随后将该电话存为“高度可疑”),并诈称是我一开始接电话时误以为的熟人王(黄)老板。该男称:“我是在香港和你见过面的。”我虽然去过香港,但是在香港根本就没有见过一个姓王(黄)的男人。因为类似的经历已经有过,所以一个无心的随口乱猜,反而测出这个人是在说谎。挂断电话后,我给该男发了一条短信(已存档):“你已经骚扰过我两次了。没想到我刚才的一句无心之失,就让你露出了狐狸的尾巴。就你的无端骚扰,我已经报警。请你自重!” (博讯 boxun.com)

     我顺口问“刀疤男”:“你是干什么的,你要干嘛?”
     空着手的该男称:“我到这里的6楼找一个朋友,给他带一点东西。”我问道:“你不认识他吗?”
     该男:“不认识。要找的这个人有50岁,住在6楼,很瘦。”
     同一楼层租住的邻居里面都是二三十岁的打工者,根本没有50岁的,年龄都比我小(我今年45岁)。我突然有一种直觉,感觉这个人要找的就是我本人!他找我干什么?我压根不认识该男,该刀疤男是来干什么的?来找人却不认识要找的人,放了电话不打却舍近求远直接拦人问,而要找的地址又是我本人的住址,说带东西给人却又空着手,有这样找朋友的吗?我感觉该男说话前后矛盾,给人感觉根本就不是来找熟人的,更像是一个来路不明的黑社会人员。
     我尽力掩饰住自己的慌乱。我反问道:“你看我像50岁的人吗?”“不像。”对方答道。
     我顺口说:“那你去找你要找的人吧。”随后向前面走去。我越想越不对劲,感觉这个人不是好人。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我顺着马路右侧向*庄方向走去。每走几步就赶紧回头看一下,看看“刀疤男”有没有尾随而来。
     前行了约200米,在老庄与黄庄之间,我再一次回头。让我大吃一惊的一幕出现了——我发现那个“刀疤男”就在距离我不到10米的后面紧跟着我,而且面露凶光!刀疤男的后面还跟着一个约二十七八岁较壮实的另一男子。这一带路边基本上没有其他行人。因而这两个人分外显眼。我回头质问一句:“你跟着我干嘛?”此时已经六神无主的我已经到了慌不择路的程度,我赶在一辆疾驰而至的大货车前面快速横穿马路到中间绿化带,与那两个人对视。随后赶紧拨打了110,没想到慌乱之中拨成了114,这时是14:34。我发现那两个人耳语了几句,向我这边指指点点。这时后面的第三个人盯视着我向那两个人靠拢,我感觉这个人和前面那两个人似乎也是同伙,我快速往相反方向疾行。因为这里离村口很近,所以我很快步行回住处。
     回到住处,我拨打110,结果发现无论怎么拨,都是循环往复、没完没了的告知,怎么打也不通:“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无奈之下,我试着在前面加了020的区号,这才打通了报警电话。此时是14:43。15:08,出警的警察带我回白云区同和派出所做笔录,我详细讲述了事件经过,高度怀疑那两个或三个陌生人是黑社会人员,并将自己推断的几个嫌疑对象向警方做了陈述和备案。 (刘士辉于2010年10月17日夜)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十堰精神病院新恶曝光:金汉琴被打毒针12天/刘士辉
  • 金汉艳、金汉琴姐妹已经被同时放出精神病院/刘士辉
  • 震撼!十堰将女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被关精神病院,刘士辉冒险拍摄(多视频)(图)
  • 刘士辉律师诉广州市司法局案未当庭宣判
  •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质问司法局为何被处以“极刑”?
  • 探访精神病院:我为金汉艳、金汉琴姐妹维权/刘士辉(图)
  • 刘士辉:我们与黄丝带同行(刘晓波被判)(图)
  • 刘士辉:白云山上,我被专政铁拳扼住了脖子(图)
  • 热烈祝贺王胜俊——您的“政权意识”开花结果了/刘士辉(图)
  • 唐荆陵、刘士辉等穿文化衫广州爬山,警察冲击
  • 网络爱国群众针对刘士辉律师学习新华社社论开展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场实录/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六)
  • 刘士辉律师與友登白云山被公安襲擊,現扣在派出所
  • 广州多名异议人士再次展开文化衫行动 刘士辉被带走
  • 李柏光律師突收傳真謂郭飞雄無需探見,刘士辉律師被開除停業九個月
  • 广州司法局9月16日召开对刘士辉“停止执业9个月”行政处罚听证会(图)
  •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面临停止执业9个月处罚
  • 广州市司法局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图)
  • 郭飞雄的律师刘士辉就法院裁定不受理其诉案提起上诉
  • 末学妙觉慈智和唐荆陵,江天勇,郭莲辉,刘士辉,巴忠巍等同仁紧急呼吁救救刘沙沙
  • 广州市司法局“阳招”出笼: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图)
  • 刘士辉律师质疑GDP超日本
  • “中国特色”:气吞罢免如虎/刘士辉(图)
  • 刘士辉:专制垮台之日,就是律师执业资格重回我手里之时 (图)
  •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郭国汀
  • 梅州监狱打死人,我代郭飞雄举报“躲猫猫”/刘士辉
  • 我罢网,我自豪,我光荣!/刘士辉
  •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文化衫让刘士辉律师受困三小时/刘士辉
  •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之灾/刘士辉
  • 刘士辉:前有犬獒东东,后有太监成龙
  • 我被国保约谈/刘士辉
  • 刘士辉:我告北京网警的虚拟诉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