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该收治不收治、不该收治被收治” 中国精神病收治乱相何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5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博讯 boxun.com)

    “该收治不收治、不该收治被收治”,这是一份民间报告对我国精神病收治混乱现状的概括。
    
    2010年10月10日,第十六个世界精神卫生日,内地两家民间公益组织“精神病与社会观察”与深圳衡平机构发布一份4万余字的《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下称报告),该报告揭示了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现存缺陷,并提出了改革建议。
    
    据该报告的牵头执笔人、深圳律师黄雪涛介绍,此报告还寄送给了全国人大法工委和国务院法制办,以期为正在进行中的精神卫生立法提供参考。黄雪涛对《财经》记者表示,希望籍此保证当事人的诉权得以完全实现,免受精神病医生权利滥用之苦。
    
    报告援引多方数据指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1600万。精神病发病率已占我国所有疾病发病率总数的20%,未来20年将增至25%,远远高于全世界的平均水平10%。
    
    与国内精神病人庞大的人数、高发病率相对的,是被概括为“该收治不收治、不该收治被收治”精神病收治乱相。
    
    报告通过刘亚林杀童案、陈建安弑兄案、江苏朱金红案、广州何锦荣案、深圳邹宜均案等大量个案及众多新闻报道的分析发现:由于医疗资源配置错位,大批患者因经济困难而得不到治疗,而一些正常人却被与之有利益冲突的人强行送往精神病院——这一混乱现状使得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制度的受害者,面临来自未收治患者和精神病院的双重威胁。
    
    黄雪涛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表明了对解决上述问题的建议:一是增加精神疾病防治的财政投入,保证那些可能危及公共安全的精神病患者能得到足够的治疗;二是对那些“被精神病”的人,一定要经过司法程序,法官应享有裁决治疗与否的决定权,精神医生的诊断可作为法官裁决的重要参考;三在应加快精神卫生立法,明确规定,在精神病收治中,任何当事人都有权请律师。对那些请不到律师者,国家应当提供法律援助。
    
    该治不收治:依赖家庭体系治疗 财政不足是主因
    
    “财政投入不足是精神病患者该收治而难以收治的主要原因。”黄雪涛表示,目前精神病人的一般住院时间为1-3个月,如果住院三年以上需花费14万元以上。许多家庭不堪重负,就将病人遗弃街头、禁锢家中或杀害。
    
    报告指出,我国尚未将对精神障碍的救治当作政府责任,绝大多数的精神病治疗主要由家庭系统来支持。国外精神卫生投入占卫生总投入的比例约为20%,而我国仅有1%。这有限的投入却要负担起占所有疾病中20%的精神疾病。
    
    不该收治被收治:暴露精神病收治制度缺陷
    
    报告发现,大量该收治而不收治的案例显示,送治人与本属正常人的被送治人有明显的利益冲突,隔离治疗使送治人获利,而医疗机构也从中获取商业利益。
    
    报告认为,精神病收治的混乱现状,原因在于制度上存在八大缺陷:
    
    首先是,强制收治没有门槛。包括轻微精神病人、疑似精神病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可以被收治。这与国际社会通行的“有伤害自己或他人的行为或危险”标准不符;
    
    第二,强制收治没有程序规范。医院可以在从未见过当事人、从未作出诊断的情况下,派人将当事人用“绑架”的方式收治;
    
    第三,否认个人拒绝住院的权利。医院以精神病人缺乏“自知力”为由,否认个人拒绝住院的权利。不承认有精神病,成了一个人有精神病的表现;
    
    第四,不经法定程序推定监护人。成年人在法律上被推定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利害关系人申请和法院宣告为无(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成年人不需要也没有监护人,但实践中,医院往往自动推定送治人即监护人;
    
    第五,出院遵循“谁送来、谁接走”的规则。医院坚持只有送治人才能接当事人出院,即便医院明知送治人是出于利益冲突将当事人送来,也坚持只有送治人才能接人出院,换言之,医院只对支付医疗费的人负责;
    
    第六,住院期间没有纠错机制,投诉、申诉、起诉皆无门,一旦被收治,无论当事人怎样抗议,都没有第三方机构来处理异议;
    
    第七,司法救济失灵。出院后,试图通过诉讼来维护个人权利的当事人面临着重重困境,要么被否认诉讼行为能力,把诉权彻底剥夺,要么误入“医疗纠纷”陷阱,在有没有病这个问题上进行拉锯战,忽视了收治程序上的不规范;
    
    第八,精神损害赔偿数额非常低。经过多年艰难抗争,最终胜诉的当事人往往只得到两三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
    
    根源:精神病医学理论谬误
    
    此外,报告还指出,导致前述制度性缺陷的深层原因,在于中国精神病医学理论存在三处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谬误。
    
    首先,我国精神病医学否认强制收治的法律属性,把“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收治”看作“纯粹的医疗行为”,认为强制收治与人身自由无关,拒绝司法介入;
    
    其次,我国精神病医学把部分强制收治当做自愿治疗,如果当事人拒绝住院,就把送治人的意愿看作是当事人本人的意愿,理论上把违背当事人意愿的“非自愿治疗”说成是“自愿治疗”;
    
    最后,我国精神病医学用医学标准代替法律标准,将医学上的“自知力”作为判断当事人行为能力的标准,医生僭越法官的权利,给予当事人的近亲属或者送治人以“监护人”的地位。通过此三处对偷换概念,使任何人被精神病院强制收治成为可能。
    
    建言精神卫生立法
    
    报告指出,至今世界已有100多个国家颁布了精神卫生法,而中国的精神卫生立法始于1985年,至2010年已历时25年,目前草案虽已完成,但仍难以出台。
    
    在《精神卫生法》难产的同时,地方的精神卫生立法则不断出现,目前中国已有六部地方的《精神卫生条例》,这些条例几乎是对现行制度的确认,未能解决收治制度中的精神医学滥用现象。
    
    对于2009年修改完成的《精神卫生法(征求意见稿)》,黄雪涛律师认为,“草案很糟糕,基本上是确认现行的做法。” 报告指出,现有的草案中患者非自愿住院制度没有实质改变,也缺乏有效的对非自愿住院的审核、纠错机制。
    
    报告对立法提出了五点建议,其中最核心的是要对非自愿住院建立有效的异议机制,推广法律代表制度。
    
    报告建议通过一个渐进式的推进,为非自愿的精神病人提供一套有效的异议机制。短期而言,民事法庭应当建立快速裁定机制审理患者诉讼、卫生主管部门应当及时处理患者投诉;长期而言,应该设立常规性的个案司法审核制度,要求所有非自愿住院都必须获得司法授权。
    
    同时,要为非自愿住院病人提供法律援助。建议全国的法律援助机构依据《残疾人权利公约》和《残疾人保障法》,把法律援助范围扩展到所有的住院精神病人。
    
    报告还建议,民政部门以监护人的身份对流浪精神病人进行照顾;强行收治“肇事、肇祸”的精神病患者的决定权由公安机关改为法院行使,同时赋予当事人(包括犯罪嫌疑人或被害人)直接启动司法鉴定的权利。
    
    最后,报告呼吁我国落实世界精神病学会关于职业伦理标准的《马德里宣言》,填补中国精神科医师的职业伦理规范的空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无锡精神病院受难者蒋国萍遭拘留
  • 洪深:深圳民间组织抗议政府患了“狂暴精神病”
  • 报告称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存缺陷 收治局面混乱
  • 精神病收治法律报告发布 中国精神病患者超亿人
  • 武汉精神病院受难者胡国红数年成“黑户黑人”
  • 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山东主治医师、党委委员马登兰(图)
  • 湖南吉首访民张治再次被强制关精神病院
  • 南方周末:精神病人消逝在看守所(图)
  • 南方周末:红歌是否能治精神病?(图)
  • 十堰彭宝泉拍摄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状告警方滥用职权
  • 黑龙江一批被关精神病院访民情况
  • 男子拍摄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状告警方滥用职权
  • 每个人都可能被精神病 请关注精神病医学被滥用问题
  • 精神病院受难者名单寄世界精神病学国际大会促关注
  • 姚晶继续被关精神病院,家人无法打听到任何消息
  • 重庆访民赵秀珍因公致残上访被数次关精神病院(图)
  • 精神病医学被广泛滥用 19名参会专家收到呼吁信
  • 精神卫生法酝酿25年难产 特殊精神病人住院难
  • 精神病院说姚晶已被转移
  • 请关注宝应潘翔遭受精神病迫害一事/高洪明
  • 人命关天!紧急求救!核污染受害被关精神病院7个月/钟亚芳
  • 一个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核受害女子的求救信/钟亚芳
  • 被哈尔滨副市长张桂华关进精神病院的女教师(图)
  • 女原告邓钦惨遭法官毒打致残,祁阳县法院竟多次绑架关押进精神病院(图)
  • 女音乐教师被强行绑入精神病院 靠编故事出院(图)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中国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民生观察工作室
  •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西安市新城公安分局把一无辜妇女孟晓霞白白关在精神病院长达十年!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陕西泾阳县“荒唐处女嫖娼案”风波再起:姑娘没精神病就不算有损失
  • 假如“上访精神病”将截访者“干掉”
  • 济南精神病发病率增高 发病低龄能到十几岁(图)
  • 刘协:肇祸精神病人为何不能杀
  • 臭名昭著的“泛精神病”理论与茅箭医院的悲哀/邓复华
  • 青岛精神病患者10年增10倍 重症8.72万人
  • 大陆国民基本都有精神病/牛行江湖
  • 孤儿有了保障,精神病人怎么办/杨支柱
  • 抓精神病人当凶手应追究刑责
  • “命案必破”和“访出来的精神病”
  • 政府总说谎,指出其问题就送精神病院/季建民
  • 绝对权力之下,不服从者皆为精神病/王琳
  • 易华明:停岗学习如“软禁” 护士关成精神病
  • 《A面B面》:人人都有精神病?(图)
  • 精神病成了地方公权力打手 还有什么不可以/白云生
  • “被精神病”别成为捂口封口新招
  • 如果南平合浦是精神病,那什么造就了精神病?(图)
  • “精神病人”谋划上访集会是个黑色幽默
  • 广西合浦凶杀案,请别侮辱精神病患者
  • 南平惨案反思:我们都是疑似精神病患者/丁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