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永苗:要求政改行动,对温家宝是否苛刻?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0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陈永苗
    
     (博讯 boxun.com)

    
    北京后改革研究所
    
    陈永苗
    
    (参与2010年10月7日讯):用言论批判温家宝并不是一种主权,并没有决定被批判者行为应该如何的权柄。有着之间并不一定发生决定作用的两个层面。言论批判让温家宝一定要政改行动,并没有让温家宝被动,又不是政治决议,具有强制力。所以苛求温家宝一定要政改行动,是天然正当。是的,温家宝没有能力,现实政治格局也无法让他有能力搞政改行动,但是我们不是温家宝,他是我们批判的对象,并不是我们。没有必要体贴同情地理解温家宝。身份决定了对他的要求。即使是我们自己,有必要的时候,也必须将自己对象化,对自己苛求。能不能,与应该不应该是两码事情。不能做到,并不等于不应该做到。我们对温家宝,坚持一种应然的标准。
    
    虽然大规模批判,有大多数人道德暴政的嫌疑,但也仅仅是嫌疑。批判必须加上开除出社团,才成为一种强制,是自由的反面。批判与被批判者行为之间,有着犬牙交错的张力。
    
    被批判者如果强势,例如总统或者名人,那么完全可以无动于衷或者逆势而为,例如模特兽兽,道德批判反而进一步名利双收。甚至可以强势到批判当成噪音污染,忍不住要消灭掉。
    
    别预设:我说你必须听,或者必定听到,虽然不一定按我说的改变。别预设批判者与被批判者一定是在一个社团里面,或者一个家庭里面,或者是一个共同体内部。可以把这个共同家园当做我们努力的目标,但不是出发的前提。千万不要让形而上学的渴望冲垮理智,把意志的幻象,当做实存的现实。
    
    且不说在改革框架内与温家宝互动的可能性是一种预设的,遥遥无期的前提,到了今天改革框架已经破碎破产,改革已死,这种预设看起来就像梦呓。还呆在改革框架内,安全地运转自己的非理性渴望,自成一体,然后再拿来说服站在改革框架之外的政治立场,岂不可笑。
    
    站在改革框架内,温家宝只要一作政改秀,就足以让很多人觉得温家宝站在“我们”这一边,是“我们”的人,从而把温家宝当做“异议人士”,从而溢出专制官僚体系,不再是以总理身份发言,因为总理身份属于专制体制。可是试想一下,若非温家宝是总理,其政改秀会有这么多人响应吗?正是以总理身份发言,才带来政改的希望与“可能性”。这时候,发生了天方夜谭的事情,他们连总理位置也抢了过来。也就是说,温家宝总理是我们的人,总理位置是“我们”的人占着,这是他们肯定温家宝的心理前提。
    
    这里是一个他们自己看不到矛盾:又要去掉专制体制,又依赖于专制体制。他们从来看不到自己的精神分裂,看不到自己身上,魔鬼占据了神灵的位置,看不到自己是互相矛盾的两截人。外面穿着西装,里面穿着黄马褂。
    
    批判者与被批判者存在敌我之分的情形是常在的,而且道德性批判,经常自己制造敌我之分。敌我之分不是我们愿意取消就取消了。阿伦特在回答记者提问,回答苏联异议者的困境时说,异议者应该按照专政者对待他们的政治位置,来对待自己。
    
    如此持久的,面对有理有据的批驳不断退却但坚守肯定温家宝的人,一定想不到一个事关未来宪政中国道统与政统关系的问题。尽管我也承认统治崩溃(我不相信有民主化转型的可能)过程中,党内高层倾向民主者,被誉为袁世凯或者叶利钦的那一些人,在现实政治中要起主要作用,甚至决定性作用。可是并不能因此忽视宪政所要求的道统与政统分离,政教分离,精神权力与政治权力分离格局。如果一味肯定温家宝,受到自己内心奴隶性伦理的支配,作为温家宝们的附庸或者舆论打手,出现在政治空间中,必然对温家宝们黄袍加身。温家宝们成为隐性或者显性的救世主,温家宝们是民主精神的化身,同时是掌权者。
    
    所以正确的做法是国家与历史的主人面目出现,以行动作为标准来苛求,让温家宝实现从言论到政改行动的转型。如此道统总是凌驾于正统之上,精神权力总是监督者政治权力,避免对权力政治有着崇拜和心灵的奴役。以这个标准来看,取消敌我之分,坚守肯定温家宝的人,有着看不见的专制尾巴。
    
    苛求温家宝有政改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并不是不肯定温家宝的政改秀,而是如何妥当、政治成熟地肯定。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老干部肖华光期待政改 但疑虑温家宝/王宁(图)
  • 周永康支持温家宝 名牌大学法学院院长会议腔调有变
  • 温家宝:保持国际储备货币汇率稳定
  • 言论自由 温家宝真情还是虚意?
  • 温家宝接受CNN专访:人民对民主自由的渴求不可抗拒
  • 温家宝六提政改 共产党内斗正在公开化
  • 温家宝为什么现在提政治改革
  • 温家宝总理40天 第6次提到政治改革
  • 访民论坛会讨论温家宝总理的政治体制改革
  • 温家宝国庆讲话:把保障和改善民生摆在更突出位置
  •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23):上海访民研讨温家宝讲话(图)
  • 温家宝将出访土耳其 可能谈及维吾尔问题
  • 上海访民中举行秋茶话会重温学习研讨温家宝讲话(图)
  • 温家宝:台湾、涉藏等问题决不会作出任何妥协
  • 温家宝出席联大 明日将晤奥巴马
  • 温家宝纽约拒见菅直人
  • 张博树:历史转折关头需要政治家的大气魄--也谈温家宝政改讲话
  • “影帝”政改与中国未来——80、90后留学生畅谈温家宝
  • 温家宝:所有行政行为都要程序正当
  • 温家宝真大方 国内百姓再穷也要免除50国债务
  • 致国务院温家宝总理的紧急求助信/经租房业主周重
  • 中国河南冤民刘学立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市杨浦区杨冤(图)
  • 志愿军老兵王辉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告状信
  • 欢迎温家宝总理即将访问日本/被害人沈正富的亲属
  • 刘杰:国务院行政不作为 温家宝总理当被告(图)
  • 访民严松发致信胡锦涛、温家宝,诉说湖州地方政府不作为
  • 杭州拆迁失地村民叶金娥写博文赞许温家宝的博文被和谐
  • 王培荣被删得“片甲不留” 温家宝心口分裂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新华社竟然为一件羽绒服肉麻吹捧温家宝
  • 就银监会打击专业技术人员给温家宝总理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和温家宝发出政治改革言论/宣昶玮
  • 从温家宝提政治改革,钓鱼岛事件,看党内斗争的激化
  • 郎遥远:“民主自由”不能是温家宝总理的独角戏
  • 温家宝总理最后的冲刺/姜维平
  • 宣昶玮:温家宝放言政改,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
  • 从拉萨3.14事件看总理温家宝/春秋戈
  •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 温家宝成为亚洲民粹主义的新符号/亚晦
  • 解读---温家宝:个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是民主的主要内涵/张鹤慈
  • 温家宝的把戏/王宁
  • 请杨建利博士转交温家宝总理/毕和英
  • 温家宝——千古一总理/残霞孤鹜
  • 胡锦涛温家宝对比阅读——两个“重要讲话”分歧在那里?/牟传珩
  • 刘京生:温家宝究竟说了什么
  • 中共报刊上挺温家宝的文章看是是否只是作秀?/张鹤慈
  • 多难穿邦——我也学习温家宝南巡讲话/翟明磊
  • 李天笑:温家宝为何敢哪壶不开提哪壶
  • 十八大变局是做出来的——且看温家宝的渐进民主化努力
  • 菲律宾总统之笑和温家宝总理之泪/孔捷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