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访民袁桂林,38年诉求无门(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05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蒋正义报道)9月27日,本网信息员在京见到来自湖北省应城市东马坊街道办事处刘陈村二组的访民袁桂林。诉说了他一生遭受共产党官员捏造罪名、诬陷坐牢、法院枉法办案,加剧迫害的人生悲剧。
    
    出生于1932年12月25日的袁桂林,现已78岁高龄,看上去身板硬朗的老人,一生却是历经坎坷,1949年6月,时年17岁的他就参加了革命,1955年加入共产党,历任区事务长、县委土政工作队队员,县合作科财务会计、信用社主任、乡长、公社营长、管理区副书记、宣传委员带职带薪后,到社队任支部书记等职务。
    
    1957年,袁桂林被上级指派到刘陈农业社任支部书记,在那讲政治、讲奉献的年代,袁桂林身为共产党员,一心扑在工作上。1959年上级政府将他调往高楼大队任支部书记,在修建毛冲水库中,因劳累病倒,向上级请假治病两天,当回到水库建设工地后,却被人陷害,诬陷临阵脱逃,破坏党群关系,被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因本人不接受该处分,向上级反映事实后,到1962年才得到平反说法,但上级政府却不安排工作,为了生存,只好回到农村同妻子一起种地生活。
    
    1965年1月,因袁桂林举报三合区社队干部贪污、挪用和私分公款等问题,反遭抄家、抢走家中粮食,并强行将袁桂林绑架到区政府关押38天,同年8月31日又被开除党籍。
    
    1969年,袁桂林又被三合区政府以肖发元、王金飚等人,以说清楚学习班之名,将其关押20个月,期间不断抓出去批斗审判,刑讯逼供,而这些违法犯罪者文革后却都升任政府部门主要领导,法院的主要领导负责人,由此可知,袁桂林的案子将永远是一个死案。
    
    1971年,袁桂林直接控告以肖发元为首者,对其非法捆绑吊打、抄家拆房,整死人命、包庇坏人的事实,1971年11月22日反招致关押、逮捕。判刑三年的牢狱之灾。
    
    1979年,袁桂林持续不断申诉,时任应城县政府组织部长的韩光远,不经调查,草率在呈报的材料上批示“维持原处理决定”,继续欺上瞒下,得不到公正对待。
    改革开放后,年过5旬的袁桂林大显身手,由最初承包的6亩养鱼塘,发展到后来的100亩的精养鱼塘,经营的商店由一个,发展到4个,资金由最初几千元发展到几百万元的经营规模,但是好景不长,很快遭到公、检、法的无情掠夺,法院借执法外衣,冻结账户资金、查封资产、拘押人质等手段。
    
    现已近8旬高龄的袁桂林老人,愤恨地拿出湖北省应城市人民法院于2005年10月20日作出的一份针对个人申诉上访的《关于上访人袁桂林犯投机倒把罪一案的申诉情况报告》,气愤地说:“市法院只敢谈文化大革命前给我造成的人身伤害处理荒唐意见,以我的问题是属‘特定政治背景和特殊历史条件形成的历史遗留问题,原判决属特殊历史条件下形成的特殊判决,本院不宜以现有的相关法律条款为依据,对此案进行重新审查处理。’这显然是法院不作为的具体表现,那么,历史的问题搪塞过去,改革开放后,法院给我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人身伤害案为何只字不提?在当今政府、公、检、法都不讲理的社会,实际是强盗掌权横行、善良百姓遭殃的可恶社会,是百姓生不如死的社会,我所经历的一生,是优越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所产生的形象代表。
    
    湖北访民袁桂林,38年诉求无门
    湖北访民袁桂林,38年诉求无门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访民伍立娟再次被骗(图)
  • 湖北访民武立娟获释后揭露地方政府欺上瞒下(图)
  • 湖北访民许万英在天安门欲撒材料时被抓
  • 湖北访民许万英拖着病体进京控告地方官员(图)
  • 湖北访民伍立娟获释后到工商银行总行上访(图)
  • 湖北访民因法院判决不公上访屡遭暴力截访(图)
  • 湖北访民王桂兰被政府追踪监视
  • 湖北访民因诉政府被诬敲诈罪获刑
  • 湖北访民呼唤:北京的天你为啥这样的黑(图)
  • 湖北访民刘贵兰被定“敲诈法院罪”获刑
  • 湖北访民谭怀敏在北京被绑架关押
  • 湖北访民谭怀敏母子三人在天安门遭绑架
  • 湖北访民伍立娟绝食抗议非法羁押
  • 湖北访民在黑监狱中绝食抗议
  • 湖北访民姐妹控告县委书记非法拘禁(图)
  • 湖北访民郑大靖再次致信中央要求彻查腐败(图)
  • 湖北访民徐春静因世博会召开被关黑监狱
  • 湖北访民王桂兰住所被警方包围(图)
  • 湖北访民王桂兰遭严密监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