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加拿大籍华人陶洁红加入“麻雀行动”
请看博讯热点:联合国上访“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陈宇
    
     (参与2010年9月26日讯):9月24日,加拿大籍华人陶洁红与“麻雀行动”协调人杨建利协商,正式加入麻雀护巢行动,将在中国驻加拿大多伦多领事馆门前展开上访抗议活动。 (博讯 boxun.com)

    
    陶洁红原籍武汉,1998年移民加拿大。1982年陶洁红的父亲陶明辉在武汉市青山区建起了一座占地136平米,建筑面积315平米的楼房,作为全家的安居之所,该房屋的土地使用证和房产证齐全。2007年6月22日,武汉市青山区政府拆迁办发出拆迁公告,以青山区要建设卫生安全隔离带(后变更为商业用途的仓储物流用房)的名义把房主陶明辉的房屋划入拆迁范围,公告拆迁期限到2007年12月18日。但一直没有人与陶家人进行过接触或协商。
    
    2010年3月,陶洁红的哥哥陶国夫与拆迁人员第一次见面,因对拆迁补偿价格存在分歧而未能达成一致意见。7月3日,拆迁人员人员强行在路中间挖开一条深沟,阻断通行。7月18日,60多名拆迁人员强行给陶家断水断电,还把二楼的护栏用挖土机强行铲掉。8月5日,这伙人又闯入陶家抢走了价值70多万元的家具家电、贵重药品和金银首饰。8月19日,又把陶家楼房的阳台和楼梯全部拆除。8月23日深夜,在区政府办公室主任柴某、区法院张某、司法局詹某的带领下,趁陶家无人之机,终于强行铲平了陶洁红家的房屋。
    
    逼迁开始后,陶洁红的母亲经不起惊吓,精神受到严重创伤,为避免接续遭受惊吓,被迫离开自己的家,远赴加拿大与陶洁红生活在一起,终日思念家乡,以泪洗面。陶洁红的哥哥陶国夫受到拆迁人员的恐吓不敢在固定住所居住,只能漂泊在外,短短几个月看上去苍老了十岁。
    
    陶洁红说,从7月5日到8月24日之间,全家人为此事十几次向湖北省和武汉市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在遭到打砸抢时先后十几次向公安机关报警.房子被拆后,又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进行投诉,迄今未有回音。
    
    陶洁红说,对他们家的强拆存在以下问题:区政府、拆迁单位欺上瞒下,暗自改变拆迁用地用途;拆迁单位取得的拆迁许可证早已作废;有没有经过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强拆房屋,毁坏财产;补偿价格远低于市场价;趁陶家家中无人之机掠走贵重财物,数额巨大。
    
    陶洁红的哥哥陶国夫由于不停地上访,目前被拆迁人员追打,随时处在被抓捕的危险中,为了有效地维权,在著名作家、民运人士盛雪女士的安排下,陶洁红与“麻雀行动”取得联系,决定正式加入“麻雀行动”,在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前展开上访抗议,“麻雀行动”将为陶洁红提供舆论和法律支持。
    
    杨建利博士说,中国的拆迁问题之严重,使很多居民失去了正常的生活,“麻雀行动”的目的是通过公开维权,维护受害人的权益,在中国的土地、拆迁领域严重侵权问题解决之前,“麻雀行动”不会停止,考虑到国内很多拆迁受害人的强烈要求,“麻雀行动”正在研究将行动推展到国内的可行性及具体计划。(陈宇)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邻居房产被强拆,陈绪兴称坚持“麻雀行动”维权
  • 麻雀行动参与者受威胁,杨建利吁支持者关注
  • “麻雀行动”将再次进入联合国大楼上访抗议
  • 麻雀行动参与者揭穿韶关政府谎言(图)
  • 广东韶关高调强拆,王东炎参加“麻雀行动”(图)
  • 长春市长追问麻雀行动/王宁
  • “麻雀行动”百日,参与者三地抗争(图)
  • 麻雀行动杨海涵母亲马永田被迫在京乞讨/王宁
  • 麻雀行动:杨海涵的母亲马永田的感谢信
  • 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官员回信:无法打开博讯网页/王宁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5(图)
  • “麻雀行动”参与者胥晓琦遭威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7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二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参与者在北京上访(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九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6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5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3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2(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1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0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7(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6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3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2(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0(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7(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6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3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2(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0(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7(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6(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2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0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7(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6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5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4:“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4:老先生跪地祈祷(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2(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0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9:警察表支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6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4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55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3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2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0(图)
  • 麻雀行动信箱:武汉张学逊控告状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9:北京游客同情(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8(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四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一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5
  • 电话询问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长春政府/王宁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4(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六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0(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五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9:加州来人支持,UN工作人员参观(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8(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六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0(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五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8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四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3:受洗(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8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7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6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0(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5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3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2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6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1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9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2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8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0(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六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五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8:美国歌唱家支持(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一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4(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九天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3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八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0(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六天(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天(图)
  • 杨海涵:“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天(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6(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2(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1 (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6(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4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二(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九(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8:上海老乡合影留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七(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六(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5:学生签名声援(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游客说“太可怕了”(图)
  • 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官员回信3:爱国/王宁(图)
  • 建议把被强拆户遭遇编成芭蕾舞剧——声援“麻雀行动”
  • 武汉江汉区市民再次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刘建永:论“麻雀行动”的伟大现实意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