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保安公司建截访黑监狱 向政府收佣金(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5日 转载)
    北京保安公司建截访黑监狱 向政府收佣金
    聚集在北京南站附近的访民们,绝大多数被安元鼎关押过,有的甚至不止一次。
    北京保安公司建截访黑监狱 向政府收佣金


    戴月权数次反映被安元鼎“黑监狱”关押的情况,均无答复。
    北京保安公司建截访黑监狱 向政府收佣金


    安元鼎用来押送访民的“护送”车。
    北京保安公司建截访黑监狱 向政府收佣金


    安元鼎与地方政府的委托书
    北京保安公司建截访黑监狱 向政府收佣金


    安元鼎总部
    北京保安公司建截访黑监狱 向政府收佣金


    位于丰台区梆子井10号的“黑监狱”,重庆访民林永良曾被关押在这里
    北京保安公司建截访黑监狱 向政府收佣金


    梆子井10号的“黑监狱”内景
    北京保安公司建截访黑监狱 向政府收佣金


    北京四环附近,一处“黑监狱”。
    北京保安公司建截访黑监狱 向政府收佣金


    6月,通州郊区,戴月权和另一名被安元鼎关押过的重庆访民找到了一处“黑监狱”。
    一家叫“安元鼎”的保安公司在北京保安业正悄然做大。数年内,北京安元鼎安全防范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元鼎)拿到了诸多荣耀,这是中国保安行业所能达到的巅峰。
    
    但媒体越来越多的调查表明,安元鼎的主业为关押、押送到北京上访的民众。这家时间短却发展迅猛的保安公司据信在北京设立多处“黑监狱”,向地方政府收取佣金,以限制上访者自由并押送返乡,甚至以暴力手段向上访者施暴。
    
    《瞭望》新闻周刊曾发文狠批“黑监狱”,引述一份权威的调查报告:相关省市在京设立临时劝返场所73处,其中地(市)级设立的分流场所57处,占78%。46处为非经营性场所,例如农民的出租屋等;27处为经营的宾馆、旅店、招待所。
    
    在依法治国的今天,“黑监狱”的畸形存在就像毒瘤,是谁给安元鼎们以“司法”的权力?
    
    南都记者历时半年,对这一极端隐蔽的“公司业务”,做了缜密的调查。
    
    安元鼎噩梦是如何降临到访民头上?在“黑监狱”中他们遭遇了什么?在大肆抓捕、押送访民的行径背后,谁是安元鼎的雇主?
    
    
    A:女警张耀春的故事
    
    上访女警被送黑监狱
    
    来到北京第三天,张耀春接到一个电话后,前往位于东三环中路上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驻京办,陪同的还有另一名湛江籍访民林蒂芬。
    
    在双井桥和国贸桥之间的桂京宾馆是广西驻京办所在地,宾馆呈半封闭状态,出入经过一扇铁门,正对着车辆川流不息的路桥。
    
    2009年12月16日,北京气温零下5℃,张耀春来到这里时,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妥,但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她让林蒂芬留在桂京宾馆门口的招待所,以防不测。
    
    2000年以前,张耀春是广西合浦县公安局户政科一名干警;在此之前,她曾在内保科工作了两年,负责枪支造册登记存档。她发现这里的枪支管理之混乱匪夷所思,某些干部为了牟取私利,竟然凭着私人感情给社会上的“包工头”、“大老板”们配枪,甚至以种种名义违法销售枪支弹药给一些单位和个人。①
    
    在一次执法大检查行动中,张耀春向“检查团”说出了真相,并递交了一份《关于合浦县公安局某些人违法乱纪情况反映》的材料。“检查团”走后,她遭到调离,最后以“考勤不及格”为由被辞退。
    
    2001年《南方周末》曾介入报道此事,但一切并没有改观,站在媒体面前的张耀春处境更加艰难,由此前对付个别腐败分子,上升到对抗整个利益集团。她所揭露的问题被一一证实、查处,但她的工作却始终没有落实。更有甚者,在2007年夏天,曾经同处一室的战友以身份证是假的为由,拒绝帮她办理第二代身份证。她便成了这个国家里没有身份的公民。
    
    自9年前第一次进京上访开始,张耀春与驻京办官员打过无数交道,今天打来电话请她过来了解情况的是驻京办负责人朱某。
    
    她如约到来,却发现危机四伏,除了从北海过来的政府工作人员,巷口还布设了两个便衣警察,来抓她的人终于现身了,她试图冲出去,路口也被封堵了。她落入一个早已布好的圈套中。
    
    等着她的是一辆白色依维柯,车身大字赫然:“安元鼎护送”。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年轻人冲出来,对于张耀春来说,这套制服再熟悉不过。制式、颜色与特警制服完全相同,只有一字之差,肩章上写着:“特勤”。
    
    这是安元鼎与访民张耀春的第一次交集,5个月后,当她第二次被驻京办官员逮到,并交到安元鼎手中时,在被押送回合浦的路上,她甚至跟其中一个“特勤”聊得很熟。
    
    在车上,张耀春问:你们拉我去哪里?
    
    对方回答说,上车就知道。
    
    张耀春大声抗议:“我有权利知道我上车后去哪里,你们不能这样,这是侵犯人权。”
    
    两个“特勤”警告她:你要安分一点,你不安分你就是死。
    
    驻京办官员们目睹了整个过程,张耀春说,他们甚至还帮忙扭送上车。但他们不是帮凶,他们是雇主关系,是他们打电话请来了安元鼎。在此之前,他们达成了协议:以政府的名义与安元鼎签订押送上访人员的服务合同。这是安元鼎公司诸多业务中,最赚钱也最见不得光的一项。②
    
    “囚车”(在张耀春看来,这辆限制人身自由的车辆,与囚车别无二致)越拉越远,一个多小时后,开到没有路标的地方。随后,张耀春从车窗外瞥见“京津高速铁路”的箭头,还看见南四环的路牌,看到小红门大红门这边有个“红门路”的标志,用木头写的,插在路上,里面就是农村了。越走越远,这一带是破烂的工厂、仓库,高高低低的树林,冷寂得可怕。
    
    傍晚时,“囚车”在一个写有“凯安达储备仓库”的楼房前停下,那是个破旧工厂,里面有两层楼,外面有四扇小铁门,红红的。
    
    张耀春进去时,里面关了约两百多号人。天冷,墙上挂着空调,很旧了,根本不顶暖,被子又臭又脏,但还是被大家争抢着。北京的冬夜,漫长而难熬,他们只有相互取暖。这让张耀春备受屈辱:在里面男女同住,毫无尊严可言。
    
    这是安元鼎在北京市区以及周边地区设立的众多“关押点”之一,访民们称之为“黑监狱”。
    
    如果一个人触犯了法律,被法院裁定有罪投入监狱,他所遭遇的情景也莫过于此:在扭送进来那一刻,在身后铁门“咣当”一声巨响之后,已宣告尊严荡然无存。第一道程序是搜身,缴获他们的身份证、手机,以及任何物品。之后,他们无法跟外面联系,也消解了任何反抗的可能。
    
    第三天早上,8点不到,张耀春就去排队,她想喝点稀饭,对方回答:“没有。”
    
    张耀春还没有明白所处的境地,她不服气上前顶嘴,引起了一些访民们的共同情绪。在这个关押点,安元鼎的主管是两名穿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哈尔滨人邱林和牛力军(音)。
    
    牛力军显得更残暴些,不容张耀春争辩,一把揪住她拉到办公室,砰地关上门,用拳头猛击她的头部,接着又扇了耳光,狠狠地踹了几脚。
    
    聚集在门外的访民们喊来了邱林,门被撞开时,张耀春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在众人前,牛力军挥舞着电压棒,噼里啪啦向张耀春头上抽去,被众人及时拦下。
    
    对着这名曾经的女警察,身着保安制服的牛力军愤愤地说,我要拘留你,“你回去收拾东西,准备去拘留所吧。”
    
    张耀春只觉得很气愤,并不害怕。她想,去拘留所也好,去哪我都不怕,大不了一死,我也不屈服。
    
    她对来核查情况的安元鼎特勤小队长韦应强(甘肃白银人,现已离开安元鼎)说,“你们到厨房里看看,能捞出米来吗?”
    
    韦应强试着在锅子里捞了几下,一小勺都没捞出来。
    
    3万元被“特勤”押回县城
    
    1971年,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主持了“斯坦福监狱实验”,引发了全球心理学界重新审视以往对于人性的天真看法。实验中,通过专门测试挑选了征募来的受试者——— 身心健康、情绪稳定的大学生,这些人被随机分为狱卒和犯人两组,接着被置身于模拟的监狱环境。实验一开始,受试者便强烈感受到角色规范的影响,努力去扮演既定的角色。到了第六天,情况演变得过度逼真,原本单纯的大学生已经变成残暴不仁的狱卒和心理崩溃的犯人,一套制服一个身份,就轻易让一个人性情大变,原定两周的实验不得不宣告终止。
    
    在安元鼎的“黑监狱”中,无不诠释着“情境力量”对个人行为的影响:高墙大院,封闭的空间,主管们身上穿着与警服相差无几的制服,只不过袖肩上面写着“治安”,胸前还有编号。大门唯一开启时,是“囚车”押送着访民们进进出出的时候,全副武装的特勤们,冷漠地注视并随时训斥着畏畏缩缩的访民们。事实上,在对给安元鼎招聘特勤的劳务公司采访时,南都记者获悉,自2008年之后,安元鼎招聘“特勤”的标准提升到:身高180CM,且要求是训练有素的退伍军人。③
    
    即便张耀春始终提醒自己,他们的机关是非法的,是没有执法权的。但在被安元鼎关押时期,她仍不由自主地以为自己是在监狱里服刑,而她发现,她的难友们则完全把自己当成触犯刑罚,在此受刑服役的人。那些身着保安服的牛力军们,则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公权力的一方,手握执法权。
    
    安元鼎希望访民们关押的时间越长越好,结果导致安元鼎的黑监狱爆满,生意应接不暇。
    
    韦应强透露给张耀春的价码是,每个人每关一天,地方政府要付给安元鼎200元伙食费。接下来,安元鼎的业务员会打个电话过去,问:要不要送回去?或者继续关着?通常得到的答复是后者。
    
    在第五天后,张耀春和广西常乐的一名访民被押送回北海。在标有“安元鼎护送”字样的依维柯囚车上(车牌号为:“京M O B035”),除了两个司机,还有两个男“特勤”,以及一个女“特勤”,一共五个人。
    
    在路上,依然是黑监狱的延续,访民们被训诫:不许停车吃东西,车上的面包、快餐面不许拿开水泡,硬邦邦地生吃。如果吃不了,也没人理你。从北京到广西北海合浦,一共花了两天一夜的时间。马不停蹄,车不熄火,两个司机轮班开。
    
    到达广西合浦的时间是晚上11点多,在南北高速公路收费站附近,张耀春曾经的同事——— 合浦县公安局信访科干警彭某和李某,以及县信访局工作人员周某早已经等在那里。
    
    交接仪式显得快速而有效,安元鼎公司的特勤人员和警察们对照了合同之后,一方收钱回京,另一方,则将这个“上访者”押回县城。
    
    2010年5月27日,在进京上访,第二次被驻京办官员交给安元鼎时,押送张耀春和另一名访民回广西的车辆牌照为:京M OB039。
    
    这次,跟她熟悉的一名特勤告诉她,押送她的价码是:三万。④特勤小队长在一旁怂恿她说,你下次再来北京上访,你一来你们地方的腐败官员就害怕了,就扣分了。
    
    “是啊,我来北京上访一次,你们又多赚3万。”张耀春骂道。
    
    下午,在老地方交接的时候,张耀春看到了公安局与安元鼎公司签订的合同,并且从合同中不小心掉下了驻京办出示的一张证明。
    
    “这并不奇怪,一个曾经的人民警察,却被保安公司送进了黑监狱,像犯人一样押送回家,经历过这样的事,还有什么可惊奇的呢?”她说。
     B:被殴访民的恐惧与疑问
      2010年,出身于刑侦专业的傅政华,在其55岁之年升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履新第74天后,部署“雷霆行动”,扫荡了首都最知名的夜总会“天上人间”,一战成名。
      傅政华的出现让远在无锡的谢其明看到了一缕曙光,他和其他17名访民合计后,决定给傅政华写封公开信,告诉这位首都公安局最高行政长官,在其治下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可能涉嫌绑架、非法拘禁、暴力伤害、猥亵妇女、敲诈勒索等有组织犯罪行为。⑤
      44岁的谢其明是原无锡市卷笔刀厂法人代表,2010年1月26日,他前往北京上访,三天后,在位于王府井附近的公安部信访局按程序登记了信息,当天被接待的无锡籍访民约有60多人。
      走完上访程序后,谢其明一行18人在街上游览,被民警盘问是否来上访,并要求检查身份证。
      之后他们被带到公安分局,并做了记录。大概三小时后,一辆安元鼎护送车开进公安局大院。警察将18名无锡籍访民接交给安元鼎公司。按照性别区分他们被分别关押起来,其中谢其明和另外一名男性访民被押送到位于小红门南四环东路88号的安元鼎总部接待中心大院,在那里,他统计了大约有60多名“难友”;另外16名女性访民被送到一处离安元鼎总部不远的仓库,据她们统计,里面关押了大约200多名上访者。⑥⑦
      在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他们被逐个搜身,手机、身份证等私人物品被扣押,并由保安看管限制人身自由。谢其明说,“所有的保安制服与正规的警服极类似,常人很难分辨。”
      访民们在安元鼎关了一天一夜,超过了24小时。1月30日晚,18人被押上车身写有“安元鼎护送”的大客车,押送回无锡。随行有两名司机,以及20多个“特勤”,每个“特勤”看管一人,访民相互之间被禁止说话,稍有越轨则被身边的看押人员恐吓、谩骂。
      晚上车行至河北沧州高速公路服务站休息时,保安在车内吸烟,访民中16个妇女,被呛得剧烈咳嗽,呼吸困难,要求保安不要再吸烟,但立即遭到他们的谩骂。
      “特勤”小队长是一个身材高大壮实的胖子,但极度缺乏教养而又性情暴戾,他动手殴打了一个名叫沈建群的妇女。⑧
      女访民王品仙刚刚上完厕所回到车上,她站在“胖子”后面,被他挥动的拳头误伤了。王品仙责问他为什么打人,“胖子”转身对王品仙劈头盖脸地一阵猛打,嘴里还不停地狂叫:“刚才不叫打人,这才叫打!”王品仙的脸上顿时破皮流血,眼眶乌黑。⑦
      “胖子”不光在王品仙的头脸上狠打,亦对她胸部乱打乱抓,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暴行,甚至引发了随行部分“特勤”的反感,他们也喊道“胖子”不要打了。但行凶者充耳不闻,继续殴打女访民。⑤
      谢其明上厕所后回到车上,撞见“胖子”的恶行,打抱不平地说:“有事好好说,你不能打人啊。”对方不说话回手对谢其明脸上打了几拳,还叫其他2个保安群殴谢其明。
      随后在山东境内,谢其明又被“胖子”特勤队长等人无故殴打了2次,倒地后,特勤们狠狠地踩住他已触地的手掌。打人时,“胖子”亦重复这句话:“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打人?这样才叫打人。”
      后经无锡市人民医院诊断显示:谢其明右手第五掌骨远端骨折(见医院诊断报告)。
      1月31日晚,车到无锡新体育馆门口,18名访民被等候在此的各街道办负责信访的工作人员一一认领,谢其明和王品仙两人脸上的淤青未消,甚至还流着血。
      谢其明最后一个被领下车,他看到了双方的交易过程。他说:“无锡市政府的一名中年男子把钱交给安元鼎两名司机中的一名,当场现金交易,然后各自回去”。
      但18人并没有被送回家,随即被无锡方面以口头宣布的“学习班”名义关押到各区的宾馆,直到春节前一天才被放出来,亦没有任何法律文书和书面手续。
      谢其明和王品仙在采访中向记者证实,他们被关在宾馆时,向看守打听到安元鼎押送访民的价格是每人每天食宿费300元,加上押送等费用,每人4100余元,共8万余元。但进一步了解的情况是每人1万多元,这笔钱由每个访民所在的街道支付。
      “这就是我们的遭遇,”谢其明说,在他们被从“学习班”放出来时,新年的喜庆并没有冲淡内心的恐惧,反而像噩梦一样,让他们坐立不安。
      春节期间,18名访民聚在一起,他们把这些恐惧列举出来,形成了以下疑问———
      我们想问的是: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是否有执法权?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是否涉嫌绑架、非法拘禁、暴力伤害、猥亵妇女、敲诈勒索等有组织犯罪行为?我们知道稳定靠的是法治,靠暴力和违法犯罪是带不来稳定的,希望有人能对此作出回应。⑤
      C:老访户状告黑监狱安元鼎
      57岁的重庆人戴月权决定状告安元鼎公司和重庆驻京办,试图通过法律途径,驱赶访民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作为一名老上访户,自1977年7月被抽调修水库,因工伤残却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他逐级信访到北京12年。2009年9月30日,戴月权到国家信访局领表填表交表后,被送往久敬庄。在那里他被重庆驻京办官员控制后,交给安元鼎,随后被送到北京朝阳区南顶路红寺村的一个黑监狱。
      “这所黑监狱关押着数十名信访人,年龄最小的是重庆市石柱县周博之子周易只有两岁多,整天哭喊着要妈妈……他们一家祖孙三代同时关押在一起,老人七十多岁,还有个双下肢瘫痪靠滑轮在地上滑行的残废人,他是贵州安顺人……”
      4天后,一名大学生从黑监狱里逃出来后,告发了这里,戴月权与其他信访人一起被紧急转移到北京南四环外的朝阳区小红门村西门的“北京市千成雅仓储服务中心”。
      这座“黑监狱”比之前的更严,两扇铁大门同样日夜紧锁着,门口由多名保安日夜轮流看守,里面有保安拿着花名册随时清点人名,门外有保安不停巡逻,门旁还有两条狼狗盯着来往人。
      该黑监狱关押着100人左右,其中年龄最大的是75岁的黑龙江黑河市人杨培耕;关押时间最长的是江西赣州的廖启荣,他于2009年8月18日进来。廖说,他进来就挨打,直到他写下再也不上访的“保证书”后才停止。廖还说这里随时打人,他看见一个云南人被打得皮破血流,衣服被鲜血染红了强迫脱掉……
      戴月权在千成雅仓储服务中心关押了6天,随后押送到北京西客站,交到前来截访的重庆巴川办事处负责人手上。
      因为总是进京上访,戴月权成为黑监狱的常客。去年5月份,他被重庆驻京办人员用“京E25441”车送到通州潞城镇距留庄东口指路牌200米远的树林中的黑监狱羁押。⑨
      遣送回家乡后,当地派出所干警警告他说:“从今起不准到任何地方任何机关上访,否则一律送劳动教养,你多次被拘留,已经劳教过,再去就判有期徒刑五年至十年……”⑨
      2009年3月,戴月权与同乡访民林永良二人在北京南站乘公交20路车前往最高人民检察院接待室信访途中被抓。被重庆驻京办人员用“京M 10167”车押到通州潞城镇“富乐园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旁边树林中的黑监狱羁押。
      2007年9月,戴月权与妻子来京上访,遭到重庆市驻京办人员的殴打,致戴月权多处软组织挫伤。
      自2007年9月至2009年10月止,戴月权先后共被关押三次合计16天。毒打两次,抢光材料、有关证据、法律书籍等财物一次,“这些都是重庆驻京办的××等人勾结安元鼎保安公司所致。”
      戴月权分别向朝阳区检察院、区公安分局寄送举报材料。今年5月25日,他接到检察院答复通知,称材料已经转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信访办处理。
      朝阳分局答复他,已派人去重庆驻京办和安元鼎调查,请等待,下周再来。一周后,戴月权来到公安局,却没有任何结果,也没有人给他答复。
      又过了一周,仍没有人出来答复他。6月下旬,公安局的警察告诉他,“这事不归我们管,你到别处去告吧。”
      “可是,我被关押在安元鼎的黑监狱里,都在你们管辖区啊?”戴月权问,“不找你们找谁?”
      跟以往一样,依然没有答复。
此文作者要求不得转载,转载需经博讯或作者同意(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一旧货市场发生火灾 商户损失惨重(图)
  • 企业准入无序致北京人口暴增 严重透支生存基础
  • 北京今明两天或再现路面拥堵 交管部门发布预警
  • 北京今冬将“看天供暖”:连续5天低于5℃将供暖
  • 北京涉嫌非法拘禁的安元鼎公司董事长被刑拘
  • 北京蔬菜自产不足一成 蔬菜基地转为他用
  • 访民宋玉洁,黄光玉,姜家文等中秋节在北京王府井(视频)(图)
  • 传闻: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被查封,负责人被拘
  • 北京东四环外一市场下午起火
  • 南方都市报:北京截访“黑监狱”安元鼎调查(图)
  • 北京超市发连锁店出售有虫大米(图)
  • 洪深:南都揭秘北京以黑监狱堵截上访(图)
  • 中国十大最适合买房的城市 上海第一北京上榜
  • 北京长安街边仅存的居民小区遭遇野蛮拆迁(图)
  • 上海访民陈建潮,中秋节之际来北京(视频)(图)
  • 北京阳光公益中秋节给数百访民发月饼/王宁
  • 北京报亭恢复出售联通手机号卡 复印件难辨身份
  • 湖北宜昌村民李成安母亲北京上访24小时没有音信
  • 北京南站爆发访民唱哀歌抗议,大批警察赶来镇压(图)
  • 关于将北京海淀法院法官游涛尽快清除出法官队伍的公民建议函
  • 北京房山良乡居民遭受当地区政府,法院300多名暴徒违法暴力强行拆迁。
  • 欢迎收听来自北京顺义区天竺村的拆迁动员广播(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1——我的第37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七一唱红歌的李艳琴状告北京警方非法拘留(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十——我的第36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访民吴田丽: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 民谣赠北京朝阳副区长李建海阎王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九——我的第35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八——我的第34封上访信/吴田丽
  • 连续十六位北京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五)/ 吴业夫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七——我的第33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新西城区政法书记刘跃平终于坐镇接访了/西城老访民李立荣
  • 郭德纲新段子讥讽北京电视台“龌龊”
  • 北京小红门拆迁户的辛酸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六 ——我的第32封上访信/吴田丽
  • 2010年请听北京涉诉上访人的呼声!
  • 北京85岁老人的行政诉讼之关于追加第人的申请/李宗祥
  • 北京法院长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要公民"脱裤放屁"(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五——我的第31封上访信/吴田丽
  • 请听北京涉诉上访人的呼声:我们的诉求:
  • 十五位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四)/ 吴业夫
  • 血泪控诉北京亦庄二十一世纪幼儿园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四——我的第30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一位85岁老人的行政诉讼之路/李宗祥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三——我的第2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叫我连间厕所也买不起/李宗祥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六)/赌命人吴业夫
  • 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二)/ 吴业夫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二——我的第2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民卖身告示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9:北京游客同情(图)
  • “学谏”北京大学校领导撤免朱苏力院长事备忘录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我的第2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海淀区政府叫我连间厕所也买不起/李宗祥
  • 致北京市高级法院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一)/ 转业军人吴业夫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6封上访信/吴田丽
  • 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5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4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3封上访信/吴田丽
  • 论北京拆迁阎王原建委主任李建海的拆迁暴富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向全世界人民提起对中国法官行政诉讼 只平思想认识判案 不应用法条审案 北京市访民 沈彬 之《四》
  • 遭狂删的帖子:北京王才亮律师事务所是糊涂还是胡闹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1封上访信/吴田丽
  • 付月華:北京民運老將傅月華為爭取住房上訪(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0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海访民朱金娣至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领导的信(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9封上访信/吴田丽
  • 海淀褐石园2期全体业主致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一封信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市长信箱的第八封信/刘国强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7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中国有没有讲理的地方--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五)/赌命人吴业夫(图)
  • 四川省法院疯狂腐败,邓小平家乡无法生活的企业家李立君在北京悲惨喊冤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6封上访信/吴田丽
  • 齐志勇控诉;北京市宣武区公安国保警察,粗暴阻挡他去参加【基督教会、复活节】!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5封上访信/吴田丽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四)/赌命人吴业夫(图)
  • 关注弱势群体/王学勤、王秀英等北京访民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4封上访信/吴田丽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三)/赌命人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3封上访信/吴田丽
  • 要求彻查严惩北京市三级法院压案调包瞒报
  • 尊严?北京金泉广场居委会组织选举的黑幕
  • 我们拒绝被代表:刚刚在北京南站拍到的访民们(图)
  • 致北京高级法院池强院长一封信/夏亮 邢殿茹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1封上访信/吴田丽
  • 寄给北京政法委的《赌命生死文书》——要求北京政法委为我案召开听证会/吴业夫(图)
  • 上海访民孙洪琴到北京找两会代表
  •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 沈佩兰到北京找人大代表(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0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专业军人吴业夫将赌命向政法委提交召开听证会申请(图)
  • 与和谐社会相背离——北京法院系统抢钱实例/访民沈彬(二)(图)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二)/吴业夫(图)
  • 北京市海淀法院黑社会的保护伞/访民沈彬
  • 道貌岸然的北京新圆明职业学院董事长!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周淑玲在最高法院:申请还我土地生存权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转业军人吴业夫
  • 单亚娟在北京法院三个诉状
  • 北京东方德才学校校长王彪盖假公章将老师杨述华变工人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知错不改亵渎法律/吴业夫
  • 强烈要求北京市府为我主持公道!/高洪明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二)/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检查院第一分院己成法院枉法裁判的帮凶/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与房地产商李辙的腐败问题
  • 北京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公然行骗
  • 北京火车南站清洁工的控诉(图)
  • 北京工业大学左铁钏为其儿子谋取高额回扣
  • 北京军转干部单春游日坛坛公园被殴打!
  •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北京维权女军医单春维权未果 又遭开发商和警察双重暴力(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市!
  • 北京莲石路、京广线铁路噪音太大
  • 昌平法院袒护嘉鸿房地产公司 北京稳定在哪(图)
  • 在北京被民警谢振昌、王艺铭殴打残废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不应建北京海淀六里屯垃圾焚烧厂(图)
  • 北京“金地·格林小镇”附近臭味源集体实地考察
  • 北京雍景天成抓阄抽取车位的的黑幕揭秘
  • 北京要求下访,莆田中院竟还是闭门拒访?
  • 赵国莉诉北京朝阳公安分局警察诱骗拘留解决上问题
  • “两会”的折磨何时了——北京“两会”折磨蒙冤农妇一家七年整/陈伯才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湖南百姓彭北京先生给官员的决斗挑战书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北京名流花园小区众保安被指殴打抗议停热水业主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480名硕博士起诉北京“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侵权
  • 北京朝阳区居民:求求你,让我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 北京公安局杀害李桂芬女儿冤情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北京奥运会指定医院发生共产党殴打国民党事件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国人财产被抢——谁能保障参加北京奥运人的安全
  • 3月23号我在北京办暂住证的经历(愤怒)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旅日华侨苗女士在北京的遭遇/田伯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图)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郭小林:殇周达(外一首)-记一位“北京支边青年”
  •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 绝望北京随时崩溃“穷忍着,富耐着,睡不着眯着。”/孙骁骥
  • 北京对日本趋强硬?/张华
  • 北京包揽一切 人口失控/杨东平
  • 我是北京市A级重点稳控对象/吴田丽
  • 北京81%的用水、天津93%的用水都来自河北
  • 灭火器被挤坏 北京980乘客破窗逃生
  • 北京政府作秀 治理“黑车”暴力/唐钧
  • 闵良臣:再致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公开信
  • 牛刀:北京要赶走的不是蚁族而是良知
  • 北京众多的现状问题的解决常常为体制所限/王军
  • 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牟传珩
  • 邓聿文:畸形发展导致北京人口困境
  • 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困境——北京发展模式错在哪里?/牟传珩
  • 北京的“人口失控”
  • 北京著名娱乐城关掉了,真不知各位看客又作何感想?/王志顺
  • 北京“封村”有悖于开放的时代潮流
  • 北京警察房子遭强拆被打重要情节/王才亮
  • 北京住宅空置严重 四大原因导致空置率高
  • 北京强制恢复广播操,烧报纸糊弄鬼/维扬卧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