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朱健国:深圳庆典正式终结邓氏政改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5日 转载)
    朱健国更多文章请看朱健国专栏
    
     来源:动向杂志 作者:朱健国 (博讯 boxun.com)

    
    深圳庆典:邓氏政改追悼会
    
    中国历史上一再出现新皇以体面而狡猾的方式废黜先帝务实政纲的故事,九月六日又在“深圳庆典”中重演──胡锦涛亲临发表重要讲话的“深圳特区三十周年庆典”,看似贵宾云集、喜庆隆重,实为一次正式宣佈终结邓氏政改梦的追悼大会──胡一面虚言“中央将一如既往支持经济特区大胆探索”,一面又画龙点睛露真相:深圳要再闯一条“科学发展探索新路”──意味着原来邓小平开闢的以经济改革掩护政治体制改革的政改路不能继续走了,要百姓彻底终结邓氏政改梦。而胡氏八年来展示的“科学发展观”,说明白一点,就是冻结政治体制改革,用专制下的物欲享受替代自由民主共生精神追求,用一条腿的经济体制改革成果去证明社会主义优越於资本主义,“划清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的四条界线”,从而重新“罢黜百家,独尊马列”──让中国人重回马列毛的党天下意识形态专制下。
    
    胡玩弄“庆典”让深圳人伤心
    
    为达上述目的,胡锦涛对此次“深圳庆典”进行了精心策划,大展阳谋.
    
    首先是巧妙选择两个陪衬人,引起海内外对“深圳庆典”的极大关注和激烈PK.
    
    温家宝算得胡刻意选择的一个“右派陪衬人”:胡深知温到深圳会大讲什么“普世价值”,欲擒故纵,故意放其於八月二十日到深圳视察探路,任其大谈“不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就是死路一条”,由此有意激怒党内极左派,逼出第二个“左派陪衬人”《光明日报》──该报九月三日发表的《深圳经济特区三十年:两种不同性质的民主不可混淆》,不点名地批温“深圳谈”,重开“姓资姓社”论战,让民间民主自由派怒不可遏。这就为胡在九月六日到“深圳庆典”发表比温家宝左,比光明日报右的终结邓氏“政改论”留下了认同空间──让粗心者觉得胡锦涛既不右也不极左,在走中庸之道。其实,胡是在以中庸的假象实现左派梦寐以求的目标:“坚定不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其次是故意让“深圳特区三十周年庆典”神秘化、轻浮化──从深圳政府曾公开宣佈於八月二十六日晚举行深圳焰火晚会的消息来看,胡锦涛曾同意让“深圳庆典”於“深圳生日”正期举行,但观后来深圳政府慌忙宣佈深圳焰火晚会延期,且不能预定延期到何时,可见胡又出尔反尔,否决了“深圳庆典”正期举行的计划,且“天心难测”,不明示开会日期。
    
    这就产生两个效果:既让人觉得此次“深圳三十周年庆典”充满神秘感,又让人觉得中央对深圳特区的“庆生”活动看得很随便──党的生日和国庆日,年年一致,绝不敢随便推迟延期;对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三十周年的纪念,也是准时於二○○八年十二月十八日隆重举行。何以独对“深圳三十周年庆典”可以不依正期呢?且这一现象并非偶然:深圳特区建立三十年来,从未有过正点庆祝的幸运──“深圳十周年庆典”因“六四风波”,基本上不庆而过;“深圳二十周年庆典”,是二○○○年十一月十四日举行,谁也不知当时为何要选择毫不相干的十一月十四日为深圳庆典日(有人从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是匆匆从国外访问后赶回深圳参加庆典推断,中央似乎认定,“深圳庆典”何时举行,以中央领导的方便时间为准)。表面看来,胡此次对“深圳庆典”的重视略胜於江,没有如江一样将“深圳庆典”拖延三个月,只迟开了十二天,但“深圳三十周年庆典”比“深圳二十周年庆典”更令深圳人伤心!
    
    百姓痛批深圳大倒退
    
    尽管此次“深圳庆典”四千多人场面中,有一些穿崭新工装的工人,但百姓认为,那些人不论是否真工人,都只是在被迫当演员.真正有独立见解的工人、民工,是不可能进入“深圳庆典”的。从“深圳庆典”神秘延期,深圳人就知道,“深圳庆典”只是权贵们糊弄百姓的一场戏。九月六日下午,当电视和网上传出胡锦涛“永不僵化、永不停滞”的空话后,一些深圳百姓更是愤慨胡锦涛对深圳经验的总结是谎言连篇──今日深圳并非如胡所说的“彩球高悬,花团锦簇,洋溢着喜庆热烈的气氛”,而是陷入“改革已死”的大倒退悲剧。其具体表象是──
    
    一、改革先锋(蛇口工业开发区)被撤销和蒙冤──袁庚开创的蛇口工业开发区是深圳政治体制改革试管,却从一九九○年被迫停止“干部民主选举”等一切政治体制改革,并於二○○二年撤销建制。原深圳市长梁湘,本是百姓公认的改革家,却因政治体制改革搁置而沉冤二十年不能平反。
    
    二、深圳政府政治体制改革试验被迫终止──深圳政府政治体制改革试验的主要标志是在八十年代不设橡皮图章人大、政协,以求“小政府大社会”(当时经胡耀邦、赵紫阳同意),但“六四”风波后即被批判,一九九○年深圳开始建立人大、政协,向内地传统体制投降。深圳在全国最早创立民主选举小区业委会,但今日深圳各住宅区业委会皆由政府与开发商勾结把持,禁止业主真正民主选举.
    
    三、新闻改革试验被迫终止──一九八○年代的深圳新闻机构,可以发表“建议邓小平退休”(《深圳青年报》),可以批评本地党政一把手(《蛇口通讯》),但“六四”后都被清算批判。今日深圳媒体发表任何新闻都受到宣传部的监控与审查。
    
    四、深圳共生度已降低到历史最低点──一九八○年代的深圳,连国安部门追查的嫌疑人,蛇口工业开发区也敢收留重用。当时深圳能容纳一切愿意到深圳工作的人,不问出身和政治背景,不要档案。但“六四”之后,一切恢复到内地原状。今日深圳公安部门已将“黑七类”(自由知识分子、上访者、维权者、法轮功、劳教释放犯、外籍人士、吸毒者)定为“重点人口”监控,对其家属的就业都予以压制,其新的阶级斗争理念比改革前管制“黑五类”有过之而无不及。
    
    五、深圳在全国经济发展速度领先的地位已让予上海、江浙──今日深圳市场经济大幅度衰退,百业凋零,除了权贵,人人都歎息“生意难做”,许多中小企业被迫倒闭或外迁.
    
    六、深圳平民文化自由度大幅度降低──在深圳政府推行全市“电视数字化”工程后,深圳几百万民工穷人因月收入只有千元左右,交不起昂贵的“数字化”费用,只能看六个指定的频道──穷人只能看六个政府指定的电视频道,富人则可看七十六个电视频道:连看电视也要分出穷富悬殊!
    
    七、政府整体腐败空前──八十年代的深圳,十年只有一个局级干部出事。去年深圳市长许宗衡腐败被抓,今年深圳又抓了三个区主要领导,两年出四个大贪官,连市中级法院高层也多人“出事”,全市官员已陷入整体腐败!
    
    中共从来攻守异术
    
    对於今昔深圳两重天,“此深圳”非“彼深圳”,人们认为这不仅仅是胡锦涛个性所为,而是中共从来攻守异术的传统根深蒂固。
    
    曾有学人将中共延安时代的自由民主言论编成《历史的先声》一书,质问中共为何言而无信,不遵守打江山时对人民许下的自由民主诺言。但智者研究后发现,这正是中共学习历代帝王术的结果──历代帝王皆信奉“以马上得天下不能以马上治之”,中共将其创造性地发展为“以民主得天下,不能以民主治之”:毛泽东在以民主的“共同纲领”建立新中国后,就立即以“反右”取消了各民主党派的实权,文革更是连党内温和派也不能容;邓小平见文革让中共失去民心出现合法性危机,便以经济改革之名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破除干部终身制和权力过於集中;但一旦民众原谅了中共,又对之抱有希望时,马上又以“六四”镇压而终止政治体制改革,以致今日胡锦涛与毛泽东一样集党政军大权於一身,三十年改革一场空!胡锦涛此次在“深圳庆典”否定邓小平早期的政治体制改革梦,大谈深圳今后的主要任务是“继续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努力为推动科学发展探索新路”,其实也是发扬攻守异术传统──党需要争取民心坐稳江山时就鼓励政治体制改革,而自以为天下已稳时则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守之,全面禁止政治体制改革。
    
    如此攻守异术真能让红色江山万万年?历代帝王没有,毛也在文革中人亡政息,邓最后也因“六四”而身名半废.
    
    胡锦涛就能例外?就在胡到深圳开庆典讲胡话的当天,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就发表了支持温家宝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社论,公开与《光明日报》极左论PK!这不也是对胡在项庄舞剑么?!
    
    胡哥,你可要读点历史,好好资治通鉴!
    
    二○一○年九月六日於深圳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熊:“新反右”限制沙叶新朱健国等人博客
  • 朱健国: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 朱健国:《命运》再为梁湘袁庚翻案
  • 朱健国:谷歌出走废了中国第二次“同治”——谷歌走后国更乱
  • 朱健国:老右派在新三十年的大分裂
  • 朱健国:金文明狙击“中国特级犬儒”余秋雨—访辞书专家金文明
  • 王鲁湘鼓动百姓开始向政府讨债/朱健国
  • 朱健国:3400万失业大军与中共的博弈
  • 朱健国:多多体谅“先生沙”—关于沙叶新《我说了什么》的几句话
  • 朱健国:“假钞中国”危及北京奥运
  • 朱健国:“曹丕术”引发全国连锁巨灾
  • 朱健国:“打错门”再证胡温以黑治国
  • 朱健国:“新三国”隐喻“新中国”——政治腐败到极端必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
  • 朱健国:今年“七一”很难过——“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 朱健国:中国新政的愚乐危机--温家宝的角色错位
  • 朱健国:一个人的16个常识(1)—用“健与疾”取代“善与恶”
  • 朱健国:国家气象局长许小峰对"雪灾"腐败的举报
  • 朱健国:广东“两会”的倒退潮
  •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 朱健国:“08宪章”引领中国进入“象棋残局”
  • 朱健国:汪洋倒粤与吴芝圃毁豫
  • 朱健国:汪洋失广东与马谡失街亭
  • 朱健国:赵本山弃"身体故乡"回归"思想故乡"
  •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 朱健国:解放思想必须先解放冤民—给胡温上一课
  •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建议紧急停发/朱健国
  •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建议紧急停发/朱健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