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诽谤案频发,评论家汪强推出普通公民“说话守则”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8日 转载)
     近来因言获罪个案频发,比如彭水诗案、王帅案、吴保全案、辽宁西丰警察抓记者事件及所涉女商人赵俊萍短信诽谤案、汉中网络诽谤案、仇子明被网络通缉案、作家谢朝平“非法经营”案,等等,给有关言论者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负有保障国民安全的各级政府部门应高度重视。为避免公民说错话给自己带来麻烦,政府部门有必要对普通公民如何正确说话予以指引。下面这个普通公民“说话守则”,对普通公民说话有重要指导意义,建议各级组织应立即作为文件转发,传达。务必传达到每一个人,不留死角,不得遗漏!贯彻执行中,各地可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实施细则,规定一些必学必会的话。同时,建议增设或扩大语委编制,对说话实施特别许可。
       附:
       汪强:为普通公民制定一个“说话守则” (博讯 boxun.com)

       近来若干报道表明,公民乱说话的现象十分严重,既破坏了社会的安定,又损害了自身的利益。我不忍心看着乱说话的现象继续蔓延,特为普通公民制定了《说话守则》(说明:本守则所说的“说话”,既包括用嘴巴说话,也包括用文字说话)。主要条款如下:
       1. 不要在互联网上乱说话,不要在外地媒体上乱说话,不要越级乱说话,而要通过正常渠道说话。正常渠道包括当地的主流媒体(如经常刊登当地领导照片的报纸、经常出现领导作重要讲话镜头的电视)、直接上级(如果你是农民,你的直接上级就是村委会主任。你是教师,你的直接上级就是校长)。即使主流媒体不让你说话,直接上级不听你的话,你还要坚持通过正常渠道说话。如果主流媒体仍然不让你说话,直接上级仍然不听你的话,那就说明你的话不正确,你就不要再说话。
       2. 不要对政府工作指手画脚评头品足。要相信政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主流是好的。即使在拆迁过程中使用了暴力,那也是由于钉子户暴力抗法。即使将精神正常的上访户送到了精神病医院,那也是由于上访户没有听招呼。因而,即使你对他们抱有同情,但也要站在政府的立场上讲话,就是讲大局,讲政治,讲稳定。
       3.不要说与主流媒体及政府发言人不同的话。政府发言人说发臭发黑的水没有污染,你也就说没有污染。政府发言人说醉醺醺的司机没有喝酒,是喝水喝醉的,你就是说那个撞死人的司机向来滴酒不饮,多少年来一直只喝水。
       4.不随意议论还在经常作廉政报告的领导。即使你亲眼看到他受贿,也不要乱说。只要他还没有被“双规”,他就是焦裕禄、孔繁森式的好干部。你随意乱说,就是诽谤领导,就是对领导进行人身攻击。
       5. 正确理解法律中所讲的自由表达。“言论”与“乱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法律规定公民有“言论”的自由,而没有规定公民有“乱说”的自由。至于什么叫“乱说”,可由各地自行制定标准。公民应该按各地标准执行。如果《宪法》与各地的政策相抵触,以各地的政策为准。在任何情况下,不要搬出法律为自己的乱说辩解。如果你这样做了,就等于在说领导不懂法律,就是进一步的乱说。你进一步乱说,就要对你进一步惩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女主播嫁广州市委书记? 张小莉告《苹果日报》诽谤(图)
  • 河南固始县征地每亩十元补偿引起的诽谤案
  • 最高检“上调”诽谤罪批捕权 严防公民因言获罪
  • 作弄法治的又一个昏招——最高检规定“批捕诽谤案需报上级院审批”
  • 最高检:诽谤案批捕前须报上级检察院审批
  • 最高检:不能把对干部的过激言语当作诽谤犯罪
  • 最高检:不能把对干部的批评指责视为诽谤犯罪
  • 最高人民检察院将建立批捕诽谤案件报上一级院审批制度
  • 菏泽孟祥存因揭露贪污案被以诽谤罪被判刑(图)
  • 著名律师张赞宁因涉嫌“诽谤”江泽民受到行政处罚(图)
  • 福州“严晓玲案”三发帖人诽谤案二审维持原判
  • 李方平律师:范燕琼诽谤案二审辩护词
  • 诽谤罪不是官员的私器
  • “诽谤”:中国那些因言获罪的人和事/东莞时报
  • 举报燕啤老总贪污当事人获刑 法院:构成诽谤罪
  • 福州通报严晓玲案3名网友被判诽谤罪依据
  • 福建网民诽谤案国内新闻全部被删除/郑存柱
  • “维权网”就福建三名维权人士被以“诽谤罪”判刑的声明
  • 福建三网民被判构成诽谤罪,谁受了伤害?(图)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鲁宁平:莫名其妙涉嫌诽谤,正义女子遭遇不公
  • 提高诽谤罪公诉门槛治标难治本
  • “诽谤罪”这条权力恶犬,非痛打不可治
  • “批捕权上移”能遏制滥用诽谤罪?
  • 乔子鲲:诽谤罪不是官员的私器
  • 公权报复只会催生更多诽谤/何志辉
  • 曹长青:台湾的诽谤法必须改革(图)
  • 明成祖的查禁诽谤运动/梅桑榆
  • 罕见网络诽谤案:严重危害社会 为何只诉诽谤罪?
  • 邓永固被控“诽谤罪”的声明
  •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 因诽谤案件被国家机关处理最新十三大牛叉排行榜
  • 刘水:“诽谤政府罪”为何公然盛行?
  • 张永炳:福州以诽谤为由拘网友不妥
  • 胡泳:不能再以诽谤罪限制网民发言
  • 莆田“诽谤门”与南川“投资门” 看“腐败门”有多深!
  • 王建勋:诽谤行为“非刑事化”利大于弊
  • 能否废除“诽谤罪”的“但书”条款/王刚桥
  • 天上掉下个“诽谤政府罪”/潘洪其
  • 脱吧,诽谤不攻自破/万生(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