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律师黎雄兵受骚扰无奈离京 江天勇向公安交涉投诉无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5日 转载)
     星期三凌晨,江天勇律师和朋友一起到公安局投诉全家人受到骚扰以致无法正常生活,要求保护不果后清晨继续和当局交涉;黎雄兵律师则在收到警告电话后于星期三离开北京。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报导。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星期二开始遭恶意电话骚扰,当天晚上他在网络上发布一封致北京市公安局的公开信说,从上午10点半起多个电话及显示‘未知号码’的电话呼叫他的手机,刚开始他以为是手机有问题或是受到了干扰,以至于无法接听电话,后来发现是有人恶意呼叫来对他进行骚扰。 (博讯 boxun.com)

    
    江律师和一群网友共八人在隔天凌晨一同前往北京市公安局交涉,要求当局保护他们全家人身财产安全但不果。本台记者星期三上午致电江律师,他表示,电话骚扰到星期三仍然不断持续当中,”接起来几秒钟断掉,然后接着中间停一两秒不断打入,现在你和我打电话,这里的电话还是拨个不停,这里面的滴的声音表示另一个电话在呼入,你光接电话就接不停”。
    
    江律师认为近来他所遭受到的一连串事件明显是有政府部门的人在背后操作,“我们看到完成这样的事情不是一个个人能够做到的,这一系列的事情需要几个人去合作,有人统一指挥,还借助侵入我的邮件,把我邮箱的邮件都弄走,可以看出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显然是国家的某些部门在里面,而且这个部门还不是一般的部门,只能是掌握了特殊资源的这些系统,比如国保系统他们才能做,国安系统能够做”。
    
    江天勇星期三在网络上发布一封致北京市公安局的公开信,并表示会再找当局交涉。本台记者就此致电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派出所的李爱民警官查询,“想问一下江天勇律师的案子,他受到骚扰的事情”。
    
    李爱民,“你是谁啊?”
    记者,“我是香港打来的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李爱民,“你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们分局,我不会接受你的采访的”。
    
    对方尚未等记者问完问题,就径自挂断电话。记者再致电该派出所副所长夏宇翔,“请问是夏所长对吧?”
    夏宇翔,“你是哪一位?”
    记者,“我想问江天勇律师,他受到骚扰的情况,他请求保护,不知道你们对这方面是怎么处理的?”
    夏宇翔,“你打错了啊,打错了”。
    记者,“怎么会打错呢?”
    
    对方声称记者打错电话之后,便急忙地挂断。
    
    和江律师一样受到电话骚扰的还有黎雄兵律师,他星期三向本台表示已经离开了北京,“昨天说,明天怎么样,也就是今天,我说没有时间,有事情;他(国保)就说约后天,也就是明天要见我,我说我也不一定有时间,再看。他就说,会在早上的时候到我家来接我,那就是要控制我,我说那你按照法律规定办就好了,今天我临时有事情,离开了北京。明天也不行,因为我也不在北京”。
    
    至于和江律师同时遭到骚扰,黎雄兵律师认为,“我想和我们两人参与艾滋病维权的工作是原因之一吧,意味着新一轮的对律师的有组织的打压和迫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权律师江天勇屡遭骚扰,生存环境堪忧
  • 北京市公安局无理拒收江天勇的公开信
  • 快讯:江天勇律师正与北京市公安局前与警方交涉
  • 维权律师江天勇与众维权人士午夜赶往北京市公安局抗议
  •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遭骚扰有家不能回
  • 维权律师江天勇邮箱被入侵并被变相恐吓
  • 基督徒维权律师杨慧文、江天勇、赵长青被北京警方传唤
  • 江天勇:著名NGO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再遭遇骚扰和逼迫
  • 维权律师江天勇及家人再次遭警方跟踪骚扰(图)
  • 维权律师江天勇的电子邮箱被劫持
  • 公民力量对北京警方殴打、骚扰江天勇及其家人的声明
  • 北京警方对维权律师江天勇的监控升级
  • 美国政府严重关切中国被押律师 江天勇被禁14小时获释(图)
  • 江天勇律师19日晚获释 警方非法讯问七岁孩子
  • 快讯:江天勇律师刚回家
  • 江天勇继续被关押在羊坊店派出所
  • 快讯:数十律师正为江天勇自由与派出所交涉对峙
  • 江天勇的太太金变玲呼吁还我老公!
  • 参与网快讯: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被警方带走,呼吁关注(图)
  • 公民力量对北京警房殴打、骚扰江天勇及其家人的声明
  • 法治的胜利——我已通过律师执业证年检注册/江天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