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截访公司安元鼎年收入2000万元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5日 转载)
     中国大陆媒体披露,有保安公司收取政府机构的钱,专职从事拦截、拘禁上访人士的工作。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中国《财经网》9月13号发表的题为《保安公司专职截访》的长篇报道说,至少有来自7省区的10多名赴北京上访者反映,近年他们遭遇到一家北京保安公司的非法拘禁,这家专职截访的“保全公司”是北京的安元鼎安全防范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受截访的人士披露,这群保全人员身穿深蓝色制服、戴“特警”帽、胸牌印有“特勤”字样。报道说,安元鼎保安公司生意兴隆,2008年全年营业收入达2100万元人民币,其主要业务之一就是帮助各地政府拦截上访者,他们的截访业务范围甚至扩到了上海、成都等地。
     湖北随州的维权人士姚立法不是,中国中央政府规定各地县级驻京办事处应该在今年7月起撤销,安元鼎保安公司正是在各地方政府的截访需求下产生的。政府愿意出钱雇人拦截、关押、遣返上访人士,当然会有人专门做这种生意, (博讯 boxun.com)

    
     “安元鼎公司的做法对我来讲是不奇怪的,当然确实我们是很义愤的。它的做法是明显违法的,它的实质是非法拘禁访民。最近好几年,特别是从08年奥运时期到现在,不少的省份在北京都有类似的‘黑监狱’,访民统统把它们称为‘黑监狱’。”
    
    安元鼎公司的网页介绍说,公司于2004年6月注册成立,经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员会、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批准为保安服务总公司特许经营企业,隶属北京保安总公司直接领导,曾获得国庆及两会保安的先进集体称号和二等功等。
    
    姚立法认为,安元鼎这类保安公司是中国中央政府打击上访者政策下的必然产物,
    
     “全国各地的省、地级市、甚至区、县在北京的办事处也是起这样一个作用的。有的时候人装不下或者为了避人耳目,他们也自己去租一些房子,再雇一些北京当地的人,或者从老家派去一些人,一方面是截访,甚至还有黑社会的去拦截的。”
    
    “财经网”的报道说,一名安元鼎“特勤队长”透露,他们扣押上访者的收费是:“第一天300元,以后每天200元”,还可提供发票。报道披露,包括陕西、湖南、黑龙江等至少7个省区的10多名赴京上访者,被这类保安人员带走,他们的手机和身份证被没收、并被带到隐密地点关押,直到被属地官员接走或被押回家乡。有访民事后报警,但安元鼎公司人员的侵权活动和业务照旧,案子大多不了了之。
    
    姚立法表示,安元鼎这样的保安公司拘留上访者是违反法律的,是私自设立“黑监狱”侵犯公民人身自由,
    
     “保安公司去截访,以及把他们控制在某一个地方,对他们的生活、出行等等进行控制,这是明显违反中国的法律的。 ”
    
    在美国纽约的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认为,在中国,北京安元鼎这样的专业截访公司与地方政府勾结,将访民羁押再遣送原籍,并从中赚取高额利润,明显违反了中国法律。中国法律规定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地方政府雇人进京截访本身就是违法行为,
    
     “宪法、刑事诉讼法、刑法都明文规定了人身自由的限制和剥夺是公安部门才有的权力。其他的人没有权力对他人自由进行剥夺。同时中国法律还有对拘禁他人的有‘非法拘禁他人罪’。如果不是公安、司法部门,并且通过法律手续去拘留、逮捕都是属于违法的。”
    
    接受采访的两位人士都指出,中国政府应该立即制止安元鼎这类保安公司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非法行为,调查并追究侵权人员的法律责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保安公司专职截访 “拿人钱财”承接地方政府业务
  • 四川三台县被截访民办教师坦言“教师节很伤感”
  • 四川三台县民办教师再次被截访 呼吁关注老无所养
  • 四川三台县进京上访民办教师被截访强送驻京办
  • 疫苗受害家长易文龙再遭拘留 山西政府花重金为截访买单(图)
  • 视频:高法接待站(红寺村)外截访和黑社会打手
  • 湖北访民因法院判决不公上访屡遭暴力截访(图)
  • 视频:平顶山失地农民代表贾桂生在北京被截访雇凶打伤(图)
  • 北京实拍——截访人员、街头倒地的访民(视频)(图)
  • 湖南衡阳信访表彰会出现访民与截访人冲突
  • 呼吁关注抚顺17岁少年刺死截访者的命案/姜力钧
  • 湖北十堰驻京办人员假冒特警进行截访
  • 视频:辽宁截访两办前打伤2名访民
  • 为阻止访民进京 武汉截访者欲给上访者下跪
  • 辽宁截访暴打访民
  • 发生在国家信访局的暴力截访
  • 久敬庄全面启用,采访地方工作人员:我在“接济站”截访(图)
  • 毒疫苗受害孩子家长跪求截访官员离开(附视频)(图)
  • 视频:酷热天访民被截访绑架,对女访民动手
  • 黑龙江农民举报村支书遭雇凶截访追杀
  • 截访的土匪流氓行径/刘国强
  • 中国特色的截访制度是严重的恐怖主义罪恶行径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刘国强:谁是截访的幕后黑手?
  • 茶香阁:截访,共产党的最大损失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上海市闸北区/杜阳明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本人进京截访的全过程
  • “陪访”本质上与截访无异
  • “截访”风盛行凸现体制弊病/秋风
  •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 于建嵘:谁在承受截访的成本?
  • 双鸭山杀人案5人死亡 只因公安人员截访忙/孔强
  • 槟郎:截访绝恋
  • 面对野蛮截访我们可以去求救与控告____送给苦难的上海冤民
  • 王德邦:“封网截访”与“闭关锁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