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访民许万英拖着病体进京控告地方官员(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3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蒋正义报道)9月10日,来自湖北省襄樊市襄城区卧龙镇谭庄村6组的71岁访民许万英,因为儿子廖学军非正常死亡一案,控告当地公安机关涉嫌包庇杀人凶手,结果自己遭受数次关黑监狱,惨遭毒打。
    
    依据许万英的诉说及提供相关证据材料,可以看到:1994年农历6月初二,许万英小儿子廖学军同其打工的汽车修理工范波、王政华、杨吉雄一起由襄城区前往本市南漳县305省道修车中,廖学军“溺水”死亡,当死者亲属第二天看到廖的尸体时,发现死者裤裆内有大便,前后胸皮肤青紫,腹腔内无水。后经调查了解当时参加打捞百姓证实,廖的尸体打捞出水后,腹内也倒不出水。种种迹象表明,廖学军不是溺水死亡。
    
    伤心的母亲许万英随即向李庙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不出警,只好向南漳县公安局刑警队报案,仍然不理,一直拖到农历7月14日,才由李庙派出所安排民警朱志军到现场检查,但不做尸检,只将调查材料交到刑警大队长魏兆仑手中。后来魏兆仑竟然蒋材料丢失,明显存在涉嫌作弊。当家属向公安要结论时,竟然还是草草结论“溺水死亡”。
    
    为了查明儿子死因,许万英老人数次到溺水死亡地寻找目击证人。功夫不负有心人,许万英老人终于查找到离儿子溺水死亡点只有20米远的证人余祖国,他叙说了所见情况:“我当天下午两点许,在玉米地锄草,只距死者溺水处相距20米左右,见到三个外地人从我责任田边到鱼泉河洗澡。当时玉米杆有一米高,估计他们没看见我。其中一个约30岁,另两个约20岁左右,三人下河后约半个钟头的样子,见岁数大的那个和其中一个年轻人从我田边上公路(305省道)到宋家嘴处(距他们洗澡处约一里路),我见那里停了一辆140车,过了约20分钟,那两人来到我锄草的地方,喊我说:‘老头儿,给我们找根绳子。’我问他找绳子搞啥子,那个岁数大一点的人说:‘河里淹死了一个娃子,不得起来了,找个绳子拴到,把他拉起来。’”以上摘自2004年1月8日10时3分至12时30分,余祖国向公安局控申科许天宏、王XX回答的询问笔录。
    
    据此目击证人余祖国向警方提以上证言可以看出问题:一是发现同伙溺水,为什么不及时施救,却悠闲离开步行一里路外后,又耽误20分钟许,才返回找人施救,不符合情理。
    
    由此,许万英老人怀疑儿子遭遇谋杀是不无道理,并且是有充分理由的。许万英老人说道:“本应属我家宅基地,却被本组组长霸占给他外甥建房,他外甥是外地人,凭啥理由侵占应属我家建房地,却不批准我家建房?我们找有关部门,不但不起作用,对方仗势还将我小儿子打成重伤。我继续找有关部门,襄城区城建,土管部门最后下文,要求组长的外甥所建房屋拆除,恢复土地原状,时至今日所建房屋不仅没拆,反而越建越高,并且当着众多百姓面说:‘许万英到处告,连我一根卵子毛也没告掉’。我儿子廖学军就是他们雇凶杀害,特别是与我儿子一起洗澡的杨吉雄。我找公安机关询问杨的下落,竟然说不知道。我后来秘密走访调查后,得知杨吉雄通过公安部门改换姓名了,公安却说不知道,这明显是故意保护凶手。2004年3月16日,我到市政府上访,又遇到公安局纪检书记左跃进,他公开挑衅我说:‘你的问题不接待、不交办、不转办。’因他是本组组长的亲戚,这些人都是仗着权势来欺压我们,杀害我的儿子。我这数十年上访,他们对我非法关押、毒打。襄城区政法委书记有次在黑监狱中,双手扯着我的双脚,将我倒着顺地拖,使我背部肌肉蹭破,骨节受伤,这些政府官员太恶毒了,我可能比他母亲岁数还要大,还要残酷对待我,这种共产党员,是毫无人性的。我儿子的冤不伸,我儿死不瞑目,我也会死不瞑目。我被关押和报复的事,不知哪位好心人在网上报道了,当地官员逼问我在北京和那些媒体记者接触了,我只能说我不知道,我感谢你们的帮忙。”
    
    湖北访民许万英拖着病体进京控告地方官员
    许万芵被政法委书记打伤的照片
    湖北访民许万英拖着病体进京控告地方官员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访民许万英老人再次被关黑监狱
  • 许万英黑监狱内心脏病发作,讲述遭虐待经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