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一村庄几乎全部被蜱虫咬 村民曝恐慌经历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1日 转载)
    (金羊网) 河南省商城县鲇鱼山乡下马河村,去年10月以来有两人因蜱虫叮咬而死
      2010年9月9日,河南省商城县鲇鱼山乡下马河村。
       金色的稻田里一片生机,往年,每到这个时候,山村的老少爷们都沉浸在丰收的喜悦里。但今年,人们因恐慌而犹豫不决。恐慌缘于一种被称为“蜱虫” 的小虫子,当地人则称之为“草鳖子”。自去年10月以来,仅在这个村的火庙和前湾两个村民组,就有人被这种虫子咬过而生病,其中两人死亡。 (博讯 boxun.com)


 村民下地要全副武装
      “我们很害怕,不敢上山弄柴火,也不敢下地干活,怕被虫子咬。”昨天下午,41岁的火庙村民组村民王霞面对前去采访的记者,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紧张。
      据王霞称,这种恐慌心理从去年10月开始出现:相邻的火庙和前湾两个村组在一个月死了两个女人。“那时候,我们不敢去有病的人的家,外边很多人也不敢来我们这两个村,好像来了这里就会得上瘟疫。”现在,这两个村组的村民每次下地,不管是晴天还是阴天,都穿一双高筒雨靴,还把裤脚和上衣袖口扎起来。“担心被虫子咬,一有头疼脑热,就吓得要死。”
      王霞让记者看她的腿和膀子:以前被蜱虫咬过后留下的痕迹。她告诉记者,火庙村和前湾村出现因虫咬死亡事件后,她极度害怕,到商城县人民医院抽血化验,没有发现被感染等其他异常现象,这让她稍感安慰。但今年春天,她在田间插秧时,再次被草鳖子叮咬,“做了好几次噩梦”。

  几乎所有的村民都被咬过
      几位村民们告诉记者,在整个下马河村,几乎所有人都被草鳖子叮咬过。“这种虫子冬天不出来,春天暖和后开始活跃,一直到秋天结束。它们趴在茅草或稻茬里,小毛毛爪,很难看。你稍不留神,它就趴到了你的腿上或其他部位,短时间内就能吸不少血,肚子喝得鼓油油的。”不过,村民们也谈到,这种虫子一旦吸到身上,也很容易抠掉,“大家现在很痛恨这种草鳖子,有人发现后,就用火烧死它们。”
      既然很多村民都被蜱虫叮咬过,为何有的患病死亡,有的人却没事?当地人认为,这主要跟虫子叮咬的部位有关,“如果叮在腿部、手臂上,问题不大,但如果叮在耳根下、胳肢窝或裆部,毒性很容易扩散,发起病来也很难治”。
      不过,村民们说,具体的原因还有留待专家们认定。

  蜱虫为何这两年猖獗起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蜱虫并不是这两年才突然在商城县一带出现的,多年前都有。那么,为何它这两年突然兴风作浪起来?对此,村民们也大多疑惑不解。他们告诉记者,前些年,这种草鳖子山里最多,尤其是茶园里。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两年,无论是稻田里,还是河边的茅草丛中,到处都是。
      一些老人则提供了这么一种说法:过去,一到秋天,各家各户都去割草,用这些草喂牛,或留待冬天烧火做饭。现在条件好了,没有人愿意下地割草,地里的茅草越积越多,而一直以茅草为生的草鳖子就越繁殖越多,以至于今天弄得无法收拾。
      那么,蜱虫的毒性为何近年来也越来越强?当地有村民认为,是因为这些年化肥农药使用得越来越多,“害虫的耐药性也越来越强,其毒性也越来越大”。
      王霞说,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被虫子叮咬后,用手使劲挤,试图将毒液挤出来,然后用清水清洗。“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蜱虫叮咬 村妇联主任不治
      下马河村的罗林英,因为蜱虫叮咬而死,生前她是村里的妇联主任,名气较大。
      昨天下午,她的丈夫周文德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赤脚医生当感冒治
      罗林英家在下马河村前湾组。2009年10月19日,时年49岁的罗林英出现发烧症状,“最高烧到40多摄氏度”。家人带她找村里的赤脚医生看。“赤脚医生当成感冒治,之后两天,每天下午去输两瓶。”可到了第三天,罗林英依旧高烧不退,家人急忙将其送到商城县人民医院。周文德告诉记者,“医院检查了一下,说她(指罗林英)没啥大病,说不用住院,回家到村里治疗就行。”
      当天,周文德把妻子带回家,继续让村里的赤脚医生治,依旧是输液。
      到了10月23日,罗林英还处于高烧状态。当天早上8时,周文德再次把妻子送到商城县人民医院。医院未能使罗林英退烧。据周文德讲,这时,他和家人开始怀疑罗林英得的可能不是感冒,而可能是其他病。
      而周家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他们一个亲戚刚刚因为发高烧死亡。

  病情拖延回天乏术
      这名亲戚名叫季德芳,下马河村火庙组人,时年68岁。2009年10月初,季德芳因发高烧,在村里的诊所输了几天水后,病不仅没好反而日渐加重,后被送进商城县人民医院,几天后死亡。罗林英与季德芳家是亲戚,当季德芳生病住进县人民医院的时候,罗林英还专程前去探望,季德芳去世后,她还参加了葬礼。
      因感到问题严重,10月23日傍晚6时,罗林英被送到了位于信阳市区的154医院,医院当即确诊为无形体病例,但由于病情被拖延,院方回天乏术。5天后,周林英去世。
      无论是罗林英还是季德芳,两人生病后,都查出血小板减少。据其家人称,两人都被蜱虫叮咬过。周文德感慨道,在商城农村,“被蚊虫叮咬很正常,不算啥,人们也大多不在乎,如果有一定的警觉,早些知道是这种病,对症下药,她(罗林英),包括亲戚季德芳,绝对不会死。”

  表妹哭了 她得救了
      染无形体病的何茂菊因救治及时逃离鬼门关
      昨日,何茂菊坐在家门口,看着不远处那片美丽的稻田。
      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她感叹,自己很幸运。去年10月,就在罗林英去世后第三天,她也染上了“无形体病”,但由于一个偶然因素,她逃过了这一劫。
      她向新快报记者讲述了这一经历。

  最初仍当感冒看
      今年55岁的何茂菊与罗林英家是邻居,还是亲戚,2009年阴历九月初九,她成了继季德芳、罗林英后,附近村庄第三个发高烧的女性。
      何茂菊回忆说,那天早晨,她做了早餐,就开始感到浑身无力。老伴周文进觉得她可能是帮助操劳罗林英的后事累着了,就让她躺到床上休息一下。何茂菊照做了,但上午10时许,她发起烧来,而且口渴得厉害,“一连喝了三大杯水”。
      尽管之前已经有了两个病例,但无论是何茂菊本人还是她的家人,依旧没有太当回事。直到下午,何茂菊烧得厉害,家人这才带她去看病。但去的地方依旧是村诊所,赤脚医生依旧当她患的是感冒,给她输了三瓶水,让她回家了。

  表妹哭声救了她
      是一个人的出现挽救了何茂菊的生命。
      何茂菊有一个表妹名叫王友萍,在商城县林业局上班。当天傍晚,她到何茂菊家走动,听说表姐发高烧,联想到这段时间出的事,便力劝何茂菊到县医院看一下。但何茂菊觉得天快黑了,怎么也不愿意去。王友萍赶回县城当晚,又一连给何茂菊打了三个电话。打第三个电话时,已是晚上10时许,得知何茂菊依然没出发,当时在电话里哭了。
      何茂菊大受感动,当晚赶到商城县人民医院,一检查,血小板显著增加,当晚就住院了。县人民医院对何茂菊按无形体病例来治疗,但到了第三天,何茂菊的病情还是加重了。阴历九月十四,她被紧急送到154医院救治。
      让人倍感欣慰的是,经过一周的治疗,何茂菊逃离了鬼门关。
      救治及时,病情明确,是何茂菊生存的关键。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东通报蜱虫致病情况:发现182例死亡13例
  • 专家称蜱虫需要寄生体 狗更容易感染
  • 可致命的蜱虫已杀到广东 工人十分惊慌(图)
  • 河南蜱虫病已报告557例死亡18例
  • 12省份至少33人因蜱虫致死 无形体病通过血液传播
  • 河南商城18人被蜱虫咬死 首例死亡3年后官方才通报
  • 山东蓬莱一医院接收蜱虫叮咬致死患者达11例(图)
  • 专家称北京也有蜱虫活动 主要在怀柔(图)
  • 蜱虫疫情恐蔓延 山东湖北疑现致死病例
  • 河南蜱虫中毒事件共造成18例死亡 (图)
  • 河南商城多人被蜱虫咬死 当地为维稳未公布疫情(图)
  • 蜱虫来袭,公众有权“不稳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