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纪念谢韬:改革未尽,斯人已逝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08日 转载)
    
    《新世纪》 9月1日晨,北京八宝山兰厅。300多人齐聚于此,为六天前辞世的一位老人默默送行。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本来与逝者谢韬素昧平生,此时却专程前来辞别。
     (博讯 boxun.com)

    谢韬是四川自贡人,原名谢道炉。其祖父一代是福建龙岩人,参加过太平军,随石达开部进入四川。谢韬出生时,家道小康,四岁多开始读私塾。抗日战争爆发,初中三年级的谢韬参加了共产党的外围组织自贡市学生救亡工作团,是为参加革命活动的起步。1939年考入内迁成都的金陵大学(现南京大学),原钟情化学,后因投身抗日、反对专制、改造社会之理想,入社会学系,其间曾参加地下学运。
    
    毕业后谢韬到重庆,在《新华日报》做记者,194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抵延安,在新华社总社做编辑。1948年,为了给即将诞生的新中国培养更多的干部,华北大学在河北正定成立,吴玉章任校长。此时谢韬服从组织分配转行,边学边教,担负起马列主义哲学课的教学任务。1949年后华北大学迁往北京,改名中国人民大学,谢韬任教授,并担任马列主义基础教研室负责人。
    
    在重庆做记者期间,谢韬访问过许多民主派人士,其中也包括胡风。在1955年的反胡风运动中,谢韬因提议胡风上书并为其鸣不平,不同意说胡风是国民党特务,结果被钦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的“骨干分子”,身陷“文字狱”。他本已经由毛泽东批示逮捕,旋因吴玉章的保护,先后被圈禁在吴宅和人大宿舍隔离审查,1960年才被关入北京秦城监狱。
    
    富于戏剧性的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中共党籍一直未被开除,而狱中分派工作,是给过去的敌人——国民党“战犯”讲授马列主义。1965年,被宣布“免于刑事起诉”出狱时,谢韬已从一名照本宣科的马列教员,变成了对马克思主义研究有素的学者。他被安置到老家四川自贡市工作,一年后“文革”爆发,他再度经历磨难。
    
    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熬过十年牢狱和十年浩劫的谢韬,终于等来了平反。他回到了北京,1979年起在《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任哲学编辑室主任。一天,他在社科院附近遇到多年前从陕北到河北同行的杨述,对方头一句话就是“你还活着呀!”第二句是“你受了不少苦!”惊喜中饱含着昔日命运的感叹与苦涩。
    
    胡风集团冤案平反昭雪后,谢韬被任命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副社长。1982年底回到中国人民大学,任副校长兼任人民大学出版社社长和总编辑,1988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第一副院长。他撰写有《论墨子哲学思想》《西藏宗教问题史略》等论著。
    
    个人与社会的不幸,引发了对马克思主义长期深入的研究思考,并于垂暮之年厚积薄发。2007年春,86岁的谢韬在《炎黄春秋》杂志发表了“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一文,旋即成为21世纪初中国理论界最具争议的人物。他指出,“二战”后世界上曾存在三种制度模式,即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以苏联为代表的暴力社会主义、以瑞典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谢韬认为,民主社会主义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民众富裕、官员廉洁的民主社会主义在欧盟及北欧国家获得了巨大成功,是具有普世价值的和谐社会模式。
    
    这些观点在中国思想界犹如投下重磅炸弹,并演变成一场各派观点的大论战。在中国社会转型及革命党转为执政党的进程中,谢韬提供了一种走出执政理论与现实相悖困境的途径,并把握住两条底线:一是执政党在理论上固守的“社会主义道路”信条,二是作为老党员力保本党执政地位的“耿耿救党之心”。
    
    与许多“老革命”一样,谢韬的“两头真”也体现在退出官场之后。他自明心迹说:“过去,我们当两面派,二重人格,开会发言时,都自觉掌握分寸,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说到什么程度,都很有技巧。现在我老了,也该说说真话了。我有首诗:‘八十人生正风流,精神枷锁笑中丢’。我们一辈子都套着精神枷锁,现在该把它丢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 张博树:怀念谢韬老
  • 谢韬先生告别仪式通告
  • “民主社会主义”倡议者谢韬先生逝世(图)
  • 谢韬先生逝世,終年89歲
  • 刘正有和自贡社会各界人士拜访谢韬先生记事(图)
  • 痛悼谢韬先生/丁子霖 蒋培坤
  • 谢韬老撒手人寰——留下“民主社会主义”冲击波/牟传珩
  • 黄河清:挽谢韬先生
  • 谢韬:共产党组织转型的思考
  • 写《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起因/谢韬
  • 谢韬为丁弘《陈独秀、毛泽东在历史的天平上》一书写的序
  • 谢韬在成都座谈会上讲话记录
  • 要民主还是要专制-从谢韬文章谈起/胡平
  • 胡平:要民主还是要专制-从谢韬文章谈起
  • 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谢韬
  • 陈泱潮在中国“两会”期间对谢韬先生文章《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的回应
  • 谢韬: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