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女子受审前在看守所身亡 家属被警方暴打(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31日 转载)
    
    来源:云南信息报 
    
    女子受审前在看守所身亡 家属被警方暴打
    钟玉英生前照片。
    女子受审前在看守所身亡 家属被警方暴打


    在与警方的冲突中,死者多名家属受伤。
        钟玉英的生命终结于看守所。而第二天就是原定开庭审理她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的日子。她死前3天,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了她,称其“身体状况良好”。死前数小时,她还“做了广播体操”,并且“喝了一碗粥”。她的死引发了一系列猜测,亲戚说:“她身体很好,不可能病死!”丈夫说:“她被捕是遭陷害”。她的死,甚至引发了一场警民冲突,数人受伤。对此,警方的说法是:钟玉英突然在床上昏迷,后抢救无效死亡,死亡原因还在调查。
        事发 中年女子命丧看守所
        金大兴是昭通市昭阳区太平街道办事处平安社区双龙潭村村民,据他讲述,前日下午4时许,他跟辩护律师商量了第二天妻子受审的事,决定为她作无罪辩护。这时,电话响了,是昭阳公安分局闸北派出所一名副所长打来的:“你媳妇死了!”这名副所长请他到看守所一趟,跟他详细说明。
        半小时后,金大兴失魂落魄地来到羁押妻子钟玉英的昭阳区看守所,“很多部门的很多领导在那儿,说要就这个事情开个会。”金大兴说,一个领导通报说,他们查看了监控录像,情况是这样的:钟玉英早上起来还跟其他在押人员一起做早操,上午9时许的早点时间,她喝了一碗粥。上午11时许,钟玉英没有出监室来吃中午饭。中午 12时30分许,同监室在押人员看她躺在床上叫不答应,就赶快报告管教。管教将她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这怎么可能呢?我媳妇一向身体很好。”金大兴又伤心又疑惑。他跟着警方到医院看了妻子的尸体。“她的脖子两侧呈青黑色,手心也是青的。”金大兴说,“不像被打死的,但当时很伤心,也没顾上查看她身上有没有伤口。”
        起因 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被捕
        钟玉英此前被控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罪。
        1999年,钟玉英、金大兴夫妇和朋友刘某一起在昭阳区北闸镇红路村合伙开办了一家砂石料场。2008年,开采证照到期,合伙双方也为了争股权发生纠纷,几度闹上法庭。
        金大兴说,“今年1月,我老婆帮小姨妹买了4包半速效肥料,一直摆在家等小姨妹来拉。1月18日,老婆把肥料拉到砂厂,想搭砂场拉砂的车将肥料拉到小姨妹家。不想几名警察突然来到砂场搜查(刘某通知的),查到那4包半肥料,认定里面含有硝铵,随后把钟玉英带到派出所,认为她涉嫌非法储藏炸药。”
        当天,金大兴在昭通鲁甸出差,没有在家。回到家后,他急忙赶到派出所,并没有见到钟玉英,警察叫他回家听候处理。
        质疑 3天前见面 身体无异常
        “我媳妇是被冤枉的,现在又不明不白死了。”金大兴说:“我们和刘某合伙开砂场,每次用炸药都会向警方报批,我审批的炸药完全能满足砂场的需求,怎么可能私藏硝铵?那4包半速效肥料是用于农业生产的。”
        金大兴对妻子的死提出了质疑:“我媳妇身体很健康,为何突然死在看守所?老婆在开庭前一天死亡,难道是有人怕她在法庭上说什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熊:深圳警方暴打欲到市政府救援的百名讨薪打工妹(图)
  • 黄燕急报:被列入“高危人物”,丈夫遭警方暴打喷伤眼睛
  • 两北京维权律师因代理法轮功案件遭重庆警方暴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