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连云港非法强拆离休干部遗孀八旬老党员无家可归(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陈宁接投诉举报,江苏连云港一位离休干部遗孀,耄耋之年的老党员,一夜之间房屋被当地开发商强拆,至今无家可归。
    
    我叫方素芝,现年81岁,是一名老共产党员,我家住在江苏连云港市连云区原化工部疗养院宿舍,我的老伴是1948年参加革命工作的厅级离休干部,1981年筹建原化工部疗养院,为了支持老伴的工作,我携年幼的孩子举家南迁至连云港,老伴一生为党的事业忠心耿耿,鞠躬尽瘁,前几年因病不幸离世。他走后,为我留下了这唯一的一处住房,这是我和老伴积累了近一辈子的财产,本想在这里欢度晚年,不想却祸从天降,一夜之间,房屋被夷为平地,如今我已81岁高龄,却无家可归!!!。
      一、 事情的由来
       2007年6月,“江苏海州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在连云区湖阳路居民住宅区(包括原化工部疗养院宿舍)开发用于商住项目,但由于该公司拆迁手续不全,不具备拆迁资质,不符合法定拆迁程序。因此,疗养院居民不同意拆迁,未同他们达成协议,之后,他们利用各种欺骗恐吓手段,欺骗部分住户签订了协议,至今疗养院仍有三十多户未签订协议。他们无视中央文件精神和有关规定,从2009年起开始对住户停水、停电,他们用砸玻璃、毁坏门锁等手段,逼迫住户搬离,当时的生活环境极具恶劣,人身安全无法保障。我女儿把我接到河北保定她家居住。
      二、 事情的经过
       2010年7月连云区政府派干部郑守喜来保定找我,当时我在昆明孙女家养病,即委托我的小儿子与他们商洽。我怀着对老伴工作生活过几十年居住地的无限眷顾,提出回迁现居住地附近的房子(已有住户签订回迁协议),可他们拒不同意原址回迁,声称可以货币补偿。2010年同地段的房价已达到每平米最低7000元,可是他们给我依据2007年的评估价格,按照3000元一平米进行补偿,使我失去房子后无法再购得新房,我只有这一处住房,是保障我最基本生活的重要的财产,如果以现有标准拆迁,根本无法保障我的基本生活条件。我的这一处住房面积共114.06平米,按每平米7000元计算,我的住房价格为80万元,装修费和搬迁费共计10万元,总计价格应为90万元,我要求孩子与郑守喜商量的赔偿总价为80万元,这个价格是合理的。
      2010年8月11日,郑守喜一行三人找到我女儿家,信誓旦旦的讲赔偿总价在70-80万之间是可以商量的,绝不会强行拆除房屋,可是他们阴一套阳一套,当面说人话,背地搞黑手, 2010年8月13日中午通过中间人告诉我儿子,同意赔偿总价确定为80万元,在保定或连云港都可以签订协议,我同意签协议,8月13日晚上他们将《关于限期来连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的通知》放在我儿子所在的保定居委会,(此通知为连云港港城房屋拆迁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签发,该公司从未与我洽谈过有关拆迁的任何事项),该通知书的落款时间写的是2010年8月11日,正是同我们保证不会强行拆除房屋的当天,居委会2010年8月14日中午通知我儿子领取上述通知,通知书要求我们在2010年8月14日中午12时前到达连云港商议拆迁事宜,而他们却在2010年8月14日上午,在我家任何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动用大型铲车,强盗般的拆除了我居住多年的住房。(有图为证)。
      当天大雨滂沱,他们不管不顾,把我的家具家产连泥带水一块弄走,然后强行将我家的房屋推倒,当时周围的居民非常气愤,一位离休老干部冒着大雨劝阻他们的违法行为,可他们照样违法拆除,无奈之际我们报了警,连云区西墅派出所派干警赶到现场,也无法制止他们的野蛮行为,就这样,我的房屋顷刻间被夷为平地,我家的空调和热水器一同变成了瓦砾。
      我老伴为革命工作一辈子,留下大量有价值的手稿,文字,照片,以及对马列主义思想多年的研究注释和已形成文字的资料都已不知去向,这些资料都是一名老共产党员对党事业的毕生追求,是珍贵的历史资料,是无法估价的精神财富。我老伴一生酷爱读书,家中大量的古旧藏书、和老伴最钟爱的鸡血石印章等收藏多年的老物件,也不知去向。
      他们如此蛮横、张扬,其根源在于“江苏海州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幕后推手是某些政府官员,他们官商勾结,打着政府的旗帜,狐假虎威,为虎作伥,拿着人民给予的权利做着坑害人民的事情。
      三、 拆迁过程违法违纪
      1、 我的房屋未在拆迁范围之内。
      根据连拆字(2007)第17、18号拆迁许可证,江苏海州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对中央商务区山海景观轴地块、棠梨水库地块进行拆迁改造,拆迁范围是:东至规划路;西至北崮山;南至湖阳路;北至规划红线;而我们小区在湖阳路以南,不在拆迁范围之内。“连云区民房拆迁指挥部”是在未取得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把我们小区的居民骗去参加拆迁动员大会,他们私自扩大拆迁范围,搞非法拆迁。
      2、 拆迁手续不合法。
      自2007年至今,他们在与我们接触的过程中,没有开听证会,没有提供有关拆迁的文件及拆迁许可证,没有出示拆迁通知书,也没有法院的裁定。出示的2007年房屋评估报告,至今已过4年,目前房屋价格已经大幅上涨,他们仍用房屋价格低廉的评估报告来作为房屋补偿依据。
      3、 拆迁手段野蛮干扰居民正常生活。
      国办发明电(2010)15号中规定,对采取停水、停电、阻断交通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以及采取“株连式拆迁”和“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的,要严格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可他们不执行中央指示,依然停水、停电,并采用派人多次砸玻璃,毁坏门锁等手段,骚扰我们正常的生活,使我无法在此处正常居住,和中央对着干。
      4、 用非法手段欺骗我们。
      郑守喜等三人来保定以后,伪装行骗的手段干扰孩子们的正常工作和生活;以两面派的行为哄耍我们,使我和孩子们的精神和身体受到严重的侵害。
      他们打着政府的名义,用欺骗的手段,动用派出所人员,开着警车到居民区查找我在保定孩子的身份、房屋、车辆及家庭状况,侵犯了居民的居住权、财产权、隐私权。
      5、 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制铲平房屋
      郑守喜通知我的《关于限期来连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的通知》文件时,我的房屋已被非法拆平。
      该通知为一个企业内部通知,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
      拆迁时我的家里没有任何人在场,所幸我也不在家,否则我的身体已被铲车压得粉碎。
      这已经严重违反了宪法、物权法和拆迁法。
       生存权及居住权是公民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权利之一,但我的权利得不到尊重,甚至被肆意践踏。给我造成无法弥补的重大损失,这是与依法治国、依法行政、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相违背的。作为一名老党员,我对党无限忠诚,我始终支持城市建设,支持合法拆迁,但是这样的拆迁让我们无法信服!这样的拆迁把我逼上绝路!
      我已80高龄了,他们采取这样卑鄙的手段来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老人,他们能用大型挖掘机把我房子砸成一堆瓦砾,他们可以不择手段地击垮我的身体,但绝击不跨我的信念,我将誓死抗争维权到底!我坚信党和政府是会为人民群众做主的!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的!
    
      一个老共产党员: 方素芝
    2010-08-26
    江苏连云港非法强拆离休干部遗孀八旬老党员无家可归
    江苏连云港非法强拆离休干部遗孀八旬老党员无家可归


    江苏连云港非法强拆离休干部遗孀八旬老党员无家可归


    江苏连云港非法强拆离休干部遗孀八旬老党员无家可归


    江苏连云港非法强拆离休干部遗孀八旬老党员无家可归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连云港海域2艘江苏籍渔船翻沉17人失踪
  • 连云港老人携子自焚抗强拆目击者及家人被强制隔离
  • 连云港92岁老人携子自焚 1死1伤仍未能阻止强拆
  • 江苏连云港市:全国仅存的民国一条街即将拆迁(图)
  • 连云港官员花果山圈地建豪宅 官方通报已自拆 (图)
  • 江苏连云港政法委副书记圈地建豪宅续 (图)
  • 连云港官员圈地建别墅追踪:为其父所建 已开始拆除(图)
  • 结石宝宝家长超市抗议 把圣元奶粉赶出连云港(图)
  • 连云港警察冲20多位女孩狂喷辣椒水(图)
  • 连云港暴雨过后市区积水成泽国(图)
  • 连云港疏港航道工程成了“唐僧肉”(图)
  • 来自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威胁信/朱孔剑
  • 江苏连云港破获特大虚开发票案 金额达7.2亿元
  • 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也发生“躲猫猫”人死的比云南的还快,只用了1个小(图)
  • 越权办案殴打恐吓受害人,连云港陶庵派出所公然执法犯法
  • 连云港市赣榆县纪委,拿下新葛埠村支书!
  • 江苏连云港出土汉代女尸皮肤新鲜(图)
  • 违规测速情况调查:连云港“测速陷阱”屡撤屡设(图)
  • 江苏连云港软环境严重恶化交巡警设陷阱恶意执法年创收一千三百多万元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连云港民政局在丢谁的脸?/一啸
  • 于佃荣:致连云港市各位领导的公开信
  • 江苏连云港检方再现违法办案/刘学稳
  •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