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昆明拆迁时液化气爆炸 10人伤2人病危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7日 转载)
    ,20日上午,梁家河片区已签订回迁安置协议的村民和相关工作人员,到梁家河片区对个别不愿搬迁的村民进行劝说搬迁。就在工作人员向村民了解情况时,梁家河片区梁家河村鑫苑巷20号(房主何聪林)发生液化气爆炸。爆炸致使何聪林之妻孙长翠,户主之女何玉琼2人及村民8人不同程度受伤。
    
       事情发生后,消防官兵赶到现场展开救援,并扑灭了火情。受伤人员已送入昆明工人医院进行治疗及抢救。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兴华立即赶往医院看望受伤人员。 (博讯 boxun.com)

    
      
    
        现场被封 村民拉起横幅
    
      中午12时50分,记者赶到现场时,进入工地的四个入口已经被封堵。一位附近围观的市民指着远处废墟上那幢6层高的民房说,爆炸就是在那里发生。
    
      此时,烟雾尚未散尽,烟从这幢楼5层右侧的一扇窗口冒出来,消防官兵已进入楼内扑救,站在高处,可以清晰地看见楼房多处玻璃被震碎。“这是梁家河的地盘,别人不准进。”一名妇女拒绝记者进入,并阻止其他村民跟记者说话。
    
      其中一个入口处停着三辆消防车。正值中午,有人给坐在树荫下的村民们送来午饭,村民们的身后,挂着白底黑字条幅,“少数钉子户必须服从广大村民的利益”。一个王姓老太太过来跟记者搭话,“我们都是梁家河的村民,这个房子两年前就开始拆了,就因为这几家钉子户,我们的回迁房迟迟不能到手。现在外面的出租房都很贵,这么大年纪四处搬家,等不起了……”寥寥几句后很快被旁边的几名妇女拉开,“不要跟他们讲话”。
    
       高新区领导看望受伤人员
    
      13时06分,一辆120急救车从位于茭菱路西端的拆迁工地门口出来。12分钟后,一辆满载着桌凳床椅和其他零散家什的行政执法车离开工地飞驰而去。
    
      13时50分,记者设法进入拆迁工地,废墟上还有4栋尚未拆除的民房,先前起火的民房前已围起了警戒线,有大批民警、保安在楼前把守,进入楼内的消防官兵正准备撤离,楼房旁的两台挖掘机停止作业停靠在废墟上。
    
      昆明市工人医院烧伤科医生告诉记者,10名伤者伤情都比较严重,有8名为男性,2名女性。其中,伤势最为严重的名叫孙长翠,烧伤面积已经超过了79%。目前,有8名伤者已经办理了相关住院手续。
    
      下午,记者电话联系参与拆迁的梁家河社区居委会一名朵姓主任,对方接通电话后,很生气地答复“不知道”便挂了电话。而记者多次拨打梁家河片区城中村改造指挥部主任李安的电话,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之后记者了解到,事发后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兴华赶往医院看望了受伤人员。
    
       讲述
    
        “母亲当场头部受伤”
    
      村民解道坤告诉记者,梁家河村自去年8月份开始拆迁,目前还有约5栋房屋没有拆迁。解道坤的家就紧挨在人民西路边上,共4层半合556.11平米,由于跟拆迁方就赔偿金额始终没有达成一致,房屋迟迟没有开拆。
    
      解道坤说,上午9时,他站在自家楼顶上看见大批综合执法人员、拆迁工人和已经搬离这里的梁家河村民约200多人,聚集在梦达尔酒店旁,顿时感觉情况不妙。40分钟后,解道坤拨打了110,并向多家媒体求助。没过多久,包括综合执法人员在内的多人携带铁锤、钢钎等工具靠近解家,“当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母亲带着4岁的儿子外出买菜,我急忙打电话通知母亲回家”。
    
      一楼的房门被迅速撬开,来人向楼上径直奔来。三楼的防盗门被一台氧焊切割机强行切开,接着通往天台上的小门也被打开。解道坤在混乱中被推出了自家房屋。“解道坤说母亲当场头部受伤,嘴角出血,我随后拨打了120救护车,但却被堵在了外面”,无奈之下自己冲破人群,120救护车才被放行。
    
      上午11时10分,解道坤家的整栋房屋在轰轰的挖掘机声中渐渐倾斜。 
    
      “自制汽油瓶没拦住拆迁”
    
      就在拆迁工人强行进入解道坤家时,300米外的一幢楼房内,村民盛状正举着一个装满汽油的啤酒瓶向下扔,“我连续扔了两个,他们撤下去了,但很快又冲了上来,最后我还是没有挡住”。盛状告诉记者,在拆迁人员试图进入他家时,他先后将自制的四枚汽油瓶从窗户扔下,但拆迁人员很快使用铁锤将房门砸开。他的妻子被拖到了门外,他本人则遭到围上来的十多人拳打脚踢。
    
      解道坤和盛状两家都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由昆明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综合行政执法局于8月19日签发的《强拆告知书》,要求尽快做好煤气、水电登记,自行搬迁住宅内用品。“仅仅过了十几个小时,所有东西都埋进了废墟。”解道坤说。记者在现场电话联系高新区综合执法局,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这份强拆通知书只是通过他们下达的一份行政裁决,具体的拆迁事务是由拆迁办在管理。
    
      然而不管是解道坤还是盛状,都没有注意到数百米外的另一幢楼内发生的更为可怕的一幕。
    
      “我放液化气,女儿不知怎么就按了打火机”
    
      孙长翠全身烧伤面积接近80%。
    
      昨日上午,就在梁家河片区已签订回迁安置协议的村民和相关工作人员,到梁家河片区对不愿搬迁的几户村民进行劝说搬迁时,梁家河村鑫苑巷20号发生液化气爆炸,官方通报显示,鑫苑巷20号户主叫何聪林。记者了解到,何聪林在几年前已经去世,58岁的妻子孙长翠和28岁的女儿何玉琼长期生活在位于梁家河这幢六层的小楼内。
    
      昨日下午,昆明市工人医院重症病房内,58岁的孙长翠躺在病床上一直痛苦地呻吟,稀疏的头发被烧得焦黄,背部和手臂上黑色的肉皮几乎全部脱落,外露的身体被烧得红一块白一块,朝空中举起的双手上,还有几个巨大的水泡。医生介绍,孙长翠全身的烧伤面积接近80%。
    
      “他们四五个人,拿着大锤砸我家的防盗门,我把液化气罐里的气放了,是正当防卫。”孙长翠向记者断断续续讲述,将液化气放出来后,她催促女儿快点进屋,但她不知道后来女儿为什么就按了手中的打火机,瞬间液化气发生了爆炸。此外,自己9岁的侄女小艳(化名)当时正在事发现场。庆幸的是小姑娘除了受到惊吓,并没有受伤。此刻小艳站在病床边不停地安慰着孙长翠:“大姨你要保重身体”。
    
      据小艳说,爆炸发生前“他们拿着大锤砸我们家的门”,当时大姨叫自己从5楼到顶楼上去。过了一会儿,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大姨孙长翠和姐姐何玉琼便跑了上来。“当时她们已被烧了,直喊全身很烫,然后她们就泡到了冷水里。”小艳说自己一直在楼顶没有下去,直到爆炸发生后大姨和姐姐上到顶楼让她拨打了120和119,最终才被消防人员救下楼去。
    
      拆迁者
    
      “她们房间里有8个液化气罐”
    
      在孙长翠的旁边,沈德照(音)光着身子躺在病床上,整个头部已被烧黑,黝黑的脸部还脱着皮,双手鲜血还没有止住,不时有血流出,医生说他身上的烧伤面积达到了60%。液化气爆炸后,除了身受重伤的孙长翠母女,还有8人不同程度受伤。通报中说,他们是当地村民。
    
      “她们房间里有8个液化气罐,爆炸的时候把我炸飞到了墙上。” 沈德照告诉记者,他们是润安拆迁公司的,当时正在劝说房子的主人搬迁(由此可知,当地政府的通报中所说的另外8名受伤的“当地村民”其实是拆迁公司的员工。——楼主点评)。由于全身疼痛,沈德照不愿多说话,在其身边负责照看他的两位朋友介绍,沈德照是施工队的一个工头,“他们只是执行命令却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另一名被炸伤的男子潘成良说,他们当时大概上去了10人左右,手中仅仅拿着拆迁用的铁锤。而他和另外几位村民并没有上去,只是在楼下拆门窗,突然就听到了爆炸声,随后就看到明火很快地从楼梯间烧了过来,他们已经来不及躲闪。
    
      
    
      一个10来岁的小女孩背着书包来到楼房前,向把守在现场的民警和保安叫喊要进入房内牵狗,随即被劝开,赶来的一名男子试图带小女孩穿过警戒线进入房内,随即被多名头戴钢盔的保安阻拦。
    
      拆迁工人们抬来三扇木门,将发生爆炸的楼房大门封堵,并在门边垒起石头,“你一定要帮我把狗牵下来,不准死了!”站在废墟边上的小女孩眼看着大门被堵,伤心地哭喊着,最终在一位老人的劝说下离开。
    
      
    
      昨日下午,记者见到了与拆迁方发生冲突的村民盛状,他刚刚在医院做了头部包扎,手中牢牢护着一个白色的“综合执法”钢盔,“这是我从打我的一个人头上抢下来的。”
    
      而此时,他的五层小楼已经变成废墟,盛状脸上条条血痕清晰可见。
    
      说法
    
      嫌补偿低不愿搬迁
    
      记者在医院见到了受伤村民何玉琼的高中同学陆大文,他说当时何玉琼给自己打了电话,他赶到后本想把他们母女叫出来的,但是工地上围着很多人,不让他进去。“孙长翠一家并不是不愿意搬迁,只是希望拆迁方能给一个比现在(赔偿金额)好的方案,他们就愿意拆迁”。
    
      孙长翠的弟妹林佰巧说,大嫂孙长翠的丈夫已不在人世,孙长翠没有田地,平时就靠收取租金来维持生活,她们觉得这个补偿有些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村改居”是农村版拆迁大跃进/李振忠
  • 图片:江苏省灌云县暴力拆迁致人死亡 (图)
  • 对江苏沭阳县有关人员非法野蛮拆迁台胞合法房屋的控诉、求助/戴兰英信(图)
  • 记者卧底拆迁公司 揭秘职业拆迁人如何让拆迁户绝望
  • 沧州市荷花池小区非法野蛮拆迁已疯狂到极点!/郭起真
  • 人大教授抨击"拆迁富翁"现象 称拆迁补偿应征税
  • 上海被拆迁人拆迁多年方知被政府忽悠
  • 安徽菜市场80余名拆迁户到省政府上访(图)
  • 广州冼村一周内两遭拆迁 区政府否认出动警力
  • 北京亦庄50天内拆迁18个村 征地两万亩地
  • 昆明高新区动员拆迁时发生爆炸事故 10人受伤
  • 安徽巢湖六旬老太死守危楼对抗强制拆迁 (图)
  • 江西上饶拆迁冲突,一家多人被关押
  • 女警因房屋被拆迁驾公车封堵监狱大门砸领导家门
  • 政权暴力拆迁制造“城市病”
  • 江苏南通实行“三光”手段的拆迁(图)
  • 北京将调控拆迁补偿标准 抑制成本过快上升
  • 北京将调控补偿标准抑制拆迁成本过快上升
  • 抗议遭黑社会殴打 武汉拆迁户戴幼萍北京洒传单
  • 南京大爆炸后极为愤怒的事:一家人遇难、存活着不能获得拆迁补偿
  • 山东省苍山县城顺河小区违法拆迁的背后
  • 韶关拆迁户、留美学生王东炎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大拆迁过后中国县城将是一地鸡毛
  • 广东韶关再次发生强制拆迁事件/郑存柱
  • 北京小红门拆迁户的辛酸
  • 吉林延边城管部队暴力拆迁/夏忠城 狄家学(图)
  • 湖北荆门如此拆迁不和谐!/吴官海(图)
  • 菏泽定陶县张玉龙质疑执法局的拆迁
  • 武汉访民陈寿田给拆迁公司老总的一封信
  • 我遭受令人发指的“三光”拆迁 /徐汇萍(图)
  • 郑州中原区朱屯村拆迁在即,朱屯村全体村民需要博讯关注
  • 拆迁每平米赔41元近乎明抢
  • 昆明拆迁暴行酿血案,两女住户被打,一人被打断腿!
  • 保定:政府非法拆迁,百姓如何维权?(图)
  • 天津黑社会 盗用拆迁人身份入户抢劫/丁建新
  • 领导讲话有水平,保定拆迁变成歼灭战!
  • 暴力拆迁 还我家园/福州新店镇西园村林发珍(图)
  • 论北京拆迁阎王原建委主任李建海的拆迁暴富
  • 农民拆迁失去的比得到的多的多
  • 拆迁面前何以官民不平等‎/叶扩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6日):武汉枪击拆迁户,皮特给美国总统写信(图)
  • 浙江绍兴县惨无人道的野蛮拆迁/刘秋香(图)
  • 中国公民“保地保家反拆迁运动”宣言
  • 房屋拆迁公告:项目名称“拆迁世博会馆”/上海冤民
  • 海淀区暴力拆迁,老百姓无家可归/叶洪霞
  • 杭州拆迁失地村民叶金娥写博文赞许温家宝的博文被和谐
  • 非暴力拆迁时代 莲花区拆迁办最新动态
  •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 世博拆迁是百姓的灾难, 官商的发财/上海部分访民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昔日江西女,今日拆迁户,独自面对行政案/上海闵行区黄玉琴(图)
  • 其实我不想当拆迁钉子户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合肥几户人家连遭“怪事” 猜测与拆迁僵局有关
  •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 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惠林泉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 透视拆迁--四字民声
  • 揭开拆迁圈地的遮羞布/普人
  • “共产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康地区拆迁户(图)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拆迁成本抬高房价是政府和权贵编造的大谬论
  • 媒体:村民因拆迁暴富可能导致社会不和谐
  • 文明拆迁也野蛮/周志兴
  • 陈锡文:官员对拆迁有所敬畏
  • “拆迁成本逼高房价”是本末倒置/曹盛洁
  • 拆迁官只知拆迁法不知物权法 如此雷人谁来问责
  • 从环保看,大肆拆迁只会无端耗费资源并且破坏环境(图)
  • 新拆迁条例难产 是否保留强制拆迁争议大
  • 记者记录父母住宅被拆迁 曾将暗访技巧传授父亲
  • 济南市被拆迁的居民在受煎熬
  • 牛刀:疯狂的拆迁是泡沫破灭的昭象
  • 新拆迁条例“胎死腹中”并不让人意外(图)
  • 新拆迁条例因何难产?
  • 地方政府强烈反对 新“拆迁条例”或胎死腹中
  • 部委文件伪善难掩拆迁制度之“恶”/陈庆贵
  • 李琼:新拆迁条例的阻力在于权力错位
  • “株连式拆迁”为何难以禁绝
  • 野蛮拆迁背后有多少贪腐
  • 不要逼迫“鸟人”陈茂国们拿起火炮抗拆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