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律师坐冤狱后职业反腐 老家县委书记秘书群发短信防范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4日 转载)
    郑州晚报
    
      核心提示:在广东东源县甚至河源市,刘尧是当地官场无可争议的重量级“危险人物”。在短短一个月间,他已让三个官员处境尴尬:一是原东源法院院长徐周定安排自己“傻”儿子进法院吃财政工资,二是举报蓝口镇党委副书记张冬华冒名做官,三是县委书记秘书群发短信防记者和刘尧……作为一名从东源县农村走出去的前律师,刘尧为什么总要和家乡的官场“过不去”?他是如何从律师一步步走向“职业反腐举报人”的?他对反腐举报有哪些独到的心得?昨天,郑州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刘尧。 (博讯 boxun.com)

      农家青年自学成才当律师
      郑州晚报:有人在网上发帖进行攻击,说你初中毕业,以律师名义诈骗农村群众,你对这事儿怎么看?
      刘尧:(非常气愤)这是被我举报过的人,或者那个群体对我的诬陷,我已经报案了,网站也对这种帖子作了删除处理。
      郑州晚报:听说你老家就是东源县的,学历是初中毕业吗?
      刘尧:对,我老家就是东源县的,家住东源县蓝口镇派头村白泥塘村民组。我是1962年出生的人,在家乡上到高中就辍学了,然后依靠自学法律知识,在1992年通过律师执业资格考试,1993年获得律师执业资格证书。
      郑州晚报:你从哪一年开始当律师的?
      刘尧:当然是从取得律师执业资格证那一天!其实,从1990年到1993年,我都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在那里,我学到了一名执业律师的基本素质和过硬的法律知识。可以说,我在深圳当律师的十几年间,业务能力是数得着的,称得上是知名律师。
      帮家乡人维权身陷牢狱
      郑州晚报:你在深圳律师当得好好的,为什么最后走上了职业反腐举报的道路呢?
      刘尧:这事说来就有些长了。(顿了顿)你知道,我老家是河源市东源县蓝口镇的,与我老家相邻的一个村子里,200亩地被一个亿万富翁的公司霸占了,这个亿万富翁还是全国政协委员,总共占用了2000多亩地来建设水电站。农民都是靠地吃饭,地被占了怎么活呢?于是就到深圳找我,让我帮他们维权。我介入后,发现这个亿万富翁已和当地官员和政府部门利益绑在一起,根本告不动。群众反映土地被非法霸占,国土局的人包庇不查,公安还为非法占地企业保驾护航。
      郑州晚报:你是在帮村民维权的案件中被抓的?
      刘尧:对。在告状无人理睬的情况下,我带着村民去阻止这个亿万富翁的犯罪行为,阻止他的企业占用200亩耕地的非法施工。当时,我把他们正在施工的一些钢筋拉散了,目的是不让非法施工,可公安人员却以故意损害财物为由,把我给抓了。
      郑州晚报:抓了以后怎么办呢?
      刘尧:还能怎么办?公司有钱,公安有权,他们就炮制假证据和假鉴定书,把我拘留逮捕。2007年12月19日,我被拘留,一个月后被批捕,让法院对我一个律师判刑。这件事当时反响很大,全国各地律师对我的遭遇进行呼吁,并向有关部门上书。这事儿引起了南方都市报记者的注意,2008年7月29日进行了报道,北京的名律师李方平赶到广东,为我辩护维权。2009年4月,我的牢狱之灾还引起了公安部领导的批示,在我不认罪的情况下,东源县法院给判了缓刑。
      “冤狱让我走上职业反腐路”
      郑州晚报:新闻媒体报道说,东源县法院对你的判决是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两年。你是从啥时间离开拘留所的?
      刘尧:2009年4月16日,我才从拘留所里走出来,距被抓已过了一年零五个月。经过这次冤狱,让我深刻了解了东源县甚至河源市的腐败,我作为一个受害者,身遭司法腐败之苦,深受官场腐败之害,出狱之后,立即把户口迁到了惠州,然后,就走上了职业反腐败的道路。
      郑州晚报:你屡屡让家乡官场丢丑,有没有受到什么报复?
      刘尧:最大的报复就是当地官商勾结,网罗罪名让我含冤入狱。现在,我出来了,还在告这家亿万富翁的企业非法占地。我自己掏钱,从河北冀港律师事务所请来擅长打土地违法行政官司的有名律师,揭露这家企业弄虚作假骗取批文,以及官商勾结非法占地的事。到目前为止,我的冤狱还在申诉中,土地违法举报还在进行中。
      郑州晚报:不害怕他们再次对你进行打击报复吗?
      刘尧:我什么都不怕。我现在已经不是律师了,是普通公民,我利用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对官场腐败进行监督举报,而且举报的都是事实,我全是实名举报。我的妻子孩子户口都迁出了东源,他们怎么找我的事?我父母都不在了,有个弟弟在乡下务农,他们能把一个农民怎么样?
      家乡官场群发短信防刘尧
      郑州晚报:你对家乡官场腐败的揭露,是从自己的冤狱之后才开始的?
      刘尧:对。以前在深圳生活,对老家官场腐败了解不深。亲身经历之后,我就开始实名举报。不瞒你说,在拘留所里,我就对检察官举报了十几件腐败案件,像把傻子当罪犯关起来等等。我反映之后,他们不查。出狱之后,我的律师执业证被取缔了,我成了一个自由人,就开始了反腐举报。
      郑州晚报:你一般通过哪种途径进行举报?
      刘尧:最开始是通过信件,向有关部门举报,后来发现这些部门不作为,就转而开始网络发帖、创建博客,通过网络进行实名举报。举报的效果也不理想。但通过这种方式,会让更多的人知道官场腐败。后来我不停地举报,这些官场中人也知道了,就有了一些反应。
      郑州晚报:反应是指他们动手查处你举报的腐败案件吗?
      刘尧:不是的。河源市委的一个领导秘书曾经给我打电话,约我谈话。他说,河源是你的家乡,你不要把家乡搞得那么难看,要顾及家乡的形象。我反驳说,要想顾及家乡的形象,官场必须清廉,司法必须公正。
      郑州晚报:此后就发生了县委书记秘书群发短信要求防记者,防你的事件?
      刘尧:在这之前,我在网络发帖,有几件事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关注,譬如,原东源县法院院长徐周定安排自己“傻”儿子进法院吃财政工资,蓝口镇党委副书记张冬华冒名做官,在这些一连串官场举报之后,前几天,才有了县委书记秘书群发短信要求防记者,不跟我接触和提供线索等。
      “许多猛料都是官场中人曝给我的”
      郑州晚报:家乡官场群发短信要求防你,是不是意味着对你进行封杀?
      刘尧:(笑)这有些太可笑了吧。我认为他们不可能封杀住我。你想,我出生在那里,成长在那里,那里有我的家乡父老,他们有啥事不跟我说?最主要的是,现在不少官场中人也时常会和我联系,有很多重磅曝料,都是官场内部曝出来的,普通老百姓是不可能知道的。我现在手头还有几个猛料,譬如,东源县某领导让外甥给自己当秘书,让儿子当上副镇长,这些猛料正在核实。没有核实过的东西,我不会轻易上网举报的。
      郑州晚报:你有没有感觉到,现在职业反腐,比以前当律师更有名气了?
      刘尧:有这种感觉,但我这么做,不是冲着名气去的。现在向我举报的,除了农民,还有官场中人。除了东源县和河源市的,还有湖南广西等省的,他们要求我到那里去反腐。我为什么不去呢?主要是离家太远,而且没有人脉关系,对事件的真伪不好核实,我现在主要还是就近举报。我不需要啥名气,只想为家乡人做好事,做实事,让自己的冤狱不在家乡人身上重演。
      郑州晚报:你现在不当律师了,职业反腐,靠什么生活呢?
      刘尧:我不缺钱,我当了十几年律师,也有了一笔积蓄,可以说,我现在生活无忧,住豪宅,开好车。前一阵子因为电脑出故障,我的奥迪车没挂上牌,四川一家媒体记者说我开着无牌奥迪到处逛,这是不客观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辽宁建昌县委书记王春奇被举报敛财近千万(图)
  • 广东河源县委书记秘书疑群发短信要求防记者(图)
  • 南都:揭秘新加坡的中国县委书记培训班
  • 县委书记遭举报后其秘书群发短信要求防记者
  • 山西曲沃县委书记杨治平贪污腐败包二奶(图)
  • 镇党委女书记拒绝上床遭毒打,网报县委书记鲸吞6亿(图)
  • 江苏东海县:不愿陪县委书记关永健上床,女镇党委书记徐艳被警察毒打致子宫破裂,由此揭开6亿贪污大案(图)
  • 江西南昌县原县委书记汤成奇因收受巨额贿赂等被双开(图)
  • 固始县县委书记比中共中央的权力还大(图)
  • 小煤矿领导下井成空文 县委书记下井400米吓哭
  • 县委书记特批法院院长的傻儿子进了法院
  • 县委书记6年卖光重要官位 遭举报用电视台辟谣
  • 雾漫大别千嶂暗 瑕不掩瑜话古蓼——河南固始县委书记郭永昌“经营之道”(图)
  • 浙江市县委书记到龄退休 离任换届前不突击提拔
  • 广西武宣原县委书记彭进瑜涉嫌受贿200余万受审
  • 红安县委书记熊良宵割腕自杀的幕后
  • 人民日报刊文批评县委书记用劳教打压上访
  • 星子居民揭县委书记大肆敛财
  • 湖北红安县委书记被传割腕 官方称是交通事故(图)
  • 草民刘黎明向贵州省金沙县委书记赵牧等人发起生死决斗
  • 请中纪委迅速查处河南杞县县委书记郅晓峰黑箱卖官案
  • 漂亮妻子被县委书记和局长霸占/民警詹展
  • 河南方城县千名村民状告县委书记梁天平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县委书记杀情妇何以难令公众震撼
  • 山西:去一趟县委书记办公室被拘留15天
  • 县委书记进京抓记者案的再思考/姜维平
  • 吴祚来:县委书记为什么频发短信给记者?
  • 陕西神木县委书记回应免费医疗争议:财力可支撑
  • 道县县委书记被双规,老百姓上街庆祝
  • 副厅县委书记 中共官多成害/龚维斌
  • 浙江访民钟亚芳在北京致桐庐县委书记县长一封公开信
  • 县委书记高配正在成为热点话题/吕锡文
  • 让老百姓来监督地方官远比省委直接任命县委书记要明智许多/蔡慎坤
  • 县委书记为啥和毛主席唱反调/张育华
  • 庆城县前县委书记张畅钰说贪污有理/高宏彬
  • 县委书记自杀,“玩腐败”常常付出生命的代价/刘家山
  • 永寿县委书记庞少波的腐化堕落生活
  • 县委书记身上的“牛”胆是如何练成的?/郑和朋
  • 陕西延安市富县委书记周德喜执政实施霸王形象/李照生
  • 邱海昌:县委是什么呢?县委就是县委书记!
  • 张轶东:县委书记入京培训预兆着什麽?
  • 县委书记轮训能成为长效机制吗?会有多大效果?/毛豫扬
  • 七成多网友认为县委书记在廉洁奉公上做得不足
  • 综述:最牛县委书记"复出"一波三折 媒体紧追不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