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两岸三地学者网友举行“温家宝深圳讲话研讨会”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3日 综合报道)
    今天下午,北京各届群众既两岸三地“温家宝深圳谈话”研讨会(座谈会)在北京密云水库隆重举行,出席人员包括徐友渔、崔卫平、罗世宏等知名学者以及国内诸多知名推特知名网友。在下午四点半左右,研讨会现场突然进入一男一女戴墨镜的人,随即会场停电,因研讨会已经差不多讨论完毕,故就此结束。
    这次研讨会由崔卫平主持,在密云山水饭庄举行。
    崔卫平说,她认为温所说的敢为天下先,与零八宪章的思路是一致的,是个人自主性的体现。 (博讯 boxun.com)
    徐友渔说,中国的领导人对中国的现状和未来都是了解的。政治局党委中只有温家宝敢说,这也说明温是了解情况的,值得注意的是为何只有温家宝敢这样说。我们提出坚持改革开放还有没有意义?现在政策的出台是为了特殊团体利益还是国民利益?
    政治学教授周枫:温讲话能否起大作用值得怀疑,不争论传统是非常有争论的。改革开放到底是对谁说的?他的讲话是否代表中央?温家宝的讲话是针对谁?温的讲话有没有经过政治局讨论,他的讲话是代表谁?
    张辉:要听其言观其行,一言兴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劳教截访能不能取消,政治权利公约能不能批准,这些都是显性的指标。
    罗世宏(台湾中正大学教授):温家宝说了比没说好,本来应该是老百姓说的,不过不会太高期待,要看公民力量的崛起。温谈话之后,民间(知识分子、行动者)可以借力使力,把谈话看成是政府的承诺,认真来要求落实。
    徐友渔:既然崔卫平提起敢为天下先,那就要呼吁当政者不要枪打出头鸟。
    崔卫平:“先”字有竞争的含义,先后的意义不一样。中国的民主的力量队伍有先有后,“先”对对体制外民主的行动者来说,是一种挑战,可以和体制内民主的力量进行竞争。在中国实现民主的过程当中,是不能把共产党排除在外。
    吴迪(笔启:启之,电影学院教授,《记忆》主编):我刚才听崔卫平的话以为温家宝也要在零八宪章上签字呢。宪章才一万多,如果有一百万,刘晓波可能就没有十一年的好日子过了。
    王绥琛(独立制片):温家宝讲话主要是利用体制内的力量来达成目标。政治改革里面最生要的是监督,是让民众监督,但这个没有实际体现。温的谈话是有益的,但要保障来自民间的回应与压力,才能够达成效果。
    王鋉利(博客作家,用国家发布的权威数据解读中国):温家宝的谈话,我看到时马上想到两年前的他的讲话,对文艺工作者的讲话,当时没登。温的谈话没有推广,宣传口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从基层过来,基层的社会不要说一般群众,包括局一级的干部,咨信来源也是少得可怜,为何?我不上互联网,思维也一样。一个人接受什么样的信息,就会有类似的思维。现在的执政者,应该允许把历史的真相让大家知道,包括有争议的文革。不让民众知道真相,不能汲取教训,是件非常可悲的事情。公民社会,每个人尽自己的力量做贡献。不要忘了普通以柴米油盐为主轴的老百姓,要凝聚大家的力量,要关心普通民众的生活。
李树型(香港剧作家):温家宝这个话,我看这个话,一方面感动,另一方面感觉失望。中国是个权力社会,分配主要是官府富商。所有的政策都在为这两个集团服务,草根阶层只能靠言语来抚慰,只能从中得到安慰,但得不到利益的安排。
中国如果有一天能得到这样改革安排的结果,温家宝曾经号召作者讲真话,但刘晓波就被捕了,温家宝应该站出来讲话。现在他提出来要政治改革,话听起来爽快,但怎么才参做到?做到他说的这一步,前面说的两个集团利益就没有了,怎么安排?
周枫:我觉得共产党最怕监督,也怕三权分立,改革触及他们利益的时候,可能就很难走下去。
阿尔:我们已经不是摸着石头过河,温家宝最近一系列动作,都是一种进步力量,起码是代表进步力量在发声。这个谈话很好,不必过份负面解读。我们要以把这种谈话当成石头,扔到河里,扶着过河。民间如积极回应,温或有可能更进一步,从而在社会转型的时候减少暴力。阿尔:我与杜光老师交流过,不要把体制内外分得太清楚,只要区分是不是进步力量与反动力量。要看现在是不是进步力量。如国保找我谈话,引用温家宝“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国保也不能怎么样。我们应该为温家宝说的话鼓与呼。
王绥琛:温家宝说很重要的内容是监督,包括体制内的监督及民众的监督。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呼应。
吴迪:现在的社会是多元的,还有希望是把几任总理的讲话对比一下,社会还是进步的。阿尔的讲话是可行的,现实的。
崔卫平:温家宝总理曾经提出过我们可以借鉴人类社会一切文明成果,这就暗含了承认普世价值的意思在。
华泽:不揣测温家宝的动机,我们以后行动中可以更多的引用他的进话,甚至作为护身符。他的讲话与我们的价值一致,我们就应在今后的公民行动中去落实它,推广它。
王荔蕻:这次主流媒体屏蔽温家宝的讲话的时候,我们就要尽力推广它。不要杯葛温的谈话,但也不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而是应该尽量做我们自己的事,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
小路:温总理说了这样的话,是比较有积极的意义,还是要借助一切积极的力量,那怕只是讨论,也是一种思想解放的过程。只要有一点点的积极作用,也是扩大了影响,也是有进步的。
崔卫平:我们把边边角角,也小空间做活了,机会就来了。
天天:从路径选择来说,温的讲话也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崔卫平:我要调整一个说话,我把体制内外做了平行处理,阿尔的进步力量的说话可能会更好。不管身处何方,都可以把自己做为进步力量和反动力量,或是民主力量和反民主力量来表述,这可以做为我们以后的工作框架。
罗世宏:公民社会是个动态渐进的过程,以早期来说,台湾群体事件聚集上街,镇暴警察也来。现在警察学习了,可以聊天互动,相互进退,一种信任的关系。警察认为民众不会捣蛋,民众认为是合法行使权利。其实掌有权力的人是最恐惧的,他们最怕失去权力,所以他们做对的要给予鼓励,从边边角角去实现。知识分子要给人民更多希望,这样才有可能实现。
张辉:中国民间已经形成了多元的话语空间,也以不必过分区分是不是进步力量,而是把温家宝的讲话当成是多元中的一元,说了比不说好。在公民权利方面,我们是和温家宝是一样的。不能他说得我们说不得,社会需要触动和改进。
吴迪:我跟海外人士说,你们激进的态度只能加强跟你们立场相同的人的认同,而不是立场不相同的人,特别是民族主义者跟国家主义者。怎样样去包容他们,才是未来应该做的,值得做的事。有行动的人毕竟是少数,应该做更多的普及的工作。
周枫:我对中国的未来不乐观。争取公民社会的运动当然是好的,但有一大批知识分子都在这个力量之外。有些沉默的人是可以唤醒的,有些却无法唤醒。他们可能更激进。
崔卫平:知识分子没有理由围观,我们要参与建立公民社会的建立。不能让谈话小圈子化,在某种程度上温比某些搞小圈子语言的人更有意义。我们愿意接受整个社会的考验。愿意与任何思想对话。 如果说启蒙,现在是公民社会在启蒙知识分子,而不是知识分子启蒙公民社会。
天天:无论什么力量,只要社会动起来,每个人都动起来,只要不停地推,公民社会就会往前进。
罗世宏:每一个人都相信民主,它才有实现的可能,如果人人都不相信它,民主就永远也不可能实现。
北风:我们没有办法走西方NGO的道路,但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街头撒步、反反低俗、草泥马等方式推进公民运动。在中国的高压下,当民间社会自发行动起来时,知识分子应该以什么要的方式加入?
王荔蕻:当你经历了毒奶粉、毒疫苗等一切的时候,不草泥马还能怎么样?
崔卫平给现场的学者解释:草泥马是一次伟大的反抗!大家高度评价草泥马运动,认为这是互联网时代的伟大反抗。崔卫平老师大声说:卧草泥马,马勒隔壁。众人大笑。

[博讯综合报道] (Modified on 2010/8/23) (Modified on 2010/8/2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家宝讲话透露的2010年九大商机
  • 西藏流亡政府回应温家宝讲话
  • RFI:官媒删掉温家宝讲话政治改革内容
  • 从温家宝讲话看中共/张鹤慈
  • 温家宝讲话证明计划生育是一个大骗局!/瑞年
  • 温家宝讲话 不举出事实, 却轻易下结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