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央视女记者是如何被李一潜规则?(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3日 转载)
    
    
    央视女记者是如何被李一潜规则?
    央视女记者是如何被李一潜规则?


    这篇文字为回应、反驳央视记者、李一道长的推手樊馨蔓小姐而写。老实讲,樊馨蔓的文章本身没有什么反驳的价值,但是,因为她至今公开坚持为李一道长辩护,又自恃身后有“中国最大媒体”,使得简单的事情变得有点曲折复杂。于是,我只好侧过身来,对樊姑娘的“缙云山告别演出”发表一点不成熟的评论。下为全文。
     一位记者告诉我,樊馨蔓新写了一篇“开示性很强”的文章,文章谆谆告诫“司马南要进步”,“不要胡子长短地八卦”,“要学会穿透现象,直抵本质”。他要我快去看看人家樊馨蔓是怎么写的。
    1、樊姑娘的壮举让《射雕》黄蓉妹妹黯然失色,
    我好奇地从网上档下“般若智慧和金刚勇气集于一身的仙女”(樊粉抑或仙友对樊馨蔓的修饰状语)最新的博客文章研读,发现自己上当了,蛮不是那么回事。樊姑娘这表面上在教育司马南,其实是在“曲线捞人”,她在奋力地“打捞仙人”呢?
    樊馨蔓“捞人”的方法与“造神”的方法近似:指尖承压,通宵达旦,一腔热血,两行热泪,满腹才华,锦绣文章,她瞪着充满血丝的美目,不甘地看着挣脱了缆绳的小船,正颤抖着向江心划去,渐至沉没……
    樊姑娘奋力地挣扎着,用双手抓住缆绳,用柔弱的肩膀擎起住缙云山的脊梁,她像一尊女神,勇敢而无畏,圣洁而坚强。此时,仿佛只有她,在这个时候依然坚守山上的承诺,只有她,在这个时候依然无悔地为道观而焦虑,为道长命运而奔走,为缙云山文化的破碎而心痛,也只有她敢于直面铺天盖地而来的负面报道,在翻滚摧城的黑云当中傲然挺立。想必武侠导演张纪中哑巴吃饺子中心中有数,樊姑娘的壮举足令《射雕英雄传》里的黄蓉妹妹黯然失色,即使对伟丈夫郭靖君,黄蓉也未必能做到如此这般。
    2、美丽哀怨的独舞,令学者、政客们蒙羞
    这几天,那个曾经被“孔雀卫视咣咣三人行”、“C型卫视每天有进步栏目”,以及南方人物周刊大加推广的“神仙老道”,有点走背字,不是很爽。比之前几天的郭德纲、唐骏先生,还要不爽。
    李一的胎息大法、神手过电、五马分尸等江湖把戏被一一曝光,今天的报纸又格外追加报道:其涉嫌以宗教敛财,本质乃为“老赖”,更有女被害人控告其涉嫌强奸……有关方面正在调查其多项犯罪行为。看样子,这位缙云山道士恐怕凶多吉少,执迷不悟的仙友画符念咒不吃不喝恐怕也改变不了或被法律认定的犯罪事实。
    这个结局,比起传说中因为练习钻墙术而脑袋撞起大包的崂山道士可是惨多了。缙云山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时间,风萧萧兮易水寒,雨凄凄兮云山倾。
    此情此景,犹似破鼓万人锤,墙倒众人推,作为“缙云山神仙”推手之一的樊姑娘此时逆流而上,她选择了勇敢地站出来,以自己的博客为舞台,表演了一出美丽而哀怨的独舞。相形之下,那些曾经大言不惭地到处吹捧李一,无耻地讨好李一,著文以美化李一的男人们、学者们、政客们,此刻一个个或像缩头乌龟一样躲藏起来,或者更无耻地在撇清自己,声称自己“根本就不是弟子”云云。
    3 、世界上没有一个东西叫真相?
    樊姑娘不是一个草莽英雄,她是读过汤恩比的女人。面对媒体上关于“道长门”越来越多的揭示真相的报道,樊姑娘沉着应对心性不乱,她著文机智地反问:“什么是真相?真相有无意义?”
    她似总导演身份给大家伙儿说戏:“做记者的都知道,你无法传播事实的真相”,“因为就没有事实的真相,关键,是看你----我们,有资格可以阐述事实的人,选择传播的是什么 ”;“事实本身”是人们永远无法了解的----我认为。一个事实,犹如一段历史,它是多议的,我们只能够截取我们认为有必要传播的加以核实。”
    好家伙,三两句话就把一大部分读者绕进“七星大法湖”里了。既然没有什么真相,既然即使有了真相,也没有什么意义,既然“没有事实本身,只存在它的传播方式与到达的目的。”那么,媒体记者使出吃奶的劲头,冒着危险卧底调查出来的关于李一道长的真相的报道,对于缙云山也就没有什么杀伤力了,对于樊姑娘信誉来说,也就没有什么损害了,《世界上有没有神仙》就得出“有神仙”的答案了。
    4、“中国最大的媒体”说明什么?
    面对那些反复纠缠要采访的媒体记者,樊馨蔓拿出小女子的任性劲头坚辞不就。如此有底气,拒不接受采访,她有一个杀手锏----“我一直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的原因,我非常信任我自己,(因为)我是中国最大媒体的记者,我以这个最大媒体为自豪”;“我这么大力气做了,是因为我深知传播的力量,我是记者啊”。
    “中国最大媒体的记者”这个词组,代表当下一种现实的逻辑判断。樊馨蔓下意识地使用了这个逻辑。因为该逻辑属于吴思教授说的那个“潜规则”。在中国似乎无须论证,识时务的人皆知这个逻辑具有非常强悍的力量。
    樊姑娘的果敢表态,让我想起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位名人的故事。他拿钱不办事,与人闹起了经济纠纷。人家要告他。他指天赌地大发一通脾气:有本事你到□□□□(一个大衙门口的名字)来找我吧,我在这里等着你!吓得对方还真就不敢较真了。不过,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如今大家都见过些世面了,“中国最大媒体”几个字唬得住人唬不住人,还真不好说。
    假如“中国最大的媒体”能够吓唬住重庆警方,去年拿下文强大案“刮起最大打黑风暴”的山城公检法系统也未免太面了一点,这个刚刚被美联社评为“长江上芝加哥”的山城未免太脆弱了一点,那个被痛恨腐败的重庆人民颂为“当代包青天”的薄书记也未免太单薄一点。再退一步说,假使“中国最大的媒体”在依法治国的今天一如某些人信口胡诌的那样享有“法外特权”,面对社会反响如此巨大的“妖道门”事件,“中国最大的媒体”的当家人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专横地行使这项特权吗?从辽宁那嘎达调来的焦利台长岂是如此糊涂之人?
    还别说,当年,中央电视台有一任台长,他自己信神信鬼不算,还把严新、张宏堡等神功大师弄到电视台耍了很多年,当年的神功风行中华大地,这个“中国最大的媒体”的时任大当家的,是应该分担一点责任的。可见,“中国最大媒体”并非总是代表真理的,更不是永远正确。
    “中国最大媒体”的说法很耐人寻味。
    我谨建议,“最大的媒体”自己敬请慎用“自己最大”的逻辑语言。兹建议焦利台长在全台例会上要适时强调一次:樊馨蔓同志热爱单位很好,但是她的理解是欠准确的。中央电视台并非最大,因为尚未证明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媒体如何比中央电视台小。即使“真的最大”,也未必“要强调最大”,尤其是不要在央视员工个人的事情搞得比较狼狈的时候,拉着电视台的大旗呼喊自己的单位中国最大。
    5、姑娘自己亲身体证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讲完理论,接下来樊姑娘开始用事实说话了:“我辟谷两次,亲身体证;我查阅无数典籍;我闭关再亲验、体证,仔细感受,观察我小小、脆弱肉身的变化。我自2005年首次辟谷,至2009年首次发博,中间历经近1500天。这个是我‘调查研究’的时间和过程,是我以我的切身体验,来‘考古’一个文化的片段真实性。”
    我看过樊姑娘的一些博客文章,她没有扯谎,她的博客的确记录了“结缘道长”、辟谷之后的一些身心的变化,诸如身体瘦了,精神好了,敏感了,伤感了,庄严了,开始思考些物质与精神,人类前途一类的问题等等。于是,樊姑娘开始气壮起来,她杏目圆睁:“想采访我的记者,你们的功课有做到我这样的程度吗?”小记者,尤其是那些不是“中国最大媒体”的小记者,吓得低下头来玩弄衣角,或目光旁顾,根本不敢正视仙气逼人的樊姑娘。
    在这,我倚老卖老,且替那些小记者求求情 :樊姑娘息怒,您先消消气。当不上“中国最大媒体”的记者,他们也没啥大错误。您能亲身体证李一道长神仙术,是您好命,是历史选择了您,既然您已经顿悟,既然您已经得道,何不好心一点,好事做到底,拯救一下那些冥顽不化的糊涂人,吉祥如意,无量寿福,都是您的。接受采访,弘道时分,结缘同修,缘何不可呢?
    6、李一倒掉,真的会导致“中国道家文化”式微吗?
    樊姑娘不屑接受采访,但是她严肃地指出“不少媒体对于李一道长的报道,极尽没有事实依据的‘难堪’……他们只看到了李一,而看不到李一背靠的是中国的道文化。李一不能够代表道文化,但是诋毁李一,受损的也是好不容易巍然而显现的中国道家文化。我心疼!我们的家底啊……”
    看到这里,很多读者感动地哭了,我也跟着挤了几滴眼泪。但是,揉着红肿的眼睛,我突然想到,真是这样的吗?媒体说的难道都没有事实依据吗?李一真的是被人诋毁的吗?李一倒掉,真的会导致“巍然而显现的中国道家文化”式微吗?李一的违法行为,涉嫌多项刑事指控的行为能够因为其名为道长穿了四年“新马甲”就被豁免吗?如果李一道长被豁免,中国法律的严肃性在哪里?如果李一道长不被豁免,樊馨蔓姑娘“心疼”得扑扑簌簌掉眼泪,又当如何是好?
    当然,樊姑娘的“发现”也是重要的。
    不错,李一“背靠的”是道教文化,但是樊姑娘只看到了李一“背靠的”,没看见他“凭借的”、“把玩的”、“亵渎的”、“损害的”、“糟蹋的”。
    7、李一带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门钥匙?
    岂知樊姑娘越说越气,她无比反感有人没完没了地提出一些庸俗浅薄的问题,当然包括司马南,于是,她干脆摊牌了:“李一道长的出生也罢,目前(种种泼污)也罢,向来不是我‘深入调查’的内容与范围”。“他就是杂技团出生的(指李一曾以表演江湖绝技为生,并非“三岁入道----司马南注”),怎么了?即便所有针对于他的污浊是真的----但是我不相信,怎么了?”
    好家伙,这段话足以令人震惊。原来樊姑娘根本不屑于与您讨论关于李一道长造假蒙人的任何具体事实。就是说,即使全天下都知道了“缙云山妖道”违法犯罪的事实真相,樊馨蔓姑娘本人也不准备相信之。如此这般,盐酱不进,能奈她何?
    身为“中国最大媒体”的记者,她为什么会这么无理地对基本事实,包括法律事实,采取无视和不屑的态度呢?难道这个知书达理,为观众奉献过很多好节目的电视人真的修炼成仙彻底不解人间风情了?
    再往深里阅读,我有了新的发现:樊姑娘神情凝重地说过,“解读是需要契机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她接续说道:“解读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宇宙,生命理解的契机穿越千年才将将耀然显露。微启这个“契机”的人,站在我面前的,是李一。”啊哈,闹了半天,玄机在这里。樊姑娘心里,李一道长可是不得了:
    第一,她认为,中国传统文化能够理解宇宙生命的奥秘;第二,她断定,中国文化对于宇宙,生命的理解,穿越千年才有一个机会;第三,她告诉我们,这个机会来了,而且“将将耀然显露”;第四,她认定,“微启这个契机的人”,正是“缙云山妖道李一”。
    据此,她提出两个重大问题要我们大家一起思考:“我们愿不愿意看到这个层面?面对李一,我们希望纠缠的是什么?”对于冥顽不化的司马南,这个樊姑娘格外开恩,她点名提示道: “司马南,我们能不能够一起‘穿透’一些现象,不再纠缠‘现象’呢?必须跟随你的思路也纠缠一句:我根本不相信那些缺乏证人的‘现象’;然而即便确有其事,在如此之大的未来景象面前,那些东西‘微不足道’”。与那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无聊文人不同,樊姑娘泼辣的性格很有吴越古风,她直截了当地点明最重要的主题:李一是当前中国可以用以抵制西方“文化”(更应该说是全球掠夺文化)与价值观的重要‘界面’”。“中国的传统文化是超人类的。而那座并不安静的山上的李一,他带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门钥匙呢!
    我估计,再往深里说一句,媒体揭穿李一,就该是美国人的文化阴谋了。如何应对美国人的文化阴谋,的确是一个大问题,但是,“李一拿着中国文化的钥匙”所以李一就动不得,“动了就等于上了外国人的当”,这太有想象力了,这个想象力,彻底击败了“映像西湖”的张艺谋。
    8、樊馨蔓还不是“女柯云路”
    笔者从来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摩别人,樊馨蔓笔下流畅而真诚的文字告诉读者,她有情有义有胆有识,绝不可与李一、胡万林同日而语,甚至也不同于柯云路。但是,樊馨蔓当年和江湖神医胡万林搞在一起,今天又与妖道李一搞在一起,除了“骗子狡猾”这个原因以外,樊姑娘是否也应检视自己,自己或许有一些人性的弱点呢。例如善心善意地“轻信”,例如不分是非地动用“恻隐之心”,例如并不懂得却自以为可以“轻贱科学”,例如想象力过于丰富而“逻辑不够明晰”,例如……
    这些弱点在风花雪月的世界,在《感动中国》的制片当中,可能不是大缺点,有时反而凸显出来一部分长处,但是到了江湖世界,这些弱点就成了骗子最喜欢的,可资利用的东西了。天下的骗子有两种 :一种是有意为之恶意为之,一种是无意为之善意为之。就结果而言,两者很难说谁的社会危害更大,但是,两者的结合,肯定是危害最烈。因为后者策应和掩护了前者。对“哀其不幸怒其不醒”的后者,老百姓一般地这样来形容他们----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
    樊馨蔓,态度真诚,侠肝义胆,脑筋拎不清的“第二者”。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前副市长为李一撑腰 进观修炼须测艾滋
  • 重庆北碚民宗局负责人:举报李一强奸的内容失实
  • 李一平:闻谢长发先生入狱
  • 文革异见者“李一哲集团”露面粤党报高调报道
  • 冼岩:论骗术,司马南比李一高明得多
  • 冼岩:从李一事件看“反伪斗士”的没落
  • 涉嫌强奸女大学生,李一道长也敢犯色戒?
  • 李一民:《我的宣言》(5)我的呼吁
  • 李一民:《我的宣言》(4)四、统一中国的最佳途径
  • 李一民:《我的宣言》(2)我看毛泽东和蒋介石
  • 李一民:《我的宣言》(2)我看中共
  • 李一民:我的宣言(1)我看马克思主义
  • 李一磊:中共干部队伍整个堕落了
  • 永远的“刘老反”/李一车
  • 李一磊:2009期待政治改革
  • 李一磊:毛泽东如果还活着,一定会成为反对派!
  • 李一磊:为什么改革30年后,群众不满情绪反而增长
  • 李一磊:做个无党派人士是我最好的选择
  • 李一磊:正确认识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政治立场,做社会进步的促进派
  • 吴南生要会见李一哲——王希哲:现在还不急于回国
  • 李一磊:奥运会开幕式主题歌宣告中国主流作曲家的失败
  • 李一磊:国富民穷是导致股市失衡的根本原因
  • 李一磊:中国应相对“分裂”---谈集权与分权的适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