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昆明村民为阻止强拆引爆液化气罐 10人伤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1日 转载)
    
    [导读]“他们四五个人,拿着大锤砸我家的防盗门,我把液化气罐里的气放了,是正当防卫。”孙长翠将液化气放出来后,催促女儿快点进屋,但后来女儿就按了手中的打火机,瞬间液化气发生了爆炸。
     (博讯 boxun.com)

    
    事件通报
    经初步了解,20日上午,梁家河片区已签订回迁安置协议的村民和相关工作人员,到梁家河片区对个别不愿搬迁的村民进行劝说搬迁。就在工作人员向村民了解情况时,梁家河片区梁家河村鑫苑巷20号(房主何聪林)发生液化气爆炸。爆炸致使何聪林之妻孙长翠,户主之女何玉琼2人及村民8人不同程度受伤。
    事情发生后,消防官兵赶到现场展开救援,并扑灭了火情。受伤人员已送入昆明工人医院进行治疗及抢救。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兴华立即赶往医院看望受伤人员。
    目前,警方正在对现场进行勘察,相关情况正在调查中。(云南网)
    目击
    现场被封 村民拉起横幅
    中午12时50分,记者赶到现场时,进入工地的四个入口已经被封堵。一位附近围观的市民指着远处废墟上那幢6层高的民房说,爆炸就是在那里发生。
    此时,烟雾尚未散尽,烟从这幢楼5层右侧的一扇窗口冒出来,消防官兵已进入楼内扑救,站在高处,可以清晰地看见楼房多处玻璃被震碎。“这是梁家河的地盘,别人不准进。”一名妇女拒绝记者进入,并阻止其他村民跟记者说话。
    其中一个入口处停着三辆消防车。正值中午,有人给坐在树荫下的村民们送来午饭,村民们的身后,挂着白底黑字条幅,“少数钉子户必须服从广大村民的利益”。一个王姓老太太过来跟记者搭话,“我们都是梁家河的村民,这个房子两年前就开始拆了,就因为这几家钉子户,我们的回迁房迟迟不能到手。现在外面的出租房都很贵,这么大年纪四处搬家,等不起了……”寥寥几句后很快被旁边的几名妇女拉开,“不要跟他们讲话”。
    高新区领导看望受伤人员
    13时06分,一辆120急救车从位于茭菱路西端的拆迁工地门口出来。12分钟后,一辆满载着桌凳床椅和其他零散家什的行政执法车离开工地飞驰而去。
    13时50分,记者设法进入拆迁工地,废墟上还有4栋尚未拆除的民房,先前起火的民房前已围起了警戒线,有大批民警、保安在楼前把守,进入楼内的消防官兵正准备撤离,楼房旁的两台挖掘机停止作业停靠在废墟上。
    昆明市工人医院烧伤科医生告诉记者,10名伤者伤情都比较严重,有8名为男性,2名女性。其中,伤势最为严重的名叫孙长翠,烧伤面积已经超过了79%。目前,有8名伤者已经办理了相关住院手续。
    下午,记者电话联系参与拆迁的梁家河社区居委会一名朵姓主任,对方接通电话后,很生气地答复“不知道”便挂了电话。而记者多次拨打梁家河片区城中村改造指挥部主任李安的电话,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之后记者了解到,事发后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兴华赶往医院看望了受伤人员。
    讲述
    “母亲当场头部受伤”
    村民解道坤告诉记者,梁家河村自去年8月份开始拆迁,目前还有约5栋房屋没有拆迁。解道坤的家就紧挨在人民西路边上,共4层半合556.11平米,由于跟拆迁方就赔偿金额始终没有达成一致,房屋迟迟没有开拆。
    解道坤说,上午9时,他站在自家楼顶上看见大批综合执法人员、拆迁工人和已经搬离这里的梁家河村民约200多人,聚集在梦达尔酒店旁,顿时感觉情况不妙。40分钟后,解道坤拨打了110,并向多家媒体求助。没过多久,包括综合执法人员在内的多人携带铁锤、钢钎等工具靠近解家,“当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母亲带着4岁的儿子外出买菜,我急忙打电话通知母亲回家”。
    一楼的房门被迅速撬开,来人向楼上径直奔来。三楼的防盗门被一台氧焊切割机强行切开,接着通往天台上的小门也被打开。解道坤在混乱中被推出了自家房屋。“解道坤说母亲当场头部受伤,嘴角出血,我随后拨打了120救护车,但却被堵在了外面”,无奈之下自己冲破人群,120救护车才被放行。
    上午11时10分,解道坤家的整栋房屋在轰轰的挖掘机声中渐渐倾斜。
    “自制汽油瓶没拦住拆迁”
    就在拆迁工人强行进入解道坤家时,300米外的一幢楼房内,村民盛状正举着一个装满汽油的啤酒瓶向下扔,“我连续扔了两个,他们撤下去了,但很快又冲了上来,最后我还是没有挡住”。盛状告诉记者,在拆迁人员试图进入他家时,他先后将自制的四枚汽油瓶从窗户扔下,但拆迁人员很快使用铁锤将房门砸开。他的妻子被拖到了门外,他本人则遭到围上来的十多人拳打脚踢。
    解道坤和盛状两家都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由昆明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综合行政执法局于8月19日签发的《强拆告知书》,要求尽快做好煤气、水电登记,自行搬迁住宅内用品。“仅仅过了十几个小时,所有东西都埋进了废墟。”解道坤说。记者在现场电话联系高新区综合执法局,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这份强拆通知书只是通过他们下达的一份行政裁决,具体的拆迁事务是由拆迁办在管理。
    然而不管是解道坤还是盛状,都没有注意到数百米外的另一幢楼内发生的更为可怕的一幕。
    “我放液化气,女儿不知怎么就按了打火机”
    孙长翠全身烧伤面积接近80%。
    昨日上午,就在梁家河片区已签订回迁安置协议的村民和相关工作人员,到梁家河片区对不愿搬迁的几户村民进行劝说搬迁时,梁家河村鑫苑巷20号发生液化气爆炸,官方通报显示,鑫苑巷20号户主叫何聪林。记者了解到,何聪林在几年前已经去世,58岁的妻子孙长翠和28岁的女儿何玉琼长期生活在位于梁家河这幢六层的小楼内。
    昨日下午,昆明市工人医院重症病房内,58岁的孙长翠躺在病床上一直痛苦地呻吟,稀疏的头发被烧得焦黄,背部和手臂上黑色的肉皮几乎全部脱落,外露的身体被烧得红一块白一块,朝空中举起的双手上,还有几个巨大的水泡。医生介绍,孙长翠全身的烧伤面积接近80%。
    “他们四五个人,拿着大锤砸我家的防盗门,我把液化气罐里的气放了,是正当防卫。”孙长翠向记者断断续续讲述,将液化气放出来后,她催促女儿快点进屋,但她不知道后来女儿为什么就按了手中的打火机,瞬间液化气发生了爆炸。此外,自己9岁的侄女小艳(化名)当时正在事发现场。庆幸的是小姑娘除了受到惊吓,并没有受伤。此刻小艳站在病床边不停地安慰着孙长翠:“大姨你要保重身体”。
    据小艳说,爆炸发生前“他们拿着大锤砸我们家的门”,当时大姨叫自己从5楼到顶楼上去。过了一会儿,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大姨孙长翠和姐姐何玉琼便跑了上来。“当时她们已被烧了,直喊全身很烫,然后她们就泡到了冷水里。”小艳说自己一直在楼顶没有下去,直到爆炸发生后大姨和姐姐上到顶楼让她拨打了120和119,最终才被消防人员救下楼去。
    拆迁者
    “她们房间里有8个液化气罐”
    在孙长翠的旁边,沈德照(音)光着身子躺在病床上,整个头部已被烧黑,黝黑的脸部还脱着皮,双手鲜血还没有止住,不时有血流出,医生说他身上的烧伤面积达到了60%。液化气爆炸后,除了身受重伤的孙长翠母女,还有8人不同程度受伤。通报中说,他们是当地村民。
    “她们房间里有8个液化气罐,爆炸的时候把我炸飞到了墙上。” 沈德照告诉记者,他们是润安拆迁公司的,当时正在劝说房子的主人搬迁。由于全身疼痛,沈德照不愿多说话,在其身边负责照看他的两位朋友介绍,沈德照是施工队的一个工头,“他们只是执行命令却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另一名被炸伤的男子潘成良说,他们当时大概上去了10人左右,手中仅仅拿着拆迁用的铁锤。而他和另外几位村民并没有上去,只是在楼下拆门窗,突然就听到了爆炸声,随后就看到明火很快地从楼梯间烧了过来,他们已经来不及躲闪。
    1特写镜头
    一个10来岁的小女孩背着书包来到楼房前,向把守在现场的民警和保安叫喊要进入房内牵狗,随即被劝开,赶来的一名男子试图带小女孩穿过警戒线进入房内,随即被多名头戴钢盔的保安阻拦。
    拆迁工人们抬来三扇木门,将发生爆炸的楼房大门封堵,并在门边垒起石头,“你一定要帮我把狗牵下来,不准死了!”站在废墟边上的小女孩眼看着大门被堵,伤心地哭喊着,最终在一位老人的劝说下离开。
    2特写镜头
    昨日下午,记者见到了与拆迁方发生冲突的村民盛状,他刚刚在医院做了头部包扎,手中牢牢护着一个白色的“综合执法”钢盔,“这是我从打我的一个人头上抢下来的。”
    而此时,他的五层小楼已经变成废墟,盛状脸上条条血痕清晰可见。
    说法
    嫌补偿低不愿搬迁
    记者在医院见到了受伤村民何玉琼的高中同学陆大文,他说当时何玉琼给自己打了电话,他赶到后本想把他们母女叫出来的,但是工地上围着很多人,不让他进去。“孙长翠一家并不是不愿意搬迁,只是希望拆迁方能给一个比现在(赔偿金额)好的方案,他们就愿意拆迁”。
    孙长翠的弟妹林佰巧说,大嫂孙长翠的丈夫已不在人世,孙长翠没有田地,平时就靠收取租金来维持生活,她们觉得这个补偿有些过低。孙长翠28岁的女儿何玉琼今年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有成家。“大嫂家共有6层楼,她就是觉得有的人家补偿要更高一些,感到很不公平,所以才一直不愿搬迁”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吉林蛟河指挥强拆打死居民的市长提升了(图)
  • 视频:北京丰台区蒋家坟葛志慧家被强拆(图)
  • 上海浦东三林镇吴惠芹因强拆家破人亡(图)
  • 无锡被强拆居民沈果冬反腐举报被判刑(图)
  • 河北邢台市一被强拆者被离奇交通肇事死亡(图)
  • 济南男子守屋女子上访以应对强拆(图)
  • 广东乐昌市坪石镇居民举报违规强拆被威胁(图)
  • 青岛崂山区城管违法强拆并掀翻房主车辆(多图)(图)
  • 黑龙江绥棱一房主阻强拆烧伤 官员称不知物权法(图)
  • 广州亚运到来前被强拆的冼村(图)
  • 赤峰村民将强拆人员关院内点燃汽油 烧伤“执法”人员
  • 内部文件报料:韶关钉子户强拆真相/郑存柱(图)
  • 云南昭通为强拆非法拘禁市民送精神病院(图)
  • 南通张华和老母遭强拆关押案显有进展/王宁
  • 开发商趁夜强拆小区健身器材
  • 济南李红卫连续二天在大明湖抗议政府强拆民房(图)
  • 郭德纲别墅整改今天为最后期限 可能被强拆(图)
  • 北京城管限期郭德纲别墅整改 如不执行不排除强拆(图)
  • 张宝珍被强拆后称以生命维权到底
  • 韶关强拆户致驻美大使馆:千万资产变一贫如洗,欲自焚
  • 广东韶关强拆被掩盖的真相/王东炎(图)
  • 一位重庆被强拆户的求助/杨登艳
  • 河北灵寿县非法强拆私人工厂,孟平云自卫反被判刑
  • 人性何在!又见强拆见死不救
  • 刘杰:国务院行政复议家住房被强拆牧场场地被抢(图)
  •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9日):孩子强拆被打,给美国市长写信(图)
  • 自今它还高高的凌驾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党中央国务院之上/蛟河遭强拆残疾人瞿超(图)
  • 内蒙东胜天主堂遭强拆(图)
  • 武汉市汉阳区政府支持下的强拆/刘佳(图)
  • 山东淄博博山传承百年老企业-吴老大酱园被强拆两年无赔偿/吴雷
  • 福州陈爱菁的公开信:抢劫强拆20多年没有安置
  • 山东有名“吴老大酱园”遭强拆 损失百万
  • 合法私人住宅被强拆/湖北荆州冤民阮积忠
  • 上海闵行区被强拆户的生命得不到保证
  •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 上海女婿制造的不和谐因素/上海强拆户王强
  • 东莞茶山镇,强拆林氏祖祠为了啥?
  • 大校飞行员徐桂如:家被强拆后妻儿无家可归多年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吉林省强拆户瞿超的申诉信(图)
  • 一桩打砸抢非法强拆事件/江苏南通徐汇萍(图)
  • 暴力强拆后说你袭警:给福建省人大一封公开信/残疾人林旭光
  • 辽宁丹东强拆如强盗/张正廷、宋玉洁(原顺达精密未孔过滤器厂董事长)(图)
  • 哈尔滨:强拆后无家可归/唐万凤(图)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 上海是官吏的天堂,老百姓的地狱——写在强拆两周年忌日/方林娟(图)
  • 成都你为何要将强拆民房进行到底! (图)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四川大竹县城强拆风波纪实 多名平民无故被抓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杭州九旬老人单耀坤被迫参加强拆听证会(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野蛮强拆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拖延游戏!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陈维健:强拆强迁媒体也成帮凶
  • 北京警察房子遭强拆被打重要情节/王才亮
  • 韶关地方政府介入强拆经不起仔细推敲/胡笔
  • 警察也遭强拆,谁家还会安全
  • 再呼!别信中共(强拆党)会保你财产了!/李志友
  • 姜明安:政权霸道 强拆难免
  • 钱老能阻止强拆吗?这个假设十分悲哀
  • 中科院钱学森创建火箭基地遭强拆,全国人大代表串联弹劾温家宝/严峰
  • 人性何在!又见强拆见死不救
  • 北海白虎头村民反强拆遭判刑
  • “强拆官员被判刑”的积极意义有多大/李星文
  • 从“强拆”到“骗拆”(图)
  • 违法强拆靠国务院《紧急通知》能刹得住?/毕和英
  • 问责“违法强拆”官员请从广平开始
  • 强拆是政府权力的乱码/陈华洋
  • 调动武装力量强拆 中共大罪/黎明
  • 建议把被强拆户遭遇编成芭蕾舞剧——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阿凡达》被解读成抗强拆,美国人想不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