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访民因诉政府被诬敲诈罪获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1日 转载)
    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窦剑报道)8月9日,因上访已被判刑,失去自由的湖北省丹江口市六里坪镇马家岗村访民刘贵兰,委托熟识访民为其投诉,她被当地政府、检察院、法院栽赃陷害,以涉嫌敲诈勒索政府、法院罪,被丹江口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的处罚。 (博讯 boxun.com)

    
    刘贵兰上访的原因是,1988年丹江口市政府批准在刘贵兰生产生活区域修建一座三河堰水电站,因此阻断了当地农民的日常生产和通行道路,村民多次要求三河堰水电站修建一座通行桥梁,可是政府置之不理,村民都是依靠汽车废胎修补充气,自制简易浮筏渡河,也成了当地所有村民的唯一出行工具。
    
    1997年8月17日下午,村民刘贵兰的女儿由外婆家返回时,乘坐简易木筏过河途中不幸落水身亡,之后,访民刘贵兰将三河堰水电站管理单位,丹江口市水务局起诉到丹江口市法院。要求其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却被丹江口市法院以“1994年工作组对八亩地村提出的问题进行了答复,由水务局负责为八亩地村暂解决土地青苗补偿费及青苗费8万元(其中包括修固河堤款),后又给八亩地村一条铁船,因该村管理不善,没用两年就损坏为由,判决驳回原告刘贵兰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00元由原告刘贵兰承担。”【摘抄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5)十法民再终字第62号第2页】刘贵兰不服丹江口市法院的一审判决,依法向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05年11月4日,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架设桥梁,彻底解决村民过河问题,不是协议内容,也不是丹江税务局的法定义务。刘贵兰12岁之女杨姣姣系未成年人,造成杨姣姣溺水身亡的主要原因是杨姣姣过河时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责任而造成,丹江水务局无过错,刘贵兰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刘贵兰遭一审二审法院枉法判决后,又向十堰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2005年3月1日,十堰市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丹江口市水务局受指挥部委托已就土地淹没,过河难等问题对官山镇八亩地村进行了补偿的主要证据不足,根据查证,丹江口市水务局对八亩地村解决土地补偿费及青苗补偿费一次性包干给付8万元,即便是根据对方当事人丹江口市水务局提供的证据材料,是给了八亩地村8000元(包括在八万元包干费用)架桥费及铁船,但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八亩地村村民过河难的问题,致使淹死人、畜的悲剧一次次发生,故申诉人刘贵兰之女杨姣姣因坐轮胎搭建的简易木筏过河不幸落水死亡,与丹江口水务局未切实解决村民过河难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丹江口市水务局应承担一定民事赔偿责任。综上所述,丹江口市人民法院(2003) 丹民一初字第167号民事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导致判决错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85条之规定,向你院提出抗诉,请依法再审。此致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年3月1日。
    
    自1977年8月17日不幸事情发生以来,带给刘贵兰的不仅仅是失女的伤痛、离婚的悲剧,上访路上的艰难与屈辱,法院的蛮横不讲理,政府的强权报复,丹江口市检察院的助纣为虐,使一个身心备受摧残的弱女,陷入了极度的生存恐惧之中。
    
    在这法院无止境的诉讼陷阱中,刘贵兰被迫进京上访,但又引起了地方政府和法院的不安,就一次次欺骗或以少许经济补偿为诱饵来阻止刘贵兰的进京上访,在这各种卑劣手段用尽后,却仍无法阻止刘贵兰的以法诉求,只好在以特权和强权,动用公、检、法联合诬陷,以刘贵兰胁迫、要挟敲诈政府、法院罪、非法逮捕、判刑入获。
    
    2008年6月29日,丹江口市检察院以刘贵兰涉嫌敲诈勒索(法院、政府)罪批准逮捕,同日由丹江口市公安局执行,同年8月23日被提起公诉, 丹江口市检察院起诉刘贵兰的罪名是敲诈勒索罪,敲诈的对象竟是强权的政府和水务局以及丹江口市法院,听起来既惊人又荒唐可笑,而且证人证据来源也都是这些法人或工作人员,审判机关竟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丹江口市法院。2008年12月3日,丹江口市法院终达报复目的,以“被告人刘贵兰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更为恶劣和严重违法的是刘贵兰在被抓捕入获后,后夫程天国竟然能到监狱内毒打刘贵兰,毒打后又提出离婚,程天国是受谁指使,竟然能进入监狱毒打受害人刘贵兰。
    
    同是来自十堰市的访民极为悲愤地说:“过去历朝历代都允许受冤百姓到衙门告状,可当今政府卖羊头挂狗肉,嘴上喊依法保护上访人合法诉求,背地里整你家破人亡,可以说当今政府是中国有史以来最昏君天道,百姓最受苦、受难的世道。”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