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宝珍被强拆后称以生命维权到底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陈宇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0年8月11日讯):8月10日上午,广东韶关浈江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警找到8月6日强拆后住在韶关第一人民医院的张宝珍,要求她在强拆后整理出的物品清单上签字,暂时将这些物品保留在某处,张宝珍拒绝配合,没有签字,她说,对法院没有信任,在不公平的情况下不能签什么字。
    
    此后,张宝珍对《参与》记者介绍了被关押的情况,她说,8月6日强拆,导致家中三人全部住院,其中母亲身体被烧伤、高血压发作,目前仍在铁路医院抢救,未脱离生命危险,她本人被控制后,身体不适,要求查体,但法警找医生简单检查后仍把她送到黄冈看守所。这一天是8月7日星期六,当时她受到刺激,血压升高,身体很难受,晕倒在地上,看守所医生给她检查后发现血压太高,只好把她送往医院。
    
    到了韶关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后医生说需要住院治疗,法警就与医院协商将她关进一间供劳改犯住院使用的房间,每天24小时有人看守她,每班四五个人,张宝珍向看守要饭吃也不给,看守还故意对外说她自己不要吃饭。关押治疗了两天,法警要求将张宝珍送回看守所,医生说血压太高,不同意回看守所,但法警不理睬医生的意见,坚持将她带往看守所,张宝珍认为,当地政府是下了决心要对她进行劳教或者劳改。
    
    “回看守所的路上我就晕了,人是给抬上楼的,上楼后我迷迷糊糊,脑子也不清楚了,他们就打我的脸,掐我的人中,最后看还是不行,只好又把我送回韶关第一人民医院,但这一次医院不答应再把我放在那间特殊病房,因为病房是用来关押和治疗犯人的,我不是犯人,法警就说我有犯罪嫌疑,但医生都知道怎么回事,政府把我家的房子强拆了,我是受害者,有什么犯罪嫌疑呢?所以,医生坚持说不能将我放在特殊病房,法院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这样,我就住在了5楼35号床位的普通病房,这里不好监控,所以法院的人才走了。”
    
    张宝珍说,她的血压200多,现在身体很差,不能离开医院,不知道母亲和婆婆的情况,听说母亲在医院抢救,还没脱离病危,她很担心,她打电话叫人去探视母亲,但法院警察不让探视的人接近母亲,张宝珍说,现在一家三口住院,母亲还有生命危险,这都是强拆造成的,政府以建停车场为名,建设20多层大楼,不给合理补偿,不是公平拆迁。张宝珍说,强拆后,政府还通过报纸说我们是钉子户,她听说报纸上都登了,但还没有找到这些报纸来看,她认为政府颠倒黑白,没有说实话。她说:政府的强拆让我们一家三口都住进了医院,我们不服气,肯定是不同意这么拆的。我们是小老百姓,但我可以用生命来维权到底,我不会接受他们自己搞出来的拆迁补偿什么的,除非是平等协商。
    
    另据了解,在张宝珍的儿子王东炎加入麻雀行动后,“公民力量”杨建利先生已联络了王东炎所在地区的国会议员,国会议员说他将就王东炎一家的遭遇给中国驻美国大使写信表示关注。(陈宇)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陕西咸阳强拆致警民暴力冲突(图)
  • 韶关一被强拆户自制燃烧弹阻强拆(图)(图)
  • 小区深夜遭强拆 9人被打1人失踪(图)
  • 广东韶关高调强拆,王东炎参加“麻雀行动”(图)
  • 强悍:广东韶关强拆钉子楼 屋主扔点燃的液化气罐(图)
  • 海南出现小产权房“抢建”“强拆”潮
  • 北京开发商强拆警方公房 民警阻止被打受伤(图)
  • 武汉红卫村接连强拆民房 拆迁户服药以死抗议(图)
  • 山东滕州市田甜抗拒强拆被政府烧死,父母妻儿来京上访(图)
  • 吉林刘秀莲家被强拆现场录像,打人曝光(视频)(图)
  • 视频:大连强拆女访民王春艳家一死两伤
  • 被暴力强拆的吉林居民投诉无门向海外举报
  • 震撼:面对暴力强拆,牡丹江居民惊现“抗战门”(图)
  • 河北景县新农村建设强拆,村民被殴打致死
  • 武汉市中北路三街坊武重社区暴力强拆,“死了人大了赔钱”
  • 济南天桥区黑社会炸雷管强拆(续):视频控诉(图)
  • 济南天桥区:引爆雷管.街道办主任带流氓强拆(图)
  • 中科院回应强拆事件:下属两单位协调不当所致
  • 5户居民房凌晨遭强拆 警察到场未处理便离开 (图)
  • 广东韶关强拆被掩盖的真相/王东炎(图)
  • 一位重庆被强拆户的求助/杨登艳
  • 河北灵寿县非法强拆私人工厂,孟平云自卫反被判刑
  • 人性何在!又见强拆见死不救
  • 刘杰:国务院行政复议家住房被强拆牧场场地被抢(图)
  •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9日):孩子强拆被打,给美国市长写信(图)
  • 自今它还高高的凌驾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党中央国务院之上/蛟河遭强拆残疾人瞿超(图)
  • 内蒙东胜天主堂遭强拆(图)
  • 武汉市汉阳区政府支持下的强拆/刘佳(图)
  • 山东淄博博山传承百年老企业-吴老大酱园被强拆两年无赔偿/吴雷
  • 福州陈爱菁的公开信:抢劫强拆20多年没有安置
  • 山东有名“吴老大酱园”遭强拆 损失百万
  • 合法私人住宅被强拆/湖北荆州冤民阮积忠
  • 上海闵行区被强拆户的生命得不到保证
  •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 上海女婿制造的不和谐因素/上海强拆户王强
  • 东莞茶山镇,强拆林氏祖祠为了啥?
  • 大校飞行员徐桂如:家被强拆后妻儿无家可归多年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吉林省强拆户瞿超的申诉信(图)
  • 一桩打砸抢非法强拆事件/江苏南通徐汇萍(图)
  • 暴力强拆后说你袭警:给福建省人大一封公开信/残疾人林旭光
  • 辽宁丹东强拆如强盗/张正廷、宋玉洁(原顺达精密未孔过滤器厂董事长)(图)
  • 哈尔滨:强拆后无家可归/唐万凤(图)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 上海是官吏的天堂,老百姓的地狱——写在强拆两周年忌日/方林娟(图)
  • 成都你为何要将强拆民房进行到底! (图)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四川大竹县城强拆风波纪实 多名平民无故被抓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杭州九旬老人单耀坤被迫参加强拆听证会(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野蛮强拆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拖延游戏!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韶关地方政府介入强拆经不起仔细推敲/胡笔
  • 警察也遭强拆,谁家还会安全
  • 再呼!别信中共(强拆党)会保你财产了!/李志友
  • 姜明安:政权霸道 强拆难免
  • 钱老能阻止强拆吗?这个假设十分悲哀
  • 中科院钱学森创建火箭基地遭强拆,全国人大代表串联弹劾温家宝/严峰
  • 人性何在!又见强拆见死不救
  • 北海白虎头村民反强拆遭判刑
  • “强拆官员被判刑”的积极意义有多大/李星文
  • 从“强拆”到“骗拆”(图)
  • 违法强拆靠国务院《紧急通知》能刹得住?/毕和英
  • 问责“违法强拆”官员请从广平开始
  • 强拆是政府权力的乱码/陈华洋
  • 调动武装力量强拆 中共大罪/黎明
  • 建议把被强拆户遭遇编成芭蕾舞剧——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阿凡达》被解读成抗强拆,美国人想不到
  • 动力警力强拆民居幕后有啥“推手”?
  • 强拆铲车掘党坟墓/杨耕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