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络评论员”/“五毛党”,一个隐形的松散组织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0日 转载)
    美国之音/VOA 记者: 青越
    
     在中国大陆互联网的虚拟空间里,常常可以看到网民们对所谓“五毛党”的嘻笑怒骂。而在现实生活中,这个正式名为“网络评论员”的群体却几乎看不到踪影。 (博讯 boxun.com)

    
    广东茂名市的社区网站上有一条消息称,茂名市委宣传部在今年5月10号举办了全市网络评论员培训班。据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一次内部会议,参加会议的都来自市政府直属单位。这位工作人员说:“是各个单位的,我们有针对对象的,不是向社会上招。(培训会)没有资料,只是请老师来上课。”
    
    社区网站的消息说,参加培训的有60 多名当地政府部门和重点网站的网评员,到会主讲的包括广东省新闻办公室的负责人以及一些资深媒体人,培训内容包括“网络舆情引导创新与实战案例分析”。
    
    *网络舆论力大,政府力图随时控制*
    
    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对去年有较大影响力的社会热点事件的分析显示,由网络爆料而引发公众舆论关注的有近三成,显示出互联网在舆论集结上的迅速有效。
    
    中国大陆作家冉云飞认为,正因为此,“网络舆情”成了近些年来中国大陆从中央到地方的宣传部门首要关心的问题。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也曾经对媒体表示,他发现每个旅游城市的机场都设有“网络舆情管理处”,以快速处理网上的负面消息,表明“舆情管理人员已经深入中国的毛细血管”。
    
    能够随时随处观察舆情,并做出反应的这些管理人员,便是几年前开始出现、并一度被视为政绩工程而得到宣扬的“网络评论员”,也有地方称为网络通讯员、网络监督员、义务监督员等。据相关人士透露,这些人大致分为两种,就是新闻网站的专职网评员,和政府系统的兼职网评员。他们的职责便是以普通网民的身份发表与中国政府,以及各级行政机关的观点一致的网络评论文章。
    
    *兼职网评员自信会对政府有帮助*
    
    广东省公安机关的一个开通不久的网站,刚刚聘用了30名义务监督员。他们中包括了政府公务员、其他职业人员和个体户等。在一家技术公司上班的房小姐便是其中之一。她认为自己的社会责任感比较强,对一些社会矛盾问题平时都在留意,因此很高兴自己被选作网络监督员。
    她说:“那天去公安厅领了证以后就算正式上岗了吧。”
    
    房小姐说,领的是聘用证。她上岗几天来基本上除了睡觉和出去玩的时间,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开着电脑上网。她说,她比较关注对其他网民的留言进行评论。监督员们可以对网站上任何一个帖子的内容加以回复,但是要遵守上级机关的一个正确回复的处理意见,这是不同于一般网民的地方。
    
    她说:“作为义务监督员,当然肯定要站在一定的立场上去考虑自己说的话,就是一定会衡量自己说话的一个标准,普通的会员肯定有权利自由发言,但是我们作为一个网站监督员,考虑的因素比较多,就是要比较客观地评价一件事情。”
    
    监督员们常常互通信息,并通过一个不对外公开的网上交流组,来和领导们交换意见。另一位也在这个网站上担任监督员的黄先生说:“我们监督员有个QQ群,有些信息都会在QQ群上说一下。公安网里面也有一些干部在(QQ群)里面。 ”
    
    *冉云飞:隐形网评员无处不在*
    
    目前中国大陆各地方机关、网络媒体究竟有多少网评员,很难统计出具体数字。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召集、聘用网评员的机构开始将消息保密。湖北通山县在去年8月份发出的招收网评员的通知中,便特别提到信息保密制度,就是网评工作“一律不作公开报道,只做不说,严格保密”,同时也规定不许泄露网评员的身份。
    
    同时,网评员们由于受到不少其他网民们的批评和嘲讽,更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经常在网上发表批评性文章的四川作家冉云飞说,在他的博客后面跟贴的一定有不少网评员,不过,没有人敢向他承认自己的身份。这些网评员们无处不在,是一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隐形队伍。
    
    冉云飞说:“每一个部门其实都有网评员,你要知道现在是事发的多发时刻,每一个部门都不可以掉以轻心,认为我们的部门不可能产生那种群体事件或者突发事件,每一个部门都配备有网评员,但是新闻出版局,宣传部、文明办,纪委,这是网评员的主要战场。”
    
    *网评员与“五毛”称呼的由来*
    
    据媒体早期的报导,网络评论员最早是在南京大学的官方留言板出现的。当时校方为了整改之前学生自办的小百合留言板,杜绝负面信息导向,在2005年4月开始指定部份学生和教师担任网评员,负责在必要时候对网上言论进行疏导。
    
    而最早提及网评员的公文之一、网络流传的安徽省一份2006年初的宣传工作报告,又提到中共湖南长沙市委外宣办2004年10月就开始选聘网评员。报告还说这些网评员大都来自市机关,每月有600元人民币底薪。
    
    网络上还有广泛流传的消息说,这些网评员们根据发表的评论数量多少再另计酬,每一则评论可得到人民币5毛钱。很多人认为这就是“五毛”名称的由来。
    
    *网评员发文跟贴付费说法不一*
    
    不过,在广东公安系统的一个网站上担任网评员的黄先生表示对“五毛”一无所知。他说:“我真没有听说过五毛党,我要搜索一下看看是怎样的。”
    
    再问另一位房小姐,作监督员是不是有报酬呢
    
    房小姐说:“没有,因为这个是属于义务监督员,我们是作为一个平民百姓去监督政府部门的工作,这是从一个公益的角度去履行自己的职责。”
    
    南方报业集团经营的一个门户网站的编辑介绍说,他们有一个一两百人的网评员队伍,但是付费的时候并非按件计酬。他说:“不是说每一篇都给钱,我们觉得好的或者是我们约稿的才会给钱。”
    
    *刘庆龙:网评员的存在不正规*
    
    对于大陆网评员们的作用、功效、职业道德,网络上和媒体间已经有大量的介绍和评论文章。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刘庆龙表示,网络评论员的现象并不普遍,没有必要关注过多。他说,其实网评员只是一个松散的队伍,他们的存在是个不正规的、临时性的做法,早晚要被淘汰的。专门进行政府形象研究的刘庆龙表示,政府对网络舆情的有效应对方式,一是无论好事坏事都要及时对外公布信息,二是对老百姓的诉求给予及时的回应和反馈。他说,网络评论员说到底,说它“五毛”也好,“网托”也好,是不解决问题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友大陆庆祝美国独立日与五毛大战(图)
  • 广州城管建立五毛机制美化城管的劣行
  • 伍皓被撒五毛钱事件 丢了面子赢了政治资本(图)
  • 陈永苗:“伍皓头上扔五毛”有着后改革意义
  • 宣传部长伍皓人民大学演讲遭推友扔一身五毛纸币(图)
  • 云南官员伍皓人大校园演讲被网友扔五毛钱纸币
  • 云南宣传官员伍皓人民大学演讲遭抗议 被扔五毛纸币 (图)
  • 五毛建议6月1日枪决郑民生 设计其死刑执行过程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牟传珩
  • 五毛变一毛啦:衡阳市委党校《党校阵地》网评员管理办法曝光(图)
  • 中国甘肃公开承认组建“五毛党”
  • 湖北通山县公开招聘“五毛党”
  • 网络启蒙:五毛——网络评论员的来历(图)
  • 「五毛党」之現形記/鄧志新
  • 本草民对五毛的处理意见--请转相关部门领导
  • 网络实名制从网特五毛做起/梁发芾
  • 网络实名制:“五毛”要不要持证、挂牌营业?/徐歌
  • 从伍皓被“五毛”说起/司马当
  • “网络阅评员”被称为“五毛党” 他们错在哪里?
  • 边民看伍皓“被五毛门”事件
  • 被扔五毛钱的官员自嘲:好不容易被钱砸中一次(图)
  • 大学生兼职当“五毛党”/牟丽萍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
  • 居然真有“五毛党”!/陆不平
  • 五毛党可以休矣--有关张磊捐款耶鲁引起的争议/ 康正果
  • 我愿意做一条狗——网友评污蔑公盟的五毛党
  • 喝彩黨和五毛黨
  • 冉云飞:五毛使社会人为分裂
  • 盐巴/中国人(30.五毛篇)
  • “五毛研究所”的宣言
  • 五毛党人说,很愿意让自已的女儿去卖淫/赖锦东
  • 五毛党党歌
  • 王鑫海:房霸教授五毛买肉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