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东明县公检法联合非法关押郝景义五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据博讯记者2010年8月10消息。最近记者接到有北京良知市民向记者反映;关于公民郝景义被当地公检法非法劳教长达五年的投诉。2008年9月4日起。对于朴实民众郝景义来说是个黑色阴云密布的日子。他先是被打击报复。被殴打和炒家。谁也没想到。当地公检法竟然联合起来。对无罪的他进行长达五年灭绝人性的非法关押 。给他的生活带来了重大打击和折磨。就想他诉说的那样。劳教唆所是人间 地狱 。以下 就是他对博讯记者和社会的血泪控诉:
    
     电话:13269732648 13854077672 电子邮箱: [email protected] (博讯 boxun.com)

    刑事申诉状
    申诉人:郝景义, 男, 1968年1月17日出生,汉族,农民,初中文化,住山东省东明县小井乡裴子岩村东街。
    申诉人因不服东明县法院做出的(2004)东刑初字第104号刑事判决: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05)菏刑二终字第6号刑事裁定:东明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07)东刑重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及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7)菏刑再终字第4号刑事裁定书,特依法提起申诉,敬请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重新审理此案,宣告申诉人无罪。
    具体理由如下:
    一、申诉人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五年的全部事实不符,甚至颠倒黑白,弄虚作假。原一、二审只对申诉人去村支书郝吉胜家讨说法的过程进行了无中生有的夸大,并未查明事实真相。重一、二审判决与裁定书中抹去了庭审调查事实,认定事实仍是原一、二审认定事实。那是在2001年交提留款时,因当时的天气与自然灾害等原因,申诉人及村里的很多人家都没有及时把小麦晒干,卖出,按照乡政府规定时间交上提留款,就遭到了由村支书郝吉胜与乡长乔建府带领的“突击队”(乡、村干部、乡派出所、乡政府工作人员共三,四十人组成)的打、抢、砸、别门撬锁、抄家。在申诉人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突击队别开了申诉家的门,强行开走了申诉人家的农用机动三轮车,还拉走了四袋小麦。申诉人多次索要未果,便与同村其中一名被抢村民郝满群一同向上级有关部门上访反映,讨公道。数月后,乡干部在没有任何说法的情况下,把已被严重损坏的三轮车送还了申诉人,为了讨说法,申诉人又把三轮车送到了,当时带人抢走三轮车的村支书郝吉胜家。在去郝吉胜家时,他家无人,申诉人根本就没有见到郝吉胜,更没有威胁过他或向他索要赔偿(郝吉胜的证言也可以证明这一点)。申诉人多次上访后,乡长乔建府唯恐种种不法行为败漏,多次委托原小井乡派出所所长朱彬及其他人员进行调解,并且还亲自多次打电话或面对面与申诉人,郝满群谈心,做思想工作,不让我二人继续上访,一切损失由乡政府包赔(从郝吉胜,郝石夯,焦海林,郝满群的证言及原二审辩护人提交的录音证据都可以证明这些事实)。申诉人从未威胁过任何人,也从未向任何人索要过赔偿,该笔赔偿款是乡长乔建府主动包赔的,是乡政府的钱,并非郝吉胜的,在赔偿的过程中,郝吉胜只是受乔建府委托起一个调解作用。从本案的事实看,申诉人的三轮车被乡,村干部扣押,并被严重损坏,造成损失是事实,那么赔偿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也就是说申诉人所得到的一万元现金完全是合法赔偿款,不属于非法利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渎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检举的权利。。。。。从此法律条文规定可以看出,申诉人采取上访的手段来维护个人的合法权益,完全符合宪法规定,不属于敲诈。
    二、“敲诈”按词典里的解释为利用别人的“短处”,以揭露其“短处”为要挟而索要非法利益,其特点具有不公开性及秘密性。
    申诉人在公共场合,大庭广众之下去郝吉胜家讨说法,是因为村支书郝吉胜带人强行抢走了申诉人的机动三轮车,造成了申诉人的九亩多西瓜因没有三轮车拉而全部腐烂地里,三个月后,被严重损坏的三轮车,在没有任何说法的情况下,送还了申诉人。
    以前老百姓运送物品及农作物,农产品,都是用牛车,马车或地排车,而现在都是用机动三轮车,在西瓜收获季节,天下大雨把西瓜全部泡在地里,在家家都用三轮车往外捞西瓜时,申诉人家的三轮车被乡村干部抢走,致使申诉人家的西瓜全部泡烂地里,乡村干部该不该负责任,申诉人因此而去郝吉胜家讨说法,又怎能属于敲诈?
    郝满群咬鸡脖子的事,申诉人根本不知道,更谈不上有预谋行为。(郝满群的笔录中也说明申诉人不知道这个事)。
    三、本案的侦查阶段办案程序存在着严重的违法及侵犯人权之处。最初办案人小井乡派出所所长朱彬,即本案发生时去申诉人家中及其他村民家里,抢夺老百姓财物的重要参与者之一。后来在申诉人上访时,乡长乔建府又多此委托朱彬参与调解,至于包赔申诉人经济损失之事,朱彬从头至尾都非常清楚,朱彬在明知道申诉人的行为不属于敲诈的情况下,在2002年7月10日,以敲诈勒索的罪名把申诉人刑事拘留,因证据不足检察院没有批捕,37天后转押行政拘留所,罗列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劳教一年。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由参与抢夺老百姓财物的人员再以一个办案人员的身份来处理此案本身就存在着一定的不合法因素。在2004年7月23日东明县公安机关又一次把申诉人关押到了东明县红旗宾馆401房间,给了一张传唤证和一张监视居住证,但却没有任何事由。在2004年7月23日至同年7月27日东明县公安机关一直反复询问申诉人关于上访之事,有时一天就问好几遍。在2004年7月27日,东明县公安机关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把申诉人刑事拘留,三天后却又以流窜作案办理了延期拘留手续。上访又没有违法,再说又是在北京上访,东明县公安机关凭什么理由把申诉人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难道说公安机关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随意对一个人进行传唤,监视居住及刑事拘留吗?在此期间公安机关一直没有询问2001年的事,为什么旧事重提不见刑事立案记录?公安机关的上述行为显然违法。
    四、本案所涉及事实,已经经过执法部门处理。在2002年是以劳教一年处理的,因申诉人对劳教一年的处理结果不服,于同年9月4日把菏泽市劳教委起诉到了东明县法院行政庭,东明县法院在2003年2月份判决,撤销被告菏泽市劳教委作出的老字第135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在2003年12月份东明县公安局作出了对申诉人在2002年7月10日至同年8月22日涉嫌敲诈勒索被关押44天的国家赔偿规定,并出具了国家赔偿决定书及2177.12元国家赔偿金。这些都足以证明申诉人的行为构不成犯罪。
    五、公安机关的立案记录与敲诈勒索毫不相干,那么东明县法院(2004)东刑初字第104号刑事判决书中的敲诈勒索又是根据什么来判的呢?在没有供词,没有案情发生经过的情况下,东明县法院做出判决申诉人敲诈勒索罪的理由何在,证据何在?为什么公安机关侦查上访之事,而东明县法院却做出了经过执法部门处理过的事的判决,旧事重提却出现了严重与事实不符的现象,同一个执法机关,同一件事,却做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处理结果(一种是撤出劳教并赔偿,一种是判刑五年)。
     六、在东明县法院(2004)东刑初字第104号刑事判决书中写着“公开审理”了此案,但是在审判庭上,包括申诉人在内共四人(三个法官,庭审时走了一个,一个公诉人),庭审时申诉人只有说“是”或“不是”的权利,别的任何理由都不让说,草草开完庭便把申诉人送回了看守所,到了下午,法院的两个法官和一个女书记员又来到看守所,让申诉人对上午的庭审记录签字按手印,申诉人想看一看庭审记录上到底写些什么,可女书记员态度蛮横,她不让看,非得由她念给申诉人听不行,她说他们很忙,不能耽搁时间。申诉人实在想不通,庭审记录为什么不在审判庭上让被告人签字按手印,而在二三个小时之后让被告人在看守所签字按手印呢?那么在这二三个小时,东明县法院的法官做了些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审判庭上没有原告,及受害人,与案情相关的重要证人也无一人出庭作证,更没有任何人参与旁听,甚至按法律程序规定的人民陪审员也无一人到席,在没有人证,物证的情况下“公开审理”此案,那么法律中“相互认证”一词又作何解释。当申诉人强烈要求法官,让原告,受害人到庭对质,证人出庭作证,申诉人的家属到庭旁听,而法官们却无一人理会申诉人的合法要求与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章第四十七条明文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诉讼人,被告人和被害人,辩护人双方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证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东明县法院的一些执法者的做法符合法律条文规定吗?这样的“公开审理”合理合法吗?人民法官以权欺压老百姓的做法,抹煞了人民执法者在人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
    七、在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菏刑再终字第1号刑事裁定书中已明确的说明:“经再审认为,原一,二审裁判认定事实错误,应予撤销”。东明县法院在公诉机关没有补充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维持原判的理由是什么呢?原一审判决对申诉人所述及申诉人家属提供的证据并没有进行调查,就采用了不予采纳的手段对申诉人进行宣判。重审中证人郝吉胜,郝石夯,焦海林均当庭证明;“申诉人没有威胁他们任何一人,也从未向他们索要过钱,给申诉人的一万元钱是通过他们几人调解,乡长乔建府同意后,包赔给申诉人的三轮车损坏及九亩多西瓜腐烂的经济损失”。这些证言与申诉人所述,申诉人家属提供的录音证据及2002年郝吉胜的部分证言是相符的。郝吉胜在重审中还着重声明;“我不是受害人,也不是原告,包赔给郝景义的一万元钱是在乡长乔建府同意并签字后,直接以小学危房改造资金的名义从小井乡财所领取的,并没有什么借条之说”。郝吉胜,郝石夯,焦海林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以前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做的证言,但却指明了以前所做的证言有很多假证,此证言与以前证言中有冲突或矛盾之处,以此证言为准。
     重二审裁定中说:“郝吉胜,郝是夯,焦海林的证言改变了初审证言的基本内容,且与基本事实不符”。可是这么重要的问题,在庭审时法官与公诉人为什么不当庭向证人们发出疑问,是当庭没有发现这几个证人的证言与原一、二审的证言不一致,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重一、二审的法官何以证明郝吉胜,郝石夯,焦海林三人初审证言的真实性,初审的证言是怎么得来的,为什么不应申诉人的要求,让此三人在初审此案时,出庭作证,与申诉人对质,相互印证,让申诉人提出疑问,当庭揭穿虚假。此三人在重审此案时说出了实话,当庭揭穿了一些人的真面目,那么请问,东明县法院的一些执法者们,没有此三人的证言与申诉人的供述,所谓的庭审审查的基本事实从何而来呢?
    八、作为菏泽市二审法院应该认真审查,把关,审结事实不清的事情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漏洞。而不经过审查,就轻易采信一审判决,并按此下判,那么二审又起什么作用呢?作为二审法院不采纳申诉人的辩解及申诉人家属提交的录音证据,但案情的发生经过总该进行调查与核实吧?难道说做出过激行为的郝满群没有负任何法律责任,而没有作出过激行为的郝景义却被判了刑;被抢走三轮车的郝景义成了东明县法院判决书中的“被告人”,带领乡村干部抢老百姓财物的村支书郝吉胜反而成了东明县法院判决书中的“受害人”;以及没有原告,受害人,证人,旁听者的“公开审理”,这些都是二审法院经过调查并认定的事实吗?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已认定原一,二审裁判认定事实错误,发回重审。东明县法院重审后,在公诉机关没有提供任何新证据,证人们道出了事实真相,东明县法院的执法者没有按照重审审查事实进行宣判,仍按原一审的审判结果下判,菏泽市法院重二审的法官,为什么又维持原判了呢?这中间到底存在什么原因,办案的法官心中应该最清楚。
    终上所述,申诉人没有使用敲诈手段实施犯罪,申诉人所得到的一万元现金,是乡村干部采用了非法手段强抢了申诉人的财物,在申诉人上访后,乡村干部自认为理亏的同时害怕许多违法行为败漏,才主动委托他人或乡长乔建府亲自找申诉人进行调解,协商,包赔给申诉人的经济损失,并非非法所得,更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从郝吉胜,郝石夯,焦海林的初审及重审证言中都可以证明这些事实)。以上事实还可以说明公诉机关指控申诉人犯有敲诈勒索罪证据不足,事实错误,东明县法院在没有任何证明申诉人威胁他人,向他人索要钱财的事实,就以敲诈勒索罪下判申诉人五年有期徒刑更是错误。本案在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原一,二审裁判认定事实错误,发回重审后,公诉机关没有补充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更进一步证明了公诉机关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申诉人的行为应依法宣告无罪。敬请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依法查明事实的基础上,宣告申诉人无罪。(申诉人强烈要求:省高院在媒体参与,现场直播,在国人民,全社会监督下重审此案)
     此致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 :郝景义
    2008年5月6日
    
    
    
     以上就是公民郝景义的申诉,从被抄家到非法关押。虽然已经过去了许多年。期间申诉
    无人问津。这就是中国黑监狱的可怕和灭绝人性。记者呼吁不要再尘封这段历史了。从案情看;受害者属于非法关押。相关责任人也存在职务犯罪,属于非法拘禁。常达五年的非法劳教在向人展示了罪恶的职务犯罪和地方保护主义。博讯记者张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家宝亲自批示:调查山东东明县化工污染事件
  • 山东东明县农机中心主任办公室内被刺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