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京沪高铁”如何颠覆一个普遍沪民的幸福生活(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曾霞敏
    
    “京沪高铁”如何颠覆一个普遍沪民的幸福生活
    图1:家住上海嘉定区江桥镇的曾霞敏原打算把事业经营到美国塞班岛,2010年2月25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强迁使她前功尽弃,目前工作生活陷入绝境。
    
    “京沪高铁”如何颠覆一个普遍沪民的幸福生活


    图2:强迁当天,身怀六甲的曾霞敏被打落三颗牙齿。
    
    “京沪高铁”如何颠覆一个普遍沪民的幸福生活


    图3:从2010年4月16日起,江桥镇政府每天派4至6人二十四小时监视曾霞敏一家。
    
    “京沪高铁”如何颠覆一个普遍沪民的幸福生活


    图4:2010年7月28日,把曾霞敏从世博园截回的警车。
    
    “京沪高铁”如何颠覆一个普遍沪民的幸福生活


    图5:2010年7月28日,曾霞敏和其他 访民去上海市公安局报案,江桥镇政府派出三名黑社会打手“接”他们。
    
     曾霞敏电话:13816732008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附:相关背景材料
    
    20亿巨贷假借“京沪高铁”流向开发商
    2010年03月22日10:35新华报业网
    [导读]巨额贷款假借“京沪高铁”之名贷出,最终流向土地开发等无关项目。审计署要求整改,被查一方认为,先期资金到位迟缓,地方政府借机搭便车,是不得已之举,并称正在加紧处理。
    
    “京沪高铁”如何颠覆一个普遍沪民的幸福生活


    “京沪高铁”如何颠覆一个普遍沪民的幸福生活


    “京沪高铁”如何颠覆一个普遍沪民的幸福生活


    
    上海城郊,鹤望路以南,废墟当中。田四安的二层洋房孤零零的立着。
    
    他是老“五四村”最后两户还未拆迁的农民之一。去年年初,他刚刚签下了一份拆迁补偿协议,用这栋洋房置换街对面“大宅风范城”的三套房子。那里原先是田家的菜地所在,现在则安置着附近五四、华庄、新华、虬江、张家等多个村镇的拆迁户。
    
    京沪高铁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这条贯穿中国最重要两个城市之间的大动脉营建正酣。这是金融危机时刺激经济的“四万亿投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使命并不仅仅局限于交通运输。
    
    作为国家重点项目,京沪高铁的资金使用一直被层层设防。但日前审计署一份报告显示,就在田四安家周边大规模拆迁之时,有20亿元以“京沪高铁”名义获得的贷款,在进入上海江桥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桥城投)的账户后,其中的13.2亿元又被分解成几批,分别进入了一些土地开发等无关项目中。
    
    该份审计报告,将此笔巨款定性为“挪用”,但当事的江桥方面表示,主要问题出在“冒名”申贷环节。
    
    江桥一方说,这些资金的最终流向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本应由项目启动前期下发的拆迁补偿及征地批文等手续,在京沪高铁的“特事特办”下未能及时到达,致使财力相对贫瘠的地方政府撞至规定禁区。
    
    四个月后,呼啸而过的高速铁路将经过这个片区。有人翘首以盼,有人为此离开家园。更有一些迷雾,穿越了远处工地扬起的尘土和近处拆迁的碎瓦砾灰。
    
    缺少资金的加速拆迁
    
    事情的最初起源,仍旧是跟拆迁有关。
    
    位于上海市郊的江桥镇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城市化的进程毫无疑问的辐射着这里,一如其他大城市的郊区。
    
    2009年初开始,京沪高铁、沪杭客专、沪宁城际、京沪高铁动车段,这四个铁路大项目伴随着4万亿投资的雷霆之势,突然到此。
    
    这些大项目的来临,使得“加速拆迁”成为这个片区最大的关键词,以至于江桥镇镇长说出了一句名言,“就是把我的位子拆了,我也拆不完。”
    
    根据江桥镇估算,仅京沪高铁嘉定段在江桥范围内就涉及到4000亩土地、12个村、1109户农户和160多个企业,动迁规模占整个嘉定区的85%,镇一级的拆迁资金大约需要20亿元。起初,上海市给的动迁截止时间是一年,随后又压缩到了6个月。
    
    更让人觉得“火烧眉毛”的是,在快速拉动内需的刺激之下,京沪高铁和沪宁城际的通车时间又一再缩短,京沪高铁从5年缩短至3年,沪宁城际从3年缩短至1年。
    
    这就意味着,在拆迁过程中,江桥镇必须要有大量资金,用于拆迁补偿和居民安置。
    
    首要的问题就是动迁的资金来源。“从实际情况来说,企业动迁我们必须预付30%的资金,农户自搬离之日起10天之内也必须付钱。”据镇一级土地管理部门的负责人介绍,这些本应由专项账户拨付的钱,却总是晚于进度下发,需要镇里先行垫付。
    
    根据江桥镇的测算,仅靠财政收入显然不能支付如此规模的动迁成本。于是,剩余的资金来源就主要得依靠一家名为江桥城市投资有限公司的政府融资平台来解决。
    
    工商资料显示,江桥城投成立于2003年3月,注册资金为1亿元。当时的投资方有上海江桥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上海江桥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上海金宝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封浜房地产经营公司等。上述投资方皆为江桥镇的国资单位,且出资以道路、厂房等实物为主,占80%。
    
    这个本身资金量不大的企业,主要依靠重大政府项目向银行贷款,以镇财政和土地收储溢出部分的分成,来完成还款。
    
    而2008年本就是信贷紧缩的一年,因为拆迁任务过重,这个镇一级的城投公司已经从2006年贷款8亿,猛增至现在的20亿元。
    
    但直到2009年4月,已经拆迁4个多月的京沪高铁第一笔专项资金才刚刚下发到镇一级的资金专户——国家项目的配套资金与地方承建者的资金需求形成了一个时间差,漏洞正在此产生。
    
    “当时的形势是,好几个地方都必须要还钱了,但镇里又恰好没有项目再去融资。”江桥城投的负责人说。
    
    江桥的困局
    
    比资金到来更晚的是批文。直到2009年5月,京沪高铁和动车段的所有批文才一并下达,按照现行的土地审批程序,走完这个流程的时间约需要1年。于是市区两级政府就所有的前期动迁费用签订了一份“包干协议”。
    
    协议中规定了市区两级政府拆迁所需的具体资金数字。而区和镇一级的“包干协议”由于土地面积没有最后锁定,只有4000亩的大数,至今尚未签订。
    
    而对于上海市京沪高铁的出资主体“上海申铁投资有限公司”而言,批文的快慢就意味着融资的速度。这个公司是由上海久事公司、上海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上海浦东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有限责任公司,以铁路投资、融资为主。
    
    根据接近申铁投资的人士介绍,该公司的资金来源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自有资金,在这部分里包括申铁投资的经营性收入,以及上海市财政每年拨付的基本建设费用。第二类资金则是融资,这类来源中包括了银行贷款,发行债券等多种方式。
    
    批文的快慢直接影响到的是第二个资金来源渠道。“他们没有批文,也同样从银行贷不到钱,所以专项账户里的钱迟迟不能到位。”一位相关银行的负责人介绍说,不过他又补充说,“就因为这是京沪高铁,速度已经算快的了。”
    
    第二个棘手的问题来自于土地。在京沪高铁的拆迁过程中,嘉定区政府规定安置政策全部实行配套房安置,不采取货币安置的方式,而这些安置房的土地审批同样需要1年左右的审批时间。时至今日,90%的农户已经搬入这些安置房,但安置房的土地批文依然尚未下达。
    
    在上海市建交委和嘉定区政府联合下发的《关于江桥镇京沪高铁动迁配套房建设有关问题调查情况的报告》中,提及了这些安置房土地“未批先用”的问题。该文件引用了京沪高铁总指挥部【2008】46号文称,京沪高铁要遵循“急事急办,特事特办”原则。
    
    第三处问题是,动迁房的前期垫资。这些安置房一共分布在江桥D-2地块,星火一期地块和文针厂基地三处。总体建设面积为30万平方米,以均价5000/平米计算,总造价大概在17.5亿元。
    
    为了筹措这些资金,江桥城投分别与五个民营企业上海恒威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上海江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上海封美建筑装潢工程有限公司、上海亮栋建筑装潢有限公司、上海浦鑫置业有限公司等成立了三个合资公司。其中,浦鑫公司的房地产开发资质为暂定,亮栋公司则无任何开发资质和开发项目。
    
    但在合资公司半年之后,2008年11月,江桥城投又以增资的形式将其持股比例由51%-60%降低到10%左右,并明确其仅获取每平米200元的微利。
    
    这个异常的减资举动,目前已被上海市纪委调查组强制调整——上述三个合资公司被变更回原来的股权机构,且江桥建筑公司、封美公司和亮栋公司已经全额退出股份,改为江桥城投全部控股。
    
    “现在所有这些大项目都是用‘三边’政策解决的,边报边批边拆,我们也没办法。”江桥镇土地管理所负责人说。截至目前,沪杭客专、沪宁城际和京沪高铁“改河改道”工程,至今没有批文。
    
    对于江桥镇而言,这些大项目也许只是“看上去很美”。对于镇里经济的发展却没有直接的经济利益。“那些企业拆迁搬走之后,税收就流失了,铁路能带来的商业客流也比较有限。”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