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就马永田案博讯记者专访长春市政府外办陈坚处长/王宁
请看博讯热点:联合国上访“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今天,北京时间8月5日星期四下午4时30分,我对中国吉林省省会长春市政府外事侨务办公室侨务政策处处长陈坚先生进行了专访。看看自从大约10天前陈处长给我打来电话后的有关麻雀行动中有关马永田女士的工厂等事情的进一步发展。今天陈处长在很繁忙的一天就要到下班的时间了,还特别耐心的和我谈了半个小时,他说忙过目前正在由他召集组织的一个大型的来自全球的华侨大会之后,会进一步调查和跟进马永田女士的案子。以下是录音原话复制下来的这次访谈。在给处长的电话打通以后是外办的另外一位陈先生接的,说陈处长不在,当我和陈先生说了几句话之后,陈处长回到了办公室,他几乎没有喘口气马上就接过电话和我谈了起来。
    
     记者:您好,陈处长!我是王宁。 (博讯 boxun.com)

    陈坚处长:您好!
    记者:就耽误您几分钟。你们那里今年的天气是不是挺热?
    处长:不热,不热,下雨!
    记者:那边发水了吧?
    处长:对,对,对。
    记者:长春没啥事吧?
    处长:长春周边都受灾,还挺严重的。
    记者:原来,历史上有过这种大水吗?
    处长:也有过。98年有过一次。
    记者:不过现在是,世界上的气候也是反复无常。
    
    记者:我后来跟马永田打电话,她说那天那个陈处长跟她谈,说是很耐心的和她谈。
    处长:关键就是说, 这些事情只能是帮助她协调。您说的那个李女士是我们单位的一个人,我没有想到她们能够直接答复这个事情。但是她们确实是问了一下有关处理过这个事情的部门,让她们把这个事情反映给信访办。
    
     另外我分析了一下她(马永田)的情况,因为这个时间都比较长了,经过司法判决了,马永田本人我们也谈这个事情了。最后的处理结果和处理意见,她都不接受这些处理结果和处理意见。就是处理这个事情的具体部门和具体人的话,认为我们已经给她一个处理结果,就是认为这个事情已经结束了,当然她本人没有接受这个结果。
    
    记者:对。后来就是市长那边是不是给外办这边批评的挺厉害的,是不是?
    处长:倒也没有,因为这个事情跟我们也没有直接关系,为啥说没有直接关系呢?就是说我们受理这件事情的时候,跟当时马永田联系的时候,她把我们这个部门理解错了,她理解的是我们是区里的部门。她来了,我当面跟她交流了这个情况。我们当时给她打的电话,她那时在北京,说回来跟我们联系。后来她一直没跟我们联系,问她为什么不跟我们联系,她说以为我们是区里的部门。
    
    记者:您外办那位李女士好吗?她受到了压力吗?
    处长:她倒是没有受什么压力。
     我们有协助相关的工作对象(指海外华侨华人)处理一些信访的案子,我们有这个工作职能。李女士她们建了一个平台,是对外商或者是外籍人员投诉的一个平台吧。不知道通过哪个渠道反映到她们那个平台上去了,她们就直接呢把这个事情向有关部门询问了,她们也处理不了这个事情。把询问的结果就跟您(王宁)回复了。回复完了以后,可能是您有一些个关于这件事情的报道。马永田看到了以后,她就说有个疑问,说,这事情是怎么解决的?其他领导也看到对这件事情的一些报道,可能那个领导(市长级领导)对这件事情的处理可能也是不满意,这是我分析的。他(市长)找到我们办里的领导,就是说,问我们(外办)这件事情你们(外办)是怎么处理的。实际上领导(市长)他也不知道我们没处理这件事情,协调都没协调。马永田自己就说了,我(马永田女士)已经走了这个十年的路了,我对这件事情非常非常了解了,包括法律程序,包括各方面她都非常了解,不用找律师不用干啥的。她自己对这事情的了解熟悉的程度要比我们还要多还要高。当时我请她过来我就把这个事情我了解了一下子。她说了一些情况,就是说,我分析是当时拆迁的一些政策跟法规的话,跟现在的政策法规也不一样。这个补助标准呢,当时就是说补偿的标准跟现在的也不一样,因为按当时的补偿安置标准她接受了的话,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可能就能够购置房屋或者干啥的,那个钱能够管用。要是说现在还按当时的标准给她,那她肯定不能接受,因为再给她这个钱,不用说她就是再买相同的地点,就是相同的面积可能她这个都办不到。时间历史阶段太长,变化又很大,类似像这样的情况,或这样的案件或者是经济纠纷的话,不是说她这个一件事情,好多好多事情,就是在国内有些历史遗留问题对当事人来讲的话,处理的都不会太满意。
    记者:对,对, 对。
    处长:她这个事情我已经跟她说了,既然是法律上有两次的判决,而且她都质问过当时的有一些人,因为处理她的事情主要的还是职能部门,你比如说,那个建委了、法律局了,还有拆迁办了,像这些职能部门,具体还是由他们执行。我们还是从协助和协调出发。我最近都是很忙,我和她说过,如果您希望,我们可以再了解协调。或者是把她的要求向有关的领导再汇报。
    记者:那现在市长是什么意见?
    处长:我们不太清楚,因为我这些时间里在组织一个大的国际会议。
    记者:市长也没有说你们再不要过问这个事情,有没有说这个话?
    处长:那没用,那没有。人家市长没说这个,就是说,我们也想就是说啥呐,等我这段时间忙完了以后,我也想就是就她这个问题做一个调查,然后把情况向领导汇报。
    记者:喔,那挺好!那您很有责任心呀!
    处长:我们这个部门就是说有这个方面的职能。我们处理不了的话,至少我们把情况了解清楚,到底咋回事。
    记者:对,对,对。
    处长:我们处理绝对不会是当事人的一面之词。当事的双方,包括她提供的一些判决啥的。因为她这个事情特别复杂,经过的不仅仅只是我们的行政部门,法律的都有一审二审的判决。她给我拿过来的包括区级法院有一个判决,然后中级法院又有个判决。
    记者:哎呀!那要是这样的话到这种新西兰西方民主国家,法制国家,这也难搞了。法律上两次判决这不好办了。
    处长:她没跟你说?
    记者:说过,但一下子记不起来是几审了。她还说了判决的要点。
    处长:判决涉及到个执行问题。还需要行政部门,上访呀,关键核心问题就是一个补偿。但是,我是听说,她也没跟我说过。和她也没有直接关系的人说的,意思呐就是说现在的给她补偿大概跟她自己的要求的那个,大概差十倍左右。
    记者:是呀,要十几倍可能。她说是应该两千万元多一点,现在只是给一百多万元,好像140万吧。我问了几次,她都是说两千万零一点。
    处长:这个差距很大,如果之间物价呀,责任呀什么的,弄不清楚的话,还是很难处理的。
    记者:那您的意见就是,最近忙一下,过后您想把这个事情多调查一下,然后呢,想方设法有一个最好的结局,是吧?
    处长:在进行一些调查了解,跟她也多沟通一下子,看看有些部门的到底是个什么意见和态度。她也是说跟省信访局,还是省信访办那,一直在反应这件事。
    记者:那就是说她在其它地方上访和您这边进一步调查互相之间没有什么矛盾呀、重叠什么的?
    处长:没有,没有!我是从我这个工作角度,既然你来了,你要提出要求的话,说这个事情让我们帮助协助,那我们需要把事情调查清楚以后,形成一个案件的正式报告,我要报到领导那去,然后我们领导拿意见,到底是如何处理呀,上报给谁,那就是说我们领导的最后做决定了。
    记者:您说的这个领导就是王主任吧?
    处长:对,对,对。
    记者:那现在王主任的意见跟您的是一样的吧?
    处长:对呀!王主任也是说是让我们这个写一个情况报告。我们首先的需要进行调查,不能乱说呀。
    记者:原来还以为因为过去有省领导都签署意见了,要是到外办什么啦,就是推了,您还挺认真,想进一步调查。
    处长:这个倒不是,对谁都是一样。我们因为有这个工作职责,你坐到这了,就得这么做嘛,也可以提出我们自己的一些建议。
     但是,最终也得要给人解决问题嘛。不解决问题,你说这个意义就不大了。不解决,人家儿子在美国,你也不能说是不让人家喊,对不对?你可能在国内你喊不了,但是呢,人家在美国想喊就喊了。
    记者:但是像您这种工作的话,让他们知道您也是在负责任调查,积极进一步想促进解决,那有助于停止他们这种喊,对不对?双方就互相之间妥协一下,还是谈嘛,不和平的谈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处长:能帮着协调解决,这是我的想法。就是能把事实搞清楚也好嘛,这也是我们工作上没有失职了。
    
     在这次访谈就要结束时,我提出了想要和长春市外事侨务办公室的当家人王主任谈谈。陈坚处长回答说待忙过了这次国际大会,他会向领导(指王主任)汇报,然后再安排个时间。
    
     聯絡王寧先生:[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王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麻雀行动杨海涵母亲马永田被迫在京乞讨/王宁
  • 麻雀行动:杨海涵的母亲马永田的感谢信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二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九天/杨海涵
  • 世博开始,访民遭殃:马永田被拘,更多人失去自由(图)
  • 马永田参观世博被拘:更多美籍人士家人受伤害
  •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图)
  • 长春市长崔杰因为博讯报道马永田案,痛批市外办/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55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四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一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六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五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六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五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四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8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7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6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5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3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2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1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9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8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六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五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一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九天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八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六天(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天(图)
  • 杨海涵:“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天(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天/杨海涵(图)
  • 我为母亲马永田在联合国上访(第一天)/杨海涵(图)
  • 长春访民马永田之子杨海涵的郑重声明:正式加入胡燕在联合国前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