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60)——被虐待致死的人权捍卫者陈小明(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上海访民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60)——被虐待致死的人权捍卫者陈小明

    
    
     陈小明先生出生于1953年,原就职于一家国有企业“上海家化集团”,从事技术工作。因本人家庭住房遭受强迫拆迁,开始走上上访之路,并由一位维护自身利益的访民成长为一位关注其他公民的房屋权、不畏风险致力于推动住房人权的救助和保护的人权捍卫者。
    
     1994年,陈小明家住房被强制拆迁,通过多次上访无果后,他开始自学法律知识,提起行政诉讼。他在2003年的一份申诉状里写到:本人在“法学老教授、老法官的指点启蒙点拨下,通过努力自学了一点法律,帮助了弱势群体中的动迁居民代理了数起有质量和份量的行政诉讼,并依法揭露了在拆迁中行政机关与民争利违法的法律事实”。
    
     1995年,他自己的行政诉讼案获胜,得到补偿。然而,他却并没有满足于自己的问题得到解决。 通过自身的维权经历,他痛感违法行政与执法不公的危害,同时也对使用法律维权追求公正有了一定的信心,决心利用自己学到的法律知识,投身于为更多的人争取住房权利保护,帮助其他遭受强迫拆迁的公民通过走司法程序、寻求公正赔偿以及其他合理解决问题。
    
     1995年到2006年间,陈小明辞去了上海家化厂待遇不错的工作,积极参与上访、为强迫拆迁户呼吁救助。他花费了许多精力帮助其他访民准备行政申诉材料,并作为法律许可的公民代理人为强迫拆迁的受害者及其他人权被当局侵犯的人(如被任意拘留的上访人士)进行法律诉讼,并多次出庭代理此类诉讼。
    
     2004年,陈小明代理上海另一位人权捍卫者、多次被无辜羁押的毛恒凤向上海市黄浦区法院申诉要求撤销把毛恒凤送去劳教的决定。在这份申诉书里,陈小明用两百年前英国法官曼斯菲尔德的著名判决给英国的15000黑奴带来自由的事例,富有激情地论证,当局不应该为了“稳定”和“秩序”而维持劳教和收容制这些违反人权的制度。他写道:“就眼下这个收容、劳动教养制度而言,我们并不能确切地知道,取缔这一制度后,城市会不会更加混乱?我们同样不能确切地知道,维持这一制度到底能不能带来全社会的长期稳定?这是一个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的命题。但如果农民不能幸福地生活,如果农民失去到城市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如果在城市之外广漠的田野上,到处游荡着愤愤不满的无产者,城市的孤岛能够稳定吗?我们能够守住这个孤岛吗?我们凭什么守卫?警察?枪枝?收容所、劳教所?假如这些真的可以带来城市的稳定,我们这些住在城里的人,又如何能够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稳定?毕竟,他们与我们一样,享有自由、平等、人权;毕竟,他们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此外,陈小明生前向国际社会大量揭露上海当局利用非法手段秘密关押抗议侵权的上海活跃人士的事例。在他被抓捕之前,他尽其所能系统地记录每天发生的人权侵犯案例。2005年11月,他为被陷牢狱及强迫失踪的维权人士草拟了一封给原准备访问上海的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公开信。2005年11月世界经济峰会期间,一些到会场要求国际救援的上海被非法拆迁及关押、受到酷刑等人权受害者被当局抓走,陈小明四处奔走为他们呼吁。2006年2月,响应北京律师高智晟以绝食抗议人权侵犯的呼吁,陈小明帮助上海数百人权受害者草拟绝食宣言并将收集到的签名公开发布。这些都触及到上海地方当局的利益,惹恼了一些既得利益者,他们动用国家机器开始迫害陈小明先生直至其死亡。
    
     陈小明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里,为捍卫人权作出了贡献。2006年12月,陈小明先生(当时他已被拘留10 个月)与其他六位维权人士一起、经“维权网”提名推荐,获得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全球居住与反迫迁中心”颁发的“住房人权捍卫者奖”。
    
     2006年2月15日,陈小明与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的官员见面两日后,被卢湾区公安分局的十多名公安人员强行带走,警察抢走他身上的钥匙,打开家门进行搜查,抄走了两台电脑、摄像机,年迈父母的毕生积蓄、以及陈小明弟、妹存放在他处的存款。
    
     此后陈小明有几个月音讯渺无。2月底,家人曾去询问上海卢湾区警察, 但警察多次否认知道陈小明下落。 在家人多次前往不断追问下, 直到4月底、5月初左右,卢湾区警察才承认他们关押了陈小明, 说他已被警方监视居住。家人还被告知,陈小明当时被关押在一家旅馆内, 没有人身安全问题, 但因涉及国家机密,警方说不能告知详情, 不能让他与家人见面。陈小明家里只有年迈多病的父母。
    
     2006年5月7日,才有访民打听到陈小明在3月期间被关押在旧卢湾区警察分局食堂仓库内。 他们认为他在那里很可能遭到了暴力虐待。当时关押在隔壁的访民分别在3月6日半夜、3月26日早上及中午听到他呼喊“救命!救命!”的惨叫声。此后再没有有关他被羁押期间的具体消息。有传闻指他在3月29日被转移到其他地方继续关押。由于这段时间陈小明被秘密关押,他是否遭受毒打或其他形式的酷刑无法独立核实。但是,他身患疾病,在看守所和后来转到监狱期间未得到警方和狱方许可让他与家人见面、让他得到及时检查和治疗,这一点本身就足以构成施行酷刑、残忍和非人道待遇。
    
     从2006年2月15日起至2006年10月期间, 陈小明被剥夺了会见律师的基本权利。当局有5个月没有出具任何关于他的拘留的法律文件。2006年5月,陈小明的母亲向当时正要到中国访问的联合国前任秘书长安南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国际社会关注被秘密羁押、生死不明的陈小明。
    
     两个月后,2006年7月,公安局才给了家人出示了一份拘捕通知书,上面说陈小明被逮捕的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 于是家人开始寻找、委托律师。第一位受委托的律师到卢湾区看守所要求会见被告,被警方拒绝,理由是此案“牵涉国家机密”。在第一位律师干预未果后,家人后来又为陈小明委托了第二位律师。在此期间,陈小明被指控的罪名被几次改动,当局从来没有给家人出具足够的正式文件说明案情进展。至于律师见过陈小明多少次、有没有会见记录,家人均不清楚。但是,2006年10月以后,家人通过律师得知,对陈小明的指控已经改为“寻衅滋事”罪, 到12月,被控罪名改为“扰乱法庭秩序”罪。检方提出的犯罪事实是2004年陈小明代理另一位上海活跃维权人士毛恒凤的案件时“扰乱法庭”。 事实是,毛恒凤案开庭时,法院根本没有允许陈小明进入法庭替毛恒凤出庭辩护,他只是作为公民代理人协助毛恒凤准备了申诉状。
    
     2006年12月8日,陈小明被当局以“扰乱法庭秩序罪”开庭审理,上海卢湾区法院审判法庭只开庭约两小时,陈小明父母没有得到允许出席庭审,律师虽被允许出庭并提交了辩护词, 指出警察证据不足,但法官不允许陈小明在庭上为自己抗辩,也不允许被告的证人出庭作证,只采信了一份警方提交的口供。2007年1月9日法庭宣判,判处陈小明两年徒刑,陈小明不服,提出上诉,但当局并没有再次开庭,也没有让辩护人提供辩护材料。3月20日,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布维持原判。
    
     2007年4月2日,在他被捕一年零两个月后,家人才获准第一次探视陈小明。 在与家人说话时,家人发现他很虚弱,想了解他的病情,但看守警察不允许他多讲话,当他谈及自己病情加重和关押期间受虐待时,在场的狱警好几次打断他,阻止他向家人讲述细节, 有一次甚至强暴地动手按下他的颈部, 使他无法继续说下去。
    
     家人表示, 陈小明本患有肝炎,4月那次获准探望时,他显然病重、疼痛难忍,无力说话。家人和他本人都向狱方提出要求,请医生检查病状,或保外就医,都未获准,此后,家人又多次写信,没有得到狱方的回音。家人给他送去的药品,也被狱管拒收。狱方只是让他验过一次血,但是化验结果也没有通知他和家人。这些做法不符合《刑事程序法》(第六章第60条)关于“患有严重疾病”者适合“保外就医”的规定。
    
     2007年4月4日,陈小明由上海卢湾看守所转到青浦看守所,再被转到属于上海的位于安徽皖南的白茅岭监狱,后因病情恶化被送到上海提篮桥监狱医院。该医院见他不省人事,两天后才通知陈小明家人其病重,家人立即赶去探视,却遭到狱方拒绝。
    
     几经波折,家人联络了有关负责部门,才获准探望陈小明,家人随即提出保外就医,但狱方表示有手续要办。直至6月29日才终于批准申请保释陈小明。此时陈小明已经病危、身体非常虚弱,时而大量吐血,无法说话。据家人形容,见到的陈小明肚皮很大,肝脏腹水,人极其消瘦,皮肤也严重脱水。家人立即将其送往上海中山医院,医生检查后说他肝脏生有肿瘤,已经进入晚期,根本来不及抢救。此外,陈小明臀部还有一大块紫色瘀伤,家人怀疑他近期还在狱中被人殴打过。
    
     2007年7月1日,陈小明从监狱被放出就医两天后,在上海中山医院大量吐血不止,于晚七点半左右去世。陈小明的死讯到7月13日才被外间知悉。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快讯:上海访民陆立民今晨被刑拘 原因不明
  • 上海访民、维权人士毛恒凤庭审记录(图)
  • 上海访民大批被抓,救济站内镜头首次曝光(视频)(图)
  • 焦东海等数百上海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喊冤(视频)(图)
  • 300多名上海访民被警察关押到北京久敬庄
  • 上海访民沈莲满、许国治因上访被拒绝入世博(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9)——直斥上海帮的被强拆户毕和英(图)
  • 上海访民陈孝安85岁,巨额财产被侵占 儿子被谋杀(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8)——坚决捍卫物权的七旬老人姜林江(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7)——被当作“毒贩”抓捕的被强拆户朱黎斌(图)
  • 视频:焦东海医生等上海访民到达北京
  • 上海访民陈万凤为救胃癌晚期的丈夫外出筹款遭阻挠(图)
  • 视频:上海访民沈佩兰等在京上访、访民排队伸冤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6)——因强拆沦为赤贫的私营企业家张君令(图)
  • 上海访民温梅勇、陈建潮参观世博会的遭遇(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5)——法官的克星、老百姓的救星赵迪迪、高信翠夫妇(图)
  • 名医焦东海和上海访民沈佩兰等自中纪委访民接待室抗议,控诉黑监狱(视频)(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4)——三次遭强迁又被劳教的陈恩娟(图)
  • 上海访民500人被抓,警察从救济站带走给杨佳扫墓者(视频)(图)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上海访民朱金娣至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领导的信(图)
  • 上海访民刘义良的公开投诉信
  • 温梅勇等上海访民致参观世博会嘉宾一封信
  • 世博将至,又开始忽悠了/上海访民周娟
  • 上海访民郑培培因申请当世博会志愿者被拘留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2)(图)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
  • 上海访民金建明至今下落不明
  • 勇敢捍卫自己隐私权的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凭啥被拘
  • 上海访民朱金国遭遇司法腐败的困惑(图)
  • 上海访民孙洪琴到北京找两会代表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茅新媛责问警察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上海访民的一封感谢信
  • 史上最牛强迁户-----三次被中共强迁的上海访民陈恩娟(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黄浦区人民政府的告知书(图)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 上海访民申诉状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上海访民孙玉兰至全国政协委员吴光正先生的公开信
  • 为何对《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顾国平等上海访民
  • 冯正虎先生:上海访民喊你回家过年!/上海许正清
  • 郑恩宠等上海访民祝冯正虎获奖
  • 积极参《捍卫公民出境出国权:与冯正虎先生在起》签名活动/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陈恩娟邀请加拿大总理哈珀来上海取经(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至黄浦区区长周伟的公开信
  • 上海访民周雪珍:警察给我家断电,老人小孩深受煎熬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上海访民:年年开两会 岁岁上访路
  • 上海访民,赵伶娣“二会”前的呼吁(图)
  • 上海访民郑重声明——为《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委托在港代表举行纪念活动
  • 上海访民维权遭非法拘留/冯明
  • 上海访民: 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态度
  • 上海访民俞忠欢:杀了杨佳还有后来人.(图)
  • 孔强遭逮捕,江泽民周永康末日到/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谢金华致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信
  • 上海访民童国箐致胡锦涛信
  • 上海访民集体绝食抵制奥运最新消息/上海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